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75、狂怒
    一起咔嚓咔嚓碎掉的,还有明月湖畔无数人江湖宗门弟子的心。∴∴,

    【洪荒天鼎】在江湖道上名气何其大,王平的威望在三宗三派之中何其高,在很多普通江湖子弟的心目之中,王平是属于神仙一般的人物,一只【洪荒天鼎】不知道击败了多少成名强者。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操控着这样一只鼎,最终却像是忌惮碰石头一样,瞬间就碎了。

    不会是看错了吧?

    一瞬间无数人的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以为自己眼花了,不由得揉了揉眼睛,继续再看。

    然而他们再度看到的,却是【洪荒天鼎】如木柴碎屑一般掉落的场景,看到的是无数片破碎的鼎片掉落了一地,看到了王平一脸惊骇地喷出一口鲜血,看到他身躯摇摇晃晃,长大了嘴巴,面色狰狞而又绝望地朝后退……

    一瞬间的碰撞,一瞬间分出了胜负。

    王平的败亡,甚至要比之前的赵川更加迅。

    整个过程仿佛是在电光石火之中生,以至于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死神之怒一般的雪色寒霜,已经彻底覆盖了王平的身躯,对于一个失去了自己本命宝器的人来说,瞬间的反噬之力足以让他重伤,挡不住叶青羽接下来的手段,也属于正常……

    “我……我……”

    王平长大了嘴巴,死神降临的一瞬间,他那原本自信戏谑的脸上,最终还是出现了哀求的神色,看向了叶青羽。

    叶青羽看着他。

    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留手之意。

    “嗬嗬……侯爷,我……”王平挣扎着想要说全一句话求饶。

    但叶青羽的眼神,自始至终冷酷无情。

    “数十年前,你就该踏入苦海境,可你偏偏却进不去,知道为什么吗?”叶青羽看着他,道:“坏事做尽,终究良心不安,武道心意不能圆融,实力自然是难以再进,你自诩名门正派,所行之事,会不会令你午夜梦回,床榻之上,皆是冷汗呢?”

    王平一脸的绝望怨毒。

    “你早该死了,世间惨剧不断,充斥着不公和愤怒,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实在是太多。”叶青羽凑到王平的耳边,轻轻地道:“放心地去吧,你不会寂寞,那些在幽燕关中营营苟苟的家伙,那些把平民变成妖来牟利的家伙,那些良心已经坏透了的家伙,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很快,很快我就会送其他人和你地下相见的。”

    话音落下。

    咔嚓。

    冰尸碎裂。

    鹿鼎派的一代高手长老,就此彻底陨落。

    叶青羽头顶【天地铜炉】滴溜溜地旋转,竟是自动将那落到了一地的洪荒天鼎的碎片,都吸收了进去,像是在吃东西一样,瞬间所有碎片都被它吞掉。

    “嗯?”

    叶青羽心中微微惊讶。

    这一战他之所以动用了【天地铜炉】,正是因为在王平祭出洪荒天鼎的时候,一直都静静地沉睡沉眠在丹田灵泉之中的【天地铜炉】,竟然第一次主动出淡淡的意识,似是在求战一般。

    难道【天地铜炉】对于洪荒天鼎一开始就有什么想法?

    两者之间,似乎是有些什么极为诡异的联系。

    叶青羽心中思忖,催动【天地烘炉唯我心意诀】,将【天地铜炉】直接收了回来,化作一缕光团,直接没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重新沉入了丹田灵泉里面,由灵气清泉包裹滋润,缓缓无意识地上下沉浮着。

    隐约有一股宛如吃饱了的小孩子一样心满意足的淡淡意识,从【天地铜炉】之内传出来,让叶青羽感受捕捉到了。

    器灵?

    难道【天地铜炉】之中蕴藏着还未彻底成长的器灵?

    叶青羽心中微微惊讶。

    不过一切都并不能完全确定,只能日后慢慢观察。

    而这个时候,明月湖畔周围,无数人已经哑口无言,包括主坐席区仙亭之中的人,也有人露出了惊容,甚至有人直接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水光印擂台。

    赵川的死,情理之中。

    高寒的败,意料之外,却也不让他们心疼。

    但是王平的死,却是实实在在地震惊到了他们。

    洪荒天鼎是什么样的宝器,三宗三派的高手们心中最为清楚那可是真正的在雪国开朝之前,天荒界处于宗门时代的时候,就已经名闻各方的杀器之一,在如今的天荒界五十宝器榜上,足以排进前二十位的宝贝。

    王平一身威名,一半是靠着洪荒天鼎而来。

    这样一件宝器,却被叶青羽像是砸木头玩具一样给破掉了。

    他刚才祭出的那口小鼎,到底是什么东西?

    尤其是鹿鼎派的高手们,看到那口小鼎,眼睛里都放光了,他们以鼎作为本命兵器修炼,深知一口好鼎的重要性,如果能够把叶青羽手中的那口鼎弄到手……

    实际上不止是鹿鼎派的人,其他江湖宗门高手们,第一时间也都动了心思。

    能够摧枯拉朽般击破了洪荒天鼎的宝物,谁不眼热?

