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80、我实力很强的(三合一章节)
    “磨好了?”肖不留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兴奋,道:“你倒是快,先拿过来给我看看……”

    “不行。”金灵儿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你这个家伙不太老实,我不相信你……你先告诉我,该怎么打开远行哥哥的的镣铐,如果你说得对,我先放了远行哥哥,然后再帮你,这样才最公道。”

    “你……这个小屁孩。”肖不留一怔,旋即忍不住怒道:“你到底懂不懂啊,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应该互帮互助,而不是这样相互怀疑。”

    “谁知道你这条蚂蚱,会不会解开绳子之后自己离开呢。”金灵儿不屑地哼哼着,丝毫不让步,明显地表示出了对于肖不留的不信任。

    “你……气死我了……好吧,好吧,小屁孩算你狠,我服了。”肖不留骂骂咧咧几句,不愿意和一个小屁孩磨叽太多,道:“听仔细了,接下来我告诉你怎么打开镣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锁住白远行的镣铐,和锁住我的镣铐是一样的,你要抓紧时间,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外面就会有看守进来,如果你在一个时辰之内打不开锁链,我们就有麻烦了……”

    说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地将如何开锁的窍门和方法,一字一句地告诉了金灵儿。

    金灵儿边学边用,用磨好的小铁片开始尝试开锁。

    在肖不留的指导之下,连续尝试了数十次,黑暗里咔嚓咔嚓的机括声音时断时续,大约用了不到一盏茶时间,竟然真的被金灵儿打开了扣在白远行左手上的镣铐。

    “哈哈,我做到了,真的打开了。”金灵儿兴奋地叫了起来。

    “嘘,小声点,你这个小屁孩,这么大的声音,想要把外面的看守招进来吗?”肖不留毫不留情地斥责,道:“一盏茶时间才开了一颗锁,还好意思在这里欢呼,你年纪轻轻,脸倒是挺大。”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这一次金灵儿没有太过反驳,抓紧时间,把铁片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另外一个锁孔中。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再加上肖不留在旁边的指导,这一次开锁的度就快了很多。

    接下来的三颗锁,总共加起来用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全部都打开了。

    白远行揉着手腕脚腕站了起来。

    皮肉被粗糙的镣铐磨破,不过都是皮外伤,没有动筋骨,而且不久之前有过一次进食,所以体力恢复的也还不错,只是因为长时间被锁在刑架上,所以手脚因为血气不通而有点儿麻木,只要休息片刻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好了,现在过来,把铁片给我。”肖不留着急地道。

    金灵儿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把小铁片递了过去,道:“咱们之前约好的,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别看我小,我在外面很有身份地位的……”

    肖不留哭笑不得。

    黑暗之中响起叮叮当当细碎的响声,很快肖不留就从铁架上站了下来,他开锁的度,简直快到了不可思议,那块按照他的要求磨好的小铁片,在他的手中,仿佛是有魔力一样。

    “开锁这么快?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个小偷,偷了人家的东西,被抓起来了,真是活该。”金灵儿咧嘴道。

    “你才小偷呢,小屁孩会不会说话?”肖不留大怒。

    他活动者脚腕手腕,扭动着身躯,尽量让自己体内的血脉运行顺畅,然后等到四肢的麻木渐渐散去,这才有条不紊地整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又从袖子上撕下来一块布条,将自己乱糟糟爆炸般的头束了起来。

    这一幕,被可以在黑暗之中视物的金灵儿全部看在眼中。

    “一个小偷,还这么臭美?什么时候了,赶紧开那个什么【三寸锁心】锁,逃出去才是正事。”小屁孩忍不住吐槽道。

    “你知道个屁,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注重自己的仪容,完美良好的仪容,是一个人有信心的表现,很多时候都能带给你好运。”肖不留怒道。

    他觉得这个小屁孩的一张嘴巴上,简直就是抹了毒药了。

    不过说归说,肖不留也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再废话,摸黑凑到了铁门跟前,手指在锁孔表层摸了摸,心中就有了把握。

    “等一等。”白远行突然开口道。

    “怎么?你不想出去?”肖不留把铁片轻轻地插进了锁孔里,没有进一步活动,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是不想出去,而是要好好想一想,外面如果有守卫,我们该怎么办,一旦再次被抓住,那想要再逃出去,就更加困难了。”白远行出于谨慎建议道。

    “也是,说的有点儿道理。”肖不留点了点头,道:“好吧,远行兄你有什么好建议呢?”

