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329、母亲当年的辛秘
    只是这个时候,郎中来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让他进来吧。”

    叶青羽点了点头。

    唐三复又出去。

    很快就带着一个人进来。

    一个紫色紧身武士战衣的年轻人,身形英武健硕,古铜色的肌肤,赤红长,国字脸上剑眉高悬,一双眼睛极为有神,整个人透露着一股子勃勃英气,气势凝实,宛如一柄半出鞘的长刀一样,刀锋殷殷,令人不敢小视他。

    不用说,这人自然就是两江会会郎中了。

    唐三是个眼力见极强的人,带着郎中进来之后,又朝着旁边的美貌小侍女使了个眼色。

    后者聪明伶俐,立刻会意,行了个礼,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她大致已经猜出来了叶青羽的真正身份。

    能够让整个鹿鸣郡城中大名鼎鼎的唐三大总管如此恭敬侍候,叫一声‘少东家’的人,除了那位极富传奇色彩的叶侯爷,还能有谁?

    小丫头多想在包厢里多待一阵,但却也不敢违命。

    她在包厢外恭敬地候着,精致的小脸上,却因为兴奋而一片酡红,小手拍着鼓鼓的胸脯,才没有激动地喊出来。

    叶侯爷,他真的好英俊啊。

    小丫头眯着眼睛一副花痴样子。

    包厢里面。

    “参见侯爷。”郎中进来,姿态极为恭敬,双膝跪地行礼。

    叶青羽微微皱眉,一抬手,一股无形之力涌出,将郎中身形托住,道:“郎会不必行此大礼,你非是军方之人,江湖身,不拘于官场之礼。在本侯面前,不必客气。”

    郎中却摇了摇头,道:“小人行礼,并非是因为您的军职身份,而是因为您乃是小人的少主人。”

    “少主人?”叶青羽眼眸之中,一缕怀疑之色一闪而过。

    郎中难以拜下,不敢怠慢,站直了身体,从怀中掏出了一封泛着淡淡黄色的信笺,神色激动地躬身双手递了过来。

    叶青羽的目光落在那信封上,一行娟秀有力的墨色字体,跃入眼帘。

    他的心,猛然一跳。

    那字迹……

    叶青羽立刻站了起来,一脸激动之色,急匆匆用一种近乎于抢过来的度,接过信封,仔细看时,信封之上的娟秀字迹,清晰可见。

    “吾儿叶青羽亲启。”

    仿佛是千万道银色雷霆闪电闪过,叶青羽的脑海里轰地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这怎么可能?

    是母亲的字迹。

    这绝对是母亲的字迹。

    对于母亲的字迹,叶青羽实在是太熟悉了,一眼就可以辨别出真伪,那些娟秀的字迹,曾经在叶青羽的生命之中,扮演了太重要的角色,自从开始懂事也起来,就是母亲李莹在教导叶青羽读书写字,叶家并没有请过私塾教习,叶青羽所有的文字方面的学识,都是李莹教导出来的。

    一瞬间,无数记忆涌上叶青羽的心头。

    曾经,在月夜下跟随母亲吟诗。

    曾经,在武馆中跟随母亲认字。

    曾经,母亲手把手教导自己写字。

    曾经,因为写错了字而被母亲责骂。

    曾经,母亲因为自己写书第一完整的诗句而紧紧地抱着自己。

    曾经,帮助母亲抄书出售。

    曾经,在目前微笑眼神的鼓励下,完完整整地背完帝国开国皇帝冕下的罪己诏。

    曾经……

    曾经无数个画面,像是潮水一样在记忆之中蜂拥而来,将叶青羽瞬间淹没,在结束了四年守墓时间之后,叶青羽以为自己已经将对于父母的爱和怀念,深深地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他以为自己可以笑着面对那些逝去且无法再返的记忆,可是,当母亲的字迹,再度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叶青羽的眼睛,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无法遏制地湿润了。

    叶青羽强忍着内心的情感翻涌,缓缓地回过身,看着窗外,泪水长流。

    郎中似乎是已经猜到了什么,表情也有些激动,身躯微微地颤抖。

    而唐三却是不知道缘由,看到少东家突然情绪剧烈波动,虽然没有看到叶青羽流泪,但是也隐约察觉到了一点什么,不由得心中大奇,根本想不到,这个郎中,到底是拿出来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向来太古神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少东家,以至于如此。

