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78、桌子和烂泥
    白马塔中。

    “不知道叶侯爷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呢?”张三斜倚在石椅上,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和讥诮,似笑非笑地看着叶青羽。

    在他的身后,笔直如标枪一般站立的赵如云,嘴角也微微地翘起。

    作为辎重部调拨官之中的少壮派,赵如云也颇得张三这个顶头上司的欣赏,因此也对张三的一些脾性极为了解,赵如云心中非常清楚,当顶头上司的脸上,出现那种表情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了。

    他冷眼看着叶青羽。

    他在等待着叶青羽倒霉的那一刻到来。

    对面。

    叶青羽淡然地笑了笑。

    仿佛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张三口气之中的调侃,少年认真地道:“我要的交代,很简单,谁在背后耍花枪设计陷害白马塔的人,谁就主动站出来接受军法制裁,以军饷为圈套设计陷害他人,这是非常严重的触犯军法行径,不可饶恕。”

    张三闻言,裂开嘴笑了笑。

    他身后,赵如云更是讥诮地笑着,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叶青羽。

    “如果你口中那个背后耍花枪的人,就是我呢?”张三的脚搭在桌子上,恣意嚣张地晃动着,带动着整张桌子都咯噔噔地晃动了起来,他仰头看着叶青羽,口吻之中有一种淡淡的戏谑。

    叶青羽目光笔直,盯着张三的眼睛,没有丝毫的畏惧,道:“有什么区别吗?”

    张三微微一怔,旋即呵呵笑了起来,道:“你的意思,如果那个人是我,你也要我去接受军法的制裁?”

    “有什么不对吗?”叶青羽也淡淡地笑了起来:“就连【幽燕战神】6朝歌大人,触犯了军法,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张部为什么不可以呢?难道张部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可以无视军法的地步?”

    “放肆,你找死。”赵如云适时地怒喝。

    叶青羽抬头看了他一眼。

    目光之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赵如云在这一瞬间,有一种又惊又怒的挫败感。

    叶青羽的目光在那一瞬间表达了太多的寒意,而其中最直接也最刺痛赵如云自尊心的一种含义,就是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在这儿说话?

    气氛有一点点的沉默。

    张三仔细地看着叶青羽的表情,确认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在哗众取宠的开玩笑之后,他笑着点了点头。

    “年轻真好,心中有热血,做事无顾忌,这种愣头青一般的无谓,很多时候,也会让人羡慕呢,不过……年轻人,有些事情并不是一腔热血能够解决的,像是你这样固执的小家伙,我见得多了,但最后不是成为了战场上的尸体,就是变得沉默颓废,才华迅黯然,夹着尾巴厮混。”

    说到这里,张三的脚从桌子上撤回来。

    “就像是这张桌子,材质太硬,如果不能柔软一点,一旦遇到压力,就容易碎掉。”随着他的声音落下,石桌微微一颤,无声无息之中突然化作了一堆如同面粉一般的白色粉末,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张三以卓绝的内元震碎了。

    这一手功夫,的确是高明到了极点。

    传说之中的【鬼见愁】张三,不仅仅是辎重部的部,更是一位武道实力卓绝的强者,据说他早在十年之前,就已经跨入了苦海境。

    赵如云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他差点儿笑出声来。

    看见了吧,这桌子的下场。

    呵呵,你叶青羽凭什么和张部斗?

    论官职地位和在幽燕大军中的资历,张部是军中元勋,立功无数,光是各种勋章,串起来都可以组成一件锁子甲,而你叶青羽不过到幽燕军中两三个月,有什么资格?你远远不如。

    论武道实力,张部十数年之前,就是苦海境强者,而你叶青羽,不过是一个区区灵泉境,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最重要的两项实力标准,你都差得远,若不是因为你走了狗屎运,竟然被军部立为英雄军人的典型,一再造势大肆宣传,在政治上具有一点特殊意义,张部今天还哪里有时间有心情和你在这里废话,早就直接叫人绑了你,挂在辎重部大门口的【宣告刑柱】上,挂你个十天十夜,到时候看你服不服。

    叶青羽看着地面上的白色岩石粉末,沉默了片刻。

    正当赵如云觉得这个倒霉的巡营执剑使要屈服的时候,叶青羽突然说话了。

    “你赔。”他说道。

    “什么?”张三一怔。

    叶青羽很认真地道:“你打碎了我的桌子,赔钱。”

    张三一呆。

    他已经预想过在自己的威逼利诱之下,这个年轻的巡营执剑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大致有两种,或者沉默屈服或者硬撑到底,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叶青羽的口中会冒出这样一句话。

    赔桌子?

    疯了吗?

    这是一张桌子的问题吗?

    话题的重点,是配不配桌子吗?

