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73、给个交代吧
    “阴谋?”那甲士领哈哈大笑了起来,眼神中全是讥诮和嘲讽,一副你就算是知道又能怎么样的神态,但嘴上却是矢口否认,道:“你可真能信口胡诌,我辎重部犯得着用阴谋来对付你这样一个小小剑奴?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来人,将这个偷盗军饷的贼子,给我抓起来!”

    四个士兵如狼似虎地抖动着铁钩锁链,朝着白远行逼了过去。

    “你们……还有没有军法了?”白远行又气又怒,拼命挣扎道:“我是白马塔的人,你们敢动我?我知道了,就因为我家叶青羽大人,上次惩戒了那个姓赵的调拨官,你们公报私仇,竟然设下这样的圈套来报复,你们实在是无法无天……”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胡言乱语,来人呀,给我打烂他的嘴。”甲士领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趴在地上的吴妈一看,知道白远行也不顶用了,顿时又怕又急,扑过去哀求道:“不不不,不要,和白大人无关,银子……银子是……银子是我们偷的……我们认了,认罪了……”她带着这些辎重部的甲士来,原本是希望白远行可以作证,救下自己的丈夫。

    但看到这里,这个普通的妇人,就算是再愚笨,也明白一些事情了。

    想到白远行平日里对自己的照顾,吴妈干脆咬牙,将心一横,自己认了,以免牵连白马塔的人。

    人群中的叶青羽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心中一暖。

    吴妈这个婢女,只是他当时为了招个人照顾白远行,随意在市场上雇佣的,白远行伤好之后,本来是要辞退的,但那些日子吴妈表现的很好,又烧的一手好菜,叶青羽一心软,就留了下来,没想到这个平凡的妇人,倒是颇有几分忠勇气概。

    “你们这是触犯军法的……你们这群强盗,我要去城主府告你们……”

    白远行拼命地挣扎着,大吼着,想要把事情闹大,等城中的巡逻队过来。

    那甲士领冷笑连连:“去城主府告?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呵呵,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去见我家大人吧……”

    话音未落。

    另一个声音响起——

    “我看不必了,还是让你家大人,来见我吧。”

    叶青羽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几个拿住白远行的甲士,就闷哼着跌了出去,叶青羽已经站在了白远行的身边。

    他拍了拍白远行的肩膀,摇头笑道:“不行啊,你小子还是得练武,要不然没有防身之力,真给我丢脸啊,我不在的时候,有些不长眼的狗,会把咱们白马塔当成是软柿子捏了。”

    白远行一呆。

    旋即他明白过来,拼命地擦了擦眼睛,然后眼睛就湿了。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这个白马剑奴这些日子心中的一切惊惶和担忧,彻底烟消云散,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兴奋,让白远行欣喜若狂,他声音嘶哑哽咽地道:“大人,您……您可算是回来了,他们都说您……我不信,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回来的。”

    叶青羽一抬手,一股无形力量将白远行扶了起来,道:“不要动不动就下跪,白马塔的人,可战,可死,不可跪。”

    “是,大人,我知道了。”白远行一边抹泪,一边停止了胸膛大声地道。

    “去照顾吴妈。”叶青羽道。

    白远行赶紧过去一边,将浑身是血的吴妈,扶了起来。

    安抚了这两人,叶青羽拍了拍手,来到那甲士领跟前,笑了笑,道:“怎么,听到我死了,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做点什么了?辎重部的人,还真是不长记性,一群营营苟苟的蛆虫,真不配在幽燕关这种地方服役……看来上一次的事情,你们还没有长记性啊。”

    那甲士领脸色涨的通红,却不敢说什么话,一脸惊恐的神色。

    当初叶青羽大闹辎重部,他也曾在场,亲眼看着赵如云大人被叶青羽像是拖死狗一样,挂在了【宣告刑柱】上面,清风山系的其他将军们,各个都是敢怒不敢言,到最后就算是辎重部的部张三,似乎也奈何这位巡营执剑使不得,因此甲士领深知叶青羽的恐怖,一时间吓得心惊肉跳。

    这个时候,周围旁观的众人们,这才明白过来,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认出了叶青羽的身份来历。

    “天,那个家伙又回来了……”

    “这年轻人是谁?”

    “白马塔之主,巡营执剑使叶青羽!”

    “他就是叶青羽,真年轻啊!”

    “那个战斗英雄叶青羽?军方这些日子,不一致都在宣扬他的英雄事迹吗?”

    “这既是那位年轻人的偶像啊,他还活着?太好了……”

    “不对呀,军部不是已经出通告,说他以身殉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是鬼?”

