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25、眼泪和微笑
    “大慈大悲?”那刀疤军官一脚踢开身边的桌子,冷笑道:“你们这种刁民,也配老子们的慈悲?你自己说说,这几天在你们店里,抓了几个妖族奸细了?为什么偏偏你们这儿妖族奸细这么多,说,你这里是不是妖族的老巢?”

    “军爷冤枉呀,小人哪里敢。”老板娘弯着腰陪着笑,谄笑着道:“几位军爷请坐请坐,想吃点儿什么,请随便说,我马上就让人去做!”

    “呸,你这狗窝里,能有什么好东西?”另一个军官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上,扫了一眼大厅里的畏畏缩缩地往外走的食客,冷笑道:“别拿那些东西来敷衍老子们,说,今天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水桶腰老板娘挤着笑容,连忙道:“军爷,今天一个可疑的人都没有,来店里的都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十分清白……”

    “嘿嘿,清白不清白,不是你这贱货的这张烂嘴说了算,”刀疤脸军官挥了挥手,道:“来人啊,给我仔细搜查搜查,看看这里到底是不是妖族老巢,一个可疑的人,都不要放过。”

    身后的军士们,如狼似虎一般冲进来,蹬桌子踢椅子,叮叮咣咣又是砸又是翻,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老板娘脸上陪着笑,心中都在滴血。

    这些杀千刀的军士,每天都来这么一番乱砸,自己这小酒馆眼看着开不下去了,一些老主顾们都已经不敢再来,生意萧条,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看来还是学学隔壁的布店老板,早点儿关门了吧,至少可以避免一点儿损失。

    这样乱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好好的幽燕军,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转眼之间,好好一个酒馆就变得杯盘狼藉,桌椅都歪歪斜斜地被踢到在地,破碟子和破碗更是撒了一地,食客们被抓住一番搜身,然后直接打了出去,连店小二只是因为躲得慢了一点,都被打的口中流血,倒在一边装死……

    “师兄……哦,不,大人,没有现什么可疑的人。:

    “后厨也没有什么……”

    “这店里都是一群穷鬼,看样子没有什么价值!”

    士兵们都围聚过来,但一点儿也没有幽燕军的气势和架子,看起来倒像是一群土匪无赖流氓,铠甲松松垮垮,站姿歪歪斜斜,说话的时候嬉皮笑脸,哪里像是军人。

    但他们的身上,分明穿着军服。

    刀疤脸军官点点头,目光在大堂中扫视,突然瞳孔一缩,看到了远处坐在窗边座位下的白衣身影,微不可查地点点头,扭头问水桶腰老板娘,道:“那边穿白衣服的,是什么来路?”

    老板娘苦着脸,本来想要说那位是叶侯爷,但突然不知道怎么的,一道灵光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想起了之前叶青羽进来的时候,对自己做的那个手势,鬼使神差地道:“一位老主顾,常来这里喝酒,应该是附近的街坊吧,这个小人真的不是很清楚……”

    “贱妇!”刀疤脸军官勃然大怒,一条踢飞身前的椅子,轰地一声砸在了那柜台上,粗木柜台瞬间化作一片碎木,军官怒吼道:“不是很清楚?你不是说这里都是身家清白的老主顾吗?竟敢骗我?”

    “军爷息怒,息怒啊……”老板娘吓得瑟瑟抖,跪在地上连忙求饶。

    刀疤军官一挥手,身边士兵从各方朝着窗子下的座位围了过去。

    至于之前士兵们搜索的时候,竟然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还坐着一个人,实在是有些诡异,刀疤军官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并未细想,一步一步走过去,仓啷一声抽出了腰间的长刀。

    “朋友,转过来,你是干什么的?”刀疤军官一抬手,朝着桌位上白衣身影的肩膀拍去。

    但就在这时,白衣身影突然微微一颤,变得模糊了起来。

    刀疤军官一掌,像是拍在了空气中一样,直接落空。

    众人觉得眼前一花,白衣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坐在座位上的人,不可思议地消失了。

    而座位上,只剩下一只四寸来长的白色小狗,正在冲着他们呲牙咧嘴,喉咙里出低沉的吼声。

    “怎么回事?”刀疤脸军官一怔。

    “啊哈,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竟敢来打扰我,你们死定了,我要咬死你们……”白色小狗的口中,突然说出了人话。

    士兵么霍然一惊。

    “白狗精……会说话,一定是一头狗妖!”有人大叫道。

    “汪汪,你才狗妖呢……”白色小狗跳起来,快如闪电,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它白色的尾巴对着那士兵就是一顿狂.抽,像是贴鞭子一样,那士兵顿时面部肿的像是猪头,直接晕了过去。

    “抓住它……”

    “真的是狗妖!”

