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86、眼睛保不住了
    叶青羽等人的离去,让天骄园逐渐活泛过来。

    整个武道会盟按照一开始的宣传和预计,是要进行整整三天时间的。

    除了擂台战之外,还有大量的交易商贸活动,李秋水、赵山河等人想要在擂台战中,彻底打出宗门的威望,然后以宗门为主导,来操控整个会盟,但是还没等第一天上午结束,对于宗门来说,一切美好的幻想,就彻底画上了句号。

    到现在,几乎所有的江湖宗门中人,脑海里还是一片乱麻。

    叶青羽展现出来的强势和强大,狠狠地击碎了一直以来江湖宗门中人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

    在过去的百年时间里,虽然雪国立朝,军队势力权倾天下,但江湖宗门中人却依旧沉浸在个人武力强横的美梦之中,在每一个江湖人的心中,江湖事江湖了这个规则的存在,让他们有一种独立于帝国法制之外的优越感,让他们沉浸在侠以武犯禁,沉浸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里。

    雪国虽然强大,但却管不到我们江湖中人。

    这是许多江湖宗门中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写法。

    但是今天上午生死擂台上的战斗,却将他们这种优越感迎面暴力击碎。

    尤其是叶青羽那一段毫不留情的讽刺和怒骂,像是一把利刃,剖开了所有江湖宗门中人心中的所有防御,用最直接最赤裸的方式,击碎了他们的优越感,即便是他们想要辩驳,但却惊骇地现,自己的语言前所未有的苍白乏力。

    “原来高寒等人并没有死……”

    “叶侯爷还是留手了啊。”

    “其实……其实两相对比的话,这个叶青羽,倒不是真的是个嗜杀的屠夫,起码还算是光明磊落,有真性情,而赵山河和李秋水等人,如果那些事情是真的话,手段就未免有点儿下作了!”

    “今天这事情,可真是……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啊。”

    “原来幽燕关这些日子的动乱,竟是这样的真相。”

    “以妖毒注入无辜之人的身体,将他们变成伪妖,推上斩妖台斩杀,骗取帝国的赏金,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天怒人怨。”

    “三宗三派?呵呵,也真的是够狠够阴的。”

    人群沉默之后,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很多事情,亲眼看到,才会相信是真相,才会去思考。

    江湖上能够混到这一步的人,也不都是傻子,一开始因为屁股坐的位置不同,所以会有明显的偏袒,但等到真正看到一些事情,现自己偏向的人和势力,竟然是这种货色,当然也会开始反思。

    尤其是最后现高寒等人没死的时候,那画面对于他们来说,震撼力太大。

    叶青羽不像是想象和传言之中那样的嗜血嗜杀,起码对于真正的正值之士,会手下留情,这样使得许多江湖宗门中人,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真的站在【幽燕一叶】和整个幽燕军的对立面。

    如果自己也像是高寒等人一样,按照规矩和道义来做事,也许会被幽燕军所接纳?

    很多人都开始犹豫了起来。

    明月湖中的水光印擂台,很快又被重新修好。

    战斗还会继续。

    江湖恩怨总是没完没了。

    但人们已经没有太大的心思和兴趣了。

    周围的商贸交易活动开始,各大商队和财团迎来了他们感兴趣的环节。

    一号仙亭,此时已经空荡荡没有一人。

    军神传人叶从云离开。

    【画圣】刘雨卿、小书童杏儿,还有那位神秘莫测的白衣书生也离去。

    而其他仙亭之中,三宗三派的年轻领袖和长老们,在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显然也是没有脸再待在天骄园了,先后离去。

    对于他们来说,商贸交易什么的已经没有了意义。

    帝国军方出了叶青羽这样一个天才人物,一飞冲天,羽翼已丰,一战就让宗门界苦心经营了五十年的江湖卓然局面化为泡影,这才是最重要的大事,尤其是叶青羽本人在整个过程之中,表现出来的对于江湖宗门的蔑视和敌视,对于宗门江湖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信号。

    这样一个天才绝世人物,如果永远都对江湖宗门如此态度的话,即便是三宗三派,也不得不想办法应对了。

    何况一些宗门中的智者,对于这一战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肯定会思量和考虑更多。

    叶青羽的如此强势,是不是代表了帝国的想法,也是他们需要考虑的。

    还有那个神秘莫测,一句话吓退紫薇宗老祖宗的神秘白衣书生,显然也是帝国的人。

    方方面面流露出来的信息,都足以让许多江湖大宗大派焦头烂额。

    唯有九号仙亭之中的【雪国丹神】独孤全,倒是兴致极好,笑眯眯地走出了仙台,带着自己的两个孙子,还有宋青萝和宋剑南两个人,在天骄园的商贸区悠闲的逛哒着,不时会一会老熟人,闲聊几句。

