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195、也许我错了
    但就是这样一道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剑光,却破掉了燕不回那威震诸天一般的妖气巨灵手掌。

    剑光一出,整个幽燕关的眼光,似乎一瞬间都变得灿烂明媚了起来。

    原本被妖气巨灵手掌余波震荡的混乱的符文飞艇舰队,也渐渐地稳住了阵脚,在一些将领的指挥之下,有序而又快地后退……

    那些已经坠落的飞艇,也得到了第一时间的救助。

    虚空之中。

    燕不回并没有再对这些弱者出手。

    他看向远处的关主府,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微笑:“呵呵,6老儿,终于出手了吗?我还以为,你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呢,呵呵……”

    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和挑衅味道。

    这也是时隔十一年以来,在幽燕关的上空,第一次有人,用这种口吻,和幽燕战神说话。

    这一瞬间,幽燕关中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人,瞬间处于暴怒状态,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一口一口将这个敢于亵渎幽燕关神明的狂徒咬死咬碎,将他死得粉碎。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幽燕之神的降临,将这个恶徒斩杀。

    但天地之间响起的,却是一声叹息。

    ……

    ……

    “这就是帝国军队的力量吗?”

    距离主战场大约五六千米之外的一座高楼废墟上,紫薇宗弟子魏天明瞪大了眼睛,

    他身后的师兄弟们,也一个个都瞠目结舌。

    断了一条手臂的师叔梁权,面色蜡黄地坐在一边一块岩石上。

    他的伤口已经包扎。,

    对于灵泉境高手来说,断臂之伤,也算是比较严重了,只有苦海境的强者,才能做到断臂再生,灵泉境武者最多也只是将断臂续上,但梁权自己斩下来的那条手臂,却已经因为中了雪白蜥蜴妖的剧毒,而化作了脓水,所以再也不可能接回来了。

    最好的结果,是找符文炼金大师,制作一条金属手臂。

    但金属手臂毕竟不如血肉之躯灵活。

    身体残破,对于武者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事情,这意味着想要再进一步,就变得很难,武道之路也会大受阻碍,以不全之躯想要窥探天道,比健全之躯更加困难。

    所以此时,梁权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但他依旧被天空之中,那宛如魔神一般的神话战斗,给吸引了。

    紫薇宗算是雪国宗门之中的顶级宗派,宗中的顶级强者数量也不算少,但到了那个境界,更加讲究修为心境,一般很少出手,所以即便是身为外门长老,在紫薇宗已经整整三十年,梁权也没有见到过这种程度的战斗。

    “这些年以来,宗门被帝国军队压制,也不是没有道理,别人不说,单单是那两大营的统帅,实际上都是很恐怖的存在,紫薇宗之中,也只有内门核心长老,或者是那几位后起之秀,才是对手,只是此时被那妖人凶焰压住,没有展现出来实力而已……”

    梁权在心中暗忖。

    而关于幽燕军神在刚才一剑之中展现出来的境界,却已经不是他所能度侧的了。

    整个紫薇宗数万人之中,能够达到这一境界的人,只怕也是凤毛麟角。

    “国家机器就是国家机器,运转起来,精密而又可怕……宗门虽然底蕴传承要比帝国更久一些,但论组织能力、效率和人力财力,却是差了太多太多,”梁权思忖着,看了看远处目瞪口呆的弟子们,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一代的弟子,已经快要被宗门宠溺给惯坏了。

    他们没有经历过大风浪,平日里听到的都是关于紫薇宗的赞美之声,行走江湖的时候,一旦报上紫薇宗的名号,别人都是一番抬举,绝对不会明里和你作对,久而久之,真的以为紫薇宗天下无敌,再加之帝国一向对宗门相对宽容,所以宗门子弟们,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天之骄子。

    若是在和平年代,这样的现状,或许没有什么。

    但梁权已经隐约感觉到,乱世就要降临了。

    以他的地位和实力,都有了这种感觉,紫薇宗的高层长老和宗主们,号称洞察天机,观监天下,自然是早就有所察觉,只怕也已经有所布置。

    这一次,宗门拍自己来带着这些小家伙,相应帝国号召,驰援幽燕关,或许就是应对策略之一吧。

    但是……

    梁权摇了摇头。

    就靠这些小家伙,温室里的花苗,起不到什么作用吧?

    梁权的脑海之中,回想起离开宗门只是,刑堂掌座长老那大有深意的一番话,心中依旧捉摸不定。

    就在他准备闭目调息养伤的时候,突然怀中微微一热。

    梁权一惊,掌心一翻,从怀里掏出一个暗红色的玉璧。

    玉璧光华五纹络,但是却又一行密字,一闪而逝。

    “恩?李秋水要来幽燕关了?”

