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32、游击将军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

    “我当是谁呢,敢在关主府中这么放肆,不守礼秩,横七竖八地乱躺,原来是臭名昭著的【莽夫将军】啊。”

    一个大刺刺并不友善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温晚本来躺得挺惬意,闻言皱眉,一听之下,就知道来人是谁,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之色,头都没有抬,翘着腿晃着脚丫子,不耐烦地道:“怎么,范跑跑,你屁股又痒了?滚到一边去,没种的东西,不要打扰老子的心情,小心老子揍你。”

    “你……”

    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贵族将军,一脸怒意地站在凉亭外。

    从两个人的对话来看,温晚和这贵族将军之间,关系并不怎么又好。

    “呸,有勇无谋的莽夫。”贵族将军冷哼了一声,眼睛中有精芒闪烁,满脸都是看不清温晚的表情。

    就在这时,叶青羽正好从内府中走了出来。

    “老温,事情办妥了,我们走吧。”叶青羽扬了扬手中的符文铭牌,上面已经篆刻上了幽燕关的军方标志,这意味着从今以后,叶青羽就是幽燕关军方的人了。

    温晚站起来:“这么快?见到关主大人了?”

    叶青羽摇摇头:“并没有见到,是一位刘先生接待我的。”

    “哦。”温晚点点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招招手,道:“我们走。”

    贵族将军听到这样的对话,目光在叶青羽的身上掠过,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突然一抬脚,挡在了叶青羽的身前,仰着下巴,道:“新来的?”

    叶青羽扫了他一眼,点点头。

    “既然是新来的,本将军就教你一个乖,以后不要和这个仇人无数的蠢货莽夫走在一起,否则,有你的好果子吃。”贵族将军盛气凌人地道。

    叶青羽感到莫名其妙。

    他看了看温晚,问道:“你的仇人?”

    “就他?还配当老子的仇人?只不过是一个曾经在战场上逃跑的懦夫而已,被我收拾过几次,要不是背.景有点硬,我早就弄死他了,不值一提。”温晚揉着鼻子,很是嚣张地道。

    你这也说的太直接了吧?

    叶青羽骂道:“还说你是来给我铺路的,我看你是来给我招仇人的吧。”

    温晚嘿嘿贼笑。

    叶青羽拍了拍贵族少年的肩膀,笑道:“你放心,我和这憨货绝对不是一路的。”

    贵族将军略带嫌弃地朝后退了一步,擦了擦被叶青羽拍过的肩膀,才冷笑着道:“算你识相……”

    谁知道他话还没有说完,叶青羽又纯良无害地笑了笑,道:“不过,我也给你一个乖,以后别再随便逮住一个人就嚣张装逼,最好也别被我看到你在战场上逃跑,否则,不管你后.台多硬,我一定弄死你。我敢保证,在这一点上,我和那敢想不敢做的莽夫绝对不一样。”

    贵族将军呆住。

    旋即他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叶青羽之前的话,根本是在戏弄自己。

    “站住!”贵族将军怒从心头起,一把猛地拉住正要走开的叶青羽,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是哪里冒出来的?敢和我这么说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刚才他听到,叶青羽第一次来到幽燕关报道,却没有得到关主大人的接见,而只是那个在关主府幕僚中地位一般的刘先生,所以推测,叶青羽必定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怕也是一个被配到这里的小角色,所以干脆直接以官势来压人。

    这一套他做的太多,早就炉火纯青。

    但叶青羽听了就想笑。

    这贵族将军,简直和白鹿学院里面那些草包贵族没有什么两样。

    怎么军队中也有这种二货呢?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倒真的想要问问你是谁了。”叶青羽也不着急走了,转过身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呵呵,听好了,我是左卫军游击将军林朗,”贵族将军昂着头,俯瞰叶青羽,道:“怎么样?这个军职,够资格让你低头下跪行礼了吧?”

    幽燕关的驻军,分为前锋营、左卫营、右卫营和后营。

    而游击将军属于各营的中层军官,一般都下辖百人以上,具有单独领军出击的权力,在幽燕关中的地位,也算是不低了。

    叶青羽听了,哈哈大笑。

    他将手中的军令铭牌晃了晃,道:“原来是游击将军林大人啊,失敬失敬,在下巡营执剑使叶青羽,今日才来关中报道,不知道我是不是要给林大人您下跪行礼呢?”

    林朗闻言,陡然怔住。

    他死死地盯着那铭牌,脸色瞬间一阵青一阵红,最后低下头不敢看叶青羽。

    巡营执剑使!

    这个家伙,竟然是巡营执剑使!

