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01、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c_t;readx;

    这个贵气少年弟子,竟然是帝国贵族?

    周围人的神色,顿时惊惧了起来。

    帝国律法森严,贵族和平民、平民和贱民、贱民和奴隶之间,有着不可忽略的鸿沟划分,平民顶撞贵族,那是死罪,要是生了冲突,贵族将平民杀了,最多也只是缴纳罚金之类的,不会抵命,尤其是来自于帝国大门阀的世家贵族,更是有着卓然不群的地位reads;。

    “怎么样?蔺师弟有没有资格教训教训你们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军蛮子啊。”鹰钩鼻得意洋洋地笑着,然后又指了指刚才说话的军士,道:“你不服气是吧?要做出头鸟,好呀,和你们这位小军官一起去,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

    那名军士顿时面色大变。

    这几个紫魅七星宗的人如此骄横,谁都知道,要是真的被带过去,只怕要糟糕。

    书卷气年轻军官往前走了一步,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他的表情,一直都很平静,像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激起他的愤怒一样。

    蔺师弟却冷笑了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你什么说话的地方,两个人,都给我带走!”

    旁边几个紫魅七星宗的弟子,顿时都笑了起来,一步一步逼过来,就要动手。

    “欺人太甚了。”其他甲士也都愤怒了,锵锵锵拔出了腰间的武器,都围了过来,将书卷气年轻军官和那名军士保护在其中。

    这些士兵虽然实力不强,但毕竟都是前锋营的战士,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见过无数腥风血雨,都是曾经在刀尖上跳舞的死士,纵然畏惧对方的身份,但却也绝对不会就这样抛弃袍泽。

    紫魅七星宗的人,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一时都有点儿犹豫。

    真的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只怕是幽燕军方也会追责。

    蔺师弟冷下了一声,毫不在乎淡淡地道:“不要怕,谁敢阻拦,就弄死他,出了事情我担着,几只蚂蚁一样的军蛮子,也要强出头?就连他们的游击将军,见了我也得低头哈呀。”

    这下子紫魅七星宗的弟子们,顿时得势了。

    尤其是鹰钩鼻,走在前面,狞笑着道:“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我……”

    话音未落。

    啪!

    一声脆响传出。

    就看鹰钩鼻的脸上,一个清晰到了极点的掌印浮现。

    他整个人一呆,旋即直接被扇的飞出去五六米,半空中口中白的红的飞出来,却是一口牙齿全部被打掉了,随着鲜血喷了出来。

    怎么回事?

    没有人反应过来。

    没有人看清楚是谁出手。

    就在下一瞬间——

    啪啪啪啪!

    四五个紫魅七星宗的弟子,脸上都出现了巴掌印。[ ]

    这几个家伙,一个个像是见了鬼一样,口中喷着鲜血,倒飞了出去,滚在远处,像是一地的滚地葫芦一样,一个个哼哼唧唧的,半天都爬不起来。

    依旧是没有看到谁出手。

    书卷气小军官和周围的军士们,一个个都面面相觑。

    他们显然也是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说实话,看到那些骄横的紫魅七星宗弟子,一个个都抽的像是死狗一样,大家心里就像是三伏天吃了冰镇西瓜一样,别提有多爽了。

    蔺师弟瞠目结舌地看着周围,又惊又怒地吼道:“谁?谁在偷袭,给我站出来……”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不学无术的东西,就算是右相亲自来了,也不敢以宗门之身,欺压幽燕军士,你一个小小的世袭宗室爵,不思报国,竟敢在这里狐假虎威……滚,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话音未落reads;。

    啪!

    一道清晰的掌印出现。

    蔺师弟像是死狗一样飞出去,半空中一口牙齿也是全部都掉落,一张脸顿时肿的像是熟透了之后掉在地上摔烂了的桃子一样。

    在所有紫魅七星宗弟子之中,就数他和鹰钩鼻最惨。

    “这次留你们一命,给你们一个教训,到了幽燕关,就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下一次被我再遇到你们犯贱,小心迷们的狗命。”

    神秘冰冷声音最后一次传来。

    语气之中,杀气森寒。

    蔺师弟等人如同见了鬼一样,一个个都吓得魂飞魄散。

    连对方在哪里都看不清楚,就被打成了猪头,双方实力差距,简直如天与地一般,而且对方很显然根本不买右相的面子,话语之间,隐隐透露出也是地位极高之人,绝非是他们所能对付。

    一群人来势汹汹,最后却如丧胆的野狗一样仓皇而逃。

    书卷气年轻军官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他隐隐觉得刚才那个声音有点儿熟悉,但仓促之间,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而周围的平民和军士们,却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这一下真的是峰回路转,尤其是看着那帮嚣张跋扈的紫魅七星宗的弟子像是狗一样仓皇逃离,心情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兴奋,实在是太爽了。

    “哈哈,让这些家伙嚣张。”

    “到底是哪一位大人暗中出手呢?”

