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35、我叫叶从云
    “不不不……等一等,你听我说……桑将军,饶命,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愿意说……”之前最凶狠的齐勇,此时表现的最可怜,一脸的鼻涕眼泪,脸上五官都快要挤成一团了,拼了命地哀求,如果不是身体被寒冰封住,只怕他已经跪下来磕头了。

    “你看这种事情多可笑,这几天你还一个劲儿地让我说,要撬开我的口,结果现在自己倒是抢着要说了……”桑浮生笑了笑,道:“你说你可怜不可怜?你这种废物,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齐勇张口,想要说什么。

    咻!

    刀光如电。

    他的头颅,直接飞到了半空中。

    “真遗憾,我不想听你说。”桑浮生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之色。

    连续的出刀让他有点儿疲惫了,本就消耗过度的体力有点儿不支,他长长地喘息了几声,随手生撩起长袍前摆,擦去了砍刀上的血迹,皱了皱眉头,道:“刀太钝了,斩过去都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他笑着看了看剩下的其他人,道:“所以很抱歉啦,如果一会儿砍你们的时候,一刀砍不死,那就请多多担待哦,我会尽快补上第二刀的……”

    他贴身的长袍本来就被自己身上的鲜血染透,受过刑的身躯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每走一步,地面白色寒霜上都会留下血迹脚印,谈笑之间露出白色的牙齿,浑身带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这样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立刻就有人崩溃了。

    各种尖叫哀嚎和求饶之声,在不大的刑房里响起。

    桑浮生并没有理会。

    他拖着砍刀,一刀一刀地砍过去。

    刀口真的是很钝了,加上他力气有点儿消耗太过,所以一刀斩出去的时候,还真的没有办法斩掉一个人的头颅,他就像是砍树一样,一刀一刀地不断砍过去,最后那人的头颅,基本上是被活生生地从脖子上砸下来的……

    场面实在是太血腥。

    嘭嘭嘭!

    就像是锤子砸在败革上的奇异声音不断地响起。

    大概一盏茶时间之后。

    桑浮生用手中的钝刀,砸掉了七个人的头颅。

    还剩下最后两个人,已经彻底吓疯了。

    桑浮生笑了笑,丢掉了手中的刀。

    他转身回去,对叶青羽行礼,道:“侯爷,该做的事情,我都做完了,剩下的这两个家伙,已经彻底吓破了胆子,现在问他们任何事情,估计他们都会老实交代的……”说道这里,他补充了一句,道:“这两天我仔细观察过他们,这两个家伙,应该是知道内幕最多,胆子相对较小,也是这些人之中地位较高的人,应该可以问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叶青羽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桑浮生一脸的惭愧,道:“我这次给我家柳将军丢人了,竟然被这群货色给抓到这里来……”

    叶青羽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个桑浮生,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看得出来,他并非是一个嗜杀的人,刚才他原本可以用很痛快的方式解决掉这些宗门江湖中人,但他却偏偏用一种看起来残忍无比的方式,一个个杀过去,这并非是为了复仇或者泄,而是为了击溃最后那两个活口的心理防线,根本就是在杀鸡给猴看,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方式,击溃那两个人最后仅存的抵触意志。

    他甚至在过去几天被残酷折磨的时候,还用心去观察分析和判断这里每一个人的性格、身份和地位,分析出了这些人的强弱,知道了那些人有价值,那些人可以利用……

    这是只有真正的铁血军中菁英才能做到的奇迹。

    怪不得柳宗元将他视为心腹,一直倾力栽培,如果桑浮生能够活下去,得到正常的晋升的话,那么不出十年,他将会成为幽燕军之中的另一颗新星。

    刚才这一系列表现,让叶青羽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待。

    “先救人吧。”

    叶青羽并没有立刻去拷问那两个活口。

    在稳定住了小军官的伤势之后,他仔细想了想,情况要比想象之中的糟糕一点。

    外面那大大小小牢房中关着的人,状态都不怎么好,即便是开了老房门,也跑不了多远,这样一群人想要转移出去,不是叶青羽一个人所能做到的事情,而且就算是走出去了,该如何安致,也会是一个问题。

    “我们需要帮手……我去通知柳将军!”

    桑浮生自告奋勇。

    叶青羽闻言,仔细想了想,点头道:“好,让宗元兄和温疯虎带人来,从今天开始,我们前锋营要接管这座新兵训练营,这里的一切,都将会成为证据,我想有些人,很快就会坐立不安。”

    说到这里,叶青羽看了看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呆狗小九,道:“小九,你跑一趟,带着桑将军出去,不要惊动外面的人,知道吗?”

