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16、喝喝酒杀杀人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叶青羽的身上。

    水桶腰老板娘和伙计目光呆滞地相互对视了一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整个酒馆中的食客们都处于无法思考的状态。

    除了那几个喝的昏昏沉沉趴在桌子底下吐得一塌糊涂已经甜睡且时不时打个饱嗝的汉子们。

    叶青羽也张口打了个酒嗝,一只手搭在粗胚酒罐上,道:“你们是谁,先报上来历,让我看看,是不是杀了你们的人,今天早上,杀的人太多了,记不住……哦,你问杀人的理由?一般来说,似乎只有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该死。”

    “混账!”

    “放肆!”

    “你找死!”

    玄玄宗的弟子们,都怒吼了起来。

    “姓叶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我玄玄宗上下,就算是全部都战死,也要讨个公道。”钢针络腮胡壮汉怒吼咆哮:“我们可不管你是什么侯爷,杀人偿命,江湖上的事情,刀剑说了算。”

    “玄玄宗?你们的师尊?哦,就是在臻品轩巧取豪夺人家镇店之宝的那个无赖?”叶青羽手指轻轻地敲打着粗胚陶瓷酒馆,笑了笑,道:“是我杀的,你们要为他报仇?”

    “放屁,我们师尊是有身份的人,怎么会做那种事情,一定是你,故意诬陷……”络腮胡大汉怒吼着辩解。

    “有身份的人多了,谁说有身份的人,就不会做坏事?什么狗屁逻辑……”叶青羽挥手打断他们的话,语气变得坚定了起来,道:“懒得和你们多说了,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赶紧滚出幽燕关,不要在这里兴风作浪,我不追究,而是留下来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我送你们和你师傅去相见。”

    叶青羽今天早上大开杀戒,就是要以雷霆手段,弹压江湖宗门中人。

    幽燕关中不能乱。

    这是最重要的底线。

    早晨一出门的时候,叶青羽就去关主府,找到了画圣刘先生。

    一方面打听一下6朝歌的情况,不过却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另一方面则是想要摸清楚所有进入幽燕关中的宗门的底细,他相信军机阁在这方面应该是有信息调查,而在这一方面,刘先生也没有让他失望,一块复制的卷宗玉诀,其中将目前进入幽燕关之中的大大小小的宗门底细、高手名录,以及相关的其他信息,都介绍的非常详细清晰。

    军队机器在这方面的强大和精密程度,远宗门中人的想象。

    乱象之下,一切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中。

    而在玉诀之中,这个玄玄宗的底细,也有提到。

    其宗主天玄子,是一个五十眼灵泉的高手,伪君子一个,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一次果然是恶性不改,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去臻品轩夺人家的镇店之宝,又是威胁又是恐吓,还打伤了两三个伙计,被叶青羽遇到,直接催动【无极神道】,战力双倍触,出手格杀。

    这个玄玄宗,原本是一位前辈高人所创,也算是一个名门正派,实力不错,虽然未进三宗三派之中,却也有点儿名气,可惜后来掌门之位所传非人,逐渐变成是一个藏污纳垢之所了。

    这样的宗门,想要浑水摸鱼到幽燕关来捞一把,自然说的过去。

    在叶青羽看来,毒瘤就要拔除,这样的宗门,还不如直接灭掉。

    所以他出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留情。

    对于眼前这些玄玄宗的弟子,叶青羽准备网开一面的。

    但对方却并不领情。

    “上,和这个杂碎拼了……和这个杀人魔头,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一起出手,剁了他。”一个玄玄宗弟子疯狂地冲了上来,长刀挥动,刀气如霜,实力倒也不弱,在二十灵泉左右,出手之间,根本不顾周围食客的死活。

    水桶腰老板娘尖叫了起来,心疼她的家具,但也不敢阻止……

    其他玄玄宗的弟子,催动玄功,刀剑出鞘,踢飞了桌子,踢碎了椅子,从四面围杀了过来。

    叶青羽叹了一口气。

    “你们自己选的。”

    话音未落。

    龙吟之声传出。

    体内二十道雪龙幻影迸,龙威逸散,寒气迸,大堂之中骤然温度下降,冰晶雪花以叶青羽为中心爆开来,瞬间仿佛是凭空出现了一场暴风雪一样,冲过来的玄玄宗弟子,眼睛都睁不开,被罡风所阻,脚步难以存进……

    叶青羽的身形,如闪电般在原地一闪,瞬间出现在那络腮胡壮汉头顶,凌空一掌拍下。

    “想杀我,哈哈,你的实力,不过二十灵泉,偷袭暗算我师尊,今天我为他报仇……玄玄杀招【举火烧天】——杀!”络腮胡壮汉狞笑怒吼,手中长刀反斩而出,积蓄多时的气势,瞬间如山洪爆。

    叶青羽一掌,拍在刀背之上,身形如飞鸿一般,掠过虚空,回到原来的座位上。

    “哈哈哈,叶小贼,过来再战。”络腮胡壮汉一刀得手,狂意大。

    叶青羽落在座位上的瞬间,四周的冰晶暴雪猛地收敛,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倒飞回去,漫天飞雪瞬间都没入到了他的体内,仿佛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般。

