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097、听涛轩中传出的骂声
    当天倒是再没有生什么其他事情。

    晚上整个叶府都一片欢庆,唐三将整个生日宴会都安排的很好,虽然并不奢侈,但府中的每个人都分享了这份欢乐,也感觉到了叶青羽对秦兰母女特殊的对待,彻底将秦兰母女当做是府中主人来看待了。

    华灯初上。

    欢闹了半天的人散去。

    大厅中只有叶青羽和唐三两人。

    唐大管家看着一脸不爽的少东家,知道叶青羽因为被自己强留下来翻账本不太爽,但身为府中外院大管家,他深知,有些事情,必须有叶青羽亲自拍板,所以自己必须将叶家产业的详情,仔细交代清楚。

    油灯下。

    唐三苦口婆心地说着。

    叶青羽打了个哈欠,摆摆手,道:“我真的是困了,不就是有人来店里捣乱嘛,我明天陪你去店里看看,哪个不长眼的要是来送死,我就捏死他……好了,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唐三苦笑连连。

    任何势力的兴起都是要经历斗争的,叶青羽将芙蓉记、妙玉斋、炼锋号和听涛轩等产业都收回来,虽然都是物归原主,但没有了之前罗晋等人的坐镇,周围一些大小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几处产业,开始受到了挑战和排挤。

    就算是不是明面上的手段,暗地里使点儿劲,也够唐三这个零经验的菜鸟好好喝一壶。

    自从叶青羽收回了这几处产业之后,唐三殚精竭虑虽然理顺了大部分关系,但这几处产业的生意,却是大不如前,其中除了人员变动的影响之外,更多的因素,是因为其他几家竞争产业在暗中使坏有关。

    “我还查出来,罗晋等人死性不改,在一些贵族的支持下,躲在背后做了不少的坏事,这几个人,以前都是各处产业的负责人,熟悉情况,不得不防啊。”唐三神秘兮兮地道。

    叶青羽连连打着哈欠:“好啦好啦,不就是几个跳梁小丑嘛,明天一起收拾了。”

    看着叶青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唐三感到自己像是一拳打到棉花里,有一种没办法力的无奈,见识越多,知道的越多,唐三就越是清晰地明白,如今这鹿鸣郡城里的水,已经浑到了什么程度,暗地里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关系,他有点儿担心,叶青羽这种托大的态度,会被一些老奸巨猾的家伙,在背后算计。

    “少东家既然心中有了主意,那我就先退下了。”唐三无奈地告退。

    叶青羽点点头,正要说句晚安,突然想起了什么,招了招手,道:“对了,小三子,你有没有听说过城南有个叫做【氤氲居】的地方?”

    唐三不仔细想了想,摇头。

    “明天派人去打听一下这个地方。”叶青羽在心中计划着什么。

    唐三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

    叶青羽突然又道:“算了,不要派人去了,这件事情,你就当没有听到过。”

    “知道了。”唐三怔了怔,没有再问什么,转身离去。

    昏黄的油灯之下,叶青羽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沉思。

    既然王艳一再警告,让自己不要陷进去,那就说明,会有危险出现,自己在学院里和王艳的关系,不算是亲近,但这位一年级部多次照顾自己,如果她现在处于漩涡之中的话,那谁知道会不会有人也在暗中盯着自己。

    让唐三.去调查【氤氲居】,有可能会让叶府也陷入到一些事件中来。

    叶青羽想了想,还是自己亲自去打听这件事情吧。

    回到【锐意园】中,叶青羽继续修炼。

    院中的天地元气,开始消无声息地凝聚了起来。

    ……

    ……

    第二日。

    叶青羽晨练结束时,秦兰已经备好了早餐,让丫鬟端来热水,伺候叶魔王洗漱之后,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吃完早点,小草就去听涛轩练武了。

    距离明年白鹿学院开院招生,大约六个多月的时间,小草底子薄弱,所以必须加倍努力,小妮子以前吃过苦,一心想成为青羽哥哥这样的武者,自然分外用心,每日不用秦兰催促,都主动去听涛轩中修炼,十分勤奋。

    吃完早餐,唐三也赶到了。

    叶青羽换了一身衣服,两人离开叶府,前往叶家的几处产业巡查。

    昨日那一战结束之后,城中又是下了一夜雪,到了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依旧飘洒着雪花,路面的积雪足以吞没行人的膝盖,还好主干道上的积雪,都有被清扫过,没有清扫的地方,也被踩成了坚冰,由于没有光照,积雪并没有融化,整个城市看起来倒是干净了许多。

