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77、什么地方
    夺魄天斩的威力主要有二。

    一是可以无视对手的护身功法,而瞬间近身。

    二是剑斩之力可以沉默对手体内的内元流动。

    流光一闪。

    叶青羽分开赵山河身前的层层虎斑气浪,瞬间就他身前。

    赵山河面色一变。

    饶是他对自己极度有信心,但还是被这种乎常理的战技给吓了一跳,以叶青羽的实力,绝无可能突破他的虎煞之气,但却瞬间到了眼前。

    但他也仅仅是被吓了一跳而已。

    抬手。

    左手幻化做洪荒之虎的虎爪。

    “滚!”

    赵山河淡淡一笑。

    他的虎爪,像是拍蚊子一样,排在了少商剑上。

    轰!

    如山般的力量瞬间宣泄碾压过来。

    叶青羽面色一变,瞬间潮红,一缕血迹从嘴角溢出来,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而手中的少商剑,更是直接脱手飞出,像是一道利剑般射向了虚空之中,转眼就化作了一点星光,也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了。

    “好强!”

    这是一瞬间在叶青羽脑海之中冒出来的念头。

    他从未想过,一个人能够强到这种程度。

    只是略微接触的瞬间,叶青羽感觉就像是一座太古神山一下子砸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样。

    五内巨震,宛如火焚。

    “噗!”

    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叶青羽摇摇欲坠地站在水光印擂台的边缘,看向赵山河的眼神之中,难掩震惊。

    而周围的宗门江湖中人,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出了一片欢呼之声。

    无数江湖子弟悬着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放了下来。

    终于有人可以挡住叶青羽的势头了吗?

    而且何止是挡住,而是一种自上而下摧枯拉朽一般的碾压,只是第一次换招而已,叶青羽在【虎圣子】的面前,就像是鸡蛋碰石头一样不堪,谁都看得出来,叶青羽受了伤,而且伤势不轻,再也不复之前那所向无敌的气势。

    龙虎宗的弟子们,一个个脸上的骄傲和得意,就像是过节一样。

    【虎圣子】大显神威,这每一个龙虎宗弟子都倍感自豪。

    “杀了他!”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对,杀了他,杀了屠夫叶青羽。”

    “宰了他,为高寒前辈报仇。”

    “请【虎圣子】殿下出手,诛除此獠。”

    “杀了他!”

    “杀了他!”

    无数道吼声,在明月湖畔响了起来。

    激动的江湖宗门弟子们,像是狂热的信徒要烧死异教徒一样,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火光,无数根手指都指向了水光印擂台上,指向了那个白衣上终染血的少年人,仿佛这英俊少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一样。

    宋青萝却是着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她最害怕的一幕,终于到来了。

    天骄园终究不是白鹿学院,这里的江湖更加凶险残酷,而现在叶青羽终究不再是昔日那个学员,以一个帝国军人,一个踏足江湖的新人的身份,他要面对的敌人,更加残酷凶狠,更加强大苦怕,不再是秦无双那样的贵族子弟……

    面对强大到离谱的【虎圣子】赵山河,叶青羽似乎没有丝毫的胜算。

    现在,怎么办?

    宋青萝想喊。

    但是她的声音,在周围一浪高过一浪疯狂宛如怒澜澎湃的狂潮之中,却几乎被彻底淹没,可以忽略不计。

    没有人注意到她。

    也没有人在乎她。

    当她用颤抖的声音,喊出担忧叶青羽的声音时,只有独孤地秀略带担心地看着她,别人都以为这个漂亮的少女和他们一样,也在最疯狂地诅咒那个屠杀江湖高手的幽燕恶魔。

    “知道差距了吗?”

    赵山河戏谑地看着对手。

    对面。

    叶青羽默然无语。

    ……

    ……

    “你怎么样?没事吧?”

