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098、杀人偿命
    孙玉虎斜着眼瞥了一眼叶青羽两人,目带挑衅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挥了挥手道:“哟,竟然还真的来了两个拜师学艺的?这种破武馆也有人来?你们两个是傻瓜吗?快滚快滚,再让我看到你们来这里,打断你们的狗腿。”

    叶青羽没有说话。

    他面无表情地地朝着众人扶住的那年轻伤者走去。

    “哟呵,不听劝啊,小东西看来是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啊,喂,卢强,上去好好劝劝这不长眼的混小子……”眼见叶青羽并不理会自己,宋玉虎新生怒意,朝身边的一位红色铠甲的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尤其将‘劝劝’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卢强会意。

    这壮汉将十指握的嘎巴嘎巴地脆响,一身铠甲抖得锵锵作响,狞笑着拦住叶青羽,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冷笑道:“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

    叶青羽反手一巴掌抽出。

    啪!

    清脆的掌掴声中,一米九多的彪形大汉,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实实地挨了这一巴掌,半边脸肿的像是猪头,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扇得身体离地,旋转着飞到了土墙的另一边。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孙玉虎脸上的随意和轻蔑,渐渐淡去了。

    “你……你是什么人?”

    他悄悄地后退了一步,退到了身边护卫们的拱卫之中。

    叶青羽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来到了那伤者跟前,掌心按在年轻人的胸部,感应了一下,脸色越阴沉了起来,这一掌十分阴狠,外面看起来只有一个掌印,实际上暗劲内,竟是震碎了这年轻人的内脏,纵然有灵丹妙药,只怕是也难以起死回生了。

    “听涛轩的弟子?”

    叶青羽站起来,看向之前那一身粗布长袍的年轻人。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

    “这是咱们的少东家,不是外人,林天,少东家问你话呢。”唐三在一旁连忙介绍叶青羽的身份,他隐约察觉到少东家的心情不太好,生怕听涛轩的弟子们惹怒了叶青羽。

    叫做林天的年轻人微微一惊。

    听涛轩回归叶家,他们自然早就听说了,不过新东家极为神秘,这几日一直都没有现身过,馆中的弟子们也不知道少东家张什么样子,基本上没有什么概念,不过这些日子馆中的变化,在他和许多弟子看来,倒还算是可喜,所以对新东家也颇有好感。

    今日一见,谁知道少东家竟是这么青涩的一个少年。

    “原来是少东家。”林天拱拱手行礼,然后道:“我们都是听涛轩的弟子,这是王英师弟。”他指了指旁边已经被众人放在了担架上的年轻人。

    “呵呵,我说呢,谁这么大的威风,原来是这武馆的新东家啊,”孙玉虎听到这番对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又变得轻松了起来,“有点儿意思,不过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掌掴的人,可是城北【陷阵营】的精兵,哈哈,你有麻烦了……”

    众人勃然变色。

    叶青羽却没有回头,又问林天,道:“谁打伤的王英大哥?”

    林天犹豫了一下,抬手指了指对面孙玉虎身边的一个赤红铠甲大汉。

    叶青羽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派人去请大夫吧,用最好的药……别怕花钱,所用的费用,都由我来出。”

    林天闻言大喜:“谢谢少东家。”

    他们这些听涛轩弟子,并不是真的拜师入门,只是闲暇时候,来馆中练武健体,学的一招半式,防防小毛贼什么的,只求不收人欺负,严格来说,并不是听涛轩的入门弟子,城北各大武馆的规矩,像是这样的记名弟子,即便是比武受伤,也只能自理。

    对于出身穷苦的年轻人来说,比武之中的一场重伤,想要治疗好,花销惊人,好点的创伤药很贵,足以瞬间让全家陷入困境。

    没想到新东家这么大方。

    原本林天等十几个关系好的记名弟子,已经琢磨着如何凑钱给王英治病了,没想到新东家出现,一口就承担了所有的费用,看来这个新东家人还是挺不错的。

    叶青羽缓缓转身,目光看向孙玉虎等人。

    他冲着林天刚才所指的那个赤红色铠甲大汉招招手。

    壮汉咧着嘴笑了一下,然后一步一步走过来,站到叶青羽的跟前,低头叶青羽脸上吹了一口气,接着一口唾沫吐在叶青羽的脚边,轻蔑地冷笑着:“怎么?小子,想要为那个寒门小蚂蚁报仇?呵呵,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是陷阵营的人,你敢动我一根毫毛试试,你……”

    话还没有说完。

    叶青羽突然伸手。

    他电光石火之间,握住这壮汉腰间的长刀,反手抽出,仓啷一声寒光闪烁,还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就听咻地一声,刀芒在叶青羽手腕抖动之间,像是突然活了一样,电光石火之间绕着壮汉的头颅飞了一圈,然后重新回到叶青羽的手中。

    “好刀!”

