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81、不属于世间的力量(三合一)
    “幽燕关军方,就靠着你这种不入流的货色来搅风搅雨,也未免太不将我宗门中人放在眼里了。”赵山河说话越来越放肆,丝毫不顾忌军方的姿态,他在虎斑元气光焰宛如光明神山一般,将整个明月湖都彻底笼罩住。

    不是身处其中,根本无法想象这虎斑元气光焰的可怕。

    巨大的压力之下,叶青羽的身上仿佛是扛着整个世界的重量在勉强站着一样。

    他甚至都没有办法挪动一步,去拔出倒插在水光印擂台上的少商剑。

    “叶青羽,还不跪下,向那些惨死在你的手中的宗门师兄弟们道歉。”赵山河的声音,在激荡的元气之力的推送之下,传遍了整个天骄园。

    他是在有意折辱叶青羽。

    杀掉一个声名鹊起的军方天才,固然会让他感觉到兴奋。

    但这种兴奋,却还远远不如让这个所谓的天才,在这样的场合之中,不得不跪倒在自己的脚底下,让他的自信心完全被摧毁,让他的武道意志和心性彻底崩溃更令人期待。

    一个死了的天才,在人们的回忆依旧是一个天才,有着曾经光荣的过去。

    但一个被摧毁了的天才,却只会是现实生活中一个活生生的废物,如行尸走肉一般,只要是睁开眼睛的时间里,都会时时刻刻承受着屈辱和噩梦,在他的所过之处,都会无声地宣扬着这场战斗之中龙虎宗圣子的无上威望。

    他突然不想要杀了叶青羽了。

    或许只是废掉他一只胳膊一条腿就可以了?

    反正摧毁了心意,这个所谓的【幽燕一叶】,注定都会被永远打落在泥泞之中,永远都不可能再翻身。

    生,有的时候,不如死。

    对面。

    叶青羽额头上,一滴一滴的汗珠沁了出来。

    在虎斑元气光焰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怖压力之下,叶青羽浑身的银色寒霜光焰,被一寸一寸地压制收缩回去,从之前的绕体五米,如今已经萦绕在身体周遭不到三指宽了。

    赵山河的实力,远乎他的想象。

    昔日张三号称是苦海境的强者,但真正的战力,还不足老牌六七十灵泉境界的强者,所以叶青羽在还不到三十灵泉的时候,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战而胜之。

    而赵山河虽然未跨进苦海境,但宗门出身底蕴深不可测,基础修为深不可测,半只脚踏进苦海,隐隐掌握有道韵,不是力所能敌。

    “这才是真正的顶级宗门强者的实力吗?”

    叶青羽神色凝重了起来。

    不足十步之外,少商剑倒插在水光印擂台地面上,入石三寸,终于停止了急震动颤抖,明亮宛如秋日山泉水一般的剑身上,竟是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如蛛网一般在距离剑柄三寸的位置出现在……

    叶青羽深深吸气。

    全神聚集之下,体内的所有力量,都被疯狂地催动了起来,元气按照奇异的法门在四肢百骸之中流转起来,经络鼓胀,穴窍龙吟……

    无极神道。

    一禁之力。

    轰!

    强横的力量,在叶青羽的体内澎湃而出,六十灵泉的力量基础之上,战力激增一倍,原本被压缩到了身体周围的银色寒意霜华光焰,仿佛是光明神火一样猛然之间爆了开来,瞬间冲天而是数十米。

    笼罩着明月湖的虎斑元气光焰一阵震荡。

    周围无数疯狂呐喊着的江湖宗门中人,一时讶然,皆尽大惊。

    咻!