    “这……”白远行没话可说。

    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好建议,他和金灵儿的实力都远远不足,身上的东西也在抓来的时候被搜走了,无计可施。

    “那你说个屁啊。”肖不留等了半天,看白远行不说话,气哼哼地骂了一句,道:“反正在黑暗里被关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快疯了,不管了,先开门再说,先看看外面的阳光,只要能看一眼光明,我就算是死了也心满意足了。”

    咔嚓。

    黑暗之中传来了锁孔机括转动的声音。

    极为轻微。

    不到三息的时间,肖不留就停止了动作。

    “锁已经打开了,我现在要开门,门一开,大家就拼命往外跑吧,这个时候,逃命要紧,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事先说好了啊,接下来我可帮不上你们什么忙,咱们之前的同盟,就此失效。”

    肖不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

    黑暗里,三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嘭!

    门在瞬间被打开。

    刺目的光明像是洪水一般瞬间就倾泻.了进来。

    外面是朱红色的高墙回道。

    想象之中守卫森严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门口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走。”

    肖不留走在前面,猫着腰,脚步极为奇特,应该是某种步法,走起来像是一只敏捷的耗子一样,嗖嗖嗖地往外跑,脚步轻盈无声,仿佛是猫爪踏雪一样。

    白远行拉着金灵儿跟在后面。

    门外是一条条的回道。

    这些回道像是迷宫一样,弯弯折折,连续拐了几个弯,还看不到门之类的出口,但隔着十米多高的朱红色的高墙,隐约可以听到外面的喧哗声,并非是什么守卫森严的地方。

    走了一阵,肖不留停了下来。

    他伸手在墙壁上摩挲了片刻,道:“没有符文阵法,凿墙出去吧,再往前说不定就自投罗网了……奶奶个熊啊,要是我内元恢复了,这十米高的墙早就跳出去了……”

    正说着,前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提着食盒出现。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过了拐角,直直的回道之中连躲都没有地方躲,瞬间就看到了逃出来的白远行、肖不留和金灵儿三个人。

    正是送饭的看守少年李锐。

    “妈的……遭了。”

    肖不留怪叫了一声,像是疯了的野狗一样,面色狰狞,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揉身而上,手中那块小铁片出寒光,朝着李锐的颈部插了过去。

    先下手为强。

    白远行也同样是面色狂变。

    不过他并没有冲向李锐,而是双手抓住了金灵儿,双臂力,身形一个旋转,把金灵儿像是一个沙包一样,直接甩了出去……

    “快去找侯爷。”

    白远行清喝了一声。

    嗖!

    金灵儿呀呀呀地怪叫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巨大的惯性之力,直接就被扔过了墙头,化作了一个黑点消失在了高墙的另外一边……

    等白远行做完这一切的时候——

    嘭。

    旁边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刚才冲出去的肖不留,狼狈万分地像是沙包一样被击飞了回来,一个屁股蹲摔在地面上,疼的呲牙咧嘴,一时间爬不起来,他体内的元气都被封印住了,单靠肉体之力,显然不是对面那看守少年李锐的对手……

    白远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送走了金灵儿,他心中再无任何的牵挂,准备做最后的殊死一搏,反正金灵儿已经送出去了,消息肯定能够传到侯爷那里,至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或者会有什么样的可怕悲惨命运,已经无所谓了。

