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33、白马剑奴
    剑奴?

    等的好辛苦?

    叶青羽听的是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回事,我以前认识这个少年吗?

    “呜呜,大人,您总算是来了……”少年语无伦次,又哭又笑,像是个疯子一样,半晌才想起了什么,然后赶紧闪身,道:“大人,您快请进,小人将塔楼打扫的很干净……”

    叶青羽哭笑不得,进了塔楼。

    塔楼里面打扫的的确是很干净,纤尘不染,白色的地面如镜子一样光滑。

    叶青羽仔细观察。

    塔楼内环境很质朴,一楼是堆放一些杂物、器械、兵刃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三四个小房间,按照少年的说法,是伺候执剑使的下人们住的地方,顺着楼梯上去,第二层装饰稍微精致了一些,整个二楼是一个大的空间,四面墙壁之下摆着兵器架,应该是一个小型的演武场,三楼是执剑使休息起居之所,装饰精致,有一些木质家具。

    而四楼相对空间较小,装饰最为精致,香炉蒲团,盆景翠绿,四周墙壁上,都有符文阵法,是用来凝聚天地元气之用,四面都有落地大窗,可以四面俯瞰周围大片的建筑……叶青羽猜测,这第四层应该是修炼元气功法的净室。

    “这些都是上一任大人留下来的东西,一切格局,也都是上一任大人所设。”削瘦少年白远行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小声地解释道。

    叶青羽点点头。

    削瘦少年白远行又试着问道:“不知道大人您对这里是否满意,需要重新布置吗?”

    叶青羽摇了摇头,道:“这样就可以了,我没有什么特殊要求。”

    白远行吁了一口气,似是轻松了一些,道:“大人您是白马塔的第二十一任主人,之前每一任大人,官职都是巡营执剑使,只是自从前一任大人战死之后,白马塔已经有四年没有主人了,因此塔中一切已经有些荒败了,原本塔中共有十名白马剑奴,可惜走的走,死的死,如今只剩下小人一个人了……”

    “上一任主人战死?”叶青羽一惊,道:“怎么回事?”

    白马剑奴白远行一怔,道:“大人莫非不知这白马塔的故事?”

    叶青羽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你叫白远行是吗?我的确是不知道其中的内幕,这样吧,你先坐下来,慢慢说说这白马塔的故事。”

    “小人不敢。”白远行毕恭毕敬,弯腰道:“小人站着说……”

    他这一番源源不绝地讲下来,叶青羽听得心中不是个滋味。

    原来这白马塔,自从幽燕关开辟之初设立,是曾经的是幽燕十塔之一,当年第一个住进白马塔中的人,是幽燕驻军席巡营执剑使白行云,曾经是幽燕关四大顶级强者之一,地位决不在如今的幽燕关战神6朝歌之下,也曾光芒闪耀强势无比,可惜英年早逝,在一次与雪地妖庭的战争之中,很早就陨落了……

    自从白行云陨落之后,白马塔先后经历了二十位主人,官职都是巡营执剑使,这二十人都是武道高手,身世来历非同一般,其中有人一度非常风光,势头直逼当年的白行云,以至于白马塔三个字,在幽燕关曾经无比辉煌,即便是从白马塔走出去的一个小小剑奴,都拥有很高的地位,一般的中层军官和贵族,都要以礼相待,不敢丝毫怠慢……

    但离奇的是,这二十位巡营执剑使,最终却无一人可以善终,全部都因为各种原因以各种方式陨落了……

    于是一度有着极为辉煌历史的白马塔,就这样逐渐衰落了。

    白马塔在幽燕关之中,也被称之为死亡塔,诅咒塔,被认为是一个不祥之地,一个有着大凶险的克主之地,也曾请高人勘察过,都不曾查明原因,自从最后一任主人、巡营执剑使董明珠四年之前暴毙之后,白马塔就一直空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敢住这里……

    叶青羽听完,惊讶之余,心中却想到了另外一些东西。

    既然这白马塔凶名在外,为什么关主府的那位刘先生,却偏偏将自己安排在了这里?

    身为关主府的老资格幕僚,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典故,却还让自己来这里,那一定就是故意的了。

    那位刘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自己的意思?

    还是那位北地镇妖王6关主的意思?

    叶青羽低头想了一阵,突然哑然一笑,觉得自己去思考这些问题,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军令如山,想要再换住处已经是不可能,而且一旦自己露怯,事情传出去必然会闹笑话。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北地镇妖王是何等身份,怎么会在自己这种小角色身上动心思?”