    少商剑长鸣不已。

    叶青羽一招手,长剑自动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长剑有灵,出一阵阵亲切的长鸣,战意激荡扩散四方,无形的剑意犹如实质一般弥漫开来,道道秋水剑光宛如晨曦中金色的朝阳破开大地黑暗一般,将那虎斑元气光焰细细密密地分割开来。

    一剑在手,叶青羽的气势再度暴涨。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叶青羽声音朗朗,弹剑而起,道:“宗门这些年缺少敲打,忘记了皇室威严,赵山河,你竟敢在幽燕关之中,如此口不择言,让我堂堂四品军侯跪下,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剑鸣阵阵。

    少商剑剑身的缝隙几不可见,无尽见到光华爆射出来,令人不敢逼视,犀利剑芒直射虚空。

    只不过是一瞬时间,叶青羽周身的霜华寒气如烈焰滚滚,弥漫开来,占据了水光印擂台的一半空间,雄浑气势,后劲不绝,就已经完全可以和赵山河鼎足而立。

    “怎么会这样?”

    “这是什么邪功?气息瞬间暴增一倍……”

    “莫非是某种损耗生命和元气本源的邪功?”

    明月湖周围,之前还疯狂咆哮怒吼着的江湖宗门中人,一时之间,脸色尽数狂变,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局势,在一瞬之间有被逆转的趋势,让他们的心,再度悬了起来。

    委实是这段时间,他们被【幽燕一叶】给弄怕了。

    历数雪国江湖道上这些年以来,似乎还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江湖高手载到同一个人手中这么多次。

    而被独孤地秀劝到了一边的宋青萝,小丫头眼睛里泪花儿都快出来了,也是紧紧地捂着嘴,她是因为太过于兴奋,害怕自己喊出来,被周遭的江湖宗门中人看到仇视……

    仙亭之中。

    “有点儿意思。”

    “实力暴增?只怕是借用了什么道器吧,只是我竟然看不出来……”

    “原本以为是一只不知死活的小蚂蚁,赵山河随手都可以碾死,没想到还真让人惊喜呢,看来6朝歌对于他的期待和看重,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呵呵,那又如何?”

    “不错,只是气息翻倍而已,看其气势,应该仅仅是战力的提升,并非是境界的暴增……”

    “不错,战力可以媲美苦海境,但战力和境界终究是两回事,不过那一劫,不开那扇门,不踏入那一步,终究不能化龙,不能触摸到那种力量的门径!”

    “只是赵山河也未曾真正踏入那一步,是否可控,依旧有变数啊……”

    “静观其变吧,如果赵山河连这种程度的场面都接不下来,那他虎圣子的名号,也可以扔掉算了!”

    丝丝缕缕的神念在暗中沟通交流着。

    只有一号仙台上,军神传人叶从云面色凝重,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黑甲在身,披风在背,左手按住腰间悬着的长剑剑柄,右手肃垂,静静地站在那张空荡荡的椅子旁边。

    而之前原本该坐在另一边椅子上的【画圣】刘雨卿,却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叶从云的身边,面色平静,双手负在背后,一副淡然悠闲的神色,对于水光印擂台上生的一切,丝毫不关心的样子。

    之前他坐着的位置,却是坐着另外一个人影。

    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神秘出现的人,一袭白衣,看似书生打扮,面目白净细腻,眉目如画,五官极为精致精巧,宛如玉雕一般,单从这张脸上,似是中年,又似是少年,没有岁月痕迹,单从气息,却是看不出来这人年纪大小。

    这人穿着也是极为简单,一身布衣,只有黑色长与玉冠束住,一根白玉簪,质朴中流露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贵气,温润风华,谦谦自若,静静地坐在仙亭之中,也不说话,但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风华,却是丝毫不输于其他仙亭之中任何一位顶级宗门的高手领袖,更有一种其他宗门江湖中人不具有的气度。

    小书童杏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双手撑着下巴,愁眉苦脸,趴在仙亭中的石桌上,一眼也不看剑拔弩张的水光印擂台,小脸上竟是一副无比惆怅的样子……

    ……

    “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

    赵山河一怔之后,禁不住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来幽燕军为了今日武道会盟,的确是废了不少的心思,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件道器,放在你身,可以增强你的战力,可惜你己身的实力,却实在是太弱了,即便是有道器在身,也如无根之浮萍,终究难成大器,只会徒增军方笑柄而已。”

    赵山河的眼中,充满了无情的嘲讽和讥诮之色,他看着叶青羽,就像是看着一只井底之蛙一个跳梁小丑。

    话音落下。

    赵山河一步踏出。

    天地之间,虎啸如雷。

    一颗洁白虎牙,从他掌心之中缓缓浮现而出。

    “虎圣荒齿!”