    但在小巷子里气氛有点儿诡异。

    那一直拎着食盒静静地站在一边的看守少年李锐,皱着眉头,却并没有大声地出警戒喊人,也没有展开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而是像是愣住了一样,静静地站在原地,沉默了三四息的时间。

    他脸上浮现出了犹豫和挣扎的表情。

    六息时间之后。

    “你是……白马塔的人?”李锐的目光,落在了白远行的身上。

    白远行一怔,还是微微点头。

    李锐又不说话了。

    又沉默了三四息的时间。

    “你们还有半柱香的时间……”

    李锐突然抬头,莫名其妙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拎着食盒,面色平静和肖不留、白远行擦肩而过,仿佛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朝着回道尽头的黑暗密室走去。

    这下子轮到白远行和肖不留愣了。

    怎么回事?

    李锐的口气,似乎是要故意放自己两人一马一样,这个转变可是大大出乎白远行和肖不留的意料之外。

    “愣着干什么,快凿墙。”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肖不留。

    这可真的是绝处逢生。

    虽然不知道看守少年李锐为什么会这样做,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先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白远行和肖不留毕竟修炼果武道,肉体之力要比普通强悍许多,气力也更大些,转眼之间就在墙壁上凿出一个小洞来。

    但他们今天的运气,似乎真的并不怎么好。

    就在这个时候——

    “你们……怎么出来的?李锐呢?”一个陌生的女声在回道另一边响起。

    身穿着紫色襦裙的南华出现在了拐角处,这个紫薇宗的美少女,显然也没有想到会看着这样一幕,她长大了嘴巴,无比震惊地看着两个正在像是老鼠一样大洞的年轻人。

    “糟糕,女魔头来了。”

    肖不留大惊,一颗心沉了下去。

    “愣着干什么,快逃啊……你先出去,快走。”白远行反应继续迅,抬起一脚把愣神的肖不留揣进了小洞里,然后自己也手脚并用地从小洞里怕了出去。

    另一边。

    南华在巨大的震惊之后,终于反映了过来。

    “越狱……有人逃了!快来人啊……”她一边大喊着,一边素手一扬,抬手朝着空中出一颗烟花讯号,然后第一时间追了下去。

    元气之力爆。

    轰!

    坚硬的石墙在她纤白如玉的白皙手掌之下,宛如纸糊一般,轰然倒塌。

    烟尘弥漫中,南华追了下去。

    高墙的另一面,是一个空荡荡的小花园,草木枯萎,视野开口,十几米之外,白远行和肖不留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疯狂地朝远处窜去。

    花园外面,就是街道了。

    只要逃到街道上,混入人群中,就有希望了。

    但令白远行感到绝望的是,南华毕竟实力不弱,她的度快如闪电,瞬间就掠到了两个人的跟前,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而远处的花园矮墙之下,最先被甩出来的金灵儿,也没有能够真的逃离,而是被三四个身穿着紫薇宗制式战袍的弟子给围在了最中间。

    失败了!

    白远行心中一片冰凉。

    肖不留狼狈至极地躲开南华的一掌,也是一脸的绝望之色,知道这一次要是被抓回去,不死也要脱层皮,心中一横,把手中的铁片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按,大吼道:“该死的小娘皮,老子就算是死了,也不要再被你们抓回去折磨……”

    就在这时——

    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变化出现了。

    “汪了个汪啊,终于找到了……喂,我说白远行,你这是在带着金灵儿在玩捉迷藏的游戏吗,害的汪一路好找,竟然隐藏在这么一个破地方……”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小花园里响起。

    接着有一只胖乎乎又白又软的爪子,轻轻地拍了拍白远行的肩膀。

    当白远行带着一脸愕然震惊无法相信的表情回头看的时候,那一张亲切到令白远行想要哭的狗脸,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哈哧哈哧……”

