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40、工具和恶名
    幽燕关,前锋营。

    作为幽燕关驻军之中,攻击力和侵略性最强的一支主战军团,前锋营在四大营之中,名气无疑是最为响亮的一个。

    前锋营的人数,也是最多的。

    正常编制的前锋营,共有四十位游击将军,每一位游击将军统兵数量不一,能力强者麾下五百人有余,能力不足者亦可统兵两百多人,但是这些年以来,随着雪国和雪地妖族之间的关系越紧张,摩擦不断地增多,前锋营已经扩编三次,有游击将军百人以上,士兵更是正常编制的三四倍。

    温晚来到幽燕关不过半年多时间。

    但在前锋营百多名游击将军之中,却已经算是鼎鼎大名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温晚实力卓绝,率部打过几次精彩的歼灭战,麾下【银甲兵】也算是打出了名气,令一般雪地妖族战部都闻风丧反,更是因为温晚性格火爆,脾气倔强,只要是遇到看不惯的事情,都要管一管,战场上打起仗来不要命,更曾不知死活地顶撞过前锋营兵主柳随风,被人称之为【暴力将军】、【莽夫将军】。

    很多人都将温晚看做是前锋营的未来将星。

    就算是曾被顶撞过的前锋营统帅柳随风,也私下里表示过,极为欣赏这一员猛将。

    如果正常展的话,温晚的崛起,似乎是迟早的事情。

    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三日之前,温晚毫无征兆地被解除了兵权,还未前锋营执法队的人抓了起来。

    因为什么?

    没有人解释。

    连银甲兵的营地四周,都被执法队的高手暂时监控了起来。

    这些银甲白盔汉子,曾追随温晚百战厮杀,对于将军忠心耿耿,自从温晚被解除兵权之后,两百二十二个汉子,就再也没有合过眼,但也没有骚乱,静坐在营地之中,焦急地等待着将军的归来。

    夜空中,雪花越飘越大。

    寒风如刀。

    这是温晚被控制的第四夜。

    前锋营执法队的临时驻地。

    四根三米长的符文精钢之柱,深深插入地面,其上符文光辉流转,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层无形的力量护罩,隔绝了一切气息和窥视,将整个前锋营的执法队笼罩在其中。

    如果从外面远处看的话,光纹流转,无法看清楚其内的任何东西,只是隐约看到三只黑色帐篷。

    【四龙囚光狱】。

    执法队用来控制和刑讯嫌犯的炼金阵法。

    四根囚光符文钢柱一旦插入地下,催动其上阵法,连光线都会被隔绝扭曲,苦海境之下,被困入其中,绝难逃脱。

    可以说执法队是前锋营人见人怕的角色,就如巡营执剑使是整个幽燕关高高在上的监察者一样,执法队是前锋营中的黑面法官,任何士兵和军官,一旦被执法队盯上,有九成九的概率是出了问题,很多事情,一旦被请进了执法队的【四龙囚光阵】中,基本上就意味着前程葬送仕途完蛋。

    之前被执法队审讯的军官,没有一个侥幸得脱。

    当看到温晚被带进【四龙囚光狱】中之后,整个前锋营几乎都被震动了。

    有人高兴。

    有人疑惑。

    也有人叹息。

    当然,还有人根本不在乎。

    而这个不在乎的人,就是温晚本人。

    没有其他军官被执法队找上门的时候那惊恐失措如临末日一般的颓废和惊恐,温晚几乎是带着一种好奇的参观姿态,一步一步走进了【四龙囚光狱】阵法之中,还很好奇地伸出手去摸了摸精钢符文柱子,裂开嘴笑了。

    这样的表现,让执法队的带队武士周一男简直有点儿刮目相看了。

    “你不怕?”周一男曾好奇地问温晚。

    “为什么要怕?”温晚反而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周一男。

    周一男笑道:“因为除了你之外,每一个进入这【四龙囚光狱】中的军官,哪怕是身世雄厚的贵族将军,也会被吓得瑟瑟抖,我看过太多的人,进入【四龙囚光狱】的一瞬间,整个人就趋于精神崩溃,大哭大闹者有之,哀求痛哭者有之,还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威胁叫嚣,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害怕,可是向你这样带着嬉皮笑脸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温晚拍了拍胸脯,大笑着道:“老子问心无愧,所以不怕,而且……”

