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21、追杀
    “你们果然在这里!”

    刘元昌身形削瘦,长袍飘摆,灰飞扬,一步一步地踏进了地下冰窟之中。

    他堵住了出口,一股强大的元气波动,缭绕周身,风雪随身,目光如电,一眼就看到了叶青羽,冷笑道:“真是一只难缠的耗子,居然躲到这里,不过到此为止了。”

    “原来是你?”叶青羽恍然大悟。

    如果是刘元昌的话,那之前的一切倒也都说得过去,至少他有本事在【陷阵营】中安插奸细,让那四名军官在路上暗杀自己,而且那【雪地龙猿】,多半也是这老东西豢养的凶物。

    “你早就该想到是我了。”刘元昌一步一步地逼近,强大的气息,让火把上的焰光急骤地摇曳了起来,整个地下冰窟骤然沉默了无数倍,他眼中的杀意犹如实质,道:“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你以为我会放过你?我的泪儿,是不是你所杀?”

    叶青羽沉默了一息时间,知道今日绝难善了了。

    刘元昌身为城主府的主簿,不仅仅地位尊崇,自身实力更是不可小觑,绝非自己目前所能敌。

    “不错,刘泪是我所杀。”叶青羽点了点头,道:“养不教,父之过,把自己的儿子教成那种闯祸精,迟早都会被别人所杀,他带着帮手来杀我,被我反杀,也算是活该。”

    “哈哈哈,好一个活该。”刘元昌狂笑了起来。

    悲愤暴怒的笑声在冰窟之中翻滚激荡。

    “今天,我要杀你一万次,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刘元昌如一头了狂的老雄狮一样。

    叶青羽笑了笑:“你要报仇,放马过来吧,不过,这件事情,和这几个哨兵无关,你放过他们吧。”

    “幼稚。”刘元昌猫戏老鼠一般冷笑:“在我面前充什么英雄?迂腐的蠢货!我会放他们活着获取指正我吗?与你在一起的人,都该死,你让我放过他们,我偏要先杀他们,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

    说着,随手一挥。

    青色内元激荡而出,如一道雷霆般轰杀向严凡。

    恐怖的元气波动翻滚。

    叶青羽大惊,身形一闪,挡在严凡身前,双拳击出。

    这一瞬间,叶青羽全力爆,全身骨骼肌肉震荡,背部经络隆起,如九条巨龙游走一般,体内隐隐有龙吟之声传出,双拳之上,透明拳印脱拳而出,怒吼不绝,印向那青色雷霆。

    这是叶青羽爆出的最强力量一击。

    轰!

    青色雷霆被击散。

    “呃……噗!”

    叶青羽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被震得倒飞出去,撞在十米开外的冰壁之上,轰隆回音声中,冰壁坍塌,叶青羽半个身躯被掩埋。

    “大人?”

    “保护大人!”

    哨兵们狂奔过去,将叶青羽从冰块中刨出来。

    叶青羽面色苍白,嘴角血迹嫣然,只觉得体内一阵阵剧痛,筋骨酥软,近乎于失去知觉,一下子竟然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尤其是五脏六腑,如同被烈火焚烧一样,疼的叶青羽眼冒金星。

    “五脏还未复位,又被震得错乱了……这下子糟糕了。”

    叶青羽直冒冷汗。

    “原来你还身受重伤啊,哈哈哈哈……”刘元昌一怔之后,狂笑了起来:“看来今天,这是天意,注定你要死在我的手里。”

    叶青羽冷哼一怔,挣扎想要站起来。

    但腿一软,体内的剧痛让他近乎晕厥,站都站不稳。

    “呵呵呵,你看你这个废物的样子,还想和我斗?”刘元昌尽情地泄着心中的愤怒和快感。

    他一脸讥诮地道:“我见过太多的天才,一朝得势,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都要争,不把老一辈放在眼里,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在鹿鸣郡城我忍耐几天,你就尾巴翘的不知道多高,最后还是要死在我手里。”

