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33、寒霜
    小军官刚刚醒来差点又被恐怖的刑罚给弄昏过去,整个人瘫软了下来,浑身的血浆和汗液混合在一起,手脚无意识地抽搐着,只剩下最后一口微弱的呼吸。

    那【幽魂烙】的恐怖威力实在是太过可怕。

    “哈哈哈!好啊!”

    “看起来,那小子这一下子满足了。”

    一群人又都哄笑了起来。

    齐勇有点儿喝多了。

    他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一身的酒气,端着一碗酒走过去,挥了挥手让那紫魅七星宗的弟子退到了一旁。

    “噗!”

    一碗酒全部都倒在了小军官那没有一块完整皮肤的身上。

    后者被这剧烈的疼痛再次疼的清醒过来,齐勇狞笑着,一把揪住了小军官的头,将已经无力呻吟的后者拎了起来,正反开弓直接就打出了几十个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小军官唯一还算完整的脸部给打的高高肿起。

    “你个不长眼的杂碎,不过是一个小小破军官,那天竟然还敢摆谱,不让军医给老子治伤,这一次你落到老子的手里,老子想怎么炮制你,就怎么炮制你,嘿嘿,你是幽燕军的军官有怎么样?我今天就算是在这里玩死你,也没有知道。”

    齐勇狞笑着。

    断掉一臂,等于是断送了自己的武道前程。

    他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些日子同门师兄弟们对自己的敷衍和淡漠。

    没有人再像是以前那样巴结他敬畏他,看他的眼神之中都带着一些怜悯,就连宗门的那些昔日极为看重他的长老和大人物们,显然也快要放弃了自己,齐勇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处于崩溃疯狂的边缘,就像是一头已经了疯的野兽一样,恨不得毁灭眼前看到的一切。

    啪啪!

    齐勇一边大声的泄心中火气,手上更是没有停歇,继续扇着耳光。

    他恨不得将断了自己手臂的叶青羽千刀万剐。

    但他知道,没那个可能。

    自己在叶青羽面前,如一只蚂蚁臭虫一样,人家一根手指,就可以按死自己。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风声,似乎是上面有大人物要动叶青羽,联合了不少的宗门中人,要暗中做一些事情。

    齐勇立刻毛遂自荐。

    当这股暗中联合起来的力量,决定要从叶青羽的身边人入手,做一些事情的时候,齐勇立刻就意识到了机会降临。

    他第一时间说出了小军官的存在。

    别人都不知道这个小军官和叶青羽之间,还有一些微妙的联系。

    齐勇也不是很确定。

    但那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齐勇这么做,一方面是向上面的人展现自己的价值,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报私仇,反正咬进来一个人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既然这个小军官曾经是叶青羽认识的人,那弄死他也无所谓,这个世界早就不讲公道,无辜不无辜有什么关系。

    反正,现在齐勇需要的是泄。

    只要能够让叶青羽后悔,能够让叶青羽感受到痛苦,什么事情他能做。

    “哈哈!你那天不是嘴很硬吗?现在还不是像死猪一样被我炮制……”

    齐勇狰狞地大笑。

    他一把卡主了小军官的喉咙,把他肿胀的脸颊举到了眼前。

    “说!你跟叶青羽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是不是暗中勾结妖族,只要你招供了,交代清楚的话,老子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此时已经被折磨到神智模糊的小军官微微睁开了眼睛。

    他微微皱眉,眼神中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愤怒。

    但是他张开口,却是给了齐勇一个让他怒火中烧的答案:

    “我不认识叶侯爷。”

    妈的!

    你这是找死!

    都快被折磨成狗了,这小子竟然自始至终都是这么一句话。

    齐勇的眼睛顿时等的快要翻出眼眶爆炸了。

    一股冲天火气上涌,齐勇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直接拿过了旁边的【幽魂烙】狠狠的朝着小军官的额头上再次按了下去!

    嗷!

    灵魂灼烧的痛苦,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小军官的身躯再一次疯狂地挣扎了起来,扣住他手脚的铁铐差点儿被睁开,刑架疯狂地抖动起来。

    “齐师兄,你先消消气啊,别弄死了他,咱们口供还没有拿到呢。”

    一旁的七星宗弟子连忙过来劝阻。

    “勇哥,您在旁边坐着,别累着您,让我们来收拾另外一个,保证从他的嘴里给您敲出点干货来!”

