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59、白发三千丈
    这么快?

    叶青羽吃了一惊。

    三十斤源晶,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备好了,然后又在这么快的度就送到了幽燕关,百草堂的势力真是不可小觑啊。

    叶青羽兴奋了起来。

    源晶到手,立刻就可以闭关修炼了,在武道会盟之前,应该可以再有大的突破,这可真的是雪中送炭,毕竟对于叶青羽来说,源晶的效果,要比玄天丹好了许多。

    “小师叔,弟子昨日已经将这里的消息传回了家族,林家也愿意拿出十斤源晶,感谢小师叔您的赠送丹方之恩,不过大概十日之后,才能送到。”林青衣脸色有点儿尴尬地道:“本来林家应该凑齐剩下的二十斤源晶的,可是,短时间内力有未逮,还请小师叔恕罪。”

    叶青羽看了看林青衣,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起来这个林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十斤源晶送出来,立刻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想来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赠送了丹方,更是因为【雪国丹神】独孤全和自己结拜为义兄弟,林家想要进一步朝着以独孤全为的雪国丹道大师们靠近,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决定吧。

    “好,不着急,”叶青羽点了点头,道:“到时候再说吧。”

    林青衣大喜。

    他当然不会以为叶青羽年轻看不透这背后的关窍,但凡是知道叶青羽这些日子在关中做的事情之后,没有人会把这位年轻的侯爷真的当做是一个年幼无知的毛头小伙来对待,一个愚笨的人,是不可能达到今时今日的地位的。

    而现在既然叶小师叔没有拒绝林家抛出来的橄榄枝,那就说明,他对林家并无反感。

    正说话着呢,吴妈手里拿着半截扫帚,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老爷,外面有两个人求见,我拦不住,英儿和小绮正在拦人,快挡不住了……”

    叶青羽哭笑不得。

    但吴妈显然一副很愤愤的样子。

    想自己好歹也算是名声在外,谁知道白马塔看门妇人的厉害,手中一根扫帚不知道打退了多少幽燕关中的大人物,谁知道今天来的一个中年文士和一个小书童,却是刁蛮的紧,非要闯进来,连自己的扫帚地给碰断了。

    正说着呢,就听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叶兄弟,你这门也守的太紧了一些。”

    叶青羽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身朝着外面迎去。

    却见门口的院子里,【画圣】刘雨卿一脸无奈地摊手,李英和李琦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死死地拖住了他的大腿,像是两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上面,性子比较顽劣的李英,甚至嘴巴都咬在了刘雨卿的腿上,喉咙里还出小老虎一样呜呜呜的声音……

    而书童杏儿则捂着肚子在一边笑的最都合不拢了。

    堂堂军机阁的重要人物,幽燕战神的左膀右臂,到哪里别人都是陪着笑脸,何曾这么狼狈过,被两个小孩子搞得哭笑不得。

    “小英小琦,快下来。”

    叶青羽简直要捂住脸。

    因为这段时间各种各样投机取巧前来求见的人实在是太多,像是一群苍蝇一样不厌其烦,而且一个个偏偏还都是带着礼物陪着笑脸来的,伸手不好打笑脸人,叶青羽干脆就让吴妈不问姓名来历全部一顿扫帚打走,在慨叹这个白马悍妇实在是难缠之余,有人就会谎称是叶青羽的朋友,吴妈上了一两次当之后,就更是变得油盐不进。

    今天刘雨卿两人在门口,也自称是叶青羽的朋友,结果就被吴妈一顿扫帚招呼。

    但此时看叶青羽这幅神态,吴妈立刻就知道自己这回是打了真佛了,顿时吓得战战兢兢,拉起一儿一女连忙向刘雨卿赔不是,前一刻这妇人还觉得儿女给自己脸上帖光了,这一刻她恨不得掐死这两个小兔崽子。

    “算了算了,不知者不为罪。”

    刘雨卿也是哭笑不得,但他当然不会去介意这种事情,随手揭过了。

    一边把刘雨卿和杏儿往里迎,叶青羽一边好奇地问道:“刘先生是稀客啊,怎么今天居然来到了我这里?”