    叶青羽吐出一口血沫子,咬牙强行催动内元。

    但瞬间就觉得内元在体内乱窜,根本难以约束,如钢针一般,根本提不起丝毫的力量。

    “我掩护,你们保护大人,快走。”

    严凡一把将叶青羽推到哨兵甲的背上,自己狂吼了一声,拔出长刀,朝着刘元昌冲了过去。

    哨兵甲一愣,旋即悲呼一声,丝毫不迟疑,背着叶青羽转身就朝着最近的一条冰窟甬道之中钻了进去。

    “老严,你保重。”

    “严老大,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其他几个哨兵,头也不回地大喊,然后跟着哨兵甲钻入了冰窟甬道中。

    他们的脸上,都流下了滚滚热泪。

    每个人心中都清楚地很,这一转身,便是永别。

    第一时间的转身逃离,并不是因为贪生怕死。

    因为身为军人,有的时候你可能会需要去做一些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严凡如飞蛾扑火一般的最后一搏,为的就是能够争取哪怕是十几息的时间,让他们带着叶青羽走。

    这种不需要预先计划的默契,早在过去数十年的军人生涯中,就已经养成。

    哨兵们的行动是如此的决然而又快,以至于就连刘元昌这样的高手,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等他回过神来,四个哨兵已经背着叶青羽钻进了冰窟甬道,一眨眼就看不到身影了……

    严凡手握长刀,装入疯狂地冲了过来。

    “死瘸子,滚!”

    刘元昌一掌拍出,元气甬道。

    青色雷霆破空呼啸。

    严凡根本来不及闪避,就被击中,手中的长刀瞬间崩碎,断刀炸开,溅射进了他的身体,整个人更是被震得倒飞出去,胸膛部位一个掌印触目惊心,身体差点儿被这一掌打穿。

    刘元昌身形如电,朝着那冰窟追去。

    但跃起的瞬间,猛地觉得腿上一紧。

    低头一看,却是还未死透的严凡,竟然不可思议地再度扑了过来,双臂死死地箍住刘元昌的右腿,面目狰狞地死死拖住。

    “愚蠢。”

    刘元昌面色阴沉,反手一掌。

    轰!

    严凡的身体被轰爆。

    殷红的血肉和白色的断骨在冰窟中飞溅,火光的印射下特别刺眼。

    但即便是如此,这位稍微卫长最后仅存的完整的一双手臂,却像是钢铁一般,还紧紧地箍在刘元昌的腿上,五指甚至抓裂了衣袍。

    “晦气。”

    刘元昌骂了一句,腿部微微一震,将这一对手臂也震得骨肉消散。

    经过这么一耽误,哨兵甲等人已经跑的看不见了。

    “哼,看你能逃到那里去。”

    刘元昌冷笑一声,催动内元,身形如电,在叶青羽等人消失的那个冰窟甬道中追了下去。

    ……

    “放……放我下来。”

    叶青羽咬着牙道。

    他强忍着没有流下眼泪。

    当看到严凡奋不顾身地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叶青羽再一次被这位卫长给震撼了。

    虽然只有不到两天时间的接触,但叶青羽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哨兵们震撼,不知道为什么,叶青羽总觉得这些军人的身上,有一种有别于其他人的特殊的东西,每一次都会给自己巨大的冲击。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哨兵甲死死地抱住叶青羽。

