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37、我算是什么东西
    “打扰到诸位在这里展示血性了?”叶青羽笑了笑,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只是找那个……”他抬手指了指赵如云,道:“对,就是找你,有点儿小事情而已。”

    “找我什么事?”赵如云走过来,带着冷笑:“本官正要去找你,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哦?你也要找我?”叶青羽很认真地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道:“找我什么事情呀?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想要找我来道歉的,对不对?”

    “错误?道歉?”

    赵如云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止是他,整个殿中的军官们,在相互对视之后,一个个都面带轻蔑,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东西,你真的是脑子烧坏了吧?”赵如云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我凭什么向你道歉?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叶青羽没有说话。

    他想起了半个时辰之前,当白远行终于苏醒之后,描述的那日冲突的事情经过。

    ……

    ……

    半个时辰之前。

    白马塔内。

    “什么?就只是因为你喘气的声音大了一点?”

    白马塔内,听完白马剑奴的回答,叶青羽被这个奇葩的理由给惊倒了。

    根据白远行的描述,那日他心中激动,一路小跑着到辎重部去神情重新调拨白马塔的饷银,因为身体虚弱,跑的太快,所以到了辎重部之后,有点儿喘气,他在门口等气息稍微平静了一点,才拿着叶青羽的副官印令牌去申请,遇到的划拨官正是赵如云。

    赵如云只是扫了一眼白远行,就命人将这位白马剑奴不由分说一顿毒打。

    原因很简单。

    白远行喘气的声音有点儿大,高高在上的划拨官认定,这是对他极大的不尊重,简直就是一种藐视帝国辎重部的行径,罪不可赦,不理会白远行的求饶和辩解,令人将这可怜的剑奴,悬挂到了辎重部大门口的【昭告刑柱】之上,要活生生地冻死。

    “也许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白远行躺在床上,无比虚弱地道:“因为白马塔积弱已久,小人以前也曾多次去过辎重部神情拨划饷银,也被刁难毒打过……这一次他故意刁难我,恐怕还有其他的原因。”

    叶青羽点点头。

    能够想到这一点,说明白远行虽然性格孱弱,但心思倒也玲珑。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

    他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大人,您……小人无事,您不要去……”白远行一看急了,他猜到叶青羽要去干什么,连忙挣扎着坐起来,又急促呼吸起来,道:“我真的没事……我只是一个小小剑奴,大人您不要……”

    “闭嘴。”

    叶青羽猛然转身,双目之中,眸光前所未有的严厉。

    白远行怔住。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巡营执剑使大人,如此眼里的姿态。

    “白远行你给我记住,你又没有做错,你怕什么?你是白马塔的人,你是我叶青羽的人,以后抬起你的头,挺起你的胸膛,改进就进,不要再给我婆婆妈妈胆小如鼠,我叶青羽丢不起这个人。”叶青羽疾言厉色,道:“一味退让只会让人看不起你,会让他们越想要欺凌你,如果不想受欺负,那就给我狠狠地还击回去。”

    白远行怔住。

    他这些年忍辱偷生,自以为为了完成先祖的遗愿,就算是受任何屈辱都可以。

    他从没有想过,换一个活法,去做任何的挣扎。

    因为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卑微了,在这个冰冷的世界,只要稍微反抗,也许换来的不只是一顿毒打,甚至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丢掉。

    如果死了,还用什么去坚守先祖的遗愿?

    但是在这一刻,看着叶青羽那从未见过的严厉的目光,白远行突然动摇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敢对视叶青羽的目光,要低头,但却鬼使神差地忍不住,在那严厉目光近乎于拷问的注视下,白远行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狠狠地咋着自己的心脏,快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也许,先祖期待的守护,是一种抬着头的守护,一种抬着头高贵且有尊严的守护。

    而不是一种低头苟活般的残喘守护?

    白远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而此时,叶青羽已经转身离开。

    “你身上的那套【天星流光】二十四飞刃,也被留在了辎重部吧?”

    他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白远行一怔,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

    ……

    辎重部,石殿。

    叶青羽笑了笑,道:“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只是来商量事情的……哦,只有两个要求,第一,赔礼道歉,第二,把那套【天星流光】飞刃换回来。”他笑嘻嘻地看着众人,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合理呢?”

    军官们看着叶青羽。

    他们觉得这个笑嘻嘻的巡营执剑使,可能脑袋有点儿不太灵光。

    难道他真的一点儿都搞不清楚状况吗?

    他以为,他一个人,可以压住在场所有的人?

    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赵如云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小东西,我看你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闯到我这里来闹事,呵呵,我就问你一句,你以为你是谁,想让我道歉?”

    叶青羽也不以为意,道:“这么说,你拒绝道歉,也拒绝还回属于白马塔的【天星流光】了?”