    他坐在桌前,端起粗胚陶瓷酒罐,在面前的陶碗之中,满上了一碗酒。

    “再战?”叶青羽端起酒碗,剑眉上扬如飞入鬓,淡淡一笑,仰头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对面。

    钢针络腮胡壮汉突地惊呼一声,如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却见他的长刀刀背之上,一个银色寒霜掌印清晰可见,一道道寒冰纹络,以这只掌印为中心,不断地朝着四面蔓延,转眼之间那柄巨型斩刀就被寒冰覆盖,而壮汉的手掌也被直接冰冻,就在他惊呼的时候,寒冰却已经蔓延到了他的整只臂膀……

    “怎么回事……妖法……你……”壮汉见鬼一般尖叫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师兄弟的身上,覆盖了厚厚的冰雪,一个个保持着挥剑前冲的姿势,却如石化一样,僵硬到了原地,仿佛是一个个雪人一样,早就丧失了生机……

    刚才那暴风雪……原来如此可怕……

    好可怕的杀招。

    瞬间全团覆灭。

    为什么?

    这叶青羽,不是说只有二十灵泉之境的修为吗?

    不是说玄玄子那个老不死的,是被他暗算的吗?

    可是……

    上当了,不该相信那些家伙啊。

    原来我是被人当枪使了?

    好恨啊。

    魁梧络腮胡壮汉,一瞬间无数个念头闪过心间,下一瞬间就被寒意彻底冰峰,化作了一座冰雕,矗立在原地,生机彻底断绝。

    四下皆静。

    叶青羽才将手中的酒碗放回桌上,屈指一弹,一道雪龙幻影龙吟而出,如闪电一般在大堂里这十几座冰雕雪人的身上一闪而逝,轰轰轰,所有雪人冰雕都瞬间被轰爆,化作了细微粉末,坍塌洒落在地面,很快就被融化,化作了淡红色的水滴……

    喝酒。

    杀敌。

    龙吟过时,尸骨不存。

    整个过程,如梦幻泡影一般,只不过是两三息的时间而已,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玄玄宗数十高手,包括那近四十灵泉的络腮胡壮汉,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白衣身影,翩翩如玉。

    杀敌于谈笑之间。

    众人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这个冷酷如寒冰、狠辣如烈阳般的叶侯爷,真的是一盏茶时间之前,还在这里挽着袖子踩着桌子唾沫横飞和那些粗鄙的镖局汉子们拼酒的白衣少年吗?

    不同的形象在众人的脑海之中,疯狂地撞击着。

    就连俺水桶腰的老板娘,都瞠目结舌,觉得这个世界似乎是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原本以为一场乱斗无可避免,自己这间小酒馆只怕是要被殃及池鱼,能够留下一个烂摊子都算是好的,没想到这一战来的快去的更快,那些如狼似虎的宗门高手,在普通人眼中高不可攀太过强横,但是在这白衣小俊后生的面前,如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酒馆的所有损失,也只是被踢烂的几张桌椅而已。

    “如果我要是把叶侯爷在这里杀敌的事情,宣扬出去,说不定酒馆里的生意,立刻能爆火十几倍……”

    老板娘已经开始做梦。

    叶青羽笑了笑,知道这里再待不下去,起身拱了拱手,如一切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对众人道:“各位,今天喝的很尽兴,刚才的事情,叨扰诸位啦,改日小子还来这里拼酒,希望各位不要拘束,到时候还有人来和我拼酒……告辞啦。”

    说完,丢给老板娘一锭银子,转身走出了红尘酒馆。

    半晌,后面传来了老板娘变了音的大喊声:“侯爷,您常来呀。”

    然后原本死寂一片的酒馆,立刻轰地一下就爆了,所有人都疯狂地惊呼议论了起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原来那个连续两日来酒馆拼酒的少年,真的是传说之中宛如神仙中人一般的叶侯爷,那些和叶青羽喝过酒吹过牛的人,兴奋的脸都红了……

    这段故事,注定成为传说。

    成为这里许多人一生中最精彩的故事和回忆。

    当然,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却只是故事的开始而已。

    就在叶青羽离开红尘酒馆之后不久,两个身穿着长衫的年轻人,从对面一座茶馆之中走了出来,相视一笑,那是计谋终于得逞的满意之情。

    -----------

    今天就一更。

    关于补更的事情,一般我说过要补,都会补上,没有说要补,估计就是补不上了。

    这本书因病少更的次数比较多,是因为结核性胸膜炎属于慢性长期病,最少吃药也要半年,这还是正常恢复,如果有反复,估计得一年左右,现在是每个月定期去医院复查,肝肾功能,cT和血常规,身体异常虚弱,免疫力也低,因为吃抗结核药,肝功受损,肠胃也受损,不是我整天编造借口,不是我撒谎骗你们……

    至于贴吧那个叫做辣椒鲨鱼的杂碎,你这种Lo逼也就是在虚拟网络上耍贱成本太低才敢这么不要脸,看个书还能诅咒伤及作者全家,怎么会有你这种东西看我的书,不喜欢看早点滚,看个盗版你还看出荣誉感了,我从不排斥盗版读者,因为我觉得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去看正版支持打赏读者,你一次次黑我我都耐心解释了,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不要得寸进尺,你别让我查出来你的真实身份……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