    这只狗还在吐着粉红色的舌头,摇着肥乎乎的胖尾巴,摇头晃脑地贱笑着卖萌。

    呆狗小九。

    是呆狗小九。

    那只一直以来都跟随在侯爷身边的吃货肥狗,那个一直都懒洋洋似乎是永远都都睡不醒的小白狗,那个不着边际老在外面惹祸的小白狗,从来没有哪一次的出现,能够像是这一次一样,让白远行感觉到绝境逢生一般的振奋。

    “汪汪,怎么样?看到汪突然出现,是不是感觉到很惊喜呢?哇哈哈哈哈……”呆狗小九得意洋洋地摇着尾巴。

    它跳到了白远行的头顶上。

    “侯爷来了?”白远行惊喜过后,第一时间问道。

    “小叶子自己的麻烦不小,跳到擂台上充大头,结果遇到了硬茬子,哪里有时间来帮你们擦屁股,啊哈哈哈哈,小白呀小白,关键时刻,当然还是得要靠温哥哥来救你们,不要太感动哦。”

    另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响起。

    白远行讶然抬头。

    就看温晚双手抱在胸前,一袭黑衣,站在小花园中央位置的一座凉亭上,袍摆在微风中飘荡,魁梧的身躯笔直如标枪一样,脸上带着一脸的得意,不过那挤眉弄眼的表情,却是将他可以营造出来的高人的形象给破坏殆尽了。

    “温大人……”

    看到温晚的这一瞬间,白远行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落回到了肚子里。

    “温大叔,快过来救我。”金灵儿一脸的狂喜,在一边又蹦又跳地大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花园之中,无声无息地出现了数十个身穿着宗门长袍的高手,从四面围了过来,一个个实力都极是不弱。

    还有四五个浑身涌动着极为强横的元力波动、年纪级长的长老模样的人,悬浮在虚空之中,其中一人,微微扬手往虚空之中投射了几枚银色光梭一样的东西,符文阵法光华如幕布一般在虚空之中铺展开来,顿时周围的一切喧嚣都被隔绝,四面的景色更是大变。

    符文隔绝阵法。

    瞬间就将这个小院落直接封印了起来。

    这样一来,就算是整个小院子里打翻了天,外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会察觉到丝毫。

    “果然是紫薇宗的人,你们这些阴沟里的老鼠,还真的是不怕死,连我军方的人,也敢动。”温晚站在凉亭上,看着四周围过来的人,冷笑道:“我看李秋水也是脑子被驴踢了,自大惯了,竟敢在幽燕关火中取栗,和自取灭亡没有什么两样。”

    十多米高的虚空中。

    那五个须皆白的紫薇宗长老,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并没有因为温晚的这一番调侃之话而动容。

    他们一个个都面色宁静,眼神冰冷如刀。

    “杀!”

    其中一个长老挥了挥手。

    咻咻咻!

    数道人影凌空飞起,长剑如虹。

    剑光闪烁,凌厉的气息如天罗罩落,切割四周的空气,剑气过处,草木山石摧折崩裂,可怕的杀意如罗网一般,从四面向温晚毫不留情地绞杀过去。

    “哈哈哈哈……”温晚大笑了起来。

    他朝着一边的白远行喵了一眼,道:“看我如何收拾这些土鸡瓦狗,记得到时候和小叶子汇报一下,我的实力,其实是很强的。”

    话音未落。

    他脚尖一点。

    脚下小凉亭顶部盖着的瓦片,突然咻咻咻激射了出去。

    咻咻咻。

    瓦片如神兵利器。

    叮叮叮!

    半空之中瓦片击中长剑的声音不断地传出,一截截的断剑在艳阳之下飞射,瓦砾崩碎,冲上来的几个紫薇宗弟子剑势如网,却锁不住这激射而来的瓦片,被射断了剑身,也被瓦砾洞穿了他们年轻的身躯……

    “噗!”