    齐勇冷哼一声,总算是坐了下来。

    同时,他身旁的另一个一脸横肉的宗门弟子,光着膀子,一身的黑毛,如一头大狗熊一样,狞笑着站了起来,道:“有两头猪,玩一会这个,再玩一会儿那个嘛,不要厚此薄彼啊,哈哈哈……”

    他大笑着,其中一人从旁边举起了一桶冷酒,直接就朝着锁在另外一具刑架上的年轻甲士桑浮生的头上浇了下去。

    啊……呸……咳咳……

    年轻甲士被一头冷水猛地惊醒。

    一阵剧烈的咳嗽响起,同时呛出了不少鲜血,可见体内也是伤的不轻。

    冷酒灌进伤口,宛如撒了盐一般剧痛无比。

    “哦……舒坦……哈哈,一睁眼,又看了一群畜生,很好,你们都还活着,我很开心!”

    甲士睁开眼睛,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凌厉的笑意。

    他的性子比起小军官还要刚烈不少,刚刚醒来看到面前的七星宗弟子,冷冷一笑,说出来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剑在撞击摩擦一样,蕴含着一种令人听了都不寒而栗的仇恨的味道。

    “怎么,想报仇?我们的确活的好好地,可惜你活不了多久了……哈哈,想报仇,下辈子吧。”

    那宗门弟子脸上充满了戏谑的贱笑。

    年轻甲士桑浮生只是冷冷一笑,懒得再费口舌。

    ‘黑狗熊’抖动着身子来到了甲士面前。

    “小杂碎,你听好了,今天是爷爷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肯出来指正你的上司柳宗元跟妖族勾结,并且承认叶青羽与柳宗元曾经通宵密谋的话!爷爷现在就能放你出去,好酒好肉,美女钱财全都不在话下,但是你要是再嘴硬的话,你看看旁边的这垃圾,你只会比他惨上十倍!”

    一个歹毒的阴谋的轮廓,就从这名七星宗弟子话语之中被隐约勾勒了出来。

    门外的叶青羽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大致的脉络。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原来这些人所谋,竟然是这样。

    “嘿嘿……哈哈……哈哈哈!”年轻甲士桑浮生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可笑的笑话一样,不可思议地大笑了起来:“就凭你们?就你们这群地沟里的杂碎,你们这群肮脏龌龊的渣滓,竟然想要动我家大人和叶侯爷?真是白痴的可笑啊……可怜,你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蚍蜉撼大树,哈哈哈哈……”

    这笑声,宛如金戈铁马在轰鸣奔腾一样。

    有一种令人变色的力量和气势,从桑浮生虚弱却又振聋聩的笑声之中弥漫出来。

    刑房之中,宗门中人一个个都为之变色。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让你屁话这么多!!”‘黑狗熊’恼羞成怒,狞笑着道:“就算是一块生铁,落在我【活阎罗】熊九的手中,也得吐出一块肉来,你想硬撑,嘿嘿,那就如你所愿,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看你能撑多长时间!”

    话音未落。

    他顺手抄起了旁边的一根铁蒺藜,手腕一抖,如闪电一般朝着年轻甲士的脸上刮了过去。

    “那就试试吧。”年轻甲士脸上带着轻蔑的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来给爷好好挠痒痒,我真的很想见识见识,你是怎么让生铁吐肉的。”

    “老子废了你半边脸,剜掉你一颗眼珠子,看你还怎么硬!”

    ‘黑狗熊’狞笑,铁蒺藜直接朝着年轻甲士的脸部扫过去。

    但就在铁蒺藜快要刮上皮肉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难以寸进。

    ‘黑狗熊’一愣,然后运劲。

    但依旧难以动弹丝毫,仿佛是被定身了一样。

    他察觉到了不对经,表情充满了惊讶。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手臂,突然不听使唤了,突然僵硬了下来,失去了直觉,一直到他讶然地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层淡淡的银色寒霜弥漫在了他的手臂上。

    “怎么回事?我……”黑狗熊无比震惊。

    一低头的瞬间,他赫然现,不仅仅是手臂上,他的大半个身躯,脖子以下的部位竟然都被这一层淡淡的寒霜覆盖,除了脖子可以略微扭动之外,其他部位根本就难以动弹丝毫,那一层薄薄的寒霜,仿佛是世界上最坚硬的禁锢,彻底封印了他一样。

    他茫然地看向其他人。

    地面上,不知道何时已经被银色寒霜覆盖。

    白玉一样的玄冰如同液体一样在流淌,无声无息地弥漫了整个牢房,不远处齐勇等人也是一脸茫然和惊骇,就见那白玉寒霜流淌过去,宛如毒蛇一般触摸到这几人的脚跟,然后顺着他们的腿脚向身躯蔓延,瞬间就覆盖了他们的大半个身躯……

    -----------

    明天晚上,在贴吧会有一个访谈,御天神帝贴吧,一个比较正式的活动,有大量的礼品赠送,还有抽奖,说实话,那奖品我都眼馋,明晚八点左右,大家都来贴吧玩玩吧,万一中奖了呢。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