    张三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他微微带着一丝恼意,看着叶青羽。

    这一刻,张三突然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觉得这个年轻的巡营执剑使之所以一直都表现的这么强硬,即便是明知道自己护短成性也要出手对付赵如云,或许并非是因为他真的正义感爆棚之类的,而仅仅是因为,这小子神经有问题。

    这个叶青羽,根本就是一个神经病。

    他的脑子有问题,所以才拎不清轻重。

    一个神经正常的人,绝对不会权衡不清楚其中的利弊,非要来招惹自己。

    张三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锭赤金,丢到叶青羽的脚下,笑道:“一张石桌只值一两银子,这锭赤金价值百两足银,都给了,不用找了,剩下的你预备着,万一那天你出门磕着碰着,或者被人打了闷棍,可以买点儿汤药喝喝。”

    这可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叶青羽看着脚下的赤金,再看看对面一脸冷笑的张三,也突然有一种错觉,坐在自己对面的,并非是一位手握重权的【幽燕军团】资深大佬,而是一个在街头敲诈勒索的小混混。

    这样的一个人,能够坐到辎重部部的位置上,也真的是一件奇事。

    想了想,叶青羽伸手,内元催动,掌心一吸。

    赤金飞到了他手中。

    入手的瞬间,叶青羽正要说什么,突然异变骤生——突然一道炽热无比的气息,从这赤金之中爆出来,仿佛是掌心里握住了一颗小太阳一般,恐怖的热力,瞬间要将他的半条手臂都融化。

    好一个张三,竟然在这赤金之中,留下了暗劲。

    叶青羽吃惊之下,表面上不动声色,却暗中第一时间调动了无上冰炎。

    只见他五指之间,有微弱的银色毫光一闪。

    赤金之中的炎热暗劲,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多谢张部。”叶青羽笑了笑,指甲轻轻在金锭上一划,如同切豆腐一般切下来一角,将这小小一点赤金手下,剩下的大半块,都丢了回去,道:“我只拿自己应该得到的,不敢额外多拿,要不然又会被人说是偷了军饷,这样的罪名,我可背不起。”

    金锭化作一道弧光,丢向了张三的脸。

    “放肆,小杂碎你找死!”

    赵如云又惊又怒,这个叶青羽真的是作死,竟敢将如此无礼,用东西丢张部的脸,这样的举动,就算是四大主战营的统帅,都不敢这么做吧。

    他一步踏出,伸手就去抓那金锭。

    随手一爪,金锭入手。

    “小杂碎,你简直该死一万次……”赵如云怒斥,有张三在身边,他根本不将叶青羽放在眼里。

    但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猛然觉得掌心之中,一股寒意爆出来。

    低头一看,顿时脸上一片难以遏制的惊骇。

    只见一层淡银色的寒霜,顺着他的掌心,爆弥漫开来,只是一瞬间,就将他的半只手臂冰封住,这银霜无比可怕,所过之处,手臂完全丧失了知觉,想要爆内元抵御寒意,却现自己的内元,竟然无法在手臂中催动了。

    “啊……”

    赵如云惊骇地大叫了起来。

    转眼,银色寒霜就蔓延到了他的肩部。

    张三见状,轻哼了一声,一掌拍出,轻轻地印在了赵如云的肩膀上。

    一股暖流注入赵如云的身体之中,抵御那银霜寒气。

    眼见张三出手,赵如云彻底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

    “咦?”

    张三原本轻蔑而又轻松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意拍在赵如云肩膀上的手掌,微微一震,然后猛地绽放出刺目的橙色,一股恐怖的热力爆。

    下一瞬间,赵如云肩膀上的银色寒霜,终于缓缓地消失。

    赵如云表情终于轻松了下来。

    “小杂碎,班门弄斧吗?真是跳梁小丑不自量力。”他骂了一句,在他看来,有张三出手,叶青羽的那点儿修为,根本就不值一提。

    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张三五指之间,那还没有散去的淡淡银霜。

    赵如云恭敬地转身,将手中的那半块赤金,双手呈给了身后的张三。

    张三接过了赤金。

    他的神色之中,蕴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惊,将赤金捏在手中把玩,半晌,才点了点头,道:“有点儿意思,我倒是看轻你了,怪不得敢这么狂。”

    叶青羽淡淡一笑。

    “看来今天我们谈不拢了?”张三很快又变回了之前那种盛气凌人且倨傲的神色,直勾勾地盯着叶青羽,道:“这么说来,叶侯爷是真的要和我辎重部作对了?”

    “我只是要一个交代而已。”叶青羽一字一句地道:“就这么简单,也是我白马塔应该得的。”

    张三道:“想要交代,就得付出代价。”

    “代价吗?”叶青羽指了指地上那团白色粉末,道:“我一张桌子,如果不够硬,那它的上面,还能盛放东西吗?一碰就软,那不是桌子的本性,那样的东西,也不应该叫做桌子,所以它才在张部的脚下,化作了粉末,而不是弯曲成一滩烂泥。”

    说道这里,叶青羽看了一眼赵如云,大有深意地道:“有人选择做一滩随意揉捏的烂泥,而我却更愿意做一张宁碎不弯的桌子。”

    赵如云顿时脸色潮红如涂了猪血。

    -------------

    今天就一更了,整天都在高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