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00、回去问问
    枪身嗡嗡嗡地颤动。

    孙玉虎被活活钉在了墙上。

    好在这一枪并没有命中要害,洞穿左肩,没有夺他性命。

    不过从肩部传来的剧痛,却让孙玉虎如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下意识地疯狂地挣扎了几下,伤口扯动,鲜血喷溅出来,他翻着白眼,竟是直接晕了过去。

    陷阵营的士兵,看到这一幕,都心中巨震。

    第一排的长枪兵,已经反手握住长枪,枪身举过头顶,手臂微微向后摆动,这是要投掷飞枪的前兆了,长枪兵一出手,整个陷阵营的士兵,就会像是精密有序的机器一样,开始运转战斗。

    “不要出手!”

    黑塔将军张横挥手,喝了一声。

    士兵们的动作,立刻凝固,像是石像一样整齐。

    这一幕,让叶青羽也忍不住赞叹。

    陷阵营是帝国驻军之中的精锐,这样的军事素质,的确是令人刮目相看,疾如风,徐如林,不动如山,不外如此,可惜这样的一支军队,却成为了贵族子弟可以随意调用的打手。

    “阁下到底是谁?”

    张横盯着叶青羽,口气反倒是缓和了一些。

    在军中多年,也见过一些风浪,张横绝对是那种眼光锐利的人,是真佛还是稻草人,他自问能够看得出来几分,隐隐看出来,斜坐在台阶上的少年,镇定自若,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浓浓的自信,比自己想象的要更不简单。

    叶青羽笑了笑:“你跟着孙玉虎来砸我的产业,气势汹汹,一来就摆出一副不将我放在眼里吃定了我的样子,事先却没有问问我是谁?”

    张横一窒,没有说话。

    “我家少东家,来自白鹿学院,姓叶名青羽。”唐三强忍着心中的惊恐,上前回答了这么一句。

    叶青羽?

    张横一怔,隐约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儿熟悉,再一想,突然明白了过来,心中微微一惊,抬眼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叶青羽几眼。

    “白鹿学院叶青羽?”张横略略点点头,语气缓和了许多,道:“久闻大名,原来你就是叶青羽,好,我知道了,今天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没有弄清楚缘由,请叶公子不要见怪,我不再过问,不过……陷阵营的兵,死了一个,这件事情,只怕城北兵主府还会过问,叶公子自己多加小心吧。”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

    “我们走。”

    张横一挥手,数百士兵齐刷刷收起了兵器,队形整齐如一人,转身如退潮一般,徐徐退去。

    死狗一样的孙玉虎被人架起,拔掉了身上盯着的长枪,放在了担架上带走,拔枪飙血的瞬间,他又疼的醒了过来,哼哼唧唧的挣扎着:“人呢?那个该死的杂碎呢?抓住了没有?我要整死他,我要杀光他全家……”

    叶青羽抬了抬手:“等一等。”

    张横脚步一停,转过头来,道:“怎么?”

    而这个时候,孙玉虎才明白过来局势到底是什么样的,旁边几个士兵死命地按住他,他本能地朝后看去,却见叶青羽目光如刀,看了过来,顿时心中一个激灵,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用来,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直接又被吓晕了。

    叶青羽看着一脸狰狞被抬走的孙玉虎,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急察觉的杀意。

    他指了指碎成了木屑的大门,道:“谁砸的门?赔钱。”

    张横顿时觉得额头一派黑线,还以为是其他什么事情,他松了一口气,直接取出一只空间百宝囊,丢到唐三的手里,道:“这里面是一万金,赔偿叶公子的武馆大门。”

    唐三嘴角抽搐了一下,扭头看了看叶青羽。

    一万金足够重新安装一万遍的柳木大门了,这是一笔巨款,远远出了大门的价值,拿在手里,实在是有点儿烫手。

    不过叶青羽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唐三顿时就镇定了,理所当然地收下了这个空间百宝囊。

    张横笑了笑,转身而去。

    谁知道就在这时,叶青羽又开口道:“等一等。”

    张横止步,双眉微微一掀,豹目之中似有怒色,但最终很好的克制住了,转过身来,笑道:“怎么?莫非是叶公子觉得一万金不够修葺好这扇大门?如果是这样,那叶公子你开个价吧,看我张横、看我陷阵营的兄弟们,能不能赔得起这扇大门。”