    “汪,汪汪!”呆狗小九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很干脆地点头答应。

    “这是……”桑浮生怔怔地看着小九。

    “一会儿你就知道它的作用了。”叶青羽笑了笑。

    一人一狗很快动身离开。

    叶青羽又观察了小军官的伤势,确定他暂时无碍之后,这才仔细观察起这个刑房。

    刑房里摆放做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刑具,都是新近打造的,不过上面已经是血迹斑斑,靠东侧还摆着一些临时床铺之类的东西,看来应该是这些宗门中人临时休息的地方,床铺旁边摆着几十个酒坛子,石壁上还挂着腊肉,墙角则是一些残羹剩菜之类的垃圾,还没有来得及丢出去……

    最里侧的有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些书卷地图之类的东西。

    叶青羽眼睛一亮,走过去坐在桌子前,一件一件仔细翻阅了起来。

    很快他的眉毛就皱了起来,如两柄利剑一般悬在星眸之上。

    大概半柱香时间之后,他看完了所有的书卷卷宗。

    “这件事情,果然还是和辎重部脱不了干系……”

    叶青羽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可惜这些卷宗之中,也并没有透露出太多的讯息,想来真正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东西,应该是在双方大人物的身上随身携带了,留在这种地方的东西,毕竟不是最重要的。

    叶青羽起身,来到了那两个快要被吓晕了的宗门弟子跟前。

    “说吧,为什么抓这么多平民,哪几个宗门参与了这件事情?谁是背后指使?”叶青羽看了看这两个人,口气平淡,面无表情,但傻子也能感受到那股随时都有可能如火山一般爆出来的愤怒和杀意。

    这两个人,哪里还敢有丝毫的隐瞒?

    两个人争着抢着说,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部都供了出来。

    叶青羽一字一句都牢牢地记住了。

    “侯爷,我们所说,句句为真,向天誓……”

    “是呀,这些话,我们都可以出面作证的。”

    两个人就差跪在地上了。

    “作证吗?”叶青羽看了两人一眼,摇摇头,道:“我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还要你们做什么证?难道我去清算之前,还要和他们讲道理吗?”

    两人都呆住。

    叶青羽算算时间,桑浮生和呆狗小九应该已经离开了这里。

    “谢谢你们的诚实,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叶青羽转身,扶起已经清醒过来的小军官,朝着刑房的外面走去,再也没有理会这两个快被吓傻了的宗门弟子。

    一直到叶青羽的身形,消失在大门外,两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办?”

    “这下子遭了……如果被宗门知道,我们泄密了,那我们就死定了。”

    两人还在提心吊胆地商量着对策,突然一股寒风吹来,就像是吹散了空中的雾气一样,瞬间吹散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两个活生生的人化作了冰沙一般消散在了原地,他们张惶的声音,似乎还隐隐留在原地……

    休息吧。

    永远地休息吧。

    叶青羽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肮脏的灵魂,都该死。

    ……

    ……

    走过了其他监牢,叶青羽并没有将里面关押着的平民放出来。

    这是要等到柳宗元和温晚带着大队人马来之后,才能做的事情,如果现在打开这些牢房的门,这里将会是一片混乱,被关久了想要活命的人们,绝对会像是疯狂的野兽一样乱冲,反而会送命,只有前锋营的大军到来,才能稳住局面,真正安顿好这些人。

    叶青羽扶着小军官,沿着甬道,朝着外面走去。

    路遇符文阵法,叶青羽出手,强行将其击毁。

    这个时候,已经不用担心惊动什么人了。

    叶青羽故意触这些警示阵法,就是要惊动那些幕后的人,故意打草惊蛇,让那些隐藏在幕后的毒蛇们自己跳出来,他要在这新兵训练营中,等待着有人来自投罗网。

    “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走到甬道尽头,站在这山洞门口,俯瞰下去,山脚下依旧是一脸混乱,伪装成士兵的江湖中人还在疯狂地喝酒哄笑,叶青羽看了看身边这个年轻的军官。

    自从那日救灾的时候认识,叶青羽就对这个小军官极为欣赏。

    虽然他的实力很普通,但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很罕见的镇定和耐心。

    那是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养气功夫,即便是很多武道高手,都难以做到这一点。

    而在这一次牢狱之劫中,年轻军官即便是饱受折磨,差点儿送命,却不愿意和齐勇等人同流合污,表现出来的强悍坚定和强大意志,丝毫不比年轻甲士桑浮生逊色多少,更然叶青羽欣赏他。

    如果有机会,日后要在前锋营提拔这个年轻军官。

    所以叶青羽才开口问他的名字。

    “回禀侯爷,属下叫叶从云。”年轻军官回答道。

    叶青羽心中一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道:“你叫叶从云?你就是叶从云?”

    ————————————————————

    明天晚上,在贴吧会有一个访谈,御天神帝贴吧,一个比较正式的活动,有大量的礼品赠送,还有抽奖,说实话,那奖品我都眼馋,明晚八点左右,大家都来贴吧玩玩吧,万一中奖了呢。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