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14、你去偷情了吗
    “汪,主人,你怎么笑的这么……”呆狗小九正趴在蒲团上眯着,看到叶青羽回来,有点儿奇怪地说:“呃,这笑容怎么形容呢……好淫贱啊,好像是刚刚偷情回来一样。”

    啪!

    叶青羽抬手就给他一个爆栗子。

    偷情?

    这死狗竟然知道偷情?

    学坏了学坏了。

    叶青羽心中暴怒,这呆狗最近是越来越不可爱了,以前不会说话的时候,虽然笨的不行,但好歹很呆萌啊,但是现在会说话了,一开口就无比腹黑,那种呆萌就变得像是嘲讽脸了,怎么看都怎么想抽它。

    “汪汪,疼死汪了,小银,快吐他口水。”呆狗小九眼泪汪汪地叫了起来。

    小银龙飘飞在空中,扭头看了看小九,又看了看叶青羽,突然出一声欢快的低鸣,咻地一下子来到了叶青羽的身边,用自己的小角丫轻轻地低着叶青羽的额头,灵活地甩着尾巴撒娇,根本不理会呆狗小九。

    “汪,叛徒……”呆狗小九呆滞,倍受打击:“说好的听我话呢?以后不带你出去吃好吃的了。”

    好吃的?

    说起这个,叶青羽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啪地抬手又给了呆狗一个爆栗,怒道:“老实交代,你们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晴风细雨楼的人,说有一只白色的狗骑着一条会飞的银蛇,在楼里面偷东西?是不是你带着小银去做坏事的?”

    “呃……汪汪,坏事?怎么可能……噢,对了,主人,我突然想起来,有个事情要去办,你先和小银好好聊,我一会儿回来……”呆狗小九立刻顾左右而言他,神色慌慌张张,带着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朝着窗口飞窜过去。

    叶青羽笑了笑,勾勾手。

    嘭!

    原本敞开着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层薄冰封住,呆狗小九直接一头撞在了薄冰上,弹回来掉在地上,眼前乱冒金星,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样。

    叶青羽伸手拎着它的脖子,又好气又好笑地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真的去偷东西了?有没有带回来赃物,藏到哪里了?”

    “汪汪,哪有,主人,我这么可爱,你这么说,是在侮辱我的狗品,汪不会去偷东西的……”小九义正言辞地否认,四个小爪子在空中乱蹬,一边挣扎一边赔笑。

    话音未落。

    咻!

    小银龙摆了摆尾巴,在空中窜来窜去,示意叶青羽跟自己过来。

    “汪?”呆狗小九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小银龙就果然领着叶青羽,叶青羽拎着它,来到了四楼静室后面的一间杂物室里面。

    就看原本应该空无一物的杂物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乱七八糟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食物和酒,一股奇异的香味在开门的瞬间扑面而来,还有一些幽幽沁人心脾的罕见草药,以及闪闪光的金属……

    “这尼玛……”叶青羽黑着脸,已经无力吐槽。

    不用问了。

    这些东西,肯定是小九这个吃货偷回来的。

    简直是要逆天啊,偷了这么多东西,悄悄藏在这里,这要是被那些失主找上门来,叶青羽根本就是黄泥抹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解释不清楚啊,到时候估计得宰了这只吃货来向失主们赔罪了。

    小银龙邀功一般地欢快鸣叫,用尾巴指了指屋里的东西,又指了指呆狗小九,很彻底地将罪魁祸指正了出来。

    “你这小家伙,这是要做污点证人啊。”

    叶青羽记得,那晴风细雨楼的掌柜说过,是一只白色小狗骑着一条会飞的银蛇,而所谓的会飞的银蛇,一定就是小银龙了。

    小银龙被叶青羽看了一眼,立刻老老实实地飞到他头上,钻进头里,把自己当成是一根银色簪一样,一动不动了。

    呆狗小九气的咬牙切齿:“汪了个汪啊,小银,我今天把话说在这儿,我们的友谊,结束了,彻底结束了。”

    小银龙在叶青羽的头里装死,一声不吭。

    叶青羽哭笑不得。

    自己养的这战宠都是神经病啊。

    “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把这里收拾干净,以后不要再带这些东西回来,要是给人逮住,你就等着被别人抽筋扒皮下锅炖狗肉吧。”叶青羽把呆狗小九丢在杂物间里,转身出去了。

    ……

    ……

    夜深人静。

    一家很普通的小客栈中。

    “姐姐,你今天为什么对那个坏蛋那么客气?”昏黄的油灯下,羊角辫小丫头气呼呼地问道。

    摘去了面具的宋小君,赤脚贴身短裙,怀中抱着白色的玩偶小熊,静静地坐在床上,似乎是在呆想着什么,听到羊角辫小丫头的话,抬头看了看她,一脸的迷茫:“啊?”