    一行人没有丝毫的停留。

    冰窟的地形错综复杂,地面又非常滑,甬道的有些地方,是径直乡下如滑梯一般的地形,哨兵们背着叶青羽,直接从从冰窟中滑了下去。

    每个人急促的呼吸声,在静谧的冰窟中响起。

    谁也不知道,冰窟的尽头是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前面到底有没有路。

    很显然这个时候,不是去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先要做的,就是摆脱刘元昌的追杀。

    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叶青羽几次都想要挣扎着从哨兵甲的背上下来。

    但内脏的剧烈疼痛,却让他动弹不得,原本他的伤势已经快要恢复,但硬接了刘元昌那一击,却让他伤上加伤,伤情更加严重,基本上丧失了任何的战斗能力。

    大约一盏茶功夫之后。

    甬道里的空气,已经渐渐变得稀薄。

    这个天然形成的地下冰窟宛如迷宫,仿佛永远都到不了尽头一般。

    又是一盏茶功夫的时间。

    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石屋一般的小型空间。

    空间四壁,有十多个直径两三米的孔洞,深不见底,也不知道又通往哪里。

    又是一个蜂房状的空间。

    哨兵们在这个冰窟空间中略略休息,无声地打了几个手势,就看哨兵乙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朝着其他人挥了挥手,转身朝着旁边一个冰窟中钻去,停在了大概冰窟里面两三米的位置。

    而哨兵甲和其他同伴,背着叶青羽,选择了另外一个冰窟甬道,急深入。

    叶青羽此时,已经处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

    ……

    片刻之后,刘元昌如死神一般追杀的身形,终于赶到了这个蜂房冰窟。

    一眼扫过周围的环境,他微微一愣,没想到居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岔道。

    正要观察思量一下,该走那一条岔道的时候,突然眼角余光看到右侧一条甬道之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刘元昌大喝一声,也来不及多想,立刻就身形化作流光,朝着那条甬道之中追了下去。

    “哪里走,给我滚出来。”

    一眼看到,前方抱头逃窜的身影,正是哨兵中的一个,刘元昌大喜。

    但甬道之中,坚冰太滑,他一时也不敢过于力,否则,一旦震塌了冰壁,让整个甬道冰窟坍塌,这样地下也不知道多少米的冰窟要是毁灭,自己到时候也难逃一死。

    因为心有顾忌,所以刘元昌急切之间,竟然没法捉住前方像是老鼠一样滑溜逃窜的哨兵。

    “该死。”

    刘元昌焦躁了起来。

    又追了数十息,前面狂奔的哨兵,却突然停了下来。

    双方距离瞬间拉近。

    原来是前面突然没路了,甬道到了尽头。

    “呵呵,怎么不走了?”刘元昌一步步逼近:“其他人呢?叶青羽去哪里了?”

    哨兵转过身来,看着刘元昌。

    他急促地喘息着,汗水几乎将全身煮透,全力催动体内元气奔跑,终究不是刘元昌的对手。

    但是,看着这个实力比自己不知道高了多少倍,看着这个地位不知道比自己尊崇了多少倍的大人物,哨兵乙却是一脸的从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他静静地站在哪里,面对暴怒的刘元昌,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眼神中全是讥诮和嘲讽,双手叉腰,仰头哈哈哈大笑。

    “笑声么?你这是找死!快说,人去了哪里?”刘元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你猜。”哨兵乙挤了挤眼睛。

    刘元昌一怔。

    就在这时,一股诡异的力量,突然在哨兵乙的体内,如同火山爆一样不可遏止地爆了开来。

    轰!