    远处仙亭之中,有人惊呼出声。

    一直都未曾说话表态过的龙虎宗龙派的圣子,也猛然之间,霍地起身,双眸之中,爆射出两道神光,看向了水光印擂台,一副极为震惊的神色。

    仙亭中的其他宗门强者,在这一瞬间也是心神巨震。

    【虎圣荒齿】!

    传说之中龙虎宗的两大镇宗顶级道器之一,在整个宗门界,也是威名赫赫的至尊之器之一。

    传闻【虎圣荒齿】乃是神魔时代洪荒巨虎一族的至尊之神,在幼年时蜕下来的一刻牙齿,后来被洪荒虎神祭炼,成为顶级道器之一,辗转流传了无数年,最终成为了龙虎宗镇宗道器,龙虎宗之所以能过幸免于宗门时代末期的那场血腥战争,之所以能够屹立于三宗三派顶级宗门之列,可以说是这枚虎牙居功至伟。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虎圣荒齿】竟然已经被传到了赵山河的手中。

    这可是一个惊天秘闻。

    莫非虎派的宗主,真的已经决定将掌门的职位,传给这位后起之秀了吗?

    白色虎牙升空。

    电光石火之间,一股强横到了难以形容的力量澎湃而出,只见那漫天虎斑元气光焰在白色虎牙的刺激之下,如星辰转换般急骤地流转起来,又如同时光复苏天地换颜沧海桑田一般纷纷扬扬地变换着。

    刹那之后,那煌煌如天威般的虎斑元气光焰,以【虎圣荒齿】为中心,燃烧了起来,最后似乎是引动了这颗雪白虎齿之中某种神秘的力量,远古虎啸之声,声声不绝,从虎牙之中爆出来,无尽虎斑魔云冲天而起,竟是化作了一头百米之高的洪荒巨虎,栩栩如生,魔焰滔滔,凶威震慑天穹,如同灭世魔物一般,作势欲哮,獠牙森寒。

    上古洪荒巨虎!

    降临!

    传闻之中,洪荒巨虎乃是神魔时代的顶级凶物之一,一呼可破碎无尽山峦,一吸可星辰无尽风暴,脚掌可踏破城池,一根虎毛可压断山峰,其族内强者,可以生撕神魔,乃是无尽世界之中最可怕的顶级荒古原住民种族之一。

    眼前这头巨虎幻影,存于虚空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大,虎俯瞰下来,似乎整个幽燕关都在它磅礴如云天一般的虎身之下。

    赵山河的身缓缓形漂浮而起。

    “叶青羽,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道器……”他的声音,宛如掌控天下的神王一般,冷漠而又威严:“宗门潜伏了近百年的爪牙,不是无力争,而是不想争,但不争不等于就要忍气吞声,不展露一下实力,谁都以为宗门可欺!”

    赵山河宛如神明,最终屹立于虎之上。

    脚踏虎,他以一种无比强势的姿态,俯瞰整个明月湖。

    “我宗门江湖中人,响应帝国征兆,不辞千万里路途遥远,历经辛苦,来到幽燕关助阵除妖,一腔热血,天地可鉴,谁知道你身为帝国四品军侯,却万般阻拦,依仗军功,残杀武林同道,一次次构陷宗门,我们一再忍让,你却步步相逼,真以为我宗门中无人吗?虎皇降临,叶青羽,还不跪下忏悔你的罪孽!”