    黑暗的空间里,白远行碰了碰身边被同样捆在刑架上的年轻人。

    一阵剧烈的咳嗽传来,年轻人微微动了动身体:“没事……我,还好。”

    周围没有光线,昏暗无比。

    白远行的也只是依靠旁边年轻人的气息,知道他并未死去,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白远行甚至都不知道对方长的什么样子,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什么身份,只是从对方的声音中,勉强才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白哥哥,灵儿有点害怕……”

    黑暗中,有一双稚嫩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了白远行的胳膊。

    是金灵儿。

    白远行清晰地记得,大概是在今日一早,自己在刚刚走出百草堂不足千米的地方,突然就毫无征兆地晕了过去,丧失意识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金灵儿的惊呼声。

    当他醒过来,只觉得头疼欲裂,身体酥软,提不起丝毫的力量,而身处的环境,更像是一个没有光线的冰冷地窖里,有铁索扣住了手脚,令他不能丝毫动弹,而金灵儿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羊羔一样,一只都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胳膊,从来都没有放手过。

    “灵儿,别怕,我在这里。”白远行安慰这个不到五岁的幼.童,道:“侯爷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嗯。”金灵儿怯怯地答应了一声。

    他朝着白远行的身边靠了靠,也许是因为他是小孩子,所以并没有被锁住。

    “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怎么会被抓进这里的?”旁边铁架上绑着的年轻人,语气喘息着问道。

    “我们是白马塔的人。”白远行心中急地思考着,自己的身份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也没有必要隐瞒,答了一句,问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是被什么人抓到这里来的?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白马塔?没听说过……”年轻人叹息了一声,语气苦涩地道:“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已经被关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连我都已经忘记,到底过了多少天……你们刚才说什么,有人会来救你们?”

    “肯定。”白远行无比坚信。

    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叶侯爷一定会现自己等人失踪,以叶侯爷的能力、手腕和能量,就算是把整个幽燕关都翻过来,也不是做不到,自己一定会获救的。

    这不是一种自欺欺人。

    而是长久以来跟随在叶青羽的身边,建立起来的一种强大信任,在白远行的观念里,世界上似乎是没有自家侯爷做不到的事情。

    “呵呵……”

    旁边那年轻人却轻轻地笑了笑。

    “放弃吧,没有人会来救你们,”他用一种近乎于绝望的语气,无比悲观地道:“江湖道上没有人可以从这里救我们出去,没有人能击败外面的守卫……”

    “外面的守卫?”白远行眼睛一亮:“你见过他们?那你知道他们到底是谁……”

    话音未落。

    吱呀!

    有铁门被打开了。

    然后一道刺目的光线从门缝里照射了进来。

    白远行下意识地朝着门的方向看去,眼睛里白茫茫的一片,隐约看出来外面大概是还未到中午的时间,然后一个陌生的身影走了进来,门就又闭上了。

    黑暗里,传来了吹火折子的声音。

    嘭!

    一团火光出现。

    墙壁上的火把被点燃。

    噼里啪啦的火星爆裂声音响起。

    白远行终于可以看清楚自己所在的环境,是一个锈迹斑斑的牢房一样密室里,各种不知道是沾染了血迹还是因为生锈而显得有些猩红的刑具错乱地摆在了周围,密室并不是很大,房顶四个墙角上,有大约拳头大小的排气孔,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也没有丝毫的光线进来。

    身边被锁链绑住的年轻人,蓬头垢面,乱遮住了他的脸,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但看起来并没有造什么罪,没有伤痕,只是也许被关在这样密不透风的黑暗密室里面太久了,所以他看起来非常的虚弱。

    在白远行的身边,金灵儿颈间扣着一个铁项圈,用一段大约两米长的细碎锁链拴着,锁链的另一头扣在了密室墙壁上固定这的一个大铁环之中,也许是因为小孩子的原因,所以并没有以铁镣扣住,他还可以铁链允许的范围之内自由活动。

    而刚才推门进来点燃火把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身形有点儿瘦弱,面目普通,并非是什么凶神恶煞之辈,身上穿着一件制式武者袍,似乎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他随手将火把插在墙壁的铁靠里面,然后将左手中拎着的三层饭篮放在地上,打开盖子,里面却是几样简单的米粥淡菜之类的食物。

    “吃点儿东西吧。”

    少年将粥菜摆到了三人的面前。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们来这里?”白远行大声地问道。

    少年只是摇头,却并不回答,伸手示意他小声一点。

    “你说,你到底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白远行挣扎了起来,锁链铁铐挣动撞击咣当作响。

    “别问了,他只是一个小卒子,什么都不知道,问他也没有什么用……”旁边那个蓬头垢面也不知道被关了多久时间的虚弱年轻人,突然开口道:“我早就试过了,这家伙只是个跑腿的,像是个哑巴一样,什么都问不出来!”

    “吃饭吧,吃了东西,你们才能活下去。”少年重复着同样的话,看了一眼白远行,道:“你还是省省力气吧,要是弄出太大的动静,外面南师姐进来,你就要吃苦头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