    “啊啊啊啊……”羊角辫小丫头拽着自己的小辫子低声尖叫,然后一脸无奈地道:“我说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嘛,今天从那个什么红尘酒楼回来,就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像魂儿丢了一样,喂,你不会是在想那个坏蛋吧?”

    “哪个坏蛋啊?”宋小君慵懒地躺在床上。

    羊角辫小丫头跳过来,神神秘秘地道:“就是今天过来搭讪的那个小混蛋啊,你可千万不要被他骗了,那家伙心狠手辣着呢,我在晴风细雨楼,亲眼看到他狰狞狠毒地杀了血焱和雪蜥呢,他是个嗜血的杀人狂啦。”

    “哦,他啊……”宋小君揉了揉怀里的小熊,雪白精致的小脚丫绷直,灯光下令人炫目的雪白闪烁,她把小脚伸到了被子里面,道:“那个人,他很奇怪。”

    “奇怪?啊,完了完了,你竟然会这么想,好奇心是女人沦陷最初始最明显的征兆……”羊角辫小丫头哀嚎,一副哀怨欲绝的样子。

    “胡说什么呢?”宋小君用小熊玩偶砸羊角辫。

    “咯咯咯……”羊角辫小丫头笑着躲避,还嘴道:“开玩笑的嘛,但是姐姐为什么今天和他说那么多的话,整整三句唉,你知不知道,你之前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说过两句以上的话……”

    宋小君坐起来了一点,靠在枕头上,脸贴在玩偶小熊身上,道:“那个人有点儿古怪。”

    “古怪?到底是什么古怪啦?”羊角辫小丫头一怔。

    “嗯,他的身上,有黑暗力量的气息。”宋小君若有所思地道。

    “啊?这怎么可能?”羊角辫小丫头惊叫起来:“难道这个坏蛋,竟然也是我们黑暗不动城的人?”

    “不知道。”宋小君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所以我在想,如果他真的是黑暗不动城的人,那应该会认识我才对啊,可是他说什么宋小君之类的,小仙,你听过宋小君这个名字吗?”

    羊角辫小丫头的名字,叫做小仙,摇了摇头,道:“没有啦,那个家伙,一定是在胡说呢。”

    宋小君不说话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白衣少年的时候,有一种很奇妙很奇妙的感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仿佛是在哪里,曾经见过这个人一样,很难说清楚这是为什么,看到别的陌生人会有一种本能排斥的她,在看到他的时候,甚至隐隐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亲切感……

    为什么这个白衣少年这么特别?

    她想不清楚。

    低头看着怀中的玩偶小熊,她又想到了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一个谜团。

    怀中这只小熊玩偶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自己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但偏偏自己的潜意识中,觉得它无比无比重要,就像是自己的生命的二分之一一样,每当烦躁的时候,抱着这只小熊玩偶入睡,就会进入甜美的梦乡。

    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忽略了什么。

    似乎是遗忘了什么。

    但来自于体内血脉深处的一些久远记忆,却又在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什么都没有失去,什么都没有抛弃,自己就是黑暗不动城的王,一个主宰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黑暗中的王者,等待着恢复那昔日的荣光。

    我叫黑暗。

    黑暗之力的主宰者。

    宋小君是谁?

    ……

    ……

    第二天一早。

    黄真就带着金灵儿来到了白马塔。

    白远行虽然不知道自家大人为什么会收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作为白马塔编制中的新收第一人,但还是很热情地招待了金灵儿,反正跟着叶青羽这段时间以来,奇奇怪怪的事情,见得太多,白远行已经有点儿习惯了。

    把白马塔中的规矩,都详细介绍给了金灵儿,白远行笑着道:“金小弟,到了白马塔,做事说话,先都要想到咱们家侯爷的脸面,不能像是以前那么随意了,一个月有三天假期,你可以回去探亲,大部分时间,都要留在这里修炼……”

    正说着呢,叶青羽从楼上走了下来。

    “叔叔,我来啦。”金灵儿兴奋地跑过去。

    叶青羽额头上一串黑线:“说了叫哥哥,我才十六岁……”

    “好的,叔叔。”金灵儿很听话地道。

    这小屁孩。

    交代了一番之后,黄真一再向叶青羽道谢,这才放心地离开,作为百草堂受欢迎的药师之一,她得赶紧赶回去做事。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