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41、来我们商量一下
    一直以来,这个被人暗地里称之为军营屠夫的矮子,都觉得周一男很像当初的自己,有坚持会犹豫,内心充满了矛盾,但每一件案子都办的很彻底,不怕得罪人,又有些妇人之仁,所以他对周一男特别看待,好多次周一男犯上,来俊臣都没有责难。

    来俊臣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是希望周一男不要变得和自己一样,忽略是非而只追求结果?还是希望周一男能够保持住现在的这种心态,能带给执法队一缕轻风,而不是彻底如执法度的其他人一样,变得和工具没有什么区别。

    他正要说什么,突然异变又生。

    【四龙囚光狱】之外,响起一道奇异的剑啸之声。

    来俊臣脸色一变,伸手一指,阵法符文光膜开启一道椭圆之门,一道银色剑光,掠过椭圆之门,瞬间来到周一男和来俊臣两人身前,化作一柄一指长的小剑,悬浮在半空,滴溜溜地旋转,有奇异的符文,在青色小剑的周身流转。

    青光令剑!

    这是前锋营统帅的青光令剑。

    来俊臣闭目,嘴唇开合,念念有词,似是在和这令剑交流。

    半晌,青光令剑一闪,冲天而起,消失在夜空之中。

    来俊臣看了一眼旁边一脸惊讶的周一男,笑了笑,道:“你小子的直觉,有的时候,真的很准,统帅下令,撤销对温晚的审讯,立刻无罪释放。”

    周一男呆住。

    “这个温晚,倒是够命硬,竟然能后激动柳随风大人,亲自降下青光令剑,让我们放人。”来俊臣微眯着的眸子里,隐藏着奇异的光芒,道:“看来柳随风大人,真的是很在意这个温晚……”

    话音未落。

    “唳——!!”

    一声奇异的鹰鸣,又在【四龙囚光狱】外响起。

    周一男面色巨变。

    来俊臣心头也是微微一颤。

    只见一只黑色巨鹰,俯冲而下,其翼如神电刀芒一般,竟是毫无滞涩地穿过了【四龙囚光狱】的隔绝光膜,冲到了两人跟前,最终化作一团黑光,落在来俊臣的手中,变成了一只黑鹰玉偶。

    关主府的黑鹰玉偶。

    关主府的传讯传令之物,其权威还在青光令剑之上。

    来俊臣强忍着心中的惊讶,催动内元,读取其中的信息。

    十几息之后,黑鹰玉偶重新化作巨鹰,冲天而起。

    来俊臣不敢怠慢,和周一男一起弯腰恭送黑鹰玉偶的离开。

    在这个幽燕关,黑鹰玉偶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其中蕴含的信息,不可违背,也不可质疑。

    “大人,有什么事情生?”周一男好奇地问道,但凡是黑鹰玉偶向军中传讯,一般都是预示着有大事生。

    来俊臣沉默了半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扭头看了一眼周一男,神色奇怪地道:“我现在真的想要知道,这个温晚,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仅仅是柳随风大人救他,就连关主府也出了军令,要我立刻释放温晚……看起来我们似乎是捅了马蜂窝了。”

    周一男呆住。

    他万万没有想到,黑鹰玉偶的降临,竟然也是为了温晚。

    这可真的是太离奇了。

    在周一男的印象之中,似乎还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关主府向军中降下黑鹰玉偶传讯,竟然是为了一个游击将军?

    他也禁不住想要问一句,这温晚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有这样的能量?

    周一男不禁想起了前几日温晚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而且不怕实话告诉我,我是有后.台的人哦,你们今天关我进来,很快就得恭恭敬敬地送我出去。”

    难道温晚这几天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他早就想到了这一天?

    想到这里,周一男心中更加好奇了。

    温晚这个莽夫,难道真的是有大来历的吗?

    说话之间,来俊臣已经命人传令下去,结束了康旭的审讯。

    康旭一脸不甘加郁闷地从黑色大帐止之中走出来,见到来俊臣,微微鞠躬,道:“大人,怎么突然让我停止审讯了,我大刑上了一半,就让我停手了,大人,请再给我一点点的时间,我一定可以问出有价值的东西,您不要听有些人胡说八道……”说着,康旭扫了一眼周一男,很显然,他的以为周一男向来俊臣说了什么,才让来俊臣改变了主意。

    这个时候,康旭已经下定决心,和周一男撕破脸皮了。

    周一男心中笑了笑,没有说话。

    来俊臣看都没有看康旭一眼,让周一男立刻去释放温晚。

    片刻之后。

    周一男从大帐之中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脸不爽,胸膛上还交叉纵横地布着数十道刀痕的温晚。

    被关在黑色大帐之中审讯了这么多天,这莽汉看起来依旧生龙活虎,精神很好,丝毫不见颓态,唯有胸前一片血迹殷红,竟是被人用利刃,在肌肉上来回割出了数十道两指深的口子,看起来触目惊心。

    “哟,这就放我出去了?”温晚伸出指头在伤口上蘸了点血,伸到嘴里舔了舔,裂开嘴笑着:“关了老子三天三夜,不让老子吃喝,最后还让那个叫康什么旭的变态的家伙,用小刀子割老子的胸肌,说是要将我一刀一刀活剐,怎么突然要放我走了?”

