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71、最是无愧于心
    “叶侯爷,你既然敢丧心病狂地杀我夫君公公小叔全家,为何不敢现身一战,难道还怕了我这个弱女子不成?”

    披麻戴孝的女子大声地质问。

    依旧是没有回应。

    仙亭主坐席去。

    暗波流动。

    有人咳嗽了一声。

    “叶青羽,江湖事江湖了,你既然应邀来参加了这么武道会盟,那也算是我们武道江湖的一份子,这里没有什么侯爷,也没有贵族地位,还请出战吧,生死各由天命,不管什么理由,总要把恩怨做一个了结,还请叶侯爷现身。”

    二号仙亭之中,丁离于是大声地道。

    他功力深厚,声音宛如钟鼓一般悠扬地传出去,整个天骄园的各处,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明月湖中央的水光印擂台上。

    “一开始就来对付我,你们真的是迫不及待呢。”

    叶青羽的声音,终于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

    却见不知道什么,那空荡荡的十号仙亭之中,竟然是坐了一个人,白衣如玉,黑如瀑,风姿英挺,阳光的照射之下,这人衣袍如一堆素洁雪人一样,反射着光辉,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黑在风中飘飞,每一个丝都流转着光辉,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

    叶青羽!

    叶青羽终于出现了。

    【幽燕一叶】,十六七岁,酷爱白袍,是罕见的美男子。

    这是江湖中关于叶青羽的描述。

    所以在看到十号仙亭之中的那个人影的时候,无数江湖宗门弟子的心,都急骤地跳动了起来。

    关于【幽燕一叶】的故事,所有在这里的人都耳熟能详,但听说归听说,亲眼看着这个被称作是杀人狂魔的少年,许多人还是多多少少带着一些敬畏的,风吹过,所有的议论都消失了。

    “叶青羽,过来一战,我柳莺就算是血溅明月湖,也要讨一个公道。”

    擂台上。

    年轻孝服女子柳莺厉声吼叫。

    这一幕,博得了无数人的同情和叹息。

    “你丈夫王雄,你公共王志江,你小叔王英,在幽燕城中杀人过十,尤其是王雄,奸杀妇女两人,其中一个还是孕妇,玄玄宗的弟子,每一个手中,都沾着鲜血……我杀他们,问心无愧。”叶青羽开口,声音平静,有一种奇异的淡漠,道:“柳莺,你在会宁行省之内,也是声名狼藉,号称【毒罗刹】,杀人越货不在少数,按理来说,死有余辜,但帝国律法分明,你的那些事情,是会宁省的官员应该管的事情,今日在幽燕关,你受人挑拨,宁为炮灰,我念你沉浸于丧夫之痛,人伦有悖,网开一面,不与你为难,给你一次机会,自己下擂台去吧。”

    话音淡漠,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你……血口喷人。”柳莺厉声道:“杀死先夫一家,竟敢污蔑他们的名声,你……你简直不是人,我我我……”

    说着,竟是气的喷出口鲜血。

    周围顿时又是一片议论之声。

    无数目光看向叶青羽,无数手指指向叶青羽,隐约可以听到一些责骂之声。

    “禽兽,叶青羽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禽兽!”

    “柳姑娘太可怜了。”

    有人在人群中大声地含着。

    人群的情绪,逐渐有被煽动的趋势。

    独孤阀的坐席区。

    宋青萝手指紧紧地捏着,关节都白了,咬着嘴唇,看向十号仙亭的方向。

    她相信那个白鹿寒门少年不是丧心病狂的人。

    虽然在白鹿学院的时候接触很短暂,但宋青萝却绝对相信,昔日那个一怒枪挑十擂台的少年,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人。

    可是江湖上,这种恶名声一旦传开,想要再洗掉就很难了,尤其是像今天这样群雄毕至的盛事之中,这样的帽子名声一旦扣上去,那就是伴随着一辈子的事情,会被归入魔道邪道之中去,以后在江湖上寸步难行……

    少女现在都有些替叶青羽着急了。

    十号仙亭之中。

    叶青羽安之若素。

    “你真不下擂?”

    他语气平静地问。

    “恶贼,今日柳莺唯有死尔,我恨不得食你肉,喝你血,你想威胁我吗,来吧,我与你同归于尽……”柳莺面色狰狞地怒吼着。

    “好吧。”

    叶青羽点了点头。

    “那就去死吧。”

    他骈指一点。

    一道寒芒划破虚空。

    柳莺狰狞怒吼着的身躯,被这寒芒无情洞穿。

    她微微一顿,不可思议地低头看了看胸口的伤势,然后长大了嘴巴,像是要说什么。

    可惜最终没有说出来。

    她扭头朝着主座区二号仙亭看去,伸出手似乎是要留住什么。

    但身躯最终还是彻底僵直了。

    一层寒霜瞬间弥漫了她的全身,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冰雕,然后摔倒在擂台上,砰地一声,化作了无数道碎冰,叮叮当当地在擂台表面相互撞击着,有些碎块直接滑落,坠入了明月湖之中,水声叮咚,像是有谁在弹奏一曲死亡之歌一般。