    这个时候的赵山河的声音,宛如天钟,激荡在虚空之中,带着一种奇异不容置疑的威严,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同时,洪荒巨虎利爪拍下。

    只是一爪,便将叶青羽爆出来的一百二十灵泉的玄冰寒气光焰,尽数都按住。

    “噗!”

    叶青羽再度喷出一口血迹。

    他身形摇摇欲坠。

    手中的少商剑,再度光芒尽敛,仿佛是一支刚刚点燃的蜡烛,还未真正燃烧起来,却在疾风骤雨之下,瞬息就有熄灭的危险,而那明媚如秋水一般的剑身之上的裂痕,却是再度出现,而且也是越地清晰细密了起来。

    一百二十灵泉的战力,亦不敌。

    局势,再次逆转!

    巨型洪荒巨虎幻影,如魔神般俯视这片天才,虎眸冰冷,犹如一日一月在审判着这滚滚红尘之中的一切生灵,主宰着宛如的命运。

    “宗门,不可辱!”

    赵山河的声音席卷四周。

    这声音像是一把野火,瞬间点燃了周围无数人心中的火焰。

    这种火焰不可遏止地熊熊燃烧了起来,刚才消失了的宗门江湖中人的狂热,这一次再度疯狂地席卷了整个明月湖周围,无数江湖子弟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像是疯了一样,狂吼狂舞着……

    “宗门不可辱。”

    “杀了他!”

    “为那些含冤死去的师兄师弟们报仇!”

    “我们需要一个公道!”

    “赵师兄天威!”

    “杀了叶青羽,杀了那个包藏祸心的贼子!”

    “报仇!报仇!报仇!”

    怒吼声如春雷如狂潮,如从地底深处喷涌出来的火焰,要将这个天骄园都彻底焚化湮没一样,甚至有无数的人,都拔出了刀剑,春日阳光的照射之下,没有沾染鲜血的刀剑锋刃却是散着一种令人窒息的血腥味道。

    “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宋青萝的心,这一次终于是彻底地沉了下去。

    她知道,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了。

    不会再有变数。

    看着水光印擂台上那摇摇欲坠的白衣少年,宋青萝眼泪终于无法遏制地流淌了出来。

    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她不止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但这一次的感受最为深刻。

    世间恩怨情仇滚滚而去,可自己在命运无情的轮辙之下,不论是家族的衰落,个人的命运,还是亲友的危亡,自己都永远无法掌握,如一个过客一般,除了旁观,只能旁观。

    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逆转这一切。

    宋青萝以前从未像是此刻一般,如此苛求强大的个人武力。

    独孤地秀彻底呆住。

    他也无比震惊地看着湖中擂台。

    虽然是世家贵公子,独孤阀的势力也算是整个帝国都排的上号的,这些年也见过了无数的大场面,但他真的没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场面,还从未见过赵山河这种境界的高手,展露神威之后,宛如天神一般,不可战胜。

    宋剑南也有些失魂落魄。

    这些天的见闻让他的格局视野急骤提升,如赵山河这种人物,此时气势,简直不似人间之人。

    相对而言,如宋家危亡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无异于灭顶之灾,但是对于这等人物来说,却如一粒黄沙一般,渺小不可问……

    枉他宋剑南一片野心,自以为将宋家从白丁贫瘠之家,经营为鹿鸣郡城富,也算是手段高明,可在赵山河这等人的眼中,却如苦苦挣扎的蝼蚁一般,宛如稚子游戏一样。

    怀中揣着的那件东西,越炙热了起来。

    宋剑南的心,仿佛也是被赵山河那番话的中蕴含的神秘力量给鼓动。

    那一团火,也在他的心中,疯狂炽烈地燃烧了起来。

    “我只是缺少一个机会而已。”

    宋剑南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

    无意之中扭头看去,却见对面岸边,那个一身暗红色襦裙的身影,依旧静静地站立着,在疯狂狂热的江湖子弟之中,她像是一团幽静虚无的暗炎一般,悄无声息地绽放,与整个空间完全格格不入。

    不知道是不是宋剑南的错觉,他突然看到,一只白色的小熊玩偶,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她的手中,似是燃烧着火焰一样。

    然后她一步一步朝着明月湖走去……

    “难道……她要出手?”