    周一男没有说话。

    这几天他已经习惯温晚的跳脱如疯子一般的性格了。

    和这个疯子莽夫说话,是一件太费力的事情。

    来俊臣只是苦笑,道:“这件事情,是一场误会,辛苦温将军了。”

    “误会?”温晚嘿嘿笑了笑,呸了一口,道:“你当老子是蠢猪啊。不就是那些看老子不顺眼的王八蛋,背后耍花枪要弄死老子吗?你执法队站在那些王八蛋的一边,把老子抓起来,最后现老子背.景太硬惹不起,就怂了?”

    来俊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位令整个前锋营所有军官军士都闻风色变的酷吏,这个时候,也只能一个劲儿地赔不是。

    如果说只是前锋营统帅柳随风下令放人的话,那来俊臣不会这么低姿态,但事情既然涉及到了关主府,一只黑鹰玉偶就说明太多问题了,来俊臣立刻就意识到,温晚身上所蕴含的能量,或者是说温晚涉及到的层面,绝非是自己这个执法大队长所能惹得起的。

    能屈能伸,这是来俊臣数十年来得以屹立不倒的不二法门。

    所以这个时候赔不是,对他来说,并不算是什么。

    但是,对于康旭来说,却不啻于天塌下来了。

    善于钻营的康旭,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意识到,事情不妙,他的脑袋轰地一声,瞬间就彻底懵了,他知道自己完蛋了,就因为他今天做了一个太过于错误的选择。

    “算了算了,老子也懒得和你们瞎扯了,”温晚很快就被来俊臣一个劲儿赔不是的低姿态给弄的没脾气了,他不耐烦地扬手,然后道:“不过,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完,你把刚才在老子胸肌上用刀子划来划去的那个王八蛋招来,让老子出出气,我们就算是扯平了。”

    来俊臣很干脆,大手一挥,将浑身冷汗面色蜡黄的康旭推到了温晚前面。

    “大人,救我,我……”康旭差点就跪下来抱来俊臣的大腿了。

    不过这个时候,来俊臣立刻就体现出了他身为一名酷吏翻脸无情的基本技能,对于康旭这样一个在他眼中连好工具都算不上的家伙,来俊臣不会有任何的怜惜,如果康旭的死,可以平息温晚的怒火的话,那他就该去死。

    “哇哈哈啊哈……”温晚看着瑟瑟抖的康旭,怪笑了起来,道:“老子早就说过,你会后悔的,没想到我们身份逆转的这么快,哇哈哈,来人啊,给我把他架起来!”

    来俊臣使个眼色。

    立刻就有执法队的甲士,将康旭嫁了起来。

    “我一盏茶时间之前,就对你说过,如果你我角色互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残忍。”温晚变戏法一样取出一枚小刀子,手法娴熟地在康旭的胸口划了起来,转眼之间,就将康旭不久之前留在自己胸前的伤痕,都复制到了康旭的身上。

    康旭如杀猪一般嚎叫求饶。

    谁能想到,一名执法队的小头目,竟然会在执法队的【四龙囚光狱】阵法之中,被外人刑讯。

    这样的怪事,简直是执法队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

    温晚过了一会儿瘾,看着康旭奄奄一息的脸,很认真地想了想,道:“本来想要饶了你,但你这样心术不正的人,留在执法队,只会制造冤案,你已经做过不少恶了,不如这样,咱们商量一下,你去死吧,你死了,没有人祸害前锋营,至少大家能够安心打仗了。”

    康旭顿时睁大了眼睛,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不,我不,我……”

    “哦,这样啊,那就是商量破裂了?”温晚嘿嘿地笑着:“既然你不愿意商量,那算了,不商量了,直接去死吧。”

    话音未落。

    温晚反手一刀,插在康旭的胸口。

    康旭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温晚,似乎到死都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有人,敢在执法队的营地,杀了自己。

    “好吧,心情爽了一些。”温晚转身往外走。

    来俊臣等人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温晚走了几步,突然转过来,目光看向了周一男。

    来俊臣的心,猛地有提起来了,难道温晚要报复带人抓了自己的周一男?这可和康旭不一样,周一男是自己看重的心腹,也是自己一直重点培养的接班人,要是温晚这个疯起来不计较后果的莽夫,真的要动周一男,那自己……

    这一瞬间,来俊臣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但谁知道,温晚接下来,却笑了笑,看着周一男,道:“你这个人,还不错,如果说执法队还有存在的必要的话,那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存在。”

    说完,温晚转身离去。

    来俊臣猛地怔住,然后松了一口气。

    他现以自己的阅历和心惊,情绪竟然是一直都被温晚这个出了名的莽夫牵着走。

    这货,真的是个莽夫吗?

    来俊臣第一次觉得,自己以前忽略了这个【暴力将军】。

    而周一男却只是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没有说话。

    ……

    “哎妈呀,疼死我了……”

    走出【四龙囚光狱】大阵,在前锋营的军营里,随便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温晚呲牙咧嘴地揉着胸口,疼的快跳了起来:“妈的,死撑着又是何必呢,刚才应该问问来俊臣那老狗,赔一点金疮药的,亏了亏了……”

    “叶青羽那小东西,竟然没有来找我,这个死没良心的家伙,看来只好我去找他了。”

    温晚稍微治疗了一下胸口的伤势,好在只是普通的刀伤,对于他这等强者来说,并不致命,养个三五日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他随便抓了个士兵,让其去向自己的部署送信,告之银甲兵自己已经没事了,然后连夜赶往白马塔。

    有些事情,必须赶紧和叶青羽说清楚。

    -------------

    这算是一个小大章吧。

    这几天一直在陪一个纵横大神玩宝鸡,早晚码字,所以时间紧促。

    明天可以整天在家,所以三更,将欠更还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