    “肯定是咱们幽燕军中的强者……也许会是大帅级别的强者呢。”

    “哈哈哈,解气呀。”

    ……

    ……

    远处。

    黑暗中。

    站在一堵坍塌的矮墙州的叶青羽,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当然没有真的就离开。

    早在那鹰钩鼻阴狠地留下一句‘你等着’的时候,叶青羽就知道,这件事情不算结束,对方肯定回来报复,不过一直等到天黑的时候,对方还没有来,叶青羽想了想,干脆告辞离开,然后远远地在暗中保护等待。

    结果紫魅七星宗的弟子,真的来报复了。

    更没有想到,竟然有帝国贵族,加入了宗门之中,成为了宗门弟子。

    这些个紫魅七星宗的弟子,实力比之紫薇宗的魏天明一行人更显不堪,解决掉他们,对于叶青羽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但那个姓蔺的贵族的出现,却让叶青羽意识到了另外一些事情。

    之前叶青羽一直以为,帝国是帝国,贵族是贵族,宗门是宗门,这其间应该没有太多的纠缠,但当那蔺师弟出现,叶青羽立刻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绝对是错误的。

    原来帝国贵族门阀,也会让其嫡系子弟加入宗门之中学艺。

    现在想来,一切应该是理所当然。

    先帝国律法并未明确地禁制贵族拜入宗门,其次不论是对于宗门还是贵族来说,两者的结合都是一件好事,彼此之间利益纠缠,就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宗门有强大的顶级强者,而贵族则有国家地位和特权,利益交换,彼此都可以从中获取更多。

    叶青羽意识到,帝国上层的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复杂。

    而这一次帝国选择征召宗门众人,来协助幽燕军展开春季攻势,背后的原因,很有可能要比自己、温晚还有柳宗元一开始想到的原因,更加复杂无数倍。

    看到远处书卷气小军官等人无事,叶青羽终于放心,这才真的转身离开。

    之所以没有现身,是因为叶青羽明白,自己现在有点儿仇恨属性,根据那个睚眦必报的辎重部部张三的性格,但凡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人,估计都会遭受到其报复,所以在解决张三这个大麻烦之前,叶青羽不能和幽燕关中的任何人太亲近,以免为他们引来祸端。

    当然,温晚和柳宗元除外。

    回去的路上,叶青羽被巡逻的军士叫停盘查了好几次。

    因为白天妖族闹事,所以宵禁执行的更加严苛,一般平民或者军士,在没有军令的情况下,若是这个时候还在街道上行走,就会立刻被抓起来严格审查询问,好在叶青羽已经算是帝国贵族,不在宵禁之列,略微盘查之后,军士们都会恭敬地放行。

    黑暗的街道之中,弥漫着一股悲伤和仇恨的味道。

    叶青羽心中很清楚,经历了白天的事件之后,不论是幽燕军还是城中的平民,对于妖族的仇恨,将会上升到一个新的程度,在人族和妖族原本就已经山高海深一般的仇恨中添了一把火,帝国的春季攻势,无疑将会得到更多的民众支持。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

    叶青羽的目光,遥遥投向了关主府的方向。

    幽燕战神6朝歌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了?

    这才是决定整个幽燕军团战力和效率的最大因素。

    可惜这样的事情,即便是以叶青羽如今的身份地位,也搀和不进去。

    一路走着,叶青羽不由得又想到了宋小君。

    这个名字一从他的脑海之中蹦跶出来,叶青羽的嘴角,就会不自觉地划起一道轻松的弧线,心情瞬间就会变得明快了起来。

    终于再次见到小萝莉了,也知道了她的近况,虽然没有来得及打招呼,但有了线索,一切都更加好办了。

    而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reads;。

    小萝莉与妖族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黑暗不动城出身,注定了她会遭受无数的凶险杀机,所以叶青羽必须确定,当下一次自己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能够有实力去保护她。

    胡思乱想之中,很快就到了白马塔。

    白远行已经提前回来了,还没有睡,正在苦练剑法,一身汗,听到叶青羽回来,赶紧出来伺候,叶青羽笑着看了看他,指点了一两点修炼上的难题,让他回去修炼,不必管自己。

    很快,吴妈坐了宵夜端上来。

    叶青羽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今天忙了一天,还真的是饿了。

    “辛苦吴妈。”叶青羽看着眼前精致的小菜,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

    吴妈有点儿受宠若惊,连忙道:“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叶青羽笑了笑,又问道:“你丈夫的伤势……”

    “快好了快好了,多亏大人您大慈悲,请了大夫治疗,用的都是最好的药,我男人贱命一条,没那么金贵,好的很快,已经可以下地干活了……”说起这个,吴妈更是感激涕零。

    她却不知,叶青羽如此厚待他们一家,也是有原因的。

    当日吴妈在绝望之下,一个人揽了责任,这种忠勇,让叶青羽刮目相看,下意识中,已经将她当做是自己人了。

    “你家中还有什么人啊?”叶青羽随口问道。

    吴妈连忙回答道:“除了我男人之外,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婆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半大小子,在城中其他的店铺做帮工呢……自从奴婢来了白马塔,我们一家的日子,就好过很多了,嘿嘿,别人知道奴婢在白马塔做事,都羡慕的很,以前为难奴婢一家的几个对头,现在也都老老实实的了。”

    说起这些的时候,吴妈眉开眼笑。

    她觉得自己的命,是真的好。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