    话中之意,显然是指责叶青羽有点儿太贪心了。

    唐三也是捏了一把汗,觉得自家的少东家,或许真的有点儿过了?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叶青羽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叶公子的意思是?”张横问道。

    叶青羽喝了一大口酒,随意地擦了擦嘴角边的酒渍,手指轻轻地敲着酒坛子,像是在思忖着什么,半晌才徐徐地吐出飘着酒味的浊气。

    他看了看张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缓缓地道:“自从我回到叶府开始,就已经和你们城北兵主府的人,打了好几次交道了,都不怎么愉快,真是缘分不浅啊,所以,麻烦你帮我带一句话,问问你们兵主大人,是不是真的要和我叶家的孤儿寡母过不去,是不是那枚黄铜军功章,在你们兵主大人的眼中,就真的是废铁呢?”

    张横怔住。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尴尬到了极点。

    张横看着那少年那张淡然从容的脸,这一刻突然觉得,对方之前的一切做派,和这一刻他脸上那淡然的表情比起来,根本就不算是这么,这一刻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个白鹿少年的强势,感受到了少年的底气。

    张横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真的不该来。

    他不觉得叶青羽有多嚣张。

    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

    实际上自从他听到这个少年的名字的那一瞬间,就立刻意识到,即便自己是陷阵营的裨将,尽管自己官位不低,但都没有资格面对这个少年,整个城北区域,或许也就只有兵主大人,才有资格和这个少年对话。

    一枚不屈黄铜军功章,一场传遍全城乃至传遍整个割鹿山脉的大比,已经无声无息之中改变了一切。

    这个少年,羽翼已成。

    “知道了,我会禀告兵主大人的。”

    张横拱了拱手,倒着后退几步,然后才转身,一挥手,带着麾下数百陷阵营的士兵,转身如潮水一般退去,最终消失在了远处的巷子拐角。

    空气之中,弥漫着的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渐渐散去。

    一直到最后一个陷阵营士兵消失在视线里,唐三才松了一口气,在一边大把大把地擦汗,一颗心狂跳不止,终于略微安心了一些。

    林天和另外两个伙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整个人几乎都快要虚脱了,一种前所唯有的刺激和兴奋,将三人缭绕,偷偷地看着叶青羽的背影,三个人此时心中,对于听涛轩的少东家充满了好奇和敬畏,只是一个名字,就让陷阵营的张横退兵,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能量?

    林天心中清晰地明白,自己今天的选择,实在是太正确了。

    而此时,听涛轩低矮土墙外面,也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一张张胖瘦不同的脸上带着各种精彩到了极点的表情,一道道好奇和敬畏的目光,看向了那个斜坐在台阶上抱着酒坛子的少年,在这场冲突一开始的时候,就以旋风般的度传扬了开来,来自于周围街区的不同身份的人,聚集在这里,抱着不同的目的,来看热闹。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听涛轩这一次在劫难逃。

    这些年里,军队的强势,在每个鹿鸣郡城人的心中,都种下了深刻而又强烈的阴影,就算是一些中等贵族世家,一般也不敢得罪城中的驻军,尤其像是陷阵营这样的军中精锐战部,更是近乎于横行无忌。

    看到大门被砸破的那一瞬间,有些人笑了。

    有人已经在暗地里盘算着,如果听涛轩倒了,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利益,比如该如何走关系从陷阵营将这块地盘买过来,做点儿其他的事情,毕竟这块地占地面积不小,一直是许多人眼中的肥肉……

    没想到……

    一句话,一个名字。

    陷阵营就这么退了。

    孙玉虎被打成了死狗,裨将被当面训斥……这些都没能让陷阵营愤怒起来。

    多少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军方认怂认的这么干脆。

    那领头的裨将张横,很多人都认识,是这片区域出了名的武疯子,滚刀肉,办事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起疯来六亲不认,即便是一些小贵族,都对其忌惮三分,这一次面对听涛轩的少东家,却又是赔礼又是赔钱……

    这说明什么?

    想一想听涛轩少东家背后的分量,就让人震撼啊。

    那些打着小算盘的人,心中已经一片冰凉,不敢再又丝毫的觊觎。

    而那些之前和听涛轩有过过节,暗地里曾经对付过听涛轩以及叶家其他产业的人,此时也不禁心中惴惴,连忙暗中派人去叮嘱,收回一些早就准备好的计划,开始盘算着如何弥补关系。

    ----------

    求月票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