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288、我的朋友小黑呢
    欧阳不平仔细诊治和处理了白远行的伤势,从独孤全那里讨来了三颗【玄参丹】,碾碎以温水渡入白远行的口中,用以活络辅气,保持气血,又以针灸之术,贯通了白远行脑海之中的几处淤塞穴窍,以金针灌元的的奇术,化解了白远行体内最后残存的时空阴雷的阴鸷之力。

    整个过程花费了两个时辰。

    治疗结束之后,以欧阳不平【白眉医仙】的修为和手段,额头也微微见汗了。

    不过效果也极为神奇。

    当最后一根金针从白远行的百会穴之中拔出来的时候,肉眼可见白远行脸上的起色逐渐红润了起来,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眼睑周围那种灰中泛白的死气,很快就烟消云散,整个人弥漫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机。

    “有劳欧阳老哥了。”叶青羽一再致谢。

    “小叶子你客气了……恩,这些日子你风头大盛,估计也会很忙,老头子我就不叨扰你了……哦,对了,我与独孤老头子明日就要启程回到帝都去了,今晚老头子在百草堂宴客,你也来吧,我们三个一起好好叙一叙,想要下次相见,估计得需些时日了。”

    欧阳不平拱手告辞。

    “一定准时赴宴,我送老哥哥您。”叶青羽满口应承。

    一直送出了前锋营,叶青羽才返回。

    他心中很清楚,以欧阳不平今时今日在帝国之中的地位,只怕是皇族请他诊治,都要花费一番功夫,之所以这一次不辞千万里来到幽燕关,帮助白远行这样一个资质平庸的普通少年治伤,还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消耗不轻,一是卖了独孤全这位老伙伴的面子,另一则是要提前投资示好自己了。

    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留给独孤全的那几个古字,也震动了欧阳不平。

    不过不论如何,这次事情都是【白眉医仙】卖了个大人请,不管日后如何,叶青羽都要回报欧阳平的这一份善意人情。

    白远行的伤势,大概也就只能如此了。

    保住一条命,但是丢掉了双眼,无法恢复视力——除非日后他修为通天,能够踏入登天境,到时候可以血肉重生,断肢再续,只要精魂不灭,就可以无限再生,双眸自然可以在一念之间生长出来。

    只是以白远行的天赋资质,想要走到那一步,实在是难难难。

    “等到白远行清醒过来,该怎么和他说呢?”

    叶青羽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阵犯难,现在只希望他心性圆融,意志力强大,可以承受这样的重大打击吧,命运对于这个苦苦支撑着父辈祖辈遗愿的少年,未免也太残酷了一些。

    ……

    转眼之间,十天时间过去。

    那日晚,叶青羽去百草堂,和独孤全、欧阳不平两个老哥哥聊了一夜,对于如今帝国的局面和形势,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又对丹药和医术,见益颇深。

    晚宴过程之中,欧阳不平原本十分想要见一见李时珍,只可惜当晚并没有找到老大夫的人影,据说是李时珍随着前锋营一支小队外出执行任务了,无缘错过,让【白眉医仙】大呼遗憾。

    【丹神】和【医仙】走的很急,叶青羽猜测,可能是帝都又有什么事情生。

    至于李时珍……

    叶青羽隐约觉得,这位神秘的老大夫似乎是有意避开和欧阳不平相见,所以后来叶青羽自己也没有再去问关于【玄天丹】的事情,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李时珍对于自己应该没有恶意,而更多的事情,他既然不愿意说,叶青羽也不会强人所难去问。

    毕竟每个人都有一段不愿再提的过往,叶青羽不想因此而影响到了自己和李时珍的交情。

    时间流逝。

    幽燕关中的宗门江湖中人少了一大半。

    三宗三派的溃败,幽燕军在后武道会盟时期内展现出来的强势,让许多抱着浑水摸鱼的江湖人都悻悻地离开,让关中江湖宗门中人数量大减,也让关中平静了许多,隐约恢复了昔日那种静谧紧张有序的状态。

    只有那些真正想要通过帝国这次征召,得到从军入伍机会,希冀能够在战场上磨砺自身武道、建功立业拜将封侯的江湖热血之士,依旧留在了关中。

    江湖人士的收编工作,是【画圣】刘雨卿主持。

    据说是这些人都被编入了【怒战营】,成为了幽燕军各大营之中单体战斗力最强的一个营,只是纪律和其他军阵号令素养查了一些,江湖中人身上的草莽气息,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彻底去除,幽燕军神6朝歌暂时也不会将【怒战营】投入到战场中去。

    而成为了军神传人的叶从云,这段日子在幽燕军中的亮相频率极高,既然6朝歌有意将叶从云培养为接班人,除了武道指点之外,兵法、战术和领兵打仗的本事,自然也都要一并传授,所以肯定会渐渐让他熟悉军中事物。