    看到内容,梁权心中巨震。

    紫薇宗年青一代三杰之一,号称【破天一刀】的李秋水,早在十年之前,就被认为是未来有可能接掌紫薇宗的绝世天才之一,实力深不可测,即便是在整个帝国的宗门界,都是排名前十的英才,这些年以来,据说一直都在闭关,现在竟然要来幽燕关了?

    “事情越来越精彩了……”

    梁权心中暗叹。

    算算时间,只怕再有两个时辰,这位紫薇宗的年轻领袖,就要到了。

    ……

    ……

    “唉……”

    关主府的方向,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声音落下。

    幽燕军神6朝歌人已经到了柳随风和彭一真的身前。

    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

    就仿佛他自始至终都在一样。

    一时间,无数双崇拜的眼神,如同最狂热的信徒看到了自己的主教一般,投向了这位幽燕军神,天地之间的云气,似乎都要围绕着他而旋转。

    6朝歌,一个传奇。

    一个被无数传说和故事神话了的传奇。

    关于6朝歌的形象容貌,有着无数不同的版本,有人说他如天神般魁梧强壮,有人说他是一个翩翩如玉的俊秀书生,还有人说他三头六臂,有着神的体质,更有人说他其实是个风华绝代的美女……

    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

    麻布长袍,头灰白,身形不高,腰背还略有点儿佝偻,面容普通。

    这就是6朝歌。

    但就是这样的面容,当他站在柳随风和彭一真的身前虚空之中的时候,就像是一座永远不可能被攀登过去的山峰一样,给了人难以形容的安全感。

    就连对面气焰滔天的燕不回,在看到6朝歌的瞬间,也不由得为之沉默了片刻。

    那一声响起在天地之间的叹息声,仿佛是让所有人都沉浸在遗憾悲伤之中,有一种影响人情绪的能力,让这片天地,都沉默了片刻。

    6朝歌一双眸子,宛如深海,有一种令人灵魂沉醉的力量,闪烁这沧桑智慧的光芒。

    “为什还要来?”看着燕不回,6朝歌叹息着道。

    燕不回神情猛然清醒了过来,嘴角划起一丝冷笑:“你说呢?呵呵呵呵,当然是……来杀你啊。”

    “你不该来,”燕不回平静地道:“这只是送死而已。”

    “哦哦,你这样的语气,我可以理解为,你在为我担心吗?”燕不回讥诮地大笑了起来:“一个月之前,处心积虑想要杀我的是你,今天劝我不该来的也是你,6老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样伪善,虚伪的可怜。”

    这话一出,柳随风、彭一真等军中顶级强者,脸上都现出怒意。

    从来没有人,敢对幽燕军神这么不敬。

    但6朝歌的表情,却并没有什么变化,道:“你应该知道,上一次围杀,我手下留情,你才能活着离开。”

    话音未落。

    周围诸人神色齐齐一变。

    什么?

    6大人上一次,竟然手下留情了?

    地面上。

    叶青羽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是一惊。

    军部苦心策划无数时日,耗费了无数人的心血,才策划了一次成功的击杀计划,为的就是击杀燕不回,但6朝歌却在这里亲口承认,上一次之所以行动失败,并不是因为计划除了问题,而是因为他这个执行者,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放水了……

    这,简直有点儿荒谬啊。

    这事如果放在任何其他人的身上,只怕立刻就有一顶叛国的帽子扣下来,不能翻身了。

    但说话的这个人,毕竟是6朝歌。

    所以周围众人只是微微变色,但却绝对不会有人说什么。

    6朝歌有这个自信说出来,也根本不会惧怕别人去拿这件事情做文章。

    “噢,是吗?手下留情了?”燕不回冷笑着,道:“冷血如你,不是向来都号称是要顾全大局吗?杀了我,才是有利于大局,为什么你要留手呢?怎么,内疚了吗?”

    听到这句话,6朝歌一直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一闪而逝。

    他显然是回忆到了什么。

    “不错,是内疚了,”6朝歌点点头,很坦然地道:“当年的事情,也许真的是我做错了。”

    燕不回听到这句话,微微愣了愣。

    这位一代凶人的面部表情,似乎稍微有点儿柔和,但旋即立刻被一种近乎于狰狞的冷酷之色替代,狂笑了起来:“哈哈哈,是吗?也许……好吧,虽然加了也许,但听起来总算是像一句人话,但是这句话,你今天才说出来,不觉得太晚了吗?当年阿衡死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到今天为止,我还记得你当时那张冷血的脸,所以我誓,哪怕是穷尽我一生一世,都要杀你……”

    话音之中,带着一种深入骨髓的恨意。

    即便是隔得很远,叶青羽仿佛都能感觉到燕不回内心中那种愤怒和绝望。

    当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燕不回的故事,似乎比当初刘先生讲的,更加曲折神秘一些。

    莫非是当年6朝歌做了什么对不起燕不回的事情?

    叶青羽隐约听出来了一些端倪,但依旧一头雾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