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73、寒江蓑笠翁
    叶青羽指尖白色火焰缭绕,宛如跳跃的精灵。

    他站在擂台之上,白袍在风中飘舞,擂台上的冰晶寒霜一点点地消退,似乎收缩回到了身体之中,黑如黑色火焰跳动,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出尘遗世独立般的气息,整个人如九天上降临在人世间的谪仙一般。

    一股劲风从他身体往外稍稍一爆,擂台地面上的碎冰叮叮当当撞击在一起,都坠落到了明月湖中去。

    被【无上冰炎】击杀的敌人,全身内外彻底都化作了寒冰,不见丝毫的骨肉骨骼,奇特到了极点。

    这些寒冰落入水中,很快就消融,化作了明月湖的一部分。

    周围湖畔上。

    原先喧嚣咒骂的江湖人,都纷纷闭嘴。

    毒王蔺自如到底有多可怕,他们最是了解,江湖上传说这这样一句话:‘宁遇阎王,莫逢毒王’,说的就是此人,哪怕是很多实力比蔺自如高的人,都被他的毒活活折磨而死,遇到阎王不过就是一死而已,而遇到毒王却是让人生死不能。

    但即便是这么可怕的江湖巨枭,在叶青羽的手中,也不过走了一两个照面,就化作了明月湖的水。

    还有谁能是【幽燕一叶】的对手?

    一时之间,空气压抑,没有人再敢主动上前挑战。

    甚至当叶青羽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江湖豪客们都纷纷低头,不敢与之目光对视。

    宋青萝强忍着心中巨大的震动,看着水光印擂台上的少年人,又是倾慕又是震撼,她亲眼看着这条从白鹿学院蛰伏而起的神龙,是怎么样一步步地走到今天,这样画面如果传回到白鹿学院,秦无双、韩双虎、白玉卿等人,只怕是再也生不起丝毫与这样一个妖孽对抗争雄的心思吧?

    而如今唯有那些坐在仙亭之中的各大宗门顶级传人们,或许才有力与之一战?

    抱有这样想法的,不止是宋青萝,还有湖畔各大宗门弟子们。

    无数道目光从擂台上移开,看向了主坐席区的仙亭。

    只有三宗三派的年青一代领袖们,似乎才有战胜叶青羽的希望了。

    而此时,仙亭之中,也有人在暗中交流。

    “他的实力比前几日更高了。”

    “难道是这些日子他又有突破?”

    “突破突破……哼,突破哪里有难么容易,你我修武数十年,才有今日修为,这个寒门出身的小杂鱼,难道可以天天突破?”

    “那就是他之前隐藏了实力。”

    “如此年轻,有如此硬手,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叶青羽,应该是哪个上古宗门的传人了,雪国立朝之前,宗门时代的顶级宗门们,才有这样的手段。”

    “那怎么办,动,还是不动?”

    “当然要动,上古宗门传人又怎么样?妨碍到咱们的事情,都要死。”

    “一些灰烬放光,想要死灰复燃,真是做梦啊。”

    “让人继续上,杀不了他,坏他名声,破他心性,泄他气势,接下来我们才好办事。”

    “恩,这样也好,我们名门正派,杀人,也得将道理的。”

    四五道神念,在仙亭之中隐蔽地交流着,最终达成了共识。

    ……

    “叶青羽,在下来向阁下讨教。”

    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

    灰影掠空。

    水光印擂台上,又多了一个人。

    这人身形矮胖,一身灰色羽衣,头上带着苦竹编制的斗笠,手中一根长达三米左右的淡青色钓竿,被他当做是拐杖一样,拄在右手之中,左手拎着一只竹筒,看起来像是一个闲暇钓鱼的老翁一般,身上有一股自然气息,若有若无的风雨气息,缭绕在周围。

    斗笠之下,一张圆胖和气的脸,略显沧桑。

    这人看起来也就是三四十岁的年纪

    “【寒江蓑笠翁】高寒,请叶侯爷指教。”斗笠翁拱手行礼。

    叶青羽微微皱眉。

    “高寒?你也与我有仇?”叶青羽开口问道。

    “在下与叶侯爷无仇。”高寒摇摇头。

    “有恨?”

    “无恨。”

    “无仇无恨,何必在生死擂台上相见?”叶青羽不解地道。

    高寒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无奈之色,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钓竿,道:“侯爷出手暴戾,杀害江湖同道,高寒看不过去,所以才登台一战,若胜,可为武林江湖除一害,若败,死而无怨。”

    “就这个理由?”

    叶青羽越奇怪了。

    【寒江蓑笠翁】高寒和之前的柳莺、空空恶僧以及毒王等江湖黑道巨枭不同,他是西南道上出了名的白道强者。

    据闻高寒幼年时得到奇人传授一张奇画【锦鲤行波图】,其中暗藏有武道奥义,他领悟贯通之后,功力大成,声名鹊起,行侠江湖,急公好义,是出了名的侠客,后来因一次误会,失手击杀另一位声名卓著的侠客,追悔不已,遂退出江湖,归隐在西南道三十六水路之一的寒江渡口上,闲暇时垂钓寒江雪,忙碌时摆渡渡人,一隐便是三十年,受人尊敬。

    这样一个已经厌倦了江湖厮杀的前辈高人,竟然因为这个理由,和自己在擂台之上相见。

    “叶侯爷,请指教了。我这一招,【独钓寒江雪】!”