    四处银装素裹,煞是美丽。

    街道上人并不是很多。

    也许是昨日天穹之上的那一场大战,声势是在过于骇人,一般人都不敢出现在街道上,倒是军队巡逻的军士,数量多了起来,叶青羽和唐三一路走来,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连续碰到了五六组巡逻队,都刀枪闪烁,铠甲森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叶青羽也被巡逻队盘问几次。

    好在有白鹿学院的身份铭牌,一切都迎刃而解。

    整整一个上午,叶青羽在唐三的带领下,先后盘点了芙蓉记、天香楼、妙玉斋三个产业,终于对这些产业,有了相对清晰的感念。

    芙蓉记主要是经营茶叶、点心和绸缎,也不知道当初叶父怎么想的,经营范围实在是有点儿杂乱,更像是个杂货铺,天香楼是酒肆酒楼,妙玉斋则是玉器美玉为主,这三家都是不大不小的店铺,每家有三五个伙计照应着,这几个日生意不好,但因为产权在叶家,不用支付房租,所以倒也勉强维持不亏不赚的局面。

    叶青羽在经商方面一塌糊涂,这次露面也只是为了稳住军心。

    一上午走马观花,也才跑了三家店而已。

    中午的时候,街道上人终于渐渐多了起来。

    在天香楼吃了点东西,唐三又带着叶青羽去了听涛轩。

    听涛轩是一家武馆,当年叶母曾在这里亲自开课授徒,一度非常火爆,足以在整个城北区域排进前三,据说曾有不少对头来踢馆,都被叶母一个人打了回去,【百花剑】的名头也因此大振。

    可以说这家武馆,凝聚着当年叶母的心血。

    可惜后来叶母叶父在守城一战之中战死,失去了高手坐镇,武馆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后来聂言巧取豪夺,占据了听涛轩,不过这人虽有手腕,但实力不及当年叶母太多,听涛轩也就不复当年的辉煌。

    叶青羽站在了听涛轩的门口。

    他缓缓抬头看去。

    柳木铜钉卯起来的大门,刷成了黑色,显得肃穆端庄,当年叶父亲手所题的‘听涛轩’三字牌匾悬挂其上,经历了数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带着些许沧桑斑驳的气息,门的两侧是低矮的土墙,据说是当年叶父叶母亲手夯铸,夏天的时候上面爬满青苔,如今却是被白雪簇拥着。

    整个武馆虽然位置略偏,但占地将近三十亩,演武小广场以土墙围绕,大约二十亩,再往后就是听涛武殿和一些房屋建筑了。

    几处产业之中,叶青羽对听涛轩的感情最深。

    因为小时候,母亲经常带他来这里。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会让叶青羽想起曾经有父母陪伴在身边的快乐日子。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叶青羽很少来这里。

    他不想再去回忆父母的死亡画面。

    站在听涛轩的门口,一时间叶青羽有些沉默,自从参加了【结界峡谷战场】大比之后,这几天以来,他的心情一直都很压抑,或许是夏侯武等人的卑劣和学院的反应让他失望,或许是担心小萝莉,或许是看到眼前的景象又想起了逝去的父母……

    总之,连叶青羽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叶青羽觉得自己像是一座快要爆的火山。

    也就在这个时候,叶青羽听到了,从黑色大门之后传来的激烈的争吵之声,隐约之中还有咒骂和哭闹……

    唐三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叶青羽没有说话,走进了大门。

    土墙后面的砖石小广场上,两群人正在对峙。

    一伙人大概五六人,红色铠甲傍身,气势凶悍,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都是实力强悍之辈,为一却是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油头粉面,一股油粉胭脂扑面而来,手中握一柄玉折扇,眉眼之间极为骄横,脸上带着冷笑。

    对面。

    另一群人就显得寒酸了许多,衣服并不统一,大多都有补丁。

    “孙玉虎,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让人打伤我王师弟?”一个身穿粗布长袍的年轻人大声怒吼道。

    在他身边,另几位年轻人扶着一位伤者,大约二十岁左右,前胸中了一掌,掌印森然,胸膛直接塌陷了下去,口鼻中有鲜血溢出,伤势不轻,已经昏迷了过去,气息微弱。

    “哈哈,说好了比武切磋,当然要全力以赴了,只是战斗之中,刀枪无眼,我的人偶然失手打伤了王英,也只能怪他学艺不精。”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孙玉虎一脸的调侃,不以为意。

    “你……说好了点到为止,你们故意下黑手,实在是太过分了。”粗布长袍年轻人气的面色潮红。

    正说话之间,叶青羽和唐三走了进来。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