    “啊……”

    鲜血飚空,惨叫声起伏。

    整整八名紫薇宗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一招之间,尽数重伤,再也没有了持剑之力,倒在地上。

    “哈哈哈,早就说过了,我的实力很强的,你们偏偏不信。”温晚站在没有了瓦片的凉亭之上,洋洋得意,一派绝世高手的风采。

    周围一时沉寂。

    金灵儿跑到了白远行的身边。

    肖不留舔着脸凑过来,诧异地道:“我了个乖乖啊,原来你们真的大有来头啊,这个络腮胡兄好生猛,他是你们口中说的那个什么侯爷吗?对方是紫薇宗的人?我去,三宗三派顶级宗门?你们……你们怎么会惹上这种势力的……络腮胡兄能不能撑住啊,对面还有几个老家伙没有出手呢……”

    白远行没有说话。

    “你凑过来干什么?”金灵儿瞥了肖不留一眼,不屑地撇嘴道:“你之前不是说过,我们之间的盟约结束了吗?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你还是赶紧自谋出路吧,我们可不敢拖累你!”

    肖不留一张脸都快绿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只能舔着脸道:“小兄弟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这么说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我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走不了我也跑不了你,当然要精诚合作了……”

    金灵儿做出一副恶心呕吐的架势,道:“你的脸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牢靠的锁,你自己都打不开!”

    肖不留只是嘿嘿地笑着,却不反驳。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要牢牢地抱金灵儿和白远行的大腿,明显那会说话的白狗妖和那自恋络腮胡都是冲着后两者来的,想要活命冲出去,还得靠他们了。

    凉亭顶上。

    “老家伙们,你们自己来吧,别让徒子徒孙们来送死了。”温晚双手抱胸,依旧摆出一副绝世高人的样子,仰天大笑:“死几个宗门中的废物,你们倒是不心疼,可老子还要愁一会儿怎么处理尸体呢。”

    “杀!”

    一位紫薇宗长老终于出手。

    手腕一抖,剑光如电。

    空气之中元气波动宛如狂涛怒澜,剑光之强,宛如天河倒灌下来,淡紫色的光焰令人一看就禁不住产生一种无法抵挡的渺小之感。

    温晚身形一闪,离开了小亭。

    轰!

    整个小亭子在这一剑之下,化作了齑粉,烟尘朝着四面逸散。

    下一瞬间。

    其他四位长老级的强者,也都一起出手。

    无柄长剑撕裂虚空,紫色剑芒强横无匹。

    “哎哎哎哎?你们要不要脸,竟然一起出手合攻我,说好的一对一单打独斗呢?你们耍赖,不讲江湖规矩。”温晚夸张地叫着。

    他被五大强者合围,被那无尽的紫色剑光携裹在中间,辗转腾挪,小心地避开那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剑势,有点儿手忙脚乱的样子。

    看起来温晚局势岌岌可危。

    他就像是疾风骤雨之中风暴笼罩下的洋面小舢板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倾覆,似乎下一个浪头打过来,下一道剑光站过来,就是他被直接轰爆的时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眼看着避无可避,却偏偏死不了,而且那些索命攻势剑光,最终都被温晚在最后时刻间不容不可思议地避开。

    千万剑光席卷天地,璀璨不可逼视,宛如天降乱世霹雳,又宛如紫蛇狂舞一般。

    温晚似是在苦苦支撑。

    但急切之间,几大长老级强者,手段尽出,竟然也不能将他灭杀,反而是被他拖延了时间。

    渐渐几名白长老的脸上,都出现了不耐之色。

    身处幽燕关之中,而且此地又是如此靠近天骄园,一旦闹起来,被军方现,后果将不堪设想。

    “事情已经暴露了,【闭幽天地大阵】不可能一丝气息不泄,我们的时间不多。”一名长老出剑,大声地问道:“怎么办?”