    高寒提醒了一声,行一个出手礼,将竹筒往身边一方,右手一震,手中钓竿宛如闪电,直劈而下。

    钓竿所过之处,空气宛如水纹,被瞬间展开,气浪朝着两侧急骤翻滚,气势骇人,就仿佛真的是寒江雪水被这钓竿一分为二,似是剑式,又似是刀势,千里寒江,一杆钓尽。

    叶青羽身形急转,连踏六步,才避开这一击。

    【寒江蓑笠翁】成名于三十年前,实力深不可测,这一出手,果然是于无声处听惊雷,远在恶僧空空之上,招式浑然天成,如作画赋诗一般,自有一股奇异道韵,含在其中。

    反手在虚空之中一探。

    少商剑出现在叶青羽的手中。

    他第一次使用武器。

    “第二招,千山鸟飞绝!”

    高寒大喝一声,钓竿再次挥动。

    咻咻咻咻。

    虚空之中,尽是破空之声。

    无数道钓竿虚影闪烁飞舞,宛如一支支的无形画笔一样,在虚空之中作画,幻影勾勒出了无尽山峦勾连起伏的逶迤画面,巍巍山峦一望无尽,犹如千重万重一般,从四面挤压包裹过来,将叶青羽前后左右都围住,似是千山翻滚如龙,隔绝天地。

    而叶青羽就如这千山牢笼中的孤鸟,再难逃脱。

    “好快的招式,完全捕捉不到钓竿的轨迹。”

    叶青羽心中震惊。

    这是他武道有成以来,第一次碰上实力如此高明的对手。

    “剑刃风暴!”

    叶青羽一剑在手,不敢丝毫怠慢。

    他从青铜古书之中所学的战技,以攻击最强,面对高寒这种招式,感觉无处防守,干脆以攻代守,少商剑寒芒吞吐,周身晶莹剔透的六棱雪花急骤狂舞,剑芒重重,裹没了自己的身躯,朝着那千万重山峦斩了过去。

    锵锵锵锵!

    金属交鸣之声,密密麻麻如疾风骤雨一般传出。

    短短不到一息时间里,只怕是长剑和钓竿碰撞了数百次有余,漫天暴风雪之中,一簇簇的火星溅射,时隐时现。

    叶青羽将【剑刃风暴】催动到了极致,但隐约之中,还是觉得后背三处,微微一麻。

    他知道,这是钓竿突破了自己的封锁,点在了自己的肉体之上。

    挡不住!

    叶青羽心中一惊。

    这【寒江蓑笠翁】的战技,的确是宛如脱胎于天地一般,道韵天成,每一道轨迹都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还是叶青羽体内元气有青铜古书提纯,反应极快,换做是别人,只怕此时已经被钓竿捅成马蜂窝了。

    “侯爷好手段,再试试我这一招【万径人踪灭】。”

    高寒再喝。

    手中钓竿气势一变,千山幻影突地收敛。

    钓竿蓄势,再要生出无数更可怕的变化。

    叶青羽心中微微惊讶。

    因为他隐约可以感觉得到,【千山鸟飞绝】的气势并未尽泄,绵绵不绝仿若还有无穷后招一般,会更加凌厉恐怖,但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高寒却突然收招,变招。

    但叶青羽却知道,不能继续这样了。

    如果任由高寒将这杆法衍化催动下去,自己如今的实力,绝对抵挡不住。

    他当下低喝一声,道:“高前辈,到此为止吧,休怪晚辈。”

    话音未落。

    他黑之间的那银龙簪,微微一动,龙竟是活了,张口一喷,一道银光快如闪电,不偏不倚越过了钓竿,正好喷在了高寒的面部。

    高寒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一脸错愕。

    吱吱吱!

    寒冰冻的声音传出。

    高寒脸上的表情,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变化,就化作了一座冰雕。

    叶青羽一拳轰出。

    噗通!

    冰雕被直接震飞,落下了擂台,掉入了明月湖水之中。

    战斗戛然而止。

    叶青羽独立擂台。

    背部三个手指粗细的血洞,血迹奄然。

    那是刚才钓竿击破剑刃风暴防守留下的伤痕。

    好在叶青羽肉体之力强横到了极点,远比同阶武者强悍,前前后后数次奇遇,身体之中藏着的秘密,连叶青羽自己都还没有弄明白,所以这样的伤势,只是破了表层的皮肉,略微出血,此时在可怕的自愈能力之下,已经是只留下三个淡淡的疤痕。

    但是这时,明月湖四周,却是彻底炸了。

    无数江湖弟子,都吼了起来。

    高寒死了。

    高寒被叶青羽杀死了。

    之前恶僧空空,柳莺以及毒王之死,人们反应相对平淡,并未如何愤怒,只是震惊于叶青羽的实力,但此时高寒的死,却让群情都激愤了起来。

    江湖上也不缺热血。

    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的死,也会令一些人暴怒燃血。

    “叶青羽,你这个屠夫,我和你拼了。”——

    第二更。

    今天或许没有三更……

    时间有点儿迟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