    叶青羽自嘲地笑了笑。

    还有一个问题,温晚在幽燕关时间也不短了,他不可能不知道白马塔的传说,之前却一句都没有提到,颇为奇怪。

    这家伙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回头有时间一定要问问这家伙。

    而且说起来,温晚还欠着自己一笔债呢,自己从黄金老蚌中得到的那几颗珠子,他拿去坚定之后,一直都没有还回来呢。

    而关于白马塔的传说,身为武者,叶青羽想的更多。

    先他自然不会像是普通人那样,将白马塔的传说归结到诅咒或者是厉鬼之类虚无飘渺之事上,但包括白行云在内先后二十一位武道强者先后不得善终,却也是事实,不会无风不起浪,这其中,只怕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辛秘。

    一念及此,叶青羽的心中,越地好奇了。

    莫非这白马塔中,真的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他不动声色,听剑奴白远行继续说下去。

    自从四年之前,最后一任白马塔主人陨落之后,白马塔的颓败,就无可避免了,之后四年时间里,再也没有人敢住进白马塔,原本白马塔有十位白马剑奴,是侍奉此塔主人的,但所谓树倒猢狲散,十位白马剑奴有人选择离开,有人惨遭不幸,四年下来,人才凋零,最后只剩下了白远行一个人。

    因为白马塔颓败,军方也停止了划拨饷银。

    白远行一个人苦苦坚持,也快要撑不下去,平日里受尽欺凌,饿的面黄肌瘦,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幸而今天,叶青羽的到来,让这最后一位白马剑奴,看到了希望和光明……

    叶青羽听完,对这个削瘦少年,略有了一丝丝的好感。

    而剑奴白远行在说完这些辛秘之后,一直提醒吊胆地看着叶青羽,他看得出来,这位新大人似乎对于白马塔的传说一无所知,现在知道了,会不会立刻搬离白马塔,去换其他住处?

    好不容易盼来一位大人,要是被吓走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少年的心中,又忐忑不安起来。

    叶青羽看着这少年,想起他之前说过的一些话,猛地心中一动,道:“你刚才说,昔日白马塔的第一位主人,叫做白行云,你也姓白,莫非……”

    少年一怔,没想到大人原来在想这个,连忙弯腰道:“不敢隐瞒大人,白行云大人,正是小人的先祖。”

    “什么?是你的先祖?”叶青羽刚才也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不由讶然道:“白行云大人当年地位如此之高,为何你身为他的后人,却成为了白马塔的剑奴?”

    剑奴,带一个奴字,显然地位并不高。

    叶青羽观这少年,脚步虚浮,身体孱弱,眸光无神,显然并未修炼果武道,想当初白行云何等威风,即便是战死,也应该是功勋卓著之辈,怎么他的后代,竟然落魄到了如此地步?

    剑奴白远行低着头,道:“先祖当年战死,曾留下遗言,要后代生生世世都守护白马塔,不许为官,历年以来,白氏一系逐渐凋零,到了小人这一代,小人因为天资奇差,武道成就有限,为了秉承先祖遗愿,只好卖身为剑奴,守在这里。”

    叶青羽点点头。

    这个白远行如果没有说谎的话,倒的确是有几分令人钦佩之处,忠孝可嘉,以后倒是可以放心地用他。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叶青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白远行身体微微一颤,道:“不敢,这都是小人应该的。”

    经过刚才这一番谈话,叶青羽对幽燕关中的事情,起了极大的兴趣,道:“既然你世世代代都在幽燕关,想来对关中的事情,非常了解了?”

    白远行恭敬地道:“听说过许多传言,但小人也难辨真假,因为体力太弱,小人平日里很少出白马塔。”

    “哈哈,放轻松一点,我只是问你一下常识性.事情。”叶青羽看他谨小慎微的样子,知道他这些年以来,必定是受了不少的欺辱,一直都低着头做人,所以养成了怯懦的性格,安慰了他几句,道:“城中共有十位巡营执剑使,在我补缺之前,还有九位,按理来说,你身为白马塔的剑奴,也算是巡营执剑使的人,为何不向他们寻求庇护呢?”

    白远行叹了一口气,道:“大人有所不知,巡营执剑使之间,关系特殊,算不上是同僚,甚至还要相互监督,所以一直以来,几位巡营执剑使大人之间,都不和睦。”

    叶青羽点点头。

    这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大人,你的官服和武器,都在塔中,您要不要现在去看看?”白远行道:“自从上一任大人陨落之后不久,辎重部就停了白马塔的饷银,如今大人您终于到来,小人待会儿立刻去申请重新调拨饷银。”

    “好。”叶青羽点点头,道:“先去看官服武器吧。”

    军方在雪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说是帝国的支柱,一应供应皆十分完备优越,尤其是向幽燕关这样的前线之地,更是待遇优厚。

    白马塔中,存留着上一任巡营执剑使的官服和武器。

    所谓的官服,其实是一套战甲,名为【白马战甲】。

    这要战甲的做工和用料都极为考究,银盔银甲,灼灼生辉,白马为形,背有双翼,结合了美感和实用功能,算得上是雪国军工出产的良品,即便是悬挂在盔甲架上,看起来都非常美观,如一匹振翅欲飞的白色天马一般。

    叶青羽看到【白马战甲】,眼前顿时一亮。

    “好宝贝啊!”

