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13、听完废话就上路吧
    作为城北区臭名照顾的刺头滚刀肉,陶万成这一辈子不知道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也经历过不少危险的场面,好几次险死还生命悬一线,哪怕是最危险的时候,他都没有像是这一刻这样害怕过。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是被地狱来的恶鬼已经攫住了一样,无限恐惧,难以呼吸。

    但青铜修罗鬼影始终都没有再出手的意思,甚至都没有再看一眼陶万成。

    他就在那里静静地坐着。

    屋内篝火的光,明灭不定。

    昏黄的柴火光线照在他的身上,在身后拉出一道诡异恐怖的影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那两个被掳来可怜的少女,何曾见过这样的事情,又惊又怕,刚才一见血,早就被吓昏了过去。

    陶万成动也不敢动,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一个漫长的恶梦一样,疼痛加上害怕,冷汗纷涌如浆,将他全身都湿透了,时间在他的感观之中流逝的出奇的缓慢,仿佛是漫漫长夜永远也迎不来黎明一样。

    一盏茶时间之后。

    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陶万成眼睛一亮。

    他知道,是孙玉虎来了。

    这位主簿府的公子终于来了。

    之前每隔三天,子夜时分,这个孙公子肯定会带着护卫来这间石屋,将这几日的雇佣金送过来,顺便过问一下事情的进度,按照时间来算,今晚他应该出现了。

    他身边一定带着高手,也许可以击败这青铜修罗鬼影?

    陶万成看到了希望。

    一念及此,他刚张口想要呼叫大喊。

    就在这时,那青铜修罗鬼影仿佛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扭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当陶万成对上青铜修罗面具后面那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他猛地一个寒颤,然后就任何声音都再也不敢出来了。

    吱呀!

    轻响声中,石屋的门被推开。

    三个人先后走了进来。

    为的正是孙玉虎。

    一个多月过去,孙玉虎的肩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也许是那一次失血过多,所以脸色稍微有点儿虚弱,本来就因为酒色过度而虚弱的身体看起来越虚弱,不过依旧是一副油头粉面的样子,身上带着一股子兰花香味,即便是在寒风呼啸大雪纷飞的夜晚,也依旧晃着一面玉骨折扇。

    这位纨绔少爷,正在和身边的人笑着说这什么,重又恢复了之前那嚣张跋扈的样子。

    但当他推开门进来,一看屋中的场面,顿时呆住了。

    “怎么回事?”

    身后两个护卫模样的高手,立刻挡在了孙玉虎的身前。

    这两个人是刘元昌安排在孙玉虎身边的高手。

    上一次孙玉虎出事之后,刘元昌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去报复叶青羽,但却未雨绸缪,就重金聘请了两个灵泉境的高手,寸步不离地跟在孙玉虎的身边,保护这个继子的安全,刘泪已经死了,如果孙玉虎出点儿意外,那他可就真的算得上是断子绝孙了。

    “什么人?”

    两个护卫一左一右,神色冷峻地逼过去。

    所谓来着不善,善者不来,两人身经百战,在这一瞬间,敏锐地感觉到了石屋中的诡谲凶险。

    篝火!

    死尸!

    鲜血!

    半裸昏迷的少女。

    灯光下那青铜修罗鬼影,如同虚无,仿佛真的是虚无一样,没有气息,没有心跳,也没有元气波动。

    如果不是眼睛看到他的存在,用元气感知的话,竟然感知不到这个人,两个护卫相顾骇然,心中万分警惕,以他们的实力,在进入屋中之前,竟然并未闻到屋中的血腥味,也未感觉到屋中有任何的元气波动,说明这青铜修罗鬼影的实力,隐隐还在他们之上。

    孙玉虎也第一时间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候,青铜修罗鬼影终于缓缓地站了起来。

    于是躺在地上的陶万成,就看到青铜面具之下,那一双一直淡漠的眸子里,似乎是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那种感觉仿佛是……

    杀戮盛宴的开始!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

    青铜修罗鬼影一步就到了两个护卫的身前,简简单单地双拳击出。

    这种攻击甚至都算不上什么招式,因为青铜修罗鬼影在出拳的同时,没有丝毫的防御架势,整个人空门大开,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找死!”