    因此叶从云一时也成为了整个幽燕关关注中心。

    倒是叶青羽这个在武道会盟之中一剑斩碎了三宗三派春秋大梦的‘罪魁祸’,倒是销声匿迹了很长的时间。

    白马塔的倒塌,让人不知道叶青羽去了哪里。

    反正除了前锋营的人之外,没有人再能在城中看到他。

    这一日,当叶青羽终于从闭关中走出来之后,金灵儿赶着来回报,白远行终于清醒了过来。

    叶青羽赶到大帐中的时候,白远行正静静地坐在床边。

    大帐里的光线,昏暗无比。

    身形削瘦的少年,静静地坐在床边,宛如泥胎木雕一样。

    看着他双目依旧包裹着白色纱布,身形消瘦的样子,叶青羽心中又是忍不住一阵难过。

    自从半年多之前来到幽燕关,白远行是叶青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从属,这个白马少年的性格坚韧,做事谦恭,肯吃苦,一直都是任劳任怨地为叶青羽做事,本来叶青羽一飞冲天,早就想过要好好扶白远行一把,谁知道现在……

    也许是听到了金灵儿的脚步声,白远行的耳朵动了动,站了起来,看向门的方向,道:“灵儿……是侯爷来了吗?”

    “小白,你感觉怎么样?”叶青羽稳定心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一点。

    “属下见过侯爷。”白远行连忙恭恭敬敬地行礼。

    “你还带着伤呢,别这么多礼……”叶青羽笑着扶住他,假装不经意地道:“先好好休息吧,等你身体恢复一点了,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眼睛……”

    白远行面色平静地道:“谢谢侯爷,只是之前温将军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的这双眼睛,已经治不好了,侯爷不必安慰我,远行还能承受得来。”

    叶青羽愣住。

    这个糊涂蛋温晚,最怎么就这么碎呢。

    正说着呢,外面传进来一个声音:“哈哈哈,小白,怎么样,现在饿不饿,我让吴妈给你做了狗肉煲,这玩意儿最是滋补了,敞开吃,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还是要吃饭的啊,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就算是瞎了,也可以修炼武道的……”

    温晚端着一个热腾腾的瓦罐走了进来。

    瓦罐中飘出一股狗肉香味。

    揭起门帘进来,温晚看了一眼大帐中的情形,微微一愣,看到叶青羽那利剑一般的目光,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低声说了句:“呃……不好意思,我走错了,你们先慢慢聊……”

    说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另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又响起:“汪,温疯子,你手里端的是什么?汪的朋友小黑呢?汪好不容易交了一个有意思的朋友,怎么带到了前锋营之后,一转头的功夫,它就不见了……”

    “呃?你是说那只黑色的小母狗吗?我没看到,也许它不想和你做朋友,已经离开了呢……”温晚顾左右而言他,言不由衷地道。

    “汪,是这样吗?可为什么汪在吴妈灶房的门口,看到了一些黑狗皮,汪问过附近的军士了,他们说一个时辰之前,你嚷嚷着要让吴妈做狗肉煲,你不会是……”呆狗小九在门口堵住了温晚。

    “哪个王八蛋军士乱说的?让他来方面和我对质,哼哼,我弄死他……”温晚破口大骂,然后又笑嘻嘻地道:“你一定是弄错了,我亲眼看到那只小黑母狗跑了,离开前锋营了!”

    “是吗?好吧,汪相信你了,”呆狗小九将信将疑,然后耸了耸鼻子,道:“咦,你手里端着的是什么,闻起来好香啊,给我尝尝……”

    “呃,这……”温晚心虚,支支吾吾半天,最终只好把瓦罐里的狗肉煲交给了呆狗小九。

    片刻。

    就看呆狗小九从门外飘了进来。

    这货背上驮着瓦罐,尾巴摆的像是风扇一样,得意洋洋地道:“小白,听说你醒了,太好了,做人嘛,最重要的是要看得开,瞎了没关心,反正你平时笨笨的样子,瞎了和没瞎,也没有什么区别,只要还没死,还能吃能喝,你看,我给你打劫了一罐好吃的,来来来,我们一起吃……”

    说完,才看到,叶青羽也在帐篷里。

    “见鬼了,我分明没有感应到你的气息……”呆狗大呼小叫。

    叶青羽目光冷森地看向它。

    呆狗尾巴一僵,顿了顿,呆呆地道:“汪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其实……汪的意思不是说主人你是鬼,而是说……恩,汪是说主人你的实力又提升不少啊,我都察觉不到你的气息了……汪汪汪,恩,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叶青羽简直对这两个活宝无语了——

    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