    “哼哼,当然是有事情找你啦。”杏儿气哼哼地道。

    这小家伙还在记恨那日关主府门口叶青羽不辞而别的事情呢。

    叶青羽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接这一茬。

    一边的隋掌柜当然认识刘雨卿这位关主府近期崛起的新贵人物,对林青衣使了个眼色,两人拱手告辞。

    叶青羽也不阻拦,让白远行代为送客。

    出了白马塔,街道上阳光暖暖。

    林青衣毕竟不认识刘雨卿等人,回头看了一眼白马塔,不由得问道:“刚才那位中年文士是……”

    隋掌柜压低了声音,道:“幽燕关新晋崛起的人物,据说如今已经是6战神关主府军机阁中的第一号人物了,权柄极重,人称画圣,是个智计无双的人物,有传闻说,最近幽燕关之中的一切,6战神从来都不过问,一切都是这位刘先生在布局,来历不简单,连他身边的那个小书童,据说都能自由无阻地出入6战神关主府,随时都可以见到6战神,颇为受宠。”

    林青衣呆了呆。

    他现自己还是小看小叶师叔了。

    那中年文士刘先生既然权柄如此厚重,却在白马塔前被一个妇人和两个孩子缠的哭笑不得,当然并非是因为他脾气真的就好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地步,也还是因为他们是小叶师叔的人的原因。

    如此说来,小叶师叔和6战神的关系,岂不是也非同一般?

    这位年轻的丹道天才揉了揉脸,越庆幸这一次来幽燕关实在是来的太对了。

    一开始他也只是抱着对于玄天丹的好奇和质疑来的,权当是一次外出散心,离开帝都的风波诡谲,出来松一口气,但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奇遇,自己和整个林氏家族的命运,都有可能被改变。

    ……

    白马塔中。

    主客坐定。

    吴妈像是赔罪一样,赶紧端上了茶点。

    “听闻叶兄弟你也接到了李秋水的武道会盟请帖?”刘雨卿喝了一口茶,赞了一声好茶,然后似有所指地问道。

    叶青羽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收到了。”

    “那你会不会去呢?”

    叶青羽哈哈大笑,道:“当然要去,正好见识一下所谓的武道天才们。”

    刘雨卿脸上一副早就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笑眯眯地道:“不过叶侯爷你最近在城里做的这些事情,已经把自己推向了宗门的对立面,据我所知,有不少的宗门强者,对你很是不满,只怕到时候会有一番风云。”

    叶青羽微微一笑,道:“好吧,既然刘先生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去了。”

    刘雨卿差点儿噗地一声将口中的茶喷出来。

    怎么不按规矩出牌啊。

    “哼哼,胆小鬼。”一边的杏儿傲娇地哼哼。

    叶青羽瞪了这小书童一样。

    “这不像是叶侯爷你的风格啊。”刘雨卿放下茶盏笑着道。

    “刘先生今天是话里有话啊,不如直接说吧。”叶青羽笑的贼也兮兮。

    刘雨卿本来还想要卖卖关子,但一看叶青羽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笑了笑,道:“这回可不是我找你有事,而是杏儿要来找你,让杏儿自己和你说吧。”

    诶?

    叶青羽没想到是这样,扭头看向杏儿。

    杏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羞涩之色,但旋即像是没事人一样,挺起胸膛气哼哼地道:“本来我想要帮你的,但是谁让你那天不理我的……”

    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啊。

    这两件事情的时间先后顺序根本就不对嘛。

    叶青羽在心里腹诽。

    “好吧,那天我是真的有点儿急事……”叶青羽假装自己很诚恳地地道歉。

    杏儿立刻就心满意足傲娇地点点头,道:“算了,我大人不计你小人过……”说着,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白玉鎏金饕餮纹盒子,小心翼翼地递过来,道:“这件东西,先借你用一用,有它在,到时候三宗三派的人都动不了你,不过不到关键时刻,不要乱用啊,用完记得还我。”

    “什么东西?”

