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091、居然比我还能吃
    “不过,在离开战场的时候,我隐约之中,似乎是听到了符文皇帝冕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老人家说,谁要是敢巧取豪夺,背地里硬抢这个小家伙,就会承受他符文诅咒的怒火,必然家破人亡,永世被符文诅咒正压。”

    说到这里,叶青羽笑了笑,看了看周围众人,无所谓地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是信了,你们有谁不信的,可以来试试,看看符文皇帝冕下是不是在吓唬人玩呢。”

    周围那一道道炙热的目光,顿时清醒了一些。

    关于符文皇帝罗素的符文诅咒的各种传说,在天荒界流传甚广。

    此前天荒界生过几件与符文诅咒有关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有一个不世皇者不信邪,行事触犯了符文皇帝,沾惹诅咒,最终皇朝灰飞烟灭,己身身陨道消,有一位大妖近乎于无敌,口出无状,行事骄纵,冒犯了符文皇帝的一处信仰祭坛,最终被天降符文霹雳斩中,化作飞灰……

    天荒界的武者,修炼的本来就是符文武道一脉的神通,一切战技和力量来源,都与符文武道息息相关,所以对于符文皇帝的信仰,极为尊崇重视,将符文皇帝罗素视若神明,因此这样的话,从叶青羽口中说出来,就让许多人心中暗自凛然,不由得产生惴惴之意。

    更何况叶青羽之前的表现,过于惊艳,有无比神秘,连【结界峡谷战场】的符文投影画幕都无法捕捉到他,给他身上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一次次创造了奇迹,许多事情近乎于无法用常理解释,就像真的是符文皇帝在保佑庇护他一样。

    所以相同的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是荒谬的笑话,但此时从叶青羽的口中说出来,可信度就增加了无数倍,不能不让人衡量一下。

    说完这些话,叶青羽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他的目光,回到蒋小涵的脸上。

    “你这个女人,心胸狭窄,爱慕虚荣,一次又一次地羞辱我算计我,无非就是仗着昔日曾是我的玩伴,以为我不会生你的气,不会反击你,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以往的一切都烟消云散,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再敢算计我,算计我的朋友,我们就是仇人。”

    蒋小涵身躯摇摇欲坠。

    她怔怔地看着叶青羽,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特别美好的东西离自己而去。

    这样的叶青羽,对她来说,真的好陌生。

    “从今以后,你要是再算计我,休怪我出手无情了。”叶青羽说的如此决绝,然后看着蒋小涵苍白的脸,顿了顿:“看起来我让你伤心了啊……嗯,本来我还想说好多很冷酷很拉风的话,还想要来一出割袍断义划地绝交呢,不过我的袍子很贵,这里的地面又硬,有点儿不划算,看你这个可怜兮兮地样子……还是算了,你好自为之吧。”

    蒋小涵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远处的宋青萝看着这一幕,不禁有点儿同情蒋小涵。

    这个不久之前还和自己笑嘻嘻的师姐,其实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不论是手腕还是实力,在整个学院之中,都能排进前十,很多事情中都出尽了风头,但这个时候,面对叶青羽,却落尽下风,如风中的残烛一样无助无力。

    叶魔王不仅仅是手段狠辣,他的嘴,也是真毒啊。

    宋青萝在心中感叹着。

    “好啦,该说的说完,该做的做完……我走啦。”叶青羽摆摆手,转身朝着登天亭外面走去。

    蒋小涵低着头,美丽的眼眸之中尽是怨恨和怨毒。

    她的身躯微微地颤抖着,手掌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像是一座随时要爆的火山一样,她一次次在心中问自己,他为什么敢对自己说这种话,这个必然暗恋着自己的男孩,竟然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凭什么?

    一定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引起自己的注意?

    一定是要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永远记住他。

    一定是这样的。

    蒋小涵满心的不甘,抬头张嘴,想要再说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少年的背影,明明自己的实力,要比他高,但却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哼!”负伤的那位贵族长老,冷冷地哼了一声,眼眸中闪烁着冷森的杀机:“一个不知所谓的狂徒,看你能嚣张几日,跳梁小丑。”

    叶青羽闻言,转过身来笑了笑。

    “老东西,废话真多,不要腰里揣着几只死耗子就在这里冒充打猎的,我就问你一句,你现在敢杀我吗?不敢就闭嘴……既然都撕破脸皮了,这样的嘴炮有什么用,老而不死谓之贼,呵呵,老贼,我等着你来杀我,有种就来。”

