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72、封侯
    怎么这群人,竟然将我当做是敌人一样。

    叶青羽纳闷。

    就看最开始那位挽弓的游击将军,远远地朝着叶青羽拱了拱手,道:“叶巡营,您的官印令牌,已经被取消,因为您过一个月未曾回关,军部以为您已经殉职,所以……”

    叶青羽明白了。

    原来刘先生等人,未曾等到自己,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看这样子,幽燕军方似乎也已经公开宣告了吧。

    没想到自己却又活着回来,自然就需要一番重新确认了。

    叶青羽静静地漂浮在虚空中,等待下文。

    很快一艘符文飞艇划破长空,远远地飞来,为一位腰悬长刀、身形魁梧的强者,不是柳宗元又是谁?

    “叶兄弟,真的是你回来了?”柳宗元老远就大喝了起来。

    熟悉这位磐石将军的人,见此一幕,未免有些诧异,心道怎么这个寡言少语的家伙,突然变得这么激昂,以前未曾听说过,磐石柳宗元和巡营执剑使叶青羽之间,有什么交情啊。

    “柳将军,我们又见面了。”叶青羽微笑。

    “果然是你,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呀,我还以为你已经……你能活着回来,真的是太好了。”柳宗元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一脸说了三个太好了,兴奋地拍着叶青羽的肩膀,道:“刘先生要是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乐坏了,还有杏儿……对了,还有温晚那个莽夫,这家伙到现在都在怨恨我……”

    柳宗元是真的高兴啊。

    他这些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温晚。

    每次看到温晚那如同要杀人一般的眼神,柳宗元就又是内疚又是悔恨,当初留下来的为什么不是自己。

    有柳宗元出马,身份确认程序很快就完成,四周布放的符文飞艇都散去,消失在远处的云朵之中,最开始弯弓射箭的那位游击将军,也是拱拱手道歉,率领麾下士兵驱动符文飞艇离开了,柳宗元则带着叶青羽,朝着幽燕关关内飞驰而去。

    “先去见刘先生,让他把你的死亡宣告消了,哈哈,你知道吗,大家都以为你已经死于燕不回之手,刘先生为了你,亲自去找6朝歌大人,上书军部要求封赏,前几天,帝国军部的封文刚刚下来,追封你为四等正气英武侯……”柳宗元滔滔不绝地道。

    就连他麾下的士兵们,都有些惊讶了。

    叶巡营回来,咱家将军是真的心情大好啊,以前半年都说不了这么多的话,现在不到半个时辰,就滔滔不绝地全部都说完了。

    “什么?四等正气英武候?封我为侯爷了?”叶青羽大感意外。

    这个侯爷爵位,来的也太轻松了吧?

    帝国的爵位,大致分为宗室爵位和功臣爵位,前者为因皇室血脉、或者是一些贵族地位世袭罔替而得爵位,后者则是有功之臣因功绩而封赏,两种爵位都是分为王、公、侯三个高低品秩,而每一品秩又分为一等、二等、三等和四等共四个等级,序列森严,地位高低极为清晰,组成了帝国贵族地位最直接的划分。

    宗室爵位一般得来轻松,而功臣爵位的封赏条件,则非常苛刻。

    帝国开朝近百年,因为功绩而得到爵位的人,不过五百之数,而因为血脉和世袭罔替获得宗室爵位的人,则已经近万。

    四等侯爵,虽然算是帝国贵族体系之中,地位最低的一个阶层,但对于叶青羽这样参军不过半年,有没有显赫身份背.景的年轻人来说,却已经算是一步登天了,从贫民到贵族,叶青羽用三个月的时间,走完了其他人或许要用一生才能走过的路。

    骤然听到自己被封侯,叶青羽不是高兴,而是感到诧异。

    这件事情,太过反常了。

    柳宗元却是哈哈大笑,道:“是啊,刘先生在上书之中,力竭陈述了当时的经过,大赞你为了珍密地图,不惜以身犯险,舍身取义,才能让我们安全回来,这等忠勇慷慨之精神,值得每一个军人学习,就连关主6大人,也曾对叶兄弟你赞不绝口,后来帝国军部商议,定下了封赏,等到封书下达,我们才知道,军部的那些大佬们,这一次真的是大方,直接将你封侯了,哈哈,叶兄弟,恭喜你呀!”

    叶青羽却是苦笑。

    这次封赏,乃是追封。

    也就是说,将自己当做死人来追封,这样的封赏,当自己活着回来的时候,还有效果吗?

    这一次,只怕是军部闹了一个大笑话呀。

    转眼之间,飞艇直接入关,进入到了幽燕城之中。

    两人换了坐骑,一路赶往关主府。

    等到了关主府外院大门的时候,杏儿已经在门口等了半天了。

    显然是早就收到了消息了。

    看到叶青羽,这个小小书童就迫不及待地冲过来给了叶青羽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砸了叶青羽一拳,这才兴奋地道:“好家伙,你终于回来了,我就说嘛,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你这种家伙,怎么会轻易就死呢……”

    叶青羽:“……”

    话是个好话,但是听着怎么就这么不顺耳呢。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呀。

    “你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哎。”叶青羽嗅了嗅:“好像是花香,最近在练习插花吗?”

