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25、被踢了一脚
    丹炉之外。

    黑袍陈墨云盘膝坐在丹炉之前,浑身元气波动流转,一身内元催动到了极点,双手捏出一个奇异的法印,玄功自其双手法印中涌出,然后化作赤红色的火焰,灼烧在【云顶铜炉】的底部。

    从外面看,【云顶铜炉】如一颗金黄色的葫芦一般,上小下大,两部分都呈浑圆之状。

    丹炉其上雕刻四大太古神兽图案,黄铜炉盖如金色华盖一般,顶部是三座山岳般的镇顶,通体犹如金水浇灌,看不出任何缝隙,给人浑然一体的感觉。

    丹炉正在缓慢地旋转。

    陈墨云额头,也有汗珠沁出。

    哪怕是身为【青鸾丹王】,如此全力持续地操控【云顶铜炉】,也是一件极为吃力的事情。

    “这小子真是能支撑,已经六天六夜了,听起来居然还是生龙活虎。”

    陈墨云在心里暗暗焦急。

    他的一身丹术和本事,百分之八十都是来自于这个【云顶铜炉】。

    数十年前,他在青鸾学院组织的一次探险之中,无意中得到这尊黄铜丹炉,一开始以为是普通的废弃丹炉,因为当时这丹炉的模样,既破又旧,所以才能被当时还地位低贱的陈墨云得到,后来陈墨云现了丹炉之中真正的秘密,实力大增,从一个低级弟子一跃成为人人尊敬仰仗的丹师。

    不过这么多年以来,陈墨云有些遗憾地现,自己只是窥探到了一点点这丹炉的告密,始终不能彻底挥【云顶铜炉】的真正威力,不能如【丹经】之中所描述的那样,真正做到人炉合一的境界。

    甚至连彻底完全真正地催动【云顶铜炉】都做不到。

    可即便是如此,从【云顶铜炉】中得到的皮毛手段,也让成为了大名鼎鼎的【青鸾丹王】。

    如果将【云顶铜炉】中的奥秘全部都研究透了,那岂不是可以一飞冲天?

    这次为了祭炼龙血人丹,他选择了一种很拼命的方式,用平日里很少尝试的特殊丹法来祭炼丹炉,又浪费了一生积累的神草宝药,可谓也是拼了命,连老婆本都用上了,就是为了一枚【龙血人丹】。

    实际上连【龙血人丹】这种东西,陈墨云也是无意中在青鸾学院一部禁忌丹书中看到的。

    他以前未曾祭炼过。

    以活人炼丹,在雪国算是一件禁忌的事情。

    一旦事情泄露,将遭受帝国法律的制裁,还会遭受到整个人族武道世界的抵.制和排斥,可以说是风险非常大。

    但陈墨云还是选择这么做来冒一次险。

    只要能够炼制出一枚【龙血人丹】,服下之后,平添五百年的寿命,他就可以完全破解【云顶铜炉】的所有奥义和秘密,陈墨云很有自信,凭借【云顶铜炉】,自己绝对可以一飞冲天,进入苦海乃至于人仙之境,绝对没有问题。

    到那个时候,自己的称号就可以换一换,换成是【雪国丹王】了。

    “再加一把劲,只要将这小子炼化,一切宏图伟业皆可实现!”

    陈墨云也是拼了,一点儿余力都不留。

    他的内元,正在疯狂地消耗着。

    体内五十眼灵泉,疯狂地运转,喷吐元气清泉,游走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化作火焰之力,做种从手部法印之中喷薄而出,催动丹炉。

    转眼之间,又是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

    陈墨云也是浑身汗如浆出,前胸后背都湿透了。

    掐指一算,已经整整祭炼了七天七夜的时间了。

    “那小子相比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陈墨云敲了敲丹炉铜壁。

    丹炉里顿时传来了叶青羽愤怒的声音:“吵什么吵?老子睡得正舒服呢,有没有公德心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个觉了,人家一会儿还要练功呢……”

    陈墨云怔了怔,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怎么回事?

    这小子还没死?

    这不太对劲啊。

    以前他曾在【云顶丹炉】之中,祭炼过活物,有一次生生将一只四星妖兵炼死,炼制成为了一枚妖丹,那四星妖兵论生命力和妖力,还在叶青羽之上,最终也只不过是撑了六天六夜就死了,这叶青羽不过是一名三眼灵泉境的小武者而已,怎么可能坚持到这个时候?

    陈墨云有些疑惑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很快又释然。

    “是了,这小子是【龙血圣体】,乃是自太古以来人族圣体体质之中,可以排进前三的体质,自然要更加非同寻常一些,想要将他炼化,只怕是需要费更多功夫,哈哈,这样也好,圣体越是强横,到时候炼制成为人丹,就越是有效……呵呵,这一次老夫真的是撞了大运了。”

    想到这里,陈墨云心中疑虑尽消。

    他加紧时间,又祭炼了半天时间。

    “这回总该差不多了吧……”他敲了敲炉壁。

    结果里面依旧传出来叶青羽生龙活虎一般的怒骂之声。

    陈墨云又急又气。

    “难道是因为那些百草神液还不足以彻底将叶青羽变成为药人?所以一直都无法将其炼死?”