    “天骄园之中的事情已经完成,我们不必再留手,杀了这几个人,毁尸灭迹,我们要赶紧离开幽燕关!”为的紫薇宗长老神色紧迫地道:“必须要快,等到幽燕军反应过来,我们就有麻烦了。”

    “好。”

    “全力出手。”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出手,杀了那三人,还有那只白色狗妖……分几个人去准备阵法,我们立刻离开。”一名身形瘦干的长老,对方下方愣住的十几名弟子大声喝道。

    宗门弟子们这才回过神来。

    “哈哈哈哈,你们当我是死人吗?当着我的面策划阴谋?离开?”手忙脚乱躲避着的温晚笑了起来:“一群无知的老狗,敢在幽燕关狂吠,就该做好被打断脊梁骨的准备,现在想走,太迟了!”

    说着,温晚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抓。

    一对巨大的战斧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一对巨大宛如门板一般的战斧,斧刃斜长,宛如月弧,两侧尖细如钩,斧柄粗厚,如鹅卵一般粗细,带着淡淡的螺旋纹理,单单一个斧面几乎就有温晚整个人大小,两只巨斧在手,以温晚魁梧的身躯,两相对比之下,他都显得有些单薄。

    “五条老狗,吃我一招大杀四方!”

    温晚笑着大喝,身形如车轮般转动。

    嗤嗤!

    两柄巨斧四面斩出。

    斜长的斧刃化作开天之刃,恐怖的锐利斧刃之气撕裂四周的虚空,弧光浑圆,近乎于道,利刃之气,遍斩天地,四方八极,近乎于无物不斩,仿佛是要将这整个世界都斩碎撕裂了一般。

    锵锵锵!

    长剑断裂的声音传来。

    握于五大长老手中的灵兵宝剑,就像是朽木一样瞬间被斩断,一起被斩断的不止是利剑,还有他们虽然老朽但却澎湃着强大元气力量的身躯……

    没有鲜血溅出。

    也没有残肢断臂。

    局势瞬间停顿。

    漫天剑光消失。

    五大长老的身形凝滞虚空。

    他们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虽然此时他们并看不到自己腰间被利斧斩过之后留下的断痕,但是身为半只脚踏进苦海境的强横存在,那斧刃弧光掠过身躯的那一瞬间,他们已经可以判断出生了什么事情……

    生机,就像是漏中沙粒,一点一滴地流逝,不可挽回地坠落流逝。

    “你……”

    为的长老双目圆睁。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那个倒拎着夸张血色战斧的络腮胡魁梧壮汉,说不出太多的话来。

    他仿佛还沉浸在刚才那宛如开天辟地一般的一斧的恐怖绝杀道韵之中。

    而身边其他四位紫薇宗的长老,也都是一脸的惊恐和震撼。

    他们五个人,虽然不是紫薇宗中实力最高的长老级强者,但绝对算得上是有名的硬手,成名于六十年之前,三十前之前归隐于紫薇宗【暮华堂】,潜心修武,这些年虽然名声不再显于江湖,但是五人擅长合击,他们的合击之力,就算是苦海境的强者,实力不够的话,都要饮恨。

    之前五人同时出手围杀温晚,已经算是狮子搏兔,出尽了全力,没有丝毫的托大,但是做梦都想不到,竟是被这个他们并不放在眼中的对手,一招之间,瞬间秒杀。

    为的长老,目光落在温晚手中,那对夸张的巨大血色战斧之上。

    一抹血色光华,在斧刃上流转。

    宛如一抹两色阳光攀附在了利刃上。

    他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传说,想起了一个曾经令无数宗门颤栗的一段传奇。

    “这血斧……你……你是……”他心神巨震,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了一个可怕的名字。

    这一瞬间的震惊,比利斧斩断了他们的身躯掠夺了他们的生机,更让这位长老惊恐。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

    砰砰砰!

    五大长老腰间突然齐齐迸出了一道血线,身躯在同一时间一分为二,然后有可怕的力量在残肢之中爆出来,五个人的十片残躯在虚空之中直接爆裂,化作了片片血雨坠落!