    四周的议论之声,戛然而止。

    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空气之中仿佛是轰地一声,消失的议论声再度卷土重来,更为喧嚣,更为狂躁,一张张面孔像是被触怒了黑熊一样,江湖弟子们不敢相信,叶青羽竟然真的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悍然出手,将一个可怜的寡妇就此击杀。

    各种咒骂之声,不绝于耳。

    叶青羽微微一笑。

    他长身而起,一步踏出十号仙亭,下一瞬间,人影已经落在了水光印擂台上。

    “玄玄宗是什么货色,【毒罗刹】柳莺手中捏着多少条无辜人的性命,各位江湖大侠们,应该比我更加清楚,不用一个个在这里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叶青羽长身立于擂台上。

    他身形如一杆长枪般身形笔直,面带冷峻之色,道:“有人想要塑造这种可怜可悲的受害者形象,来往我身上泼脏水,这样手段,真的是太幼稚了,武道世界,江湖之中,永远都是强者为尊,这些营营苟苟的手段有什么用……呵呵,我知道,肯定还有很多事先准备好的角色,要来挑战我,呵呵,不就是想要我踩在这个擂台上嘛,我来了,谁要再来?请上擂一战。”

    白袍猎猎,黑飞舞。

    幽燕一叶,屹立水光山色之中。

    那一瞬间的淡然和决绝,让湖畔周围的义愤填膺的江湖好汉们,一个个都愣住了。

    独孤阀的坐席区。

    原本万分担忧一双秀气的眉毛都快要纠缠在一起的宋青萝,猛然间瞪大了眼睛呆住了。

    少女的心脏,在这一刻,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了一样。

    耳边的所有嘈杂和炫耀,在一瞬间完全消失,仙亭湖光消失,武道雄主们的身影消失……她的眸子里,唯有那个白衣少年宛如神临一般的巍巍身形。

    这一瞬间的画面,与当年在白鹿学院十擂之战,何其的相似。

    当年,也是这个少年,黑衣长枪,横眉冷对那些似乎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少年们。

    而现在,依旧是这个少年,永远都是那么自信和从容,永远都是镇定的像是一块万载玄冰,似乎从来也不知道妥协,如一支箭,一柄刀,一支剑,宁折不弯。

    只是这一次,他面对的,可不是学院的学员,而是更为诡谲危险的江湖人物。

    他,能应付的过来吗?

    就在宋青萝心如鹿撞的时候,场面生了变化。

    “某家来会会你这个屠夫。”

    听似无比愤怒的大喝,从明月湖的西北方向传来。

    一个身影凌空掠起,落在了水光印擂台上。

    却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僧人,褐红色的僧袍,短打芒鞋,赤裸着胳肩膀和手臂,小臂粗壮如老树盘根,筋肉虬结,钢针一般的络腮胡,背后负着两面磨盘大小的黄铜开口钵,浑身气息,极为骇人。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叶青羽,你该跪地忏悔。”

    僧人单掌立在胸前,大喝道。

    “巨钵在身,形如恶犬,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就是外号为【千里托血钵】恶僧杨震宁,法号空空,”叶青羽打量这僧人,点点头,道:“血钵托东北,杀人过十万,这是你一直以来洋洋自得的偈语吧,你为了练功,虐杀那些贫寒寨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临死之前,该不该跪地忏悔?”

    “你……胡说什么?”空空恶僧怒喝:“贫僧出家人,怎么会……”

    他心中极度震惊。

    自己的底细,只有帝国东北武林道上的人才知道,怎么这个叶青羽,竟然一口说出了自己的来历,好像是早就熟稔一样,这可真的是奇怪了。

    “废话真多,你也在演戏,也该死。”

    叶青羽一拳轰出。

    “来得好。”空空恶僧背部肌肉一抖,一双开口巨钵出现在他手中,一脸狞笑,挥动巨钵,直接砸向了叶青羽的拳头。

    轰!

    拳钵相交,宛如金鸣。

    擂台上气流狂乱。

    空空恶僧只觉得手腕麻,顿时暗吃一惊,惊骇于叶青羽的力量,正要运功反击之时,叶青羽拳如闪电,竟是一拳接着一拳,如狂风暴雨一般轰击而来。

    轰轰轰!

    巨响震耳欲聋。

    一连九拳。

    叶青羽抽身而退。

    恶僧空空却是如木偶一般,依旧一步步机械地后退。

    他面色中早就失去了光彩,最后一步退出,最后竟是噗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明月湖之中,波光艳艳之中,再也没有冒头,一直等到水面重又变得平滑如镜的时候,依旧不见他的身形。

    “杀这种货色,最是无愧于心。”

    叶青羽微微一笑。

    温晚看起来整天没个正经,但提供的江湖人士的名单和生平来历,却是极为准确。

    疾风骤起。

    白色长袍宛如战旗般猎猎作响。

    “谁还来?”

    叶青羽抬手邀战——

    第三更,求月票和订阅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