    他忍不住赞叹。

    仔细观察,叶青羽又现了许多细节之处,这战甲防御力惊人,战袍之上,篆刻烙印着无数防御符文,注入内院之后,催动符文力量,可以承受数道重击,亦可挡住冷枪暗箭,其品秩距离灵兵战甲只差一筹,是战场保命的不二之选。

    更难得那背后的双翼,也并非是装饰品,而是篆刻着两个深奥精妙的减重悬浮飞行推进符文阵法,穿上【白马战甲】之后,在这些符文阵法中注入内元,便可操控双翼,冲天而起。

    灵泉境的强者,虽然都可以虚空飞行,但太过于消耗内元,而依靠这一双天马羽翼,借助符文阵法的力量,消耗内元微乎其微,与强敌在虚空中交战时,便可大占上风。

    叶青羽越看越是喜欢。

    这件战袍虽然不算是灵兵级别的铠甲,但考虑到这样一套完整的防护铠甲本来就难得,加上其实际战斗功能,其价值丝毫不必灵兵低,甚至还在一般灵兵之上。

    想不到军方军官,竟然还有这样的好福利。

    除了铠甲之外,前几任主人留下来的兵器也是不少,十八般兵器几乎样样都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应有尽有,都是出自于大师级工匠的精品,材质不凡,一看便知是战场上的杀戮利器。

    不过也都不是灵兵。

    叶青羽也不嫌多,将这些兵器都接收了下来。

    “对了,你喜欢哪件兵器?”叶青羽笑着问一直跟在身边的白远行,笑着对他道:“过来挑一件。”

    “啊?”白远行吓了一跳,连忙摇头道:“这……不不不,小人身份低微,怎敢觊觎这等神兵,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叶青羽也不说话,微微一笑,将一套利剑飞刃丢给了他。

    这套利剑飞刃共有六组,每组六个,总共三十六柄之数,每一柄飞刃都呈现出银中带蓝的颜色,略带弯弧,有着清晰可见的血槽,一侧锋锐,一侧愚钝,刃口锋锐到了极点,看一眼都会觉得让人背生凉意。

    三十六柄飞刃,都装在一只淡蓝色的奇异兽皮刀囊之中。

    刀囊做工精巧,上有细带,可以固定在人的后背,穿上刀囊之后,将三十六柄飞刃完全遮盖住,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的确是刺杀利器,想当初设计这套飞刃的人,绝对是一位刺杀大师。

    “这这这……”

    白远行双手捧着刀囊,又是紧张又是诧异,还带着掩饰的很好的惊喜,不知道该说什么。

    “拿去用吧,以后勤加修炼,资质不能决定一切。”叶青羽其实早就看出来,白远行很喜欢这套飞刃,眼光在这套飞刃上停留的最久,看的时候,眸子里会放光,所以直接丢给他。

    反正都是前任们留下来的,叶青羽自己也白捡,顺手拿出一两件送人情,一点儿也不心疼。

    犹豫了片刻,白远行终于还是感恩戴德地收下了这套名为【天星流光】的飞刃。

    叶青羽回到楼上,略微收拾住所,适应一下新环境。

    而白远行则拿着叶青羽的官牌,前往辎重部申请重新划拨饷银,白马塔重新开门,对于这最后一位白马剑奴来说,绝对是不啻于新生一般的重要时刻,他整个人容光焕,精神了很多。

    站在四楼净室,看着白远行消失在远处街道的尽头,叶青羽微微一笑。

    这个人,可用。

    但他的来历,绝对不像是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虽然来到幽燕关还不到短短一天的时间,但叶青羽已经感受到了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这个边塞军事关隘之中的气氛,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复杂。

    叶青羽站在四楼,俯瞰周围。

    方圆数里之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静静地俯视四周,叶青羽的心绪,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突然喜欢上了这种俯瞰的感觉,街道上人行如蚁,楼阁建筑安静地矗立在雪中,从白马塔巨大落地窗看下去,有一种君王神灵般监察掌控着周围一切的权威之感。

    远处,飘飞的白雪之中,一轮红日缓缓地沉向西方的冰封山峦之下。

    夕阳时分。

    叶青羽第一次觉得,夕阳竟是如此瑰丽。

    一瞬间的心有所悟,叶青羽盘膝而坐,在蒲团上直接运转无名心法,开始修炼。

    一道又一道的银色元气长龙从叶青羽的身体之中翻滚蜿蜒出来,缭绕在他的身。

    叶青羽不断地催动内元,操控元气银龙翻滚,不断地加深自己对于力量操控的娴熟度。

    他实力暴增,如今缺乏的就是细微操控。

    如一幼.童得到了一把利刃一般,叶青羽需要提升自己对于新的力量的操控,才能真正挥十五灵泉的威力,而不是因为无法驾驭新力量而如幼.童被自己手中利刃割伤一般遭受反伤。

    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太阳彻底沉入了地平线之下。

    黑暗开始笼罩幽燕关。

    缭绕在叶青羽身边的十五道元气银龙越凝练起来,缭绕翻滚之时,动作也越灵活灵动,和一开始之时的生涩呆板相比,已经精妙了无数倍。

    隐约的龙吟声之中,十五道元气银龙没入叶青羽体内。

    他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缓缓站起来。

    “已经过去快一个时辰了,怎么白远行还没有回来?”

    ------

    更新迟了,对不起大家。

    更个大章。

    最近一直都在路上,码字时间有限。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