    宋剑南的心差点儿一下子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但是下一瞬,那身影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一回头,金色面具之下的眸子,宛如两道利剑一般,朝着这边看过来。

    宋剑南立刻往后退了一步,隐藏在了人群之中。

    同一时间。

    仙亭之中,独孤天心疾步来到隔栏之前,面色顿时变得急躁,伸手想要说什么,但却并没有说出来。

    在这位年轻贵公子身后,他的爷爷,【雪国丹神】独孤全霍然变色,白色须皆张,忽然站了起来。

    他的掌心之中,光华闪烁,一粒赤红色的丹丸隐隐浮现,这丹丸表层有奇异纹理缭绕,宛如大地山川河岳、平原丘陵一般,丝丝混沌光丝覆盖,缓缓旋转,宛如一颗星辰被他摘在了手中,奇异的力量涌动……

    就在这时——

    “久闻独孤淡单身不仅仅是丹术无双,一身修为,也是冠盖无双,这【启明】灵丹的气息,果然是堪比道器,实在是令人赞叹啊!”

    一个声音,自鹿鼎派仙亭之中传了出来。

    黄色战袍的鹿鼎圣子王一丰站起来,朝着这边看过来。

    他的头顶之后,一只三足铜鼎微微浮现,如拳头大小,黄铜色光芒若隐若现,道道光纹如水流瀑布般垂下来,如大道流韵,衬托的这位鹿鼎派圣子风姿无双,形神如玉般飒爽。

    独孤全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王一丰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我曾听闻,独孤丹神与叶青羽有结拜之义,但雪国武林道上的生死擂台,还从未有人敢公然扰乱打断,江湖事,江湖了,一旦踏上这擂台,就是踏上了江湖,即便是帝国皇室,也不能干戈,何况这擂台上的双方,身份地位都非同一般,独孤阀纵然底蕴深厚,独孤老阀主却也要三思而后行,坏了规矩,这个后果,只怕是独孤阀也承受不起啊。”

    独孤全面色一变再变。

    “纵然天塌地灭,哪怕是独孤阀就此烟消云散,我却也不能……不能让一位人族绝世丹道天才,就此陨落,我不能担负此罪,你们也不能……赵山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独孤全咬着牙道。

    这位老人峥嵘气息毕露,如一尊雄狮睡醒,锋芒骤现。

    丹神雪白长眉之下,一双沧桑老目之中,骇人的精光流转,犹似电闪雷鸣,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掌心之中的那颗【启明】星辰丹丸,逐渐膨胀了起来,其上山川河岳的地形,越清晰。

    惊人的气息,从丹丸之中传出。

    各大仙亭之中,众强者皆已纷纷站起,道道神光注射向水光印擂台,有人察觉到了王一丰和独孤全之间的对话。

    一号仙亭之中。

    刘雨卿面色平静,未见异色,但目光却是落在了那神秘现身的白衣书生模样神秘人的身上。

    “姑姑,他有危险了,我……”杏儿终于不再愁眉苦脸地呆,而是焦急了起来。

    神秘的面容精致书生,从容至极,收回了看向水光印擂台的目光,视线如风般从周遭狂热如疯般的江湖宗门子弟们的身上掠过,然后红润鲜艳的嘴角微微划起一丝笑意弧度,大有意味地看了一眼杏儿,却也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这时,明月湖上空,再度出现了赵山河微言不可侵犯的如雷声音。

    “叶青羽,祸乱江湖,残害同族,包藏祸心,扰乱战局……你,可知罪?还在困兽犹斗般支撑什么,下跪认罚!”

