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60、宋家的衰落
    “温爷您开什么玩笑啊。⊙,”

    桑浮生身躯笔直如刀。

    “谁和你开玩笑了,一早就和柳大帅说了,我现在已经被调到白马塔,现在是巡营执剑使叶侯爷麾下的人了,哈哈哈哈,不然我能有时间在这里优哉游哉地吃面?”温晚抹了一把自己络腮胡,很兴奋地笑了起来,道:“妈的,这段时间实在是闷死我了,这个军规那个军规,这个军令那个军令,喝酒不敢放开喝,稍微不小心违背了军规军纪,就要掉脑袋,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他一口气喝掉碗里的羊杂汤,舒服地伸了伸懒腰。

    然后又大声让老板再来一碗,温晚这才眯着眼睛惬意地道:“你知道吗,军籍换到白马塔之后,我已经连续好几天睡到日上三竿在起床了,每天到处逛哒逛哒,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叫一个逍遥自在啊。哇哈哈哈哈!”

    桑浮生直接无语了。

    “喂,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白马塔啊,哈哈,我和叶侯爷说一声,掉你过来。”温晚挤眉弄眼地道。

    “叶侯爷应该并非是如此放纵属下的人。”桑浮生表情认真地道。

    温晚嘿嘿一笑。

    “也许不是,但是他没时间管我啊,哇哈哈哈哈,我军籍调到白马塔已经六天时间了,这六天里都没有见过他,据说是闭关了,你说说,一个喜欢闭关的上司有多好,你都不用担心他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每天吃面睡觉晒太阳,人生多美好啊。”

    桑浮生脸都黑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温晚的军职要比他高,又和柳宗元以及叶青羽私交甚笃,桑浮生当然是没有权力去指责。

    而且以他对温晚的了解,这个前锋营有名的疯虎,绝对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懒散之人,既然连柳大帅都同意了将他调往白马塔,那这背后,肯定有着其他特殊的考量,却不是他所能度侧的了。

    桑浮生说了几句,转身离开。

    “唉,像是个木头一样,一点儿都不经逗。”温晚悻悻地看着桑浮生的背影,一碗热腾腾的羊杂碎面已经摆在了面前,碗里还多了一倍的杂碎肉。

    “军爷,您慢用。”之前胆战心惊的面摊老板此时已经喜笑颜开。

    知道温晚并不是妖怪,而不是前锋营的军官,他放下心来,招待显得殷勤了许多。

    温晚点点头,继续吃了起来。

    一会儿,白远行气喘吁吁地赶来,手里拿着砚台、毛笔和卷册。

    “恩,你坐这儿,吃面吗?”温晚随手指了指旁边的小马扎。

    白远行摇头:“吃过了。”

    温晚吃完最后一碗面,然后擦了擦嘴,道:“我说,你写,都给我记下来。”

    白远行不明所以,坐下来,就在这简陋的面摊上,铺开卷册,研墨提笔,按照温晚的口述,一条一条记载了起来。

    却原来温晚让他记载的,都是这几日进入天骄园的各方商会的商标名称,来历,以及大大小小的宗门的人员,虽然不知道温晚怎么清楚这些,就连那些个很年轻的宗门弟子的名字,他都叫得出来,但白远行还是很认真地记了下来。

    “嘿嘿,虽然叶青羽闭关了,但我也不能闲着啊,把这些人的底细摸清楚了,不管到时候有用没用,等小叶子出关了,我也可以有点儿交代嘛,哈哈哈哈……”温晚得意洋洋地笑着。

    白远行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总觉得温爷是在敷衍了事呢?

    两个人,一个说一个记,很快小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远处。

    天骄园门口。

    十几个护卫模样的江湖人士,似乎是终于注意到了远处面摊上那两个指指点点写写记记的家伙,尤其是那个络腮胡壮汉,鬼鬼祟祟地守在那里已经几天时间了,看起来就不怀好意。

    于是几个人走过来,到了面摊跟前。

    “你们两个,干什么的?”为的一位紫薇宗弟子抬手指着温晚,面色严厉地问道。

    这位紫薇宗弟子,实力不错,是天骄园正门口护卫队的领之一。

    这次武道会盟,是由以紫薇宗为主的三宗三派人士起的,意义重大,因此紫薇宗也不敢怠慢,十几天之前开始就布置天骄园,一些保密事宜做的也是相当不错,一开始有人爬树扒墙头看,后来都被严格禁制了,这位紫薇宗弟子指挥惯了,渐渐颇有一点颐指气使的姿态。

    “管你们屁事。”温晚不耐烦地瞥了几人一眼,道:“快滚开,别挡着老子观察。”

    “你……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紫薇宗弟子大怒,“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这里记录什么呢?竟敢窥视我三宗三派的盛典,你们……”

    “紫薇宗,钟大俊,是不是你?”温晚理直气壮地道:“一个小小的三代弟子,狗仗人势,谁怕你?不怕明白告诉你,老子就是在观察你们的秘密又怎么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你们这些江湖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自然就要好好管束,我要记下你们的名字,一个个登记在册……我是前锋营温晚,如今的白马塔第一金牌打手,叶青羽派我来的,哈哈,怕不怕,怕了就赶紧滚!”