    军官们又是一团哄笑。

    林朗简直笑的肚子都疼了,故作夸张地捂着肚子,抹了抹眼睛,拍着桌子道:“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不知所谓的蠢猪存在啊,啊哈哈哈……道歉,我们大家快道歉吧,哈啊哈,人家要升起了啊……”

    连书卷气年轻人衣三策,也都摇着头笑了起来。

    “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让我道歉?”赵如云一字一句地回答,又道:“至于那套飞刃嘛,凭什么说是你白马塔的东西,分明是我花高价买来的,你那个低贱肮脏的剑奴,不知道怎么偷到了手中,被我当场抓住,人赃俱获,我劝你回头乖乖将那个贱奴送回来接受处罚……”

    话音未落。

    叶青羽掌心一展。

    一支令箭般的二尺令牌,出现在了手中。

    他随手一扔。

    叮!

    令牌插在了石殿的地面上。

    令牌上,两只从横交错的长剑图案闪烁亮光,然后有流光从令牌上激出来,清冷冰凉的光辉,将整个石殿内部都笼罩,军官们顿时一惊,有一种被刀剑加身的惊惧感觉,极为奇异。

    “我现在怀疑,辎重部调拨官赵如云,克扣军饷,中饱私囊,虐待士兵,抢夺他人财物……”叶青羽脸上的笑容一敛,神情骤然变得冷酷起来,道:“我现在以巡营执剑使的身份,令你立刻束手就擒,接受调查。”

    说着,叶青羽又是随手一扔。

    官印令牌的副牌,也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虎作一副黑色镣铐。

    赵如云一怔,脸上的笑容消失。

    叶青羽激了官印令牌,这件事情瞬间就上升到了正式军务层面。

    巡营执剑使的地位特殊,的确有资格管辎重部的事情。

    只是他刚才说的那些罪名……

    “那你这是诬陷,我……”赵如云愤怒地跳了起来。

    “哦,不服军令是吗?”叶青羽笑了笑,一步踏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瞬间就到了赵如云的身前,反手在在空中一摄,地上的镣铐官印令牌副牌已经自动飞到了他的掌心,直接就朝着赵如云的手臂上扣了过去。

    “你敢?”

    赵如云大怒,反手躲开这一扣,手掌按在了腰间的长剑之上。

    “你要反抗军令?”叶青羽似笑非笑,眸光冷森。

    “我……哼哼,你空口无凭,污蔑于我,我当然要反抗,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到关主那里去,我也有理。”他咬着牙,一寸一寸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顿时寒光冷森,元气暴涨。

    十三道元气长龙,若隐若现,在赵如云的身体周围浮现缭绕。

    他嘴角含着讥讽冷笑,看着叶青羽。

    之前已经从衣三策的资料中,知道叶青羽不过是三眼灵泉境界。

    所以赵如云此时展示出十三道元气长龙,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明明白白地告诉叶青羽,我是十三灵泉,实力不知道比你高了多少倍,所以不要在我面前摆什么官威,老老实实滚吧,就算是开启了官印令牌,你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叶青羽面色平静,再次出手。

    官印令牌副牌再次扣向赵如云手臂。

    “你这是找死……”

    眼见叶青羽如此不知进退,赵如云终于按耐不住,右手长剑一震,嗡嗡嗡化作数道剑芒,剑尖如星辉,点向了叶青羽握着官印令牌的手腕。

    废掉你一只手掌,看你还凶什么凶。

    赵如云眼中,杀机大盛。

    书卷气年轻人衣三策看到这一幕,犹豫了一瞬,却并没有出手阻止。

    其他军官,更是都冷笑着,等着看叶青羽的笑话。

    眼看那剑芒就要落在叶青羽的手腕手筋之上,就在众人以为下一瞬间会血芒溅射的时候,叶青羽的手腕,突然微微一抬,伸出中指,屈指一弹,轻轻地弹在了其中一道剑芒上。

    叮!

    轻微的剑鸣之声传来。

    众人还未看清楚生了什么事情,赵如云惊呼一声,瞬间后退。

    人影一触即分。

    “你……”赵如云脸上充满了震惊。

    长剑在他的手中,急骤地震颤着,宛如一头疯狂挣扎的蟒蛇,剑身不断出嗡嗡嗡的声音,空气之中,有一种诡异的音波扩散,不管赵如云如何镇压长剑,剑身都平静不下来。

    叶青羽面色似笑非笑,看着赵如玉。

    赵如云咬着牙,双手握剑,十三道元气长龙越清晰,灌注在他的双臂之上,拼尽全力想要压制颤动的剑身。

    但是——

    “噗!”

    他突然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双手皮开肉绽,鲜血横流,长剑再也握不住,脱手飞出,钉在了石殿上方的一根石梁上面,兀自急剧震动,嗡嗡不休。

    “现在你该知道我他妈的算是什么东西了吧?”

    叶青羽看着赵如云。

    -----------

    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