    叶青羽看杏儿这么小心翼翼,口器又这么大,倒是起了一丝好奇,道:“这是什么……”

    玉盒打开。

    里面空无一物。

    叶青羽抬头看了看杏儿,你玩我呢?

    杏儿用一副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叶青羽又低头看了看……等等,这是什么?

    饕餮纹玉盒的底部,有一根淡银色的细如丝的东西,不过半尺长,静静地摆放在里面,难道杏儿说的就是这件东西?

    叶青羽凑近了仔细看看。

    这根本就是一根银色头而已。

    他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面色一变,隐约在这根丝上,感觉到了一丝丝奇异的气息。

    杏儿笑了笑,一招手,那银色丝从愈合之中飞出,落在他的掌心之中,迎风变长,转眼之间竟是不知道化作多长,宛如无尽蚕丝一样,一圈一圈地缠绕在杏儿的手上,仿佛是一团银色光辉笼罩着他的手掌一样。

    一种奇异的气息,以一种极为收敛的姿态,在杏儿的手掌上若隐若现。

    即便是如此,叶青羽也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着的恐怖爆炸性力量。

    在一瞬间,有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杏儿的手掌,已经化作了神之右手一样,主宰一切。

    “嘿嘿,【白三千丈】,顶级道器,巅峰级苦海境界强者一下,一击必杀。”

    杏儿倨傲地抬起手,亮了亮这团银丝,很是自信自傲地道。

    叶青羽张大嘴巴,点了点头。

    “诶……不对啊,杏儿,原来你不仅会武道,而且实力这么好。”叶青羽惊讶地道。

    杏儿闻言,呆了呆,然后像是受惊了一样,低呼了一声,手中的银色丝线光华闪烁,化作了之前那根长,落回到了饕餮纹玉盒之中,然后他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道:“没有没有,我不会武道……你看错了,你一定是看错了……”

    叶青羽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今天的杏儿有点儿奇怪,看起来好像是智商下降了好多个层次一样。

    “好了啦,笑什么笑,你要不要,不要我拿走了。”杏儿有暴走的趋势,一张脸通红地吼道。

    叶青羽将饕餮纹盒子收回到手中,嘿嘿一笑,道:“当然要了,这么厉害的宝贝……”

    说话之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刘雨卿,又看了看杏儿,道:“喂,我说两位,你们不够意思啊,有这么厉害的宝贝,那一次被燕不回给拦住的时候,竟然不出手,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差点儿被那凶人给弄死……”

    【白三千丈】号称巅峰苦海境界以下必杀,这绝对是至宝啊。

    叶青羽脑子转的很快,立刻就想起了当初的事情。

    刘雨卿笑了笑,没有说话。

    杏儿气哼哼地道:“喂喂,你这是在责怪我吗?我好心好意……算了,当时我还没有得到这个宝贝呢,刚才那也是我第一次使用啊。”

    叶青羽顿时脸就塌下来了:“什么,第一次使用?那就是没有经过实际验证啦?不是吧,这样你也敢夸口巅峰苦海境以下必杀?会不会是在吹牛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效果没有这么好,我到时候岂不是骑虎难下?”

    “你要不要?不要给我还回来。”杏儿咬牙切齿地道。

    他本来就眉清目秀,眉毛细密如弯月,皮肤白皙细腻仿佛是玉石般,五官精致的像是女孩子一样,这样瞪眼切齿的样子,竟是有一种难言的娇媚之态,看起来倒是越可爱。

    叶青羽哈哈大笑着把饕餮纹玉盒收起来,道:“算了,勉强相信你一次,到时候试试看吧。”

    杏儿气的说不出话来。

    刘雨卿只是在一边笑,也不怎么说话。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刘雨卿就起身告辞了。

    叶青羽送两人出了白马塔。

    杏儿依旧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看都不看一眼叶青羽,两只手背在身后扬长而去。

    “这小子,平日里不这样啊,怎么今天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叶青羽摇摇头,总觉得杏儿今天怪怪的,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书童,以前一直都是安安静静地跟在【画圣】刘雨卿的身边,很文雅的模样,今天到像是一个小家子气十足的丫头。

