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22、人丹
    “先放他走。”

    叶青羽指了指身边的哨兵甲。

    黑袍人无所谓地摆摆手,道:“可以,”又对哨兵甲道:“好了,你可以滚了。”

    哨兵甲愣了愣,看向叶青羽。

    “走吧。”叶青羽苦笑了一声,道:“兄弟,一定要活下去,让人们知道,五十六号哨所中生了什么,将严凡大哥他们的无畏事迹,宣扬给所有人,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哨兵的尊严和荣耀。”

    哨兵甲的眼神,犹豫了那么一瞬。

    下一霎那,他的眼神又变得坚定了起来。

    “不,我不能走。”哨兵甲挺直了身躯,拔出了腰间的制式长刀,挡在了叶青羽的身前,坚定地道:“严大哥让我保护大人,只要我不死,就不能后退一步,至于哨兵的荣耀和尊严,那是用长刀打出来的,而不是靠宣扬,只要我们做到了,哪怕没有人知道,依旧问心无愧。”

    叶青羽顿时无话可说。

    黑袍人一直都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他不着急,也不催促。

    显然在他看来,如今一切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那么多天都等了下来,也不急于眼前这点时间。

    “你到底想要什么宝物?”叶青羽看着黑袍,想了想,将少商剑召唤在手中,秋水一般的剑身在昏暗的环境中照亮了四面的冰壁,有一种奇异的清冷,叶青羽往前一步,道:“这柄剑?好,我给你。”

    黑袍嘿嘿一笑:“一柄破灵兵而已,能入我的法眼?”

    叶青羽又想了想,将吃货大头呆狗从怀里逃出来,道:“难道是它?”

    呆狗静静地趴在叶青羽的掌心,似乎是之前吃东西吃多了,竟然像是冬眠一样睡着了。

    黑袍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的声音里,就有点儿恼怒的语气了:“叶青羽,我的耐心,非常有限,你不要一次次地用这种愚蠢的行为,来刺探我的底线。”

    叶青羽将大头呆狗塞回到怀中。

    他仔细地想了想,终于有点儿明白黑袍人为何所来了。

    略微犹豫了片刻,他将脑海空间之中的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召唤了出来,放在手中,道:“好吧,这应该就是你需要的东西了,拿走吧,不过,我要你救他。”叶青羽指了指身边的哨兵甲。

    很不舍。

    但是没办法。

    叶青羽知道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的价值——它和一座绝世武库没有任何的区别,虽然只解开了其中一点点的内容,但叶青羽已经受益匪浅,将这本青铜古书送出去,也许就等于是送掉了一个可以成为绝世强者的契机。

    换做其他场合,叶青羽就算是死,也要拼一下。

    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交出青铜古书。

    但是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个哨兵甲。

    哨兵们已经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叶青羽不想再有人为自己而死。

    但是——

    “呵呵呵,装疯卖傻?”黑袍低沉地笑了起来,笑声中蕴含着一种火山爆前兆般的愤怒:“看来是我之前表现的太友善,所以你就不知死活了起来,我最后问你一次,交不交?”

    叶青羽愣住。

    难道这黑袍人不是为了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而来?

    可是除了这几样东西,自己的身上,还有什么称得上是宝物二字的?

    一边的哨兵甲,也有点儿惊讶地看着叶青羽。

    他不明白,为什么叶大人明明是空着手,却说让对方拿走自己的宝物。

    难道是故意在调戏这个黑袍?

    反正不管怎么样,叶大人都是对的,他毕竟是荣耀的军功章的持有者啊,就算是豁出命去保护他,都是值得的,因为每一个军人,都明白.军功章意味着什么,能够得到一枚军功章,至少也曾做过拯救数万军队、扭转过战场的大事,就凭这一点,任何一个士兵都值得为他去死。

    到了这个时候,哨兵甲反而不紧张了。

    他深呼吸,蓄力,为最后的战斗准备着。

    “你到底要什么宝物?”叶青羽手捧着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怒声问道。

    黑袍人没有回答。

    一丝丝黑色的元气波动,从他的身体之中流溢出来。

    可怕的气息,令叶青羽和哨兵甲瞬间感到窒息,生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心。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黑袍一步步地逼近。

    叶青羽大怒,正要在说什么,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脑海,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哨兵甲,又看看黑袍的神态,突然意识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们都看不到青铜古书。

    怪不得。

    叶青羽召唤出青铜古书的那一瞬间,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准备,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

    【神魔封号谱】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原来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才能够看得到它,而除了自己之外,即便是黑袍这样的高手,别说是看到,根本都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这原本是一件大好事。

    以后也不用再担心青铜古书被别人抢走了。

    但放在现在,却绝对是一件大大不妙的事情。

    黑袍看不见青铜古书,以为叶青羽在敷衍他,暴怒之下,就要难。

    怎么办?