    “都说了,我很强的,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吧?”温晚一招得手,心满意足,双手之中光华闪烁,巨型血色战斧就此消失,也不是是被他吸收在了体内还是纳入了储藏容器之中。

    下方。

    “这这这这……真是好好好好他妈的强啊……”肖不留瞠目结舌地看着悬浮屹立于半空之中的温晚,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惊艳之感。

    他是江湖出身,见到过无数的高手强者,但是如眼前这魁梧壮汉的实力,巨斧旋转之间那一瞬间的无敌气息,令他在一刹那间有一种心驰神摇的震撼。

    那是一种暴力无匹的美感。

    一瞬间的斧刃光弧,似乎足以摧毁世界上的一切东西。

    白远行也是无比震惊地看着天空中的温晚。

    虽然早就知道,温晚是武道强者,曾在白鹿学院指导过叶侯爷的武道修炼,算得上是叶侯爷的武道启蒙恩师,但是这些日子里,温晚懒洋洋游手好闲的行事作风,真的很难让白远行把此时虚空之中那个一斧破天的绝世强者,和温晚的形象重合起来。

    金灵儿更是仰着头,一张小脸上,尽是崇拜羡慕的表情,充满了少年人对于强者的向往热血之色。

    至于南华和其他一些宗门弟子,此时已经被吓傻了。

    他们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五位高高在上的强大长老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对手瞬间秒成了一地血渣,这一幕让他们一个个腿像是灌了铅一样,腿脚有千万斤中,提也提不动,呆在原地,瑟瑟抖,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汪,别卖弄了,温疯子,快下来吧,弄了半天,才打赢了五个老头,你也好意思吹……”呆狗小九是唯一一个淡定无比的存在,张口就对着正在半空里拌高手温晚一顿毫不留情地嘲讽。

    “你……老子早晚宰了你吃狗肉煲。”温晚咧了咧嘴,只好落回到地面上,他扫了一眼周围紫薇宗的弟子,恶狠狠地道:“都不许动,老老实实地给我待在这里,谁敢动一下,就送他去见这五个老鬼。”

    “小白啊,可算是找到你了,”温晚拍了拍白远行的肩膀,笑嘻嘻地道:“这半天有没有受苦啊?哈哈,看起来身上没伤,应该没啥大事,啊哈哈,你说你是怎么招惹到紫薇宗的人了,居然被他们打了闷棍,啊哈哈哈哈!”

    白远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黑线,揉着脑门道:“温将军,还是叫我远行吧,怎么你说话的这口气,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啊。”

    “哪有,你一定是听错了,”温晚嘻嘻哈哈,目光落在了肖不留的身上,好奇地问道:“这位是……”

    白远行刚要介绍,就听肖不留已经主动咳嗽了一声,收敛了一身的匪气,猛地站得比之,整理了一下身上破烂的衣服,然后恭恭敬敬地行礼,拜了一拜,谦和有礼地道:“在下西南道江湖浪人肖不留,人称【无双盗王】便是,见过这位前辈。”

    “盗王?你是个小偷?”温晚撇了撇嘴:“我很老吗,干嘛叫我前辈……”

    “呃……”肖不留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没有把握好这个络腮胡绝世高手的性格,刚才这番自我介绍,某个地方出了问题。

    他正要再说什么……

    突然,异变再生。

    砰砰砰砰!

    一连串密密麻麻宛如气爆的声音传来,那一个个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紫薇宗弟子,突然像是爆裂了的西瓜一样,一个个毫无征兆地身躯爆裂了开来。

    鲜血碎肉骨屑顿时四处飞溅。

    一个个好生生的人,瞬间炸裂化作了一块块碎肉残骨,浓浓的血浆崩裂,竟是尸骨不全,一下子根本分辨不出来彼此,全都化作了肉泥一样……

    “啊……”

    南华一张俏脸上被旁边的血迹溅射的宛如血洗,看着身边的师兄弟一个个突然诡异地爆裂,她吓得失声尖叫了起来。

    “大胆,给我滚出来。”