    自爆。

    血肉飞溅,白骨碎裂。

    可怕的力量四面爆裂辐射,朝着刘元昌爆射了过来。

    刘元昌一拂手,青色元气涌动,如一堵光墙一样,将这些白骨揉碎都弹了回去。

    “该死。”刘元昌又惊又怒。

    他不是傻子,顿时明白,自己上当了。

    这哨兵故意引自己到这里,那其他人一定是带着叶青羽,从另外一条路逃走了。

    震怒的同时,刘元昌又深觉不安和震撼。

    他久居高位,平日里都是和一些优雅的高层贵族打交道,见过了不少天才人物,因此眼高于顶,将那些底层的武者士兵,根本不放在眼里。

    在刘元昌的眼中,这些士兵就如蝼蚁一般,蠢笨且猥琐,肮脏不堪,只有一条贱命,还算是有点儿利用的价值。

    但是今天,就是这些他看不起的低级武者士兵,却几次都让他无功而返。

    刘元昌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震撼到了。

    这些在他眼中一文不值的低贱底层士兵们,竟然如此悍勇,竟然如此不怕死。

    他站在原地沉默了数十息的时间,然后原路返回。

    很快他就回到了那个蜂房空间中。

    数十个冰窟甬道,他仔细观察了一阵,终于还是现了一些痕迹,找到了叶青羽等人进入的甬道,继续追了下去。

    ……

    半个时辰之后。

    同样的事情再度生。

    “说,叶青羽去了哪里?”刘元昌将哨兵丁逼到了绝地。

    “呸。”哨兵丁吐出一口血水,抽出腰间的长刀,一脸彪悍狰狞地冲了过来,挥刀就斩。

    刘元昌微微一抬手。

    一道青色元气如雷霆般击出。

    哨兵丁手中的长刀炸裂,人倒飞了回去,撞在冰壁上,全身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说出来,给你个痛快,不说,让你生不如死。”

    刘元昌暴躁到了极点,眼眸之中阴狠精芒疯狂地闪烁,整个人就像是一座狂暴的火山一样,阴沉的可怕。

    “哈哈,哈哈哈……”哨兵丁躺在血泊之中,一动也不能动,却是一脸从容,倔强地狂笑道:“来来来,快来试,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看看你爷爷我会不会求饶一声。”

    刘元昌暴怒。

    一抬手,一股狂暴元力涌出,顿时将哨兵乙的腰部以下,直接震成了肉糜。

    谁知道哨兵乙看都不看一眼,静静地躺在地上,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抬头看着冰岩穹顶,默默地道:“严大哥,你在地下稍稍等等我,黄泉路上,不要让我寂寞呀……”

    刘元昌怔住。

    他弹指。

    一道指风射出,洞穿了哨兵乙的头颅。

    最终他还是给了哨兵乙一个痛快。

    因为到了这种程度,刘元昌已经明白,这个哨兵抱定了死志,哪怕自己将天底下所有的酷刑都施展到他的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暴怒之余,刘元昌在心底里,终于还是有点儿佩服这些低贱的哨兵了。

    “叶青羽到底施展了什么手段,竟然让这些哨兵,这么死心塌地的为他拼命呢?”

    刘元昌想不通。

    他转身离开这条岔道。

    ……

    ……

    “你是谁?”

    叶青羽看着眼前的黑袍人。

    他终于恢复了一些,勉强可以站着说话行走了。

    而他的身边,也只剩下了哨兵哨兵甲一个人。

    在之前为了摆脱刘元昌的逃跑中,其他的哨兵,都主动留下来断后,一次次地引开刘元昌,基本上和送死也没有什么区别。

    叶青羽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实力弱小。

    他已经将这些哨兵,当成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可是偏偏只能看着他们被屠戮,却束手无策。

    强大!

    我要变得强大。

    叶青羽从未像是现在这样,渴求力量。

    但先,他得活下来。

    他强忍着悲恸,没有转身去和刘元昌拼命,而是在哨兵甲的搀扶下,一路逃到了这里。

    没有想到,一个黑袍人突然出现,堵住了去路。

    “你是谁?”叶青羽问道。

    “一个一直都对你很感兴趣的人。”黑袍人的声音低沉,仿佛是从胸腔里直接挤出来的,但无可置疑他的实力极为恐怖,甚至要比刘元昌恐怖数十倍,因为叶青羽在这黑袍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从未体会过的窒息和压力。

    这是一个恐怖的强者。

    而且是敌非友。

    “居然一路逃到了这里,这些小蝼蚁为了保你,真的是拼了,可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黑袍人桀桀地笑着,然后伸出手:“好了,交出来吧。”

    叶青羽一怔:“交出什么?”

    “将你身上的宝物交出来,我可以不杀你,给你一次活下去的机会。”黑袍人怪笑着道:“如果你能逃脱刘元昌的追杀,那你还能活下去。”

    -----------

    更个大章吧。

    求月票,被爆菊了。

    好惨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