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34、杀人如割草
    “怎么回事?”

    “哪里来的寒冰?”

    “生了什么?我动不了了……”

    宗门江湖中人都惊叫了起来。

    年轻甲士桑浮生微微一怔。

    想象之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

    眼睛还能看到东西。

    桑浮生看着几乎要刺到自己眼睛上的铁蒺藜之刺,在距离一之宽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听到了这群恶棍们的惊呼,然后他低头,在看到地面上那一层似曾相识的寒霜……

    寒霜?

    这寒气……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

    桑浮生呆了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原本疲惫黯然的眼睛里,骤然迸出了夺目的光彩。

    再然后,他就在眼前这头黑狗熊壮汉那惊骇万分的瞳孔之中,看到了印在其中的一个人影的影像。

    白衣如玉,黑如瀑。

    那是一个熟悉到了极点的身影。

    叶青羽!

    叶侯爷!

    桑浮生惊呆了。

    而几乎是在同时,齐勇如同杀猪一般的惊恐嚎叫,划破了整个刑房。

    “叶叶叶叶……”齐勇终于看到了那个从门口一步一步走进来的白色身影,那张英武俊秀的面容,足以让无数少女为之失眠,但在他的眼中,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一张脸孔,他失声尖叫:“你……叶叶叶……叶青羽!”

    ……

    叶青羽没有理会齐勇如同被阉割一般的尖叫哀号。

    他屈指一弹。

    四道冰晶雪花弹射而出,将年轻甲士桑浮生手脚上的镣铐直接射断。

    “怎么样,还能撑住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如闪电一般到了年轻小军官的身边。

    桑浮生却知道这句话是叶青羽对自己说的。

    这年轻甲士裂开嘴,豪气十足地哈哈大笑道:“没问题。”

    手脚微微力,伤口崩裂,鲜血溅射,人却是已经挣开了残断的镣铐,从刑架上跳下来,一个趔趄,差点儿栽倒,他一手扶住刑架,吐出一口血沫子,嘴角咧了一下,道:“妈的,差点儿被这群狗崽子弄死……”

    旁边。

    叶青羽的掌心,已经覆盖在了年轻小军官的额头上。

    小军官已经处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身体在剧烈地颤抖挣扎着,对于外界的一切,并无感知。

    “我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在门后看。”叶青羽没有回头,缓缓地向小军官的身体之中注入内元,然后轻声地道:“他的情况有点儿不妙,我来的时候,就已经现他有点儿生机涣散了……所以,我只能先忍一忍,让他们用刑,刺激他最后的能量,激其生命本源之力,我才能出手救人,夺一线生机,为其续命!”

    说着,叶青羽反手一扬。

    一件长袍从空间百宝囊之中取出,丢给了桑浮生。

    桑浮生接过长袍,往自己上下全部都是各种密密麻麻的伤口的身躯上一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听到这话,他微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原来叶侯爷是在向自己解释,不由得有些感动惶恐,连忙道:“侯爷高义,所做之事必然是有其道理,浮生早就听我家将军说过,你所做之事,无需向小人解释,哪怕今日您不出手,小人也无怨言。”

    他在柳宗元的感染之下,对于叶青羽早就是无比敬佩。

    尤其是前几日听到叶青羽放话宗门,又以雷霆手段击杀五毒公子等人,让幽燕军中的正义之士振奋无比,桑浮生已经是叶青羽的忠实崇拜者之一了。

    过了片刻。

    “呼……”年轻小军官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剧烈颤抖的身躯,终于渐渐停止了下来。

    叶青羽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医师,只是略微知道一些救人的办法。

    第一眼看到刑架上的年轻小军官的时候,就知道他伤势太重难以回天,所以才相处了这个办法,在小军官被折磨的时候,没有出手,等到他承受不了巨大的痛苦而身体本能地释放最后的生命之力的时候,才出手以是深厚的玄气,用武者最常见的方式,为他续命。

    小军官缓缓地睁开眼睛。

    看到叶青羽的瞬间,他愣了愣。

    眼神似乎是有点儿茫然,又有点儿错愕。

    “你是……叶……叶侯爷,你……”他曾经见过叶青羽的画像。

    叶青羽笑了笑,道:“不要说话,先休息。”掌心吐出一道寒气,瞬间将钢铁刑架直接冻成了冰渣,银霜覆盖了小军官身上的伤痕,为他止血,然后将他轻轻地抱起来放到了旁边的一张石床上,用另一件长袍盖住了他的血肉模糊的赤裸.身躯。

    小军官的伤势很重,需要系统的治疗。

    做完这一切,叶青羽看了看年轻甲士桑浮生。

    桑浮生的实力,比小军官强横了无数倍,体内血气旺盛如巨熊,所以状态要好了许多,略微调息之后,已经可以自如行动,身上的长袍已经被鲜血浸透,但他却像是丝毫未察觉一样,精神状态很好。