    温晚终于察觉到了什么。

    他脸上懒洋洋的表情,瞬间消失无踪,双眸之中刀剑般的寒芒闪烁,左手之中血斧再现,伸手往虚空之中一斩,斧刃竟是直接破碎了虚空壁障,倒钩没入到了空间裂缝之中,猛地往回一拉。

    一个模糊不定的身影,宛如泥浆里的泥鳅一样,不断地在虚空乱流之中闪烁隐没,似乎是想要脱离,但最终还是被血斧倒钩挂住,竟是活生生地从虚空深处被拉了出来……

    “天泣血斧?怎么在你的手里?你是谁?难道你是……”那人身形还模糊不定,惊慌失措地大声尖叫着。

    他的身影诡异到了极点,宛如一团虚无的幻影一般,仿佛随时都可能摆脱消失,但是被血斧上的奇异力量所钩,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活生生地一点一点地被从虚空乱流之中钩了出来。

    就像是隐藏于暗流中的鱼儿被拉出水面一样。

    “原来是龙虎宗的人……敢在我面前杀人,你们龙虎宗的人真是不知死活,给我死。”

    温晚暴怒如同疯虎。

    他手中血斧一震,一股奇异无比的力量波动微微绽放,瞬间就将那被勾住的闪烁不定的虚幻身形直接震碎,化作了一片片破碎的虚空壁障。

    一道道奇异的力量,从那虚空碎片中迸了出来,朝着四面激射。

    “啊……”

    “噗!”

    “不,救我……”

    剩下的最后几个紫薇宗弟子被这碎片射穿了身躯,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洞,像是被万箭穿身而过一样,一个个反应都来不及,惨叫着捂着身上的血洞伤口,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啊……”南华捂着脸仰天倒下。

    她算是运气最好,除了左脸脸颊的一块皮肉被一块虚空碎片刮掉之外,身上并无其他伤口,但却是实实在在地毁容了,剧痛让她瞬间昏死了过去。

    其他激射而来的虚空碎片,却是被反应过来的温晚一一挡住震飞,并没有伤及到金灵儿和肖不留等人。

    “妈的,龙虎宗这帮孙子太阴了,也是真狠啊,体内藏着虚空阴雷,死了以后尸体都要用来暗算别人,我一时大意了……这回人都死光了,怎么向小叶子交代呢?”温晚吐了一口唾沫,心中一阵阵小郁闷。

    眼看着局面都在掌握中,他一时有点儿大意,结果被人暗中出手,数十个活口一瞬间都死光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怎么好办了。

    温晚说着,回头看了看身边的白远行。

    然后他整个人,瞬间愣住。

    因为不知道何时,白远行的两个眼眶里,虚空无物,鲜血像是泉水一样喷了出来,一只破碎的眼珠子挂在左眼的眼角,两颗细碎的虚空壁障正好射进了他的双眸,破灭了他的眼睛……

    “小白!”

    温晚的大叫声之中,白远行的身躯缓缓地仰天就倒。

    ……

    ……

    天骄园。

    明月湖。

    叶青羽在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

    对手的强大令人绝望。

    虎斑光焰如威如狱,如龙如柱,煌煌刚正,将整个水光印擂台都彻底笼罩。

    天空中有剑的悲鸣声传来。

    一点寒星落下。

    锵!

    被从叶青羽手中振奋的少商剑,隔了足足二十息的时间,才终于又从无尽高空之中落下,剑尖朝下,斜斜插在了擂台地面上,剑身嗡嗡嗡兀自震动不休,如一抹乱窜的秋水寒霜一样,仿佛对视都会破碎一般——

    因为这段情节有点儿特殊,不能不写,分开又会让一些心急的兄弟觉得水,所以干脆一个大章。

    一万五百多字,三章多一点,只是迟了一些,大家多多担待一些吧。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