    说到这里,这货神秘兮兮地凑近周一男的耳边,道:“而且不怕实话告诉我,我是有后.台的人哦,你们今天关我进来,很快就得恭恭敬敬地送我出去。”

    周一男一怔,旋即有笑了笑,道:“那就只能祝你好运了。”

    这几日以来,周一男一直都在仔细观察温晚。

    执法队审讯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动用刑罚,令人痛不欲生,但在周一男的授意之下,这一次对温晚的态度,近乎于温和,基本上没有动过大刑,偶尔揍一两拳,也是因为这货态度嚣张嘴巴不干净……

    所以一直到今夜此时,执法队还没有拿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大帐之外。

    周一男一身黑甲,腰悬长剑,屹立风雪之中,低眉沉思。

    “大人,如果不用大刑,这厮根本不会配合啊。”一个执法队的成员,在旁边低声道。

    周一男没有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逮捕温晚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虽然逮捕令是前锋营执法队队长亲自出,但周一男的直觉告诉他,在温晚身上留一线,也许对自己、对整个执法队,都不会是一件坏事。

    “大人,大人?”执法队成员低声道:“五日期限,已经快到了,这件案子,是队长亲自出,我们这样拖下去,恐怕是有会麻烦啊。”

    周一男扭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再等等吧。”

    执法队成员闻言,摇摇头,不再说话。

    前锋营的执法队,共分为六组,共同受节制于大队长,周一男是四组的队长,这些年也办了不少案子,不过因为为人太过于刚直,不懂得变通,虽然颇受大队长的信任,但毕竟得罪了太多的人,这些年一直不能升迁,止步不前,跟着他办案的执法队成员,都是固定的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展。

    就在这时,异变出现。

    滋滋滋的奇异响声传来,只见外围【四龙囚光狱】的光膜,突然微微一颤,开出了一道椭圆光门。

    两个人从外面走进来。

    为一人身形瘦小,还不足一米六,一身黑色袍子,面色黝黑,三角胡须,看起来没有什么气势,但整个人却散着一股阴沉暴戾的气息,仿佛他周围的气流,都在悄无声息地扭曲一样,给人的感觉无比奇异,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他,总会情不自禁地心惊肉跳。

    这人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鹰钩鼻,面容阴鸷,却是周一男手下执法队的成员康旭。

    “大人!”

    “见过大人!”

    周一男等人连忙行礼。

    那瘦小黝黑的中年人,正是执法队的大队长来俊臣。

    “免礼吧。”来俊臣脸上带着笑,问道:“犯人审讯的怎么样了?”

    周一男一窒,低头道:“这……属下还未审出结果。”

    “是没有审出结果,还是没有审啊?”来俊臣似笑非笑地道。

    周一男不敢在说话。

    他看到康旭的瞬间,就知道事情和自己之前的计划不一样。

    这叫康旭的年轻人,原本是自己着力培养的执法队员之一,只是后来现这年轻人急功近利,做事喜欢用非常手段,只计较利益不计较真相,所以后来就慢慢疏远此人了,此时康旭跟着大队长来俊臣进来,看样子是之前跑去来俊臣那里揭自己了。

    “本座真的是很好奇,居然还有人,是你周一男不敢审的。”来俊臣微眯着眼睛,看不出喜怒,道:“算啦,你不审,我也不为难你,这件事情,就交给康旭去半吧。”

    康旭顿时满脸欢喜。

    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当下领命,朝着关押温晚的大帐中走去。

    周一男还想要说什么,来俊臣却已经提前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我知道你的心思,温晚是一员猛将,留下来有益,但这件事情,不是你所能决定,也不是我所能决定……”四周无人,来俊臣这位军营屠夫,第一次露出了罕见的耐心之色,道:“一男,你要清楚啊,风云乱世人如狗,我们也只是军中的鬣狗,咬谁不咬谁,很多时候都不是我们说了算,温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保不住他,我也保不住他,一切都随他去吧。你不愿意做那个恶人,就让康旭去背骂名吧,本座还是很相信你的。”

    “大人,”周一男面现感激之色,道:“您这是何苦为难自己,其实……其实一男心中也很清楚,大人您这些年很难做,别人只看到你在军中掀起腥风血雨,却不知道您的良苦用心,正是这样的手段,才震慑了军中那些不安分的贵族,让幽燕关如铁板一般,大人您也从来不去辩解,只是……”

    来俊臣拍了拍周一男的肩膀,苦笑一声。

    -----------

    啊啊啊啊啊

    补昨天的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