    “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他身躯挺的笔直,如一杆标枪。

    即便是在身受重伤的时候,依旧保持着一名真正的士兵的姿态,身躯一张弓一般绷得紧紧的。

    这才是真正的幽燕军军士的风采。

    叶青羽看了一眼被寒冰固定在原地惊恐万状的齐勇等人,淡淡地道:“怎么做?当然是做你最想要做的事情啊……留下一两个活口就可以了。”

    桑浮生一呆。

    旋即他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谢侯爷。”

    他行礼。

    然后转身,朝着齐勇走人走去。

    “看你们一个个,笑的多难看,来来来,开心一点嘛……”桑浮生捏了捏手指,鲜血从指尖滴了下来,骨节传来嘎嘎嘎的声音,活动了一下肩膀,缓缓走过去,笑着道:“刚才不是玩的很开心吗?现在轮到了我,来,陪我再好好玩玩!”

    ……

    我的天!!

    怎么可能!!

    当那银霜如水纹一般蔓延在整个拷问室里,固定住了每一个人的身影的时候,包括在通道里守卫的那些七星宗高手顿时觉得整个山洞里的温度一下子降至了冰点,他们亲眼看着一道笔直的白衣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山洞洞口,就好像一位浑身散着刺骨寒意的地狱死神,一步步的走了进来。

    “叶……叶青羽!!”

    齐勇为的七星宗人,不约而同的吞下了一口恐惧的口水。

    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传说中的寒冰死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叶青羽治疗年轻小军官的时候,没有人敢说话。

    难以形容的恐惧,将他们每个人都淹没。

    这段时间以来,幽燕关中的江湖宗门众人,没有听过叶青羽这三个字人,绝对没有,数百个江湖宗门中人用自己的血与骨,成就了叶青羽的无上杀名,现在【幽燕一叶】这个外号,别说是在幽燕关,即便是在整个帝国江湖道上,也已经有了足够的威慑力。

    在场的齐勇这些人,自己心中也很清楚,绑在一起都不是这【幽燕一叶】的对手。

    他们只是留在这里负责刑讯的。

    真正坐镇这里的顶级强者,恰好今日有事,都出去了。

    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叶青羽哪怕是半招。

    而且叶青羽现身的瞬间,就以寒冰之力封住了整个刑房,任何消息也都不出去了。

    他们这群人,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

    所以当听到叶青羽那句‘做你最想做的事情’的时候,齐勇等人就像是被死神的镰刀勾住了脖子一样,那刀锋般的寒冷让他们绝望。

    那冰冷的话语就如同死神的法旨,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无尽的威压与怒火,齐勇等人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对方震得无法流动,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让他们所有人都在瑟瑟抖。

    桑浮生第一个来到了那黑狗熊壮汉的身前。

    这个浑身黑色毛浓密一身狰狞气息的壮汉,脸上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他张着嘴,却已经说不出来话……

    “你看,报应来的真快!”

    桑浮生笑着,随手拿起刑架上的另一支铁蒺藜,反手砸下去。

    鲜血飞溅。

    黑狗熊壮汉的脑袋直接被砸成了西瓜一样。

    年轻甲士出手狠辣,毫不留情。

    旁边已经有几个宗门弟子,吓得失声尖叫了起来,哭喊着求饶,虽然也曾经历过江湖杀戮,也曾见过流血和死亡,但大部分时候,这样的命运都是由他们强加给别人,比如这一次酷刑折磨桑浮生和小军官,那血腥残忍的场面,要比被一只铁蒺藜砸碎了脑袋更加触目惊心,他们却如同观看盛装表演一样兴奋狂欢。

    但当这样的命运降临在他们自己身上的时候,恐惧就瞬间淹没了他们。

    “喂,我说你们,一个个都自称是江湖好汉,能不能别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桑浮生皱眉呵斥了一声,然后很认真地想了想,道:“沾到血了,嗯……看来这样太暴力真的不好。”

    然后他目光在四周看了看,拿起了一柄生锈的砍刀,在手里掂了掂。

    咻!

    刀光一闪。

    旁边一名江湖中人的脑袋,直接飞了起来。

    “还是用刀顺手一些……”桑浮生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手腕一震,刀光再起,另一个江湖中人的头颅也飞起落地,鲜血如喷泉一般涌起。

    杀人如割草。

    这是真正在妖族战场上磨砺过的军人,出手狠辣,绝对留情。

    -----------------

    明天晚上,在贴吧会有一个访谈,御天神帝贴吧,一个比较正式的活动,有大量的礼品赠送,还有抽奖,说实话,那奖品我都眼馋,明晚八点左右,大家都来贴吧玩玩吧,万一中奖了呢。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