    叶青羽着急起来。

    下一瞬间,哨兵甲已经替叶青羽做出了抉择。

    “杀!”

    这位哨兵低吼一声,双手握住长刀,像是一头猎豹一样窜出去,杀向黑袍人。

    “大人快走。”哨兵甲狂呼。

    叶青羽没有走。

    因为黑袍实力太强,根本跑不掉。

    “桀桀桀桀……”夜枭一般阴森的笑声响起,黑袍只是轻轻一甩衣袖,哨兵甲就如被攻城锤击中一般,狂喷鲜血倒飞了回来,手中长刀寸寸断裂,身上不断传出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声音,一身骨头只怕是没有一根完整的了。

    叶青羽大呼,伸手接住哨兵甲。

    “大人……”哨兵甲回光返照,脸上露出一丝丝淡淡的笑容:“我没有丢严大哥他们的脸,我捍卫了……哨兵的尊严和……和荣耀。”

    叶青羽悲啸,愤恨欲狂。

    跟在自己身边的最后一个哨兵命在旦夕,可惜自己却无能为力。

    “大人……我……我有个弟弟,在幽燕关……叫……叫叶从云,他……他……”哨兵说着,口中突然喷出到两的血浆,其中还夹杂着内脏的碎块,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

    叶青羽明白了他的意思。

    “放心,等我到了幽燕关,一定会找到他,一定会保护好他,你放心……我誓。”叶青羽强忍着悲恸誓道。

    哨兵甲阖然逝去。

    他是哨兵中最年轻的一个。

    为了尽自己的职责、为了守护自己的荣耀而死。

    叶青羽抱着这具年轻的尸体,久久无语,然后猛地仰天怒吼,黑狂舞,体内流窜着的内元疯狂地催动,强忍着如万针窜行的痛苦,疯了一样地冲向黑袍人……

    黑袍人扬了扬手。

    轰!

    耳朵里传来一道轰鸣。

    叶青羽只觉得胸口一阵,喉咙一甜,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这是他最后的意识。

    然后他昏死了过去。

    ……

    ……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

    叶青羽缓缓地苏醒过来。

    身体仿佛是浸泡在温泉中一样,那种热乎乎的感觉传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母胎羊水之中一样,有一种道韵天然的感觉,玄之又玄,叶青羽一时之间也难以言说。

    他努力地摇了摇头,思维略微清醒了一些。

    怎么回事?

    这是在哪里?

    我不是被那黑袍人给杀了吗?

    叶青羽一阵疑惑。

    周围一片黑暗,自己仿佛是浸泡在什么液体之中,感觉奇怪至极。

    我没有死?

    难道是被人救了?

    更令他惊讶的是,自己体内的伤势,竟然像是好了个七七八八,内脏已经不再疼痛,内元流转也顺畅了许多。

    就在这时——

    “呵呵,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进了耳中。

    是黑袍的声音。

    叶青羽一个激灵,立刻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

    “我这是在哪里?”叶青羽大叫。

    他现,自己的手脚似乎并不能动弹。

    四周空间的液体里,有一股奇异恐怖的压力,将自己紧紧地固定在这里,以一种盘膝而坐运功般的姿势静坐。

    “别害怕,你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黑袍的声音中,带着一种令人颤栗的戏谑,道:“你这个小老鼠,一点儿都不老实,既然你不交出身上的宝物,那我只好换一个办法来对付你了。”

    叶青羽瞬间有一种莫名的毛骨悚然。

    “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没有想到,你小子竟然是罕见的【龙血圣体】,体内流淌着神龙的血脉,哈哈哈,【龙穴圣体】已经灭绝数千年了,居然被我给遇到了,哈哈,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呢。”黑袍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变态般的兴奋和得意。

    “龙血圣体?那是个什么东西?自己的体内,怎么会有神龙血脉?”

    叶青羽感到莫名其妙。

    就听黑袍继续狂笑着说道:“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哈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啊,哈哈,找不到宝物也无所谓了,等我将你练成一颗【人丹】服下,就可以平添五百年寿元,返老还童,哈哈,这可是比宝物还要罕见的机缘啊!”

    黑袍狂喜的大笑声,从四面办法传来。

    接着叶青羽猛然觉得头顶一亮。

    有光线照射进来。

    黑袍兴奋的近乎于狰狞的笑脸,出现在上方。

    叶青羽借着光线仔细一看,自己竟然是被关在了一个两人高的黄铜古丹炉之中。

    -------------

    求月票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