    陈墨云一边全力催动丹炉,一边在心中思考。

    顿了顿,他咬咬牙,从手指芥子戒中,取出一个羊脂玉盒,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有一根手指粗细的透明晶体,像是果冻一般,还在颤巍巍地弹动,无色无味,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彩的光华,有一种梦幻般的色泽。

    陈墨云看着这晶体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命.根.子一样。

    “我费劲千辛万苦,大半生才得到这样一两的源晶,真是舍不得啊……不过为了物是死物,人却是活的,只要能够炼制出龙血人丹,再大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他咬着牙,表情瞬息千变万化。

    最终还是狠着心,一抬手,将这一两源晶,度入了【云顶丹炉】之中。

    然后他张口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丹炉火焰之上。

    轰!

    火芒顿时大作。

    原本赤红的火焰,化作紫色,弥漫在了丹炉周身。

    果然就听得丹炉之中,传出来叶青羽的一声惊呼,然后炉壁被撞得砰砰砰乱想,显然是在里面疯狂地挣扎着,看来是有了效果了。

    陈墨云大喜。

    他不迟疑,立刻噗噗噗连续喷出三道精血,继续加持火焰。

    连续损失四道精血之后,陈墨云脸色苍白了许多,整个人都仿佛苍老了无数倍,一头灰白的头,彻底变得银白如雪,脸上的皱纹多了无数,似乎是瞬间就老了几十岁一样。

    他咬着牙,全力催动内元。

    这次几乎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在陈墨云的疯狂催动之下,就听【云顶铜炉】的炉壁上,隐隐传出来一道道若有若无的兽吼之声,炉壁上的那四大神兽图像,开始有氤氲笼罩,如同活了一般,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异象。

    陈墨云心中大喜。

    “丹炉活了!”

    这可真的是天助我也。

    神兽声,氤氲笼罩,这是他以前催动丹炉时未曾出现过的迹象啊。

    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人丹一定可以炼成。

    陈墨云拼了。

    ……

    ……

    “情况不妙!”

    叶青羽周身通红,就像是在沸水里快要被煮烂的西红柿一样。

    手指长的源晶,上下浮沉,漂浮在叶青羽的身前。

    从这源晶之中,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恐怖的灵气,填充在【云顶丹炉】之中,比之前那百草神液的灵气,不知道充裕了多少倍,在丹炉的作用之下,这种恐怖灵气,疯狂地朝着叶青羽的身体里涌进去。

    叶青羽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已经吃的很饱的胖子,饱的快要吐了,却还在被人疯狂地往嘴里填东西。

    那种极度肿胀的感觉,让他几欲抓狂。

    他不停地挥动着拳头,轰击丹炉的炉壁,想要释放体内的能量。

    与此同时,丹炉之中,又生了一些变化。

    炉壁上篆刻着的那八福叙述图案,每一根线条都开始流转光华,仿佛是一道道秩序链条一样,脱壁而出,缭绕在叶青羽的身上,仿佛是要勒进肉里面,丹炉的祭炼之力,通过这些线条,不断地作用到叶青羽的身体之中

    “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灵气撑死的人?”

    叶青羽脑海中无数个念头闪烁。

    “拼了!”

    他做出了一个极度疯狂的决定。

    强忍着压制下心中躁动,运转无名心法,他不再去排斥源晶的灵气,而是开始主动吸收起来。

    成败在此一举了。

    叶青羽也拼了。

    ……

    ……

    九天九夜时间,终于彻底圆满。

    陈墨云几乎是耗尽了全身所有的精力。

    云顶丹炉缓缓地落到地面,无比安静。

    黄铜色的丹炉色泽越的光线,如同金色水纹在流动一般,从丹炉之中,缓缓撒出一种淡淡幽香,丹炉的四周虚空中,隐隐有灵动如仙女吟唱一般的声音出现。

    异象出现了。

    陈墨云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绕着丹炉走了几圈,仔细观察,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脸上逐渐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

    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来看,这次炼丹应该是成功了。

    丹经上有云,异象出现,必有神丹现世。

    一定是龙血人丹炼成了。

    “哈哈哈哈,真是上天垂怜我,我陈墨云终于可以逆天改命了啊,啊哈哈哈……”他大笑着:“叶青羽,这就是你的命,你注定为我所用,谢谢的你慷慨,啊哈哈,希望你死了不要怨我,不过,就算是怨我,也没有用,你就老老实实地在黄泉之下,眼睁睁地看着我一飞冲天吧!”

    说着,他启动丹诀,开启了丹炉。

    黄铜丹炉缓缓地悬浮而起。

    一道五色灵光从丹炉中冒出来。

    整个冰窟之中,顿时奇香四溢。

    陈墨云迫不及待地跳到丹炉旁边,低头朝着丹炉中看去。

    里面漆黑一片,有混沌氤氲缭绕,看不清楚什么。

    陈墨云哈哈大笑,嘴都笑歪了,伸手进入丹炉之中,左捞右捞,后来干脆半个肩膀都伸了进去,一边摸一边大笑道:“这个丹炉什么都好,就是太大了,唉,每次炼丹之后,都要伸手到里面摸啊摸,龙血人丹快出来吧,哇哈哈哈哈……”

    他此时简直兴奋的难以言表。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

    嘭!

    有人在他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陈墨云太过激动,竟然都没有防备,也没有反应过来,噗通一声,整个人就一个倒栽葱,哉进了丹炉里面,狠狠地摔了一跤。

    轰!

    黄铜炉盖在同一时间落了回来,盖在了丹炉上。

    ----------

    貌似贴吧大改版了,纵横的书在贴吧都第一时间更新了。

    不过还是求月票和各种支持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