    “狂妄!”

    两个护卫同时怒吼一声。

    对方这样的攻击手段,未免太过于托大了。

    两人浑身元气涌动,光华闪烁,强横的力量爆开来,石屋里顿时劲风呼啸,腰间长刀瞬间出鞘,刀刃和刀鞘沁骨的可怕摩擦声之中,寒冷刀芒电射而起,顷刻间绞碎了石屋之中篝火的暗光。

    满屋子都是冷色刀光。

    而迎面击来的只有一对血肉拳头。

    轰!

    长刀和拳头毫无花哨地撞击在一起。

    嘭!

    银芒迸射。

    两柄百炼长刀炸裂。

    破碎的刀身炸开,如一簇璀璨爆的银色烟火般美丽。

    而拳头却没有任何伤痕,更没有丝毫的停滞,印在了两大护卫的胸膛。

    喀拉喀拉!

    胸骨碎裂的声音。

    两个护卫齐齐狂吼一声,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之力在胸膛中爆开来,瞬间都倒飞了出去,撞在石墙上,直接破墙而出,一身骨头也不知道碎了多少。

    “怎么可能,我……已经进入了两眼灵泉之境,竟然一拳就……击杀我……你到底是谁?”

    “你是【双拳横天】林一龙?鹿鸣郡城之中,只有林一龙才有这样的拳力,一定是你!”

    两个护卫瘫软在地上。

    左侧护卫狂喷鲜血,挣扎着看向那青铜修罗鬼影,自己和身边这位同伴,一身实力早就进入了两眼灵泉境界,在整个鹿鸣郡城之中,除了那些有名有姓享誉已久的成名强者之外,有谁能这么轻易地只是一步一拳,就击败自己?

    成名强者之中,唯有林一龙才有这样的实力。

    修罗鬼影并没有做任何回答。

    他的目光,缓缓移动,最终落在了孙玉虎的身上。

    眸光残酷,犹如猫视老鼠。

    “你……”孙玉虎不是傻子,一见不妙,转身就跑。

    一股无形巨力从他身后袭来,将他攫住,凌空甩出来,撞在半坍塌的石壁上,砰地一声,瞬间骨头也不知道碎了多少块,他几乎被吓疯了,顾不上疼痛,狂呼道:“不,不要杀我,我是刘元昌的儿子,不要杀我……这里面有误会,一定有误会,我们并不认识……”

    “呵呵……”

    冰冷嘲讽的声音响起。

    这是从青铜修罗鬼影口中出的第一个声音。

    “嘘!”他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一个很奇特的声音,从面具下传了出来,像是哄小孩一样,轻轻地道:“乖啊,先不要说话,听我说,我说完你再说。”

    陶万成这一瞬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那青铜修罗鬼影突然卸下了一身的杀气,换了一个人一样,从一个杀戮猛鬼变成了一个混混,言语之间,竟是有一种恶作剧得逞一般的得意和狡黠。

    “不,不……不要杀我,不要……救命啊!”孙玉虎却是被吓傻了,语无伦次地大喊了起来。

    这个纨绔公子哥的胆魄,真的是小的可怜。

    “真是一点儿也不乖。”青铜修罗鬼影不满地嘟囔,然后随意地往地上一踢。

    咻。

    尖锐的破空声之中,一粒小石子激射而出,砸进了孙玉虎的嘴里。

    孙玉虎惨呼一声,只觉得嘴巴一麻,然后彻底失去了知觉,想要说话,从喉咙里出的声音,全部都是一些无意义的低沉嘶哑音节,根本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都说了,不要说话,听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儿都不听话?”青铜修罗鬼影貌似生气地道。