    洪荒巨虎幻影的爪牙凌空压下。

    轰!

    明月湖水犹如沸腾。

    水光印擂台出现了裂纹。

    整个明月湖似乎都被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压得朝地下深陷了一米。

    这种力量,真的宛如洪荒巨虎再现,近乎于不是人力所能抵。

    叶青羽的双脚,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地面之下。

    有着符文阵法加持的水光印擂台地面岩石,号称可以经受苦海境强者的全力一击,但是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禁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压力,以叶青羽双脚塌陷为中心,蔓延出一道道裂纹。

    崩!

    轻响声中,棉布带终于崩碎,化作布蝶废物,黑失去了束缚,瞬间激荡飘散,如云团,骤然如黑炎狂舞。

    叶青羽被压得身躯微微弯曲。

    他上身的衣衫宛如飞灰,寸寸断裂,健美强劲的弧线宛如大理石雕琢一般,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胸背肌肉隆起,充满了极致震撼的力量美感。

    陷入岩石中的脚下的鞋子,早就尽为齑粉,赤脚踩在坍裂的碎石之中,双脚青筋暴起,关节腰肢的骨骼出吱吱吱的声响,仿佛是就要承担不住重压的柱子一般,碎石都有可能坍塌断裂!

    大脑识海深处,沉寂已久的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似乎也因为身体外部的压力而不满,开始蠢蠢欲动,弥漫着一种被触怒的原始意识。

    丹田灵泉之内,原本已经沉眠的【云顶铜炉】也在元气清泉之中剧烈地上下沉浮了起来,那股新诞生的奇异意识波动若隐若现,释放出淡淡的激昂战意。

    还有被叶青羽已经炼化收服的【穿云箭】,亦有着惊天一刺为威力……

    手握着很多的底牌。

    挽回危局并不难。

    但叶青羽此时需要的,却并不仅仅是挽回局面而已。

    在外人看来已经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败亡的叶青羽,实际上心中丝毫没有慌乱,手中的少商剑在那磅礴的压力之下,裂缝越来越大,身体似乎也快要趋于崩溃,但叶青羽眼眸深处的一抹笑意,却是越来越盛,越来越盛!

    只有平日里难求一得的极致压力,才能真正磨练出真正坚如磐石的意志。

    而只有真正坚如磐石的意志,才是催动【无极神道】的唯一法门。

    无极神道,共有十禁。

    叶青羽目前全神贯注之下,所能触的程度,也只是第一禁而已。

    一禁之威,战力翻倍。

    他之前曾尝试过触二禁,但却没有一次成功,精研【无极神道】的奥义奥秘,叶青羽认定,是自己目前的心意意志,并无法驾驭自己的身躯,更无法驾驭这等神话法门的真正奥义。

    而想要做出突破,就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有生死一瞬的考验,才能让自己精神意志肉体躯壳合为一,瞬间跨入平日里所无法企及的状态之中。

    那日他从荒废军营之中破关而出,自然而然地进入一禁状态,战力第一次突破百眼灵泉,立刻就察觉到了这天地之间的道力,粗略地悟到了苦海境强者之所以强大的秘密,因此而隐约触摸到了二禁的丝丝奥义……

    这是天地的赐予。

    而今日赵山河的【虎圣荒齿】之力,则是人力之馈赠。

    天赐是机缘,人馈是时机。

    所谓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叶青羽自今日擂台一战开始,就在等待这个机会,这个时候,当然不能依靠其他手段来进行反击。

    他感觉到了体内正在生着的变化。

    被压制到了极点的元气,在【无极神道】的法门催动之下,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磅礴之,不可思议地酝酿着,积聚着,像是一根被压倒了极限的弹簧一样……

    轰!

    水光印擂台一声哀鸣,终于分裂开为三块,土石崩裂。

    “用你肮脏的血,来偿还和告慰那些无辜惨死的江湖宗门中人的冤屈和英灵吧……叶青羽,死!”