    独孤全辈分极高,且在帝国官方地位也相当尊崇,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瞩目的焦点,许多人借机上来与丹神说一两句话,都觉得极有面子,在各大宗门高层和叶青羽等人离去之后,【雪国丹神】就成为了人群的中心。

    被独孤阀当做是未来接班人培养的独孤天心,在老丹神的刻意引领之下,认识了不少各大商会财团的当家人,表现的进退有据,十分亮眼,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姿态,博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而纨绔惯了的独孤地秀,则是老老实实心甘情愿地给哥哥当绿叶,顺便时不时和宋青萝聊一两句,生怕冷落这位美少女。

    旁人见了,还以为宋青萝是独孤地秀的女伴,倒也客客气气。

    而此时的宋青萝,依旧如云里雾里一般的感觉,脚踩在地上像是踩在了棉花团里面一样,轻飘飘有一种无处着力的错觉。

    当叶青羽黑如瀑,剑芒天纵,逆斩擂台的那一瞬间,宋青萝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天空中那个白衣身影,离她前所未有的遥远。

    在那一瞬间,美少女陡然明白,自己真的和这位昔日的同学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那么高高在上那么神秘那么卓越,天才惊艳到了不可逼视的程度。

    而自己呢?

    除了一副好皮囊之外,任何一点都远远比不上白衣少年。

    现在想想,当初在白鹿学院的时候,自己刻意疏远叶青羽,并强势要求叶青羽离宋小君远一点的做法,是多可的可笑。

    而秦无双、韩双虎和白玉卿等人暗地里对叶青羽的评价和刁难,是多么的幼稚。

    还有那个叫做蒋小涵的少女,据说昔日曾经是叶青羽青梅竹马的玩伴,可惜有眼无珠,因为一时的得势,就明里暗里对叶青羽百般为难,要是这个势利的少女,知道今日在天骄园之中生的一切,只怕是后悔的哭都来不及了吧?

    一边,宋剑南正在陪着笑和各大财团商会的人交流。

    商人出身的宋剑南在这种场合显得游刃有余,而且借了独孤阀的势,别人也都给他面子,一时间谈笑皆欢,这些日子一直心神交瘁的宋剑南,在这个时候,显得意气奋。

    宋青萝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如果没有叶青羽的话,也许现在宋家已经完了吧?

    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叶青羽都没有明确说过什么,只是因为自己曾经是叶青羽同学的原因,一切就一步登天,父亲此时的风光,和叶青羽的威望比起来,显得那么虚幻不真实,没有根基,差的实在是太远太远。

    昔日的往事不断地在宋青萝的脑海里闪烁.

    她整个人都有点儿心不在焉的样子。

    ……

    ……

    “怎么回事?”

    叶青羽的脸色,阴沉的难看。

    白远行躺在床上,双眼被白色的纱布包住,李时珍已经做了初步的治疗,但时空阴雷碎片的伤势,并非是普通的大夫所能治好,不时有鲜血渗出来,白马少年陷入了漫长的昏迷之中。

    金灵儿垂泪趴在床边。

    温晚的脸色也不好看,带着些许尴尬和自责:“是我大意了。”

    【西南盗王】肖不留换了一套干净衣服,站在一边低着头,偶尔好奇地打量一下叶青羽,此时他已经隐约明白,床边这个年轻并不大的英俊秀气少年,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就连那强的离谱的络腮胡壮汉,隐隐都是这白衣少年的下属。

    应该就是之前传闻之中的叶侯爷了。

    和想象之中的有些不同。

    而在营帐之外,【寒江蓑笠翁】高寒等人耐心地等待着。

    “伤口已经处理了,伤势要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普通的药石难以奏效,这孩子的眼睛,只怕是保不住了,以后……”李时珍叹息了一声,也为白远行感到惋惜,十几岁的年纪,跟在叶青羽的身边,原本是前途无限,可惜却毁了双目。

    眼睛保不住了?

    叶青羽闻言,心中震惊之余,一丝难过无法遏制地在心中泛起。

    怎么会这样?

    之前小银龙不是说一切都顺利吗?

    为什么白远行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但看到金灵儿和温晚的样子,叶青羽知道,不能去责备他们。

    “李爷爷,可有什么其他办法?”叶青羽稳住心神问道。

    李时珍叹息着摇了摇头。

    叶青羽心往下沉,想到了什么,突然心中升起一丝希望,转身道:“老温,你快去请独孤全老哥来,也许他有办法也说不清。”

    温晚眼睛一亮。

    是啊。

    独孤全是【雪国丹神】,应该有疗伤丹药,或许可以挽回。

    答应一声,温晚急匆匆而去。

    叶青羽手掌搭在白远行的手腕,元气缓缓输入少年的体内,勘察伤情。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