    孙玉虎想叫都叫不出来了。

    陶万成更是吓得浑身瑟瑟抖,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青铜修罗鬼影走过去,到两个昏死的护卫身边,仔细观察了一下,又在各自的脑门上补了一掌,确认这两人都彻底昏迷,不会听到接下来的对话,然后拎起地上乱丢这的一柄断刀,又给屋里屋外陈二等混混们的尸体上都补了一刀,确认这些人都死透了,这才丢了手中的断刀。

    他将陶万成拖起来,丢到了孙玉虎的身边。

    然后蹲在两人的身前,叶青羽才慢斯条理的地道:“有人说过,该动手的时候就动手,千万不能瞎哔哔,所以我本来也不想再废话,干脆直接一刀宰了你们算了的,但转念想想,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装神弄鬼地搞了半天,却不能看看你们后悔痛苦的表情,不能享受计划成功的快感,那多没有意思啊……所以来来来,我们来捋一捋前因后果。”

    孙玉虎疯狂地呜呜挣扎,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惜一口牙和舌头都烂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不不不,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没有招惹过你……”陶万成吓得眼泪鼻涕一起下来了。

    青铜修罗鬼影呵呵冷笑了起来:“认错人?怎么可能。你这张脸从第一天我就记清楚了,不知死活的东西,带人围了我的府邸二十多天,我能认错你?”

    陶万成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怎么?害怕了?不是说我是在吓唬你吗?”叶青羽带着面具笑的很开心:“哈哈哈,看看你这张脸,都吓哭了,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啧啧啧……我好爽,这种感觉真的是好爽!”

    “我……我……我……”陶万成吓得跪在地上,头如捣蒜,却是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的陶万成,后悔的要死,简直恨不得将孙玉虎千刀万剐。

    不是说有钱人最重脸面吗?

    不是说叶青羽这种小孩子加莽夫很好对付吗?

    不是说这个计策万无一失吗?

    不是说……

    他没有想到,叶青羽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要杀你。”叶青羽摊了摊手,道:“我原本以为,像是你这样的混混,整个城里面到处都是,拿钱办事,见钱眼开,这是你们固有的生活方式,倒也罪不至死……”

    “是是是是,您说的对,简直太对了,我就是一个混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陶万成心里一喜,顺坡下驴,磕头如捣蒜。

    叶青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啦,先别高兴太早,听我把话说完,磕头有用的话,雪国就和平了……本来我不算要你的命,不过当我看到她们……”叶青羽指了指昏迷中的那两个可怜少女,接着说道:“又听到你们说的话,突然觉得你这种人渣,死了要比活着更合适。”

    “不要,我不想死,我……”陶万成大恐,张嘴想要分辨什么。

    “那些被你卖进火坑里的女孩子,也说过不要,你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呢?”叶青羽笑了笑,轻轻地道:“你看,我都说了这么多了,死也死的明白了吧?乖啊,你要听话,安心地上路吧。”

    话音未落。

    反手一掌,将瑟瑟抖的陶万成像是钉钉子一样,钉进了地下泥土里。

    这下子是彻底断气了。

    然后叶青羽扭头看向一边吓得快要魂飞魄散的孙玉虎,摘下脸上的青铜修罗面具,慢慢贴过来,用一种在孙玉虎看来比魔鬼还可怕的笑容说道:“轮到你了……恩,我刚才已经废话了那么多,我想不用再解释什么,看看我这张脸,我猜你也可以安心地死了。”

    孙玉虎口中吐着白沫,眼神中满是哀求。

    “人无害虎心,虎却有伤人意,”叶青羽又慢慢戴上面具,道:“上次的事情,我已经不打算再追究了,想不到你自己找死,又送上门来,我很快就要离开鹿鸣郡城,留着你这样一个祸胎,只怕终究会给我的朋友亲人造成困扰……呵呵,所以请你也上路吧!”

    叶青羽缓缓地抬起手掌。

    就在这时——

    噗嗤!

    一声轻响,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从孙玉虎胯间传出。

    他口中狂喷白沫,嘴角又隐隐有一丝绿水,竟然瞬间气绝,心胆俱碎,活生生地被吓死了。

    -----------

    一口气4ooo字,大家怎么着也得给张红票或者月票鼓鼓劲吧?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