    “真的妖族啊!”

    士兵们有些慌乱,刀枪出鞘,将这只白狗精围在了中间。

    现在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刚才那个白衣少年一定是这个白狗精变化出来的,被围住之后,这才现出了原型,不管如何,一定要抓住这么嚣张的白狗精,而且看起来除了用它的尾巴抽人之外,这妖怪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本事了,也不是很危险。

    一阵慌乱之后,白狗精终于被抓住了,塞进了铁笼子里。

    “大人,怎么处置?”有士兵问道。

    刀疤脸军官想了想,道:“送去斩妖台吧,领了赏就直接宰了算了。”

    “汪?”铁笼里的白狗精瞳孔皱缩,身体一僵,然后疯狂地吼了起来:“你们这群蠢货,竟敢抓我?你知不知道我的主人是谁?他就在这城里,等他找到我,你们都统统死定了……”

    “嗯?还有主人?”刀疤脸军官一惊,旋即露出了喜色:“太好了,没想到抓到一条小鱼,还能顺藤摸瓜?这白狗精先不要送到斩妖台,带回基地去,给我严刑拷打一番,挖出他的主人是谁!”

    士兵答应着。

    一群人拎着铁笼,出了红尘酒馆,扬长而去。

    一片狼藉的酒馆大堂里,水桶腰老板年欲哭无泪。

    好好的幽燕关,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她想不通。

    原本好好的生活,似乎就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突然之间崩塌了,以至于她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幽燕关中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关了酒馆或许可以不再每天担惊受怕。

    但接下里的日子该和如何从呢?

    眼泪,从水桶腰老板娘的脸上流下来。

    她走过去扶起受伤的店小二,心中忍不住一阵悲凉。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回头一看。

    一张笑脸,一身白衣。

    “侯爷,我……”老板娘连忙要行礼,她毕竟是知道叶青羽真正身份的,面对这样的大人物,处于本性不敢丝毫的怠慢。

    叶青羽扶住了她。

    “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出手。”叶青羽面带愧色,道:“因为一些原因,我这次要稍微克制一下,这块金锭,算是对你店里的赔偿吧。”说着,递给水桶腰老板娘一块金锭。

    “这……这怎么可以,”老板娘惊呆了,不敢接受,连忙推辞道:“太多了,太多了,这都可以买下三四个这样的酒馆了,侯爷,我……”

    “拿着吧,”叶青羽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身为帝国军人,没有尽到职责,我很惭愧。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幽燕关很快就会恢复原来的秩序……你拿着这块金锭,安排好店小二和厨师,先关门避一避吧,等清理了关里的一些害群之马,我会再来这里的烈酒。”

    说完,叶青羽将金锭塞到老板娘的手中,笑了笑,转身离开。

    走过被踢坏的矮木门,外面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白袍宛如光一样,身影却又在地面上拉出一道很长很长又很倔强的身影。

    老板娘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金子,迷茫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突然露出了笑脸。

    她很胖,还有些丑。

    她的酒馆被人砸了。

    但她现在却突然变得很开心。

    “一切一定都会好的,大家都会来这里喝酒……叶侯爷答应过我的。”

    ……

    ……

    从红尘酒馆出来,叶青羽就直接回了白马塔。

    不用再去观察,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幽燕关里正在生着什么事情。

    刀疤脸军官一伙人,明显并非是真正的军人,是一群冒牌货,可是他们的身上却穿着如假包换的幽燕军制服,腰间还挂着军方的令牌,这说明了一件事情,一件一直以来叶青羽隐隐担心现在却已经变成了现实的事情——

    军中有人,和这些江湖中人沆瀣一气了。

    在那伙人刚刚踏进红尘酒馆的时候,叶青羽就现了。

    所以他才没有直接出手。

    而是故意让呆狗小九被抓走,顺藤摸瓜,想要查到一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真相。

    这一次叶青羽是真的动怒了。

    只要查出来,不管是谁……都必须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