    叶青羽弹了弹刀背,一阵阵刀鸣之声传出来。

    刀锋森寒。

    众人莫名之时,却见叶青羽反手将长刀插回到了壮汉腰间的刀鞘之中。

    噗嗤!

    一道血芒从壮汉的颈间喷射出来。

    那溅射的血光,一下子让许多人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壮汉惊恐万状地捂着自己的脖子,感受到似乎是有一双冰冷的死神之手,扼住了自己的喉咙,正在一点一滴抽取自己的生命力,即便是让他为之骄傲并作为跋扈资本的陷阵营精锐士兵的身份,也不能让这种生机重回到自己的体内。

    恐惧和后悔,像是潮水一样淹没了他。

    他看着那自始至终都冷静淡漠的少年的身影,视线逐渐模糊。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无论到什么时候,这两句话,都是这个世界永恒的主题。”叶青羽静静地站在院落中,一字一句地道:“本来是一场比武,点到为止就可以了,但你选择杀人,因为你觉得自己是强者,你无所顾忌,但你忘记了,按照你的逻辑,比你强的人,也可以杀你……”

    满院沉默。

    壮汉的身体仰天倒下。

    他一掌震碎了王英的心脉,叶青羽略微观察,就知道王英活不了多久时间了,杀人者偿命。

    “疯了,你疯了,简直是疯了……”孙玉虎呆滞了半天之后,像是被吓傻了的鸭子一样,瘫软尖锐地吼叫了起来。

    “好贼子,一起上,杀了他。”

    “杂碎,竟敢杀我陷阵营的人,找死!”

    剩下的四五个身着赤红色铠甲的陷阵营军士,一愣之后,第一反应不是惧怕,而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锵锵锵抽出腰间的长刀就冲了过来,将叶青羽围在了中间,刀芒闪烁,犹如漫天飞雪,寒气森森,杀了过来。

    “你们虽未杀人,但却助纣为虐。”

    叶青羽原地不动,伸出两指,夹住斩来的刀锋,内元微微催动,握刀的军士虎口震裂,大叫着松手,倒飞出去。

    反手握住长刀,叶青羽随手挥斩。

    并没有什么章法。

    刀影散乱。

    但却快到了极点。

    砰砰砰砰!

    围攻的陷阵营军士只觉得胸口一震,齐齐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被震得倒飞了出去,跌在地上,死命挣扎,但身体去酥软无力,根本爬不起来。

    孙玉虎面色惨变,一声不吭,转身就朝大门外跑去。

    叶青羽看了一眼,并没有制止。

    唐三心中一动,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打开门,我在这里等着,看那个娘炮,能找来什么样的援军。”叶青羽大马金刀地坐在听涛殿的台阶上,对唐三道:“突然想喝酒,你派人去帮我买点酒吧。”

    唐三连忙安排人去买酒。

    “馆中的教练师傅呢?”叶青羽问道。

    “原先的几个师傅,都是聂言的人,聂言离开这里的时候,将人都带走了,”唐三凑过来,道:“只有一位周师傅留了下来,这几日在教授弟子,我刚才问了林天,周师傅带着小草,一早就出去采购修炼器械去了,还未回来。”

    说话之间,有几个馆中的记名弟子,哆哆嗦嗦地走过来,脸上带着畏惧,结结巴巴地说是家中有事,要赶回去。

    “你们……你们是怕了吧?”林天红着脸指责。

    叶青羽挥了挥手:“想走的就走吧,免得被今天之事波及,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也不怪你们。”

    “少东家,我们不是怕死,小人们贱命一条,不值几个钱,但那孙玉虎行事歹毒阴狠,我们真的是害怕连累自己的家人啊,我的孩子刚满月,老母卧病在床,我……”一个年轻人面带愧色地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

    叶青羽笑了笑,态度很和蔼地道:“我真的不怪大家,今日之后,听涛轩只要不倒,还会欢迎大家再来……都走吧。”

    数十个记名弟子,前前后后走了个七七八八。

    最后就只剩下了林天和另外两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虽然也都面带惧色,明显看得出来有些紧张,眼神里满是挣扎之色,但最终还是勉强站在了叶青羽的身后。

    叶青羽也没有说什么。

    一会儿功夫,酒买来了。

    天空之中飘洒的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天地之间一片苍茫,千树万树梨花开。

    脚步声传来。

    一个白苍苍的老人,一个小丫头,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老人一头银,满面红光,精神头极好,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拄着拐杖,银色丝中间冒着白色雾气,显然走的太快走热了,小丫头粉雕玉琢,像是雪地里的精灵一样,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怀里抱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药箱子,也喘着粗气。

    --------------

    谢谢兄弟们的厚爱和支持。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