    “你……我……”钟大俊气的快要吐血。

    旁边几个其他宗门弟子勃然变色。

    不等钟大俊再说什么,连忙把他拉走。

    叶青羽如今的凶名,在宗门之中早就是如雷贯耳,普通的宗门弟子听了这个名字,吓得腿都软了,还敢在说什么,别看钟大俊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但却很配合几位同伴,直接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温晚就这样的大摇大摆地一只监视登记着出入天骄园的所有人的名单。

    没有人敢动他。

    这个原本流动的小面摊,也因为温疯虎的存在,每日定点在这里,足足可以卖出去上百碗面,老板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这些日子里,叶青羽一只都没有再出现过。

    城中相对平静了许多。

    每日里都有大量的商队商会涌进来,除了进驻天骄园的大型商队商会之外,还有一些根本拿不到进入天骄园资格的小商会,也来浑水摸鱼。

    真正的武道会盟还没有开始,天骄园外面的两条主干道上,大大小小的摊点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商会搭建了帐篷,弄得这附近简直就像是一个大杂货交易市场一样,来来往往的人倒是也不少,但这里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货物,真假难辨,只能靠个人的眼光和运气了。

    ……

    “爹,咱们这次,真的能进入天骄园吗?”

    客栈房间里。

    宋青萝一脸忧愁地问道。

    窗前站着一位灰白头,面色疲惫的中年人,闻言轻轻叹息了一声,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才苦笑道:“看运气吧,如果那位宋公子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有本事,或许真的有点儿机会,这次天骄园武道会盟,或许是咱们青萝商会最后的希望所在了。”

    宋青萝看着父亲疲惫的神态,心中像是刀割一样。

    作为昔日鹿鸣郡城最大的商会财团,青萝商会也算是风光一时,可惜这一切自从半年多之前,就彻底改变了,因为宋小君黑暗血脉之力爆的原因,宋家成为了重点排查对象,虽然最终查明一切和青萝商会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宋氏父女一家也都是正常人,没有黑暗血脉,但青萝商会的生意,却是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昔日的合作伙伴纷纷毁约,离弃而去。

    竞争对手故意散步谣言,妖魔化青萝商会,城中的居民将对妖族的仇恨转嫁到青萝商会身上,生意顿时一落千丈,原本车水马龙的商会店铺门前,如今门可罗雀,一天甚至还做不了一单生意。

    一开始城主府方面还算是照顾青萝商会,没有怎么为难。

    毕竟这么多年宋家的苦心经营,和城主府也算是盟友,起了一些作用。

    可是后来,听闻在幽燕关中,宋小君再度出现,袭杀幽燕军神6朝歌,消息传出,天下震动,即便是鹿鸣郡城的城主府和四大兵主府,再也不敢和宋家以及青萝商会有任何的关系,纷纷选择了割裂……

    宋家彻底被放弃了。

    尽管宋父想尽了各种办法,大把的金银撒出去,也难以挽回这样的颓势。

    宋家急骤衰落。

    仆人被遣散。

    店铺转卖。

    生意破产。

    身为青萝商会千斤小姐的宋青萝,也因为这些原因,在白鹿学院被人排挤打击孤立,苦不堪言,最后宋家也没有财力继续支撑她的学业,宋青萝不得不从白鹿学院之中退学,悲痛欲绝地放弃了自己的武道修炼之路,开始跟在父亲的身边,为家族的事情奔走。

    生活的急骤恶化,让宋青萝觉得自己原本多彩斑斓的生命,瞬间噩梦连连。

    她知道,自己一生的命运,就此彻底改变了。

    她再也不是昔日的那个天之骄女,不是命运垂青的宠儿,她不得不粗布荆钗,不得不粗茶淡饭,省下每一两银子,支撑摇摇欲坠的家族。

    命运的残酷,扑面而来。

    宋青萝觉得自己猛然之间,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看不到丝毫的光明。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宋小君。

    恨吗?

    也许该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宋青萝却恨不起来。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个庶出的妹妹,也是一个可怜人。

    这一次,宋父带着宋青萝,带着宋家最后的希望,来到幽燕关,在一位故人之子的引荐下,想要一搏进入天骄园的资格,如果能够进入天骄园,与那些大人物们见面,青萝商会或许可以赢得一线生机。

    但天骄园的资格,又岂是如此容易得到?——

    第一更u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