    林朗心中狂呼。

    巡营执剑使这个官职,在幽燕关中的地位极为特殊,虽然也是中层军官,但却不属于前后左右四营管辖,也不属于关主府管辖,而是直接听命于帝国皇室军部,属于由军部委派到驻关军中的特使一类的角色。

    在幽燕关之中,巡营执剑使一共有十人。

    每一个巡营执剑使,都有很大的权力,其职责是监察军中百官,代表帝国皇室和军部巡游军营,严肃军纪,保证军队对皇室的忠诚,监察违法违纪和欺君罔上之事,更可对军中主将的决定进行质询,前后左右四大卫营的兵主以下的军官,言行都要受巡营执剑使的监督。

    而对那些败坏军纪的中层军官,巡营执剑使更是有先斩后奏之权。

    总的来说,巡营执剑使的官秩并不高,但权力却很大,属于军中人人谈之变色的恐怖角色。

    不过也正是因为巡营执剑使的权力很大,所以这个官职,并不带兵,除却身边四五个随行人员之外,并没有统兵的权力,一般而言,巡营执剑使都是武道高手,以个人武力行使执法权。

    林朗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随便耍一次威风,竟然踢到了这么硬的铁板。

    以他小小的游击将军的地位,即便是有家族背.景,在巡营执剑使这样的狠角色面前,简直就是一块嫩豆腐一样,如果某个巡营执剑使铁了心要整自己的话,那自己的小命迟早都得交代出来。

    “这……这……属下……我……”

    林朗吭吭哧哧,脸色潮红,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说实话,他这个时候,真的是吓得快要腿软了,如果不是最后一丝身为贵族和武者的尊严,说不定他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了。

    叶青羽哈哈大笑。

    “怂包。”温晚也不屑一顾。

    两人出了关主府大门,扬长而去。

    林朗站在原地,神色尴尬而又阴毒,看着两人的背影,嘴唇动了几千次,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今天他吃了个大亏。

    一身冷汗慢慢散去,寒风吹来,他猛地清醒了一些。

    努力将心中恐惧压下去,林朗暗道: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被一个新来的小子给吓住了……恩,关主大人没有亲自接见他,想来这小子也没有什么后.台和地位,和温晚这个莽夫混在一起,来头估计也一般……

    他坐在亭子里仔细琢磨。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正确。

    “妈的,叶青羽是吗?差点儿被这小子给唬住,这个仇算是结下了,你最好有大来头,不然,我必报今日之耻……幽燕关新来了一个巡营执剑使,这个消息,要尽快放出去,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站稳脚跟!”

    林朗冷笑了起来。

    ……

    ……

    温晚一直把叶青羽送到了巡营执剑使的官邸。

    “晚一点我再来找你,”温晚拍了拍叶青羽的肩膀,道:“这些日子为了找你,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回营报道了,估计堆了一大堆麻烦事情,我先回去处理……幽燕关的日子很无聊,你慢慢就会习惯了。”

    说完,带着属下直接离开。

    温晚的军衔也是游击将军,下辖二百名雪龙骑士,算是前锋营中的精锐之一,他虽然来幽燕关时间短,但着实打了几场硬战,战绩辉煌,属于最近一段时间冒出来的军中新锐之一,风头不小,要比林朗那种靠着家族余荫而混日子的贵族将军强硬许多。

    叶青羽送走了温晚,站在官邸面前,一时颇为感慨。

    眼前的这建筑,说是官邸,其实也不过是符合幽燕关风格的方方正正的塔楼,一共四层高,算是周围千米之内最高的建筑,建筑风格依旧以坚固为主,墙壁表层纹理粗糙,没有花纹雕饰,看起来很是普通。

    塔楼的正北大门,上有两个大字——

    白马。

    这座塔楼的名字,叫做白马塔。

    吱呀!

    塔楼大门被推开。

    “大人。”

    一个面色苍白的瘦削少年,上身披着一件锈迹斑斑的锁子甲,脚上蹬着大号的兽皮靴,从大门里走出来,疑惑地看着叶青羽,有气无力地道:“您找谁?”

    叶青羽笑了笑,道:“我是新来的,以后就住这里了。”

    “啊?新来的?”少年一呆,半晌之后,才意识到了什么,眼睛里猛地迸出惊人的光芒,不可思议地道:“您……您……您的意思是,您是新的巡营执剑使大人?”

    叶青羽搞不清楚这少年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笑着点了点头。

    少年看着叶青羽,突然激动了起来,嘴里出呜呜呜的哭声,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疯狂地点头,然后跪在地上,向叶青羽磕头,几下子额头就磕破了,殷红血迹渗出来……

    “快起来,”叶青羽一抬手,一股内元将少年扶起,皱眉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哭?”

    少年伸手抹了几把眼泪,脸上的污渍就花了,磕磕巴巴地道:“小人……小人是……是白马塔的剑奴,小人……小人终于等到大人您了……小人等您等的好苦啊……”

    --------

    人还在广州,今天录了视频,拍了照片,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微信,过几日会照片哦,美工承诺会把我p的很帅。

    你们如果看到一个不帅的家伙,那就说明美工在骗我……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