    “胡说,你见过鬼白天出现啊……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其中不乏一些明白人,早就看出了猫腻,暗中同情白远行等人,但也没有办法,现在看到叶青羽突然现身,不由得都高兴了起来。

    这些日子,军方一直都在大肆玄幻叶青羽的事迹,宣传阵势不小,城中很多年轻人、士兵都视叶青羽为偶像膜拜,眼见传说之中殉国的偶像活生生地出现,顿时也都兴奋了起来。

    唯一不兴奋的,就是辎重部的甲士们了。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这下子麻烦大了。

    场中。

    “按理来说,你只是一个听命办事的下属,我不该为难你,”叶青羽看着甲士领,道:“不过,你虽然是受命行事,但也不该出手太狠,伤了我白马塔的人,”叶青羽指了指鼻青脸肿的吴妈,又指了指吴妈的丈夫,接着道:“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今天就放过你。”

    甲士领身体一颤。

    他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神色瞬息万变,最终下定了决心,仓啷一声,拔出腰间的短剑,咬着牙,反手一剑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周围一片惊呼。

    甲士领拔出短剑,飙出一道血箭,他面色蜡黄,身形摇晃,道:“这个交代,不知道叶巡营可满意?”

    叶青羽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还算满意,好了,回去告诉你家大人,该怎么办,他心中清楚,不要让我再去辎重部……你们走吧。”

    一群辎重部甲士,转身落荒而逃。

    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了掌声。

    显然叶青羽这番不卑不亢、有理有据的处理,赢得了一些人的认同。

    尤其是他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度威严,更是让许多人都心神折服,幽燕关虽然是军方重镇,尚武风气极重,也出现过不少实力卓绝的将星,但像是叶青羽这样年轻、强势又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军官,能有如此威严,却是近年来很少见了。

    叶青羽也笑着向周围打了个招呼,道:“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人群逐渐散去。

    然后叶青羽转身,来到了白马塔门口。

    吴妈正泪流满面地抱着自己的丈夫,轻声低呼唤着丈夫的名字,白远行在一边手足无措,不知道改做什么好。

    叶青羽断下来,一缕纯净内元渡入这汉子的身体,护住了他的心脉,又以特殊手法,封住了他肩部的经络穴位,才缓缓地将勾在他琵琶骨上的铁钩锁链,一点一点地取出来。

    “大人,我男人他……”吴妈紧张地问道。

    叶青羽微笑道:“无妨,只是外伤有点重而已,回头请大夫来处理一下伤口,修养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大问题。”

    吴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你是我白马塔的人,我就该护着你们,快起来吧。”叶青羽由衷地道。

    白远行连忙将吴妈扶起,两个人找了担架,抬着那汉子进入白马塔中,安顿下来,白远行又在叶青羽的叮嘱下,出门去请外伤大夫,吴妈千恩万谢,挎着菜篮子出去了,说是要给叶青羽做顿好吃的……

    一场风波,暂时过去了。

    叶青羽回到了白马塔四楼的静室中,坐在蒲团上,透过大窗遥望外面。

    终于回来了。

    呆狗小九开开心心地又爬回到叶青羽的床上,感受着熟悉的柔软和味道,很快就打着呼噜睡着了。

    叶青羽心中,难得的安静。

    他又想起了今天在关主府军机阁中,【画圣】刘雨卿说过的话。

    “帝国得到了暴雪冰原的地图,又重创了燕不回,这是一个重大的契机,【幽燕军团】经历了当年的燕不回之祸,卧薪尝胆这么多年,军力已经膨胀到了巅峰,是时候展开反攻了,相信很快,大规模的战事就要开启了,不论是帝国皇室、军部还是6朝歌大人,都想要一举攻入暴雪冰原,直捣北地妖庭,灭绝雪地妖族,彻底铲除我雪国的心腹大患……”

    “战争即将到来,战前的各项准备,自然都已经紧锣密鼓地提上了日程。”

    “你这次被破格封赏,直接封侯,固然有我的一力坚持推荐,还有一个重大因素,是战前宣传的政治需要,帝国军部想要塑造出一些英雄人物,当做典型,在军中大力宣扬,来鼓舞士气,激军民一心的斗志,你出身贫民,又是军功章的继承者,又舍身取义,立下了大功,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你又被宣告死亡,封一个死人做侯爷,不会触动各方贵族势力的利益神经,因此也不会遭到阻拦……所以,你才被封侯,成为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功勋侯爷。”

    “不过,这次封赏,毕竟是追封,你现在活着回来,也给军部出了一道难题,到底这样的封赏,还算不算……呵呵,我想接到你活着回来的消息之后,军部大佬们一定很头疼……”

    ----------------------

    第一更。

    谢谢兄弟们的支持,谢谢岚莹幽见蘩、心愿之海诸位大大的捧场。

    顺便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天罪七罚,蛮有意思的,新人作品,大家有时间有兴趣的话,可以过去支持一一下,刀子从新人走过来,知道新人有多么不容易。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