    自人族武道大兴以来,关于天才地宝的残酷争夺,永远都是永兴不衰的旋律,一件至宝的出世,往往都伴随着血流成河的残酷厮杀。

    有些人已经开始动心思。

    而叶青羽的点名,还在继续。

    “紫薇宗罗三省,上擂受死。”

    冰冷的声音,在明月湖朝着四面传出,每一个字响起,周围江湖宗门人心中都会禁不住狠狠地跳一下。

    不知道从哪一场战斗结束之后开始,波光艳艳的明月湖突然变得阴森了起来,金色的水光印擂台如同冰冷的刑台,明媚的阳光之下眼前的一切都像是一片坟场,而那个自始至终都淡漠的声音,就像是死神在点名一样。

    点到谁,谁死。

    紫薇宗坐席区,被点到名的罗三省霍然起身。

    他的脸上,有一丝狰狞,但却绝不意外,仿佛早就知道,叶青羽会点名挑战他,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任何其他表情,他缓缓地走出坐席区,踏着水波,一步一步地到了水光印擂台上。

    无数道目光,聚焦到了擂台上。

    宋青萝也在紧张地关注着即将开始的又一场战斗。

    她看到擂台上,那位紫薇宗的高手,向叶青羽说了什么,手中扬起一缕白色的布块,看到那人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得意微笑,然后看到叶青羽突然像是爆的火山一样,第一次露出了无比震怒的表情……

    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从擂台中间爆了开来。

    狂暴的力量宛如海啸山怒爆。

    那叫做罗三省的紫薇宗长老,就像是被暴风雪席卷而中的沙雕一样,整个人瞬间就化作了雪花一般的颗粒,在那股狂暴的力量之中如烟灰一般飘散了……

    宋青萝瞪大了眼睛。

    一起瞪大眼睛的,还有她身边的独孤地秀。

    还有独孤阀坐席区的头脑高手们。

    还有明月湖畔大大小小宗门中人。

    还有那些坐在主坐席区仙亭之中的顶级存在们。

    独孤天心瞠目结舌地看着水光印擂台。

    他虽然是商人世家出身,但也是从小习武,纵然不是武道奇才,但在各种灵草灵药的滋养下,修炼进度极快,且有一个被称作是【雪国丹神】的爷爷,各种练功丹药吃了不少,之所以在江湖上名声不显,是因为他很少出手,一般都是家族护卫解决问题。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看的出来,那一瞬间,从叶青羽的身上,爆出来的力量,有多么恐怖。

    独孤天心的身后,独孤全微微眯着眼睛,白色如雪的眉毛下,瞳孔里有一丝丝异色闪烁。

    而一号仙亭之中。

    战神传人叶从云眉毛微微皱起,他更想要知道,在那一瞬间,到底紫薇宗的罗三省对叶侯爷说了什么,以至于侯爷会那么暴躁那么愤怒,这种愤怒的情绪,即便是隔着老远,叶从云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这种感觉,好像是神龙被触及到了逆鳞的一瞬间的狂怒。

    只是叶从云却没有看到,在这一瞬间,一条银色的小龙,鬼鬼祟祟地从水波里面,悄无声息地浮现出来,顺着地面游蹿,最终在无人察觉之下,来到了一号仙亭之中,停在了【画圣】刘雨卿的肩膀上。

    所有人的目光和心神,都被水光印擂台之上,那个暴怒如狂的身影所吸引了。

    “赵山河,李秋水,滚上擂台来。”

    叶青羽的声音,包含着愤怒和冲天的杀意。

    而他这一次所点的人名字,赫然正是三宗三派顶级宗门最优秀的传人,是坐在主坐席区仙亭之中的天骄,是这三十年以来,被无数武林江湖年轻一代武者们奉若神明的名字。

    而且一点就是两个。

    李秋水。

    赵山河。

    这两个人,哪一个都是不可撼动的存在。

    叶青羽他疯了吗?

    还是说……

    他真的有什么手段,可以战败这两尊年青一代的江湖武神吗?

    这种可能,真的是微乎其微。

    仙亭之中。

    李秋水和赵山河,在这一瞬间,几乎是同时霍然起身。

    以他们在江湖宗门中的身份地位,被人这样直呼其名,被人以这样一种口气点名挑战,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侮辱,这和被当面扇了两巴掌没有什么区别。

    李秋水剑眉上扬,单手扶住栏杆。

    他的体内,一阵嗡嗡刀鸣之声传来,响彻天际,令周围人不由得捂住耳朵,宛如魔音贯耳般恐怖。

    而赵山河额头隐现虎纹斑斓,一张脸幻化如同巨虎头颅一般。

    两大强者,皆已动怒——

    你们享受假期,我窝在家里码字u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