    “哟,鼻子还挺灵,你属狗的呀!”杏儿美滋滋地在前面带路,回头过来骂了一句。

    “汪汪!”呆狗小九很不满意地叫了两声,表示请不要随便骂狗。

    杏儿哈哈大笑了起来。

    柳宗元也捂嘴。

    叶青羽的突然出现,让两个人这段时间以来心中的阴郁一扫而空,心情前所未有地高兴。

    很快来到了内元军机阁跟前。

    柳宗元拍了拍叶青羽的肩膀,道:“好啦,叶兄弟,我就送你到这儿,接下来的事情,刘先生会和你说……等到回头有时间,来前锋营找我喝酒,你这个兄弟,我柳宗元认定了。”

    “一言为定。”叶青羽笑着道。

    对于柳宗元这个沉默正直的游击将军,叶青羽也是大有好感。

    柳宗元大笑着离去。

    杏儿带着叶青羽进入军机阁。

    二层。

    推开房间门。

    书桌面前的刘先生,正在提笔作画,一身白袍,飘飘出尘。

    “你来了,坐,叶侯爷。”

    他指了指对面的亚麻蒲团。

    【画圣】是唯一一个见到叶青羽之后,依旧淡然如初的人。

    叶青羽被这一声‘叶侯爷’弄得哭笑不得,坐下之后,连忙问道:“刘先生,到底怎么回事?军部这次封侯,有些草率吧?”

    ……

    ……

    半个时辰之后。

    叶青羽走出了关主府。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尘世的气息,让与世隔绝了一个多月的他,倍感亲切。

    在路边摊上吃了一些小吃,这才朝着白马塔走去。

    一个月未曾回去了,也不知道白远行和吴妈怎么样了。

    叶青羽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回去好好洗个澡睡一觉。

    一炷香时间之后。

    白马塔遥遥在望。

    前面的人流变得变得密集了起来。

    “嗯?好像是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白马塔旁边,围了这么多的人?”叶青羽突然现,在白马塔的周围,竟然是围了不少人,里里外外水泄不通,隐约之中,还传出来什么哭声,还有一些大喝咒骂之声。

    怎么回事?

    叶青羽心中一动,挤开人群,钻了进去。

    就听一个哭声,从最里面传了出来——

    “白大人,你可要一定为我做主啊,我男人真的没有偷饷银啊,那银子是白大人您给我的工钱啊,白大人,您可一定要给我证明啊……”这声音惶恐至极,带着哭腔,但叶青羽很快就听出来,不正是自己雇佣的那个婢女吴妈的声音吗?

    这闹的是那一出啊?

    他挤到人群最前面,没有现身,静观其变。

    就看白马塔的门口,吴妈趴在地上,泪流满面地痛苦,双手紧紧地抓住了白马剑奴白远行的腿,正在苦苦地哀求。

    另一边,几个辎重部执法队的军士,四下里将吴妈和白远行都围住,还有一个看起来四十五岁的汉子,浑身血迹,已经被打的昏死了过去,铁钩穿透了琵琶骨,被倒拖在地上,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冲流淌出来,染红了大片的地砖,情状惨不忍睹,只怕是不死也只剩下了半条命……

    从刚才吴妈的哭腔来看,这个半死不活的汉子,应该就是她的男人。

    白远行脸上带着愤怒,道:“你们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乱抓人?那银子的确是我给吴妈的,你们抓错人了……”

    “抓错人?”带队的甲士冷笑,道:“银子上刻着辎重部的印章,分明是我辎重部准备下给前锋营的军饷,居然到了这种下贱之人的手中,”他用鞭子指了指那被倒拖着的汉子,扬手又抽了一鞭子,昏死中的汉子一声不吭,身上又多了一道鞭痕,吴妈哀嚎一声,趴到汉子身上想要挡住鞭子,却被那甲士一脚踢了个筋斗踢开,甲士又笑着道:“还未出的饷银,到了他手中,不是偷的,是哪里来的?”

    “你……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怎么又大人?”白远行又惊又怒,道:“那是我今天上午刚刚从辎重部领到的饷银,取了一锭补了吴妈的工钱,这都是有账可查的,你们……”

    “有账可查?”甲士呸了一声,扬鞭冷笑了起来:“辎重部今天一天都没有拨出过饷银,我倒是要问你一句,你从哪里领的银子?呵呵,我家大人正要查丢失军饷的下落呢,没想到你主动站了出来,原来你这个剑奴,才是主谋啊,好的很,既然你自己主动承认了,那银子是你给这泼妇的,那就乖乖跟我回去,做个交代吧!”

    白远行一怔,然后瞬间明白了什么。

    圈套。

    自己被人算计了。

    “你们……”白远行气的浑身颤抖,指着那甲士,道:“你们故意设下阴谋,你们……”

    -------------------------

    第三更了。

    兄弟们,求月票,给我力量呀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