    说着,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转身大笑着离去。

    贵族长老气的浑身抖。

    那个动作,还有这笑声,像是利刃一样,一刀一刀地割在他的脸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恨不得飞跃过去,一巴掌怕死这个挑衅自己威严的杂鱼,但想到老院长那冰冷的警告,感受到体内乱窜的内元和严重的伤势,最终还是忍住了,一口逆血差点儿就喷出来。

    他从未遇到过这种嚣张又无谓的学员。

    登天亭中的众人,也再一次被叶魔王的嚣张蛮狠给震惊了。

    这个贵族长老为人势力刻薄,尖酸狠戾,平日里就喜欢倚老卖老,喜欢仗势欺人,动不动就为难他人,但没有人真的敢和他在正面这样硬顶,不满这个贵族长老作威作福的人很多,其中包括一些教习,但都只是在私下里腹诽诅咒过这个贵族长老。

    但像是这样光明正大地反驳撕脸的人,叶青羽是第一个。

    那一瞬间,那个昂然大笑的少年,有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魄力。

    一直到叶青羽的身形,消失在远处的门口,登天亭中都是一片寂静。

    今日生的一切,对于很多学员来说,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私事了,那我们就开始选拔最后一场大比的人选吧。”大长老卓枟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仿佛是没有注意到刚才生的一切,慢文斯里地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提议,都说出来吧!”

    ……

    ……

    “这场纷纷扰扰的大比,终于结束了,剩下的事情,也已经与我无关了。”

    叶青羽双手抱在后脑勺上,肩头坐着大头,走出了登天亭。

    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金色的光辉,让叶青羽微微眯上了眼睛。

    鹿鸣郡城渐渐迎来了漫长的冬天,气候变得寒冷了起来,这段日子一直都是阴云笼罩,只有偶尔大风过后,天空才会微微放晴,但又很快会被低沉的云层所取代,来自于割鹿山脉正北方的寒冷气流,让方圆数千里之内的气温,一天比一天寒冷。

    果然阳光只是微微照射了片刻,叶青羽还没有回到二年级区域,就重又被低沉的灰色云层所遮盖。

    不知道为什么,叶青羽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大头在他的肩头呜呜呜地叫着,一副突然变得很焦躁的样子。

    叶青羽突然有点儿想念一年级区域食堂的饭。

    于是他没有回到二年级区域的宿舍,而是一路来到了一年级。

    依旧有无数的一年级学员疯狂地涌聚在演武区域,刚才一场大比的胜利,让几乎整个一年级学员们的情绪差点儿爆炸,此时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极为热烈欢乐的味道。

    有两个兴高采烈的一年级学员,正在吹嘘着自己和叶魔王曾经关系非常熟稔,从叶青羽的身边走过,却并没有认出来叶青羽。

    “哎?有没有搞错啊……我就是叶青羽,我就是那个大英雄啊,你们居然无视我……”叶青羽打忿,在心里强烈的腹诽。

    我都这么有名了,为什么这两个混蛋居然没有认出来我,没有过来膜拜我?

    这样的眼神,真不知道是怎么成为白鹿学院的学员的?

    原本叶青羽觉得,自己应该乔装打扮一下,免得被人认出来之后引来山呼海啸一样的围观,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必要,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依旧被排榜石镜所吸引,等待着最后一局比赛的降临,根本都没有认出来,从旁边经过的那个肩膀上蹲着一条狗的人,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叶青羽。

    虚荣心没有得到满足的叶魔王,一肚子怨念地来到了食堂里。

    “先狠狠吃一顿。”

    他和食堂里的师傅们打了个招呼,轻车熟路地打了一大盆米饭,又端了两小盆,摆在平常习惯坐的位置上,将大头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转身去盛汤——叶魔王一直都是饭前先喝汤,他坚持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用餐习惯。

    但等他端着一大碗肉汤回来的时候……

    “哎?哎哎哎?什么情况?我的饭呢?我的菜呢?”叶青羽瞠目结舌地看着桌子上的一大两小三个空盆,又看着已经跳到桌子上,正哈哧哈哧地摇着尾巴的笨狗大头,一时间搞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

    “呜呜……哈哧哈哧!”大头亲昵地摇着尾巴。

    它热切地看着叶青羽。

    不,准确的说,是看着叶青羽端着的肉汤。

    叶青羽看着它,愣愣地道:“大头,你不要告诉我,饭菜都被你吃掉了啊……我的个天,你是猪啊,居然吃这么多,而且还吃这么快……你这只笨狗,你不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兽吗?居然比我还能吃?”

    ------------

    第二更。

    今天有点儿晚了。

    我不能熬夜啊

    求月票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