    回到白马塔中,叶青羽开始修炼。

    时间一晃而过。

    下午的时候,百草堂的隋掌柜亲自带着人,还有数十名实力高深的护卫保护着,将三十斤源晶送了过来,叶青羽也没有客气,全部都收下了。

    有了这三十斤源晶,叶青羽瞬间觉得自己暴富了。

    他有一种暴户的飘然之感。

    “可以开始闭关了。”

    叶青羽想了想,算算时间,在武道会盟之间,自己肯定是无法彻底将这三十斤源晶全部都汲取吸收,不过实力肯定可以提升一大截。

    必须抓紧时间了。

    叶青羽做好了闭关的准备,将白远行叫道跟前,吩咐了所有事情,嘱托妥当之后,这才转身回到了白马塔四楼的静室之中。

    这一次闭关,事关重大。

    叶青羽当然不会真的留在白马塔中。

    他布置好了静室之中的一切,让别人无法察觉自己的离去,然后从窗户里跃出,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瞬间消失在了天穹之中。

    数十息时间之后。

    叶青羽出现在了那处废弃的新兵训练营之中。

    前几日的时候,这里关押着的那些无辜平民,都已经被温晚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所有的证据物件,也都被前锋营收存,当日一战留下的痕迹依旧,整个训练营都变成了一片废墟,连那山腹甬道牢房,都被直接凿碎崩塌了洞口,被彻底封死了。

    周围数千米之内,没有人踪。

    叶青羽来到山洞口,将封住洞口的碎石震开,进入甬道之内,又从里面将其封住。

    山腹深处的那牢房,隐蔽无比,是叶青羽选择的闭关场所。

    时间流逝。

    昊日落,玉兔升。

    夜晚降临。

    ……

    ……

    关主府。

    军机阁中。

    摇曳的昏黄符文灯光之下,杏儿坐在桌前,托着自己的下巴,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雨卿坐在大桌案之后,提笔正在批阅着一沓厚厚的卷宗,墨香弥漫,笔尖触纸的沙沙声音,宛如幽暗雨夜雨打芭蕉一样,有一种奇异的韵律美感。

    过了半晌,刘雨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呆坐着的杏儿,眼中闪过一丝恋爱之色。

    “还在胡思乱想呢?”刘雨卿拔掉笔尖上的一根杂须,咳嗽了一声问道。

    杏儿一个激灵,然后回头道:“刘师,母后信上的所说的……”

    刘雨卿笑了笑,道:“看你想不想再回去了,想回去,就得做好受约束命不由己身的准备,不想回去,就得割裂家族亲情,却能落得一身自在,命运,都在于己身的选择,就看你想要什么了。”

    “可是母后信上说,要留意叶青羽,还要……”杏儿咬着牙,脸上一抹羞红,说不下去了。

    刘雨卿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柔之色,道:“这就是我所说的命不由己身……不过要是叶青羽的话,似乎也不赖。”

    杏儿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昏黄色的符文之光,照在他年轻的脸上,荡漾着一层暗色的光漪,唯美而又忧伤,眸子里的光,像是枯黄树叶堆积下暗河里的小溪水在潺潺无声地流淌着。

    一夜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

    叫做杏儿的书童,整夜都失眠了。

    ……

    距离武道会盟,还有十天。

    幽燕关处于一种奇异的安静状态中。

    之前非常嚣张的江湖宗门中人,渐渐地也都销声匿迹了,随着街道上人越来越多,那些消失了的小摊小贩们又开始出现,像是野草一样有着强韧的生命力,一些关了门的店铺也重新开张,各种吆喝声出现,仿佛是又回到了昔日幽燕关宁静繁华的时代。

    但街道上巡逻的军士数量,却丝毫没有少。

    只是整个幽燕关的目光,却都在这个时候,聚集在了天骄园上。

    位于幽燕关最中心的天骄园,原本是属于帝国屈一指的药材皇商百草堂的一处私家大庄园,也是幽燕关之中极少的园林性质的建筑,距离关主府不过五百米,正门与关主府门遥遥相对,地势也是相对较高,占地百亩,流水假山,喷泉水榭,环廊碉楼,应有尽有。