    赵山河的声音,做出了最后的审判。

    二号仙台之中。

    这一瞬间,【秋水长刀】的李秋水,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长风猎猎,他微微一笑,长身而起。

    “一切都结束了,这一局,我们赢了。”

    他微微一笑道。

    但是话音未落,像是在回应和反驳他一般,另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却又响起。

    “是吗?”

    轰!

    难以形容的力量气息,骤然降临在天骄园。

    一股皎皎寒月般独一无二的银色霜华光焰,突然不可思议地从四分五裂土石崩催的明月湖中央水光印擂台之中冲天而起,璀璨刺目不可逼视的银光,如一道巨型绝世神剑一般,刺透了巍巍居空俯瞰着明月湖的洪荒巨虎的魔神幻影,就像是刺穿了一面巨大的纸糊纸鸢一样轻而易举!

    漫天的虎啸之气,顷刻间如滚汤泼雪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气之中隐隐有洪荒巨虎的哀嚎悲鸣声响起,在无数狂热而又错愕的目光的注视之下,以【虎圣荒齿】唤醒的洪荒巨虎的虚影图腾,挣扎着咆哮着怒吼着,最终如风中烟灰般消散的干干净净!

    “不……”

    前一刻如主宰生灵的神明般的赵山河,出绝望而又难以置信的厉吼。

    银光的印射之下,他天生怪异的面孔,在那银色霜华的印射下,显得前所未有的狰狞和惊慌,然后瞬间就被冰炎焚化为虚无!

    半空中。

    一切尽消。

    唯有一颗洁白的虎牙缓缓地坠落下来。

    但这虎牙还未落地,咔嚓一声,突然崩碎,化作了一片白色的粉末,被风一吹,彻底消散于这他天地之间。

    一起消散的还有高高在上的龙虎宗【虎圣子】赵山河。

    在他武道生涯最为辉煌最为得意的时刻,在他苦心经营的本该让他名震江湖的局里,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真正享受万千崇拜的欢呼,没有按照最开始的计划那样成为无数江湖中人推崇的盟主,只留下一声堪称耻辱的惊慌失措的怒吼,甚至连求饶反应都来不及,就永远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配角,突然就这样以一种极为错愕荒唐的方式,退出了这个世界。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人再去关注。

    没有人在意他的死。

    没有人在意号称镇宗的【虎圣荒齿】的破碎消失。

    所有的目光,再度集中到了明月湖上空。

    集中到了那已经破碎的水光印擂台上。

    因为——

    叶青羽手握少商剑,冲天而起。

    漫天夺世终结了一切的寒月霜华,正是从这个已经被认定为必死无疑的少年的身体之中爆出来。

    他还活着。

    更重要的是,他掌握着强横无匹的力量。

    这已经不是一禁的一百二十灵泉之力。

    也不是二禁的一百八十灵泉之力。

    而是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二百四十灵泉之力的力量。

    纵观古今,一人之力修炼到百眼灵泉,都已经属于传说之中的传说,是真是假无从靠枕,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从来没有人知道,当一个人掌握了二百四十灵泉的力量,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是足以媲美苦海境?还是直接可以挑战登天境?

    从理论上来说,这种力量,不该存于世间。

    而现在,它却出现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叶青羽脚踏虚空,周身二百四十道元气银龙缭绕拱卫,声音如洪钟,响彻幽燕关:“赵山河的一切的确都结束了,现在,李秋水,轮到你了!”

    少商剑绽放煌煌银辉。

    叶侯爷一剑挥出。

    剑芒破空,直斩紫薇宗仙亭。

    没有人知道在之前的那一瞬间,到底生了什么,叶青羽如何突然爆出这么强的力量扭转战局,就像是没有人知道,到底该如何来形容这一瞬间叶青羽斩出的这一剑的威势。

    这一剑,剑势惊天——

    明天开始还是分开章节更新吧

    大家貌似不太喜欢这样合起来的更新,且更新时间太晚。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