    天骄园平时很少对外开放,这几日却是敞开了大门。

    江湖装束的人来来往往。

    其内据说也正在搭建布置符文擂台。

    到了今日,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即便是街道里四处玩泥巴小屁孩,也都知道,天骄园之中要举行武道会盟了,各大顶级宗门的强者高手,到时候都会在这里聚集一堂,煮酒论道,绝对算得上是雪国武道领域的一次盛会。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不少。

    还有一些人直接爬上树,趴在了墙头,好奇地朝里面观察着。

    时间一天天地流逝。

    出入天骄园的人越来越多。

    “看到了吗?那几个年轻人,是紫薇宗的弟子,都是少年天才呢,实力很强,肯定都可以飞天遁地了……”

    “还有鹿鼎派的人,那个白色头的老头,一定是宗中地位很高的长老吧,看起来像是神仙也一样啊,要是被他收为弟子的话,那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都是真正的顶级宗门的人哎,比咱们城里那些武馆镖局的家伙,强多了!”

    “高来高去,飞檐走壁,仗剑天下,一怒拔刀……这些就是传说中的宗门中人啊。”

    “我小的时候,也有一个侠客梦呢。”

    “真羡慕他们啊。”

    “且,有什么羡慕啊,这些家伙一个个自傲的不行,这些日子在城里捣乱,杀了不少人呢,还不是被叶侯爷给打的和狗一样……”

    “说的对啊,只有叶侯爷才是真心保护我们的,这些江湖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就会添乱。”

    “喂,你们听说了吗,据说这次会盟,其实是这些宗门设下的一个陷阱,专门来阴谋对付叶侯爷的。”

    “那怎么办?侯爷会不会有危险?”

    “哈哈,侯爷多么英明神武,你都知道是陷阱,他老人家能不知道?嘿嘿,看着吧,到时候出丑的,还是这些狗屁江湖侠客们。”

    围在各处的人都议论纷纷。

    这次武道会盟,不仅仅是比武,据说还是一次大规模的交易大会。

    届时会有来自于雪国各地的商队和财阀派人来参加,各种奇珍异宝,修炼秘籍,战宠战兽,神草神药,罕见丹药等等都可能出现,这几日就有来自于帝国各大行省的商团进入了幽燕关,一些来头强悍的势力,据说已经早早地进驻到了天骄园之中了。

    这样一场盛会,不引人瞩目是不可能的。

    虽然军方尤其是幽燕军并不希望在春季攻势即将展开的节点,在幽燕关中举行这样一次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的聚会,毕竟关中的环境刚刚肃清,谁知道前来与会的各方势力,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来的,到时候更难约束管理。

    但是这次聚会,得到了帝国右相府的支持,幽燕军当然无法抵.制。

    随着武道会盟之日越来越近,幽燕关中越来越热闹。

    简直就像是一场盛大的节日聚会一样。

    这一日,天气开始有点儿炙热。

    温晚坐在天骄园大门口对面,光着膀子正在一个面摊上吃羊杂面。

    他身前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十个空碗,面摊的老板正在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络腮胡汉子三口又吃掉一大碗羊杂面,无法想象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饭量,难道这个光顾自己生意的家伙其实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怪?

    想到这里老板就有点儿战战兢兢。

    温晚抹了抹嘴,大喊道:“老板,再来一碗。”

    老板不敢说什么,连忙再去盛面。

    这时一个前锋营的甲士走过来,向温晚鞠了个躬,道:“将军,您在这里啊,让小人一顿好找,柳宗元将军让我请您回去,说是有军令要下来了……”

    正是年轻甲士桑浮生。

    温晚撇了撇嘴:“咦,难道柳宗元那货没有告诉你,我已经被开除军籍,现在不是前锋营的人了吗?”——

    上一章多粘贴复制了一次,现在重复的内容已经换过来了,对不起大家。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