    许久。

    整个包厢里一片沉默。

    叶青羽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在那汹涌的亲情和悲恸的冲击之下,即便是苦海境的心境修为,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一直等待泪水打湿了衣衫,他才缓缓地平静了自己的情绪。

    颤抖的手指,拆开了信封。

    “吾儿,当你看到这封信,说明郎中已经断定,如今的你,足够支撑一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爹娘都很欣慰,因为终于到了这一天……娘留给你这封信,有很多话要告诉能够看到这封信时候的那个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个头有多高,已经修炼了多少年,娘和爹想象不出,那个时候的你,是什么模样……”

    熟悉的字迹,叶青羽再次泪湿长衫。

    这封信,就像是娘亲温柔的手,拂去了记忆的尘埃,却拉不回逝去的时光。

    这封信,又像是一柄锋利的刀,让叶青羽原本已经层层布防的伪装,瞬间被斩开,内心深处最为痛苦也是最为甜蜜的的那段回忆,再一次血粼粼地呈现在叶青羽的面前。

    “娘知道,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的疑问,娘没有时间说太多,爹和娘接到了守城的征召令,能不能再回来,一切难料,孩子,记住几件事情,第一,你的体内,流淌着尊贵的血脉,第二,郎中可以完全相信,第三,不要去调查银色小剑的事情,第四,有空闲时间的话,多到白鹿学院中走一走,第五,离开鹿鸣郡城之前,为我和你爹迁坟,不要再铸下坟茔,将棺椁沉入鹿鸣江中……”

    “羽儿,娘亲很舍不得你。”

    “羽儿,要乖哦。”

    “羽儿……”

    到最后的话,宛如一个絮絮叨叨的娘亲在和自己的儿子拉家常,温馨而又繁琐,但却流露着一种刀割一般的生离死别,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不舍,而在信纸的最后,有一团微微褶皱,墨迹凌乱,似是泪痕湿透又干涸。

    母亲当年写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是流泪了。

    又或者,不仅仅是母亲一个人流泪,父亲——那个记忆之中一直威严而又魁梧的汉子,也许也流下了男儿泪。

    叶青羽看到最后,双眼已经是泪眼婆娑。

    他仿佛是在泪光盈盈之中,看到了父母当年披上铠甲,手握战刀长剑,踏上守城战的一幕,看到了母亲将这封信暗中命人交到郎中手中的画面,想到了自己紧张而又忐忑地站在家门口,整整十天十夜,最终却是等来了父母罹难重伤的消息的画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叶青羽的心绪,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心念微微一动,脸上和衣衫上的泪痕瞬间蒸消失。

    将手中的信纸,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来,装进了信封之中,再小心翼翼地揣到了怀里,想了想,又从怀里掏出来,直接祭入了丹田荒漠世界的【云顶铜炉】之中——这是叶青羽身上最为坚固和安全的空间了。

    然后,他才缓缓转身。

    叶青羽朝着郎中,深深地鞠了一躬。

    郎中面色大变,手足无措,闪身道:“小主人您这……折煞小人了。”

    “郎大哥承受得起我这一拜,”叶青羽严肃且感激地道:“一晃五年,您保存着这封信,今天将它交到我的手中,对于青羽来说,就是最大的恩德,而且看完这封信,我突然明白,当年两江会以抢夺之名,拿走【少商剑】,实际上却是为了暗中保管这柄灵兵,避免这件叶家最重要的宝贝,落入外人手中,而等到我进入白鹿学院,有了自保之力,又是您第一时间将【少商剑】还回来,您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青羽,还剑天香楼,不曾现身,青羽谢谢您这份忠义。”

    郎中一脸的惶恐之色,道:“小主人言重了,小人当年流落街头,日日行乞,宛如阴沟里的老鼠一般,人人嫌弃,是夫人救下了我和妹妹,暗中教我们武功,又资助我们,恩如再造,连两江会也是夫人当年一手创立,只是夫人从未露面,以化身管理帮中事物,行事谨慎,帮众无人知道其真身,后来夫人将两江会会之位,传于小人,小人日夜不敢怠慢,这些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却也威能让两江会更进一步,有负当年夫人重托……”

    这番话出来,不仅是叶青羽,连唐三都震惊了。

    什么?

    两江会竟然是当年叶夫人所创?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叶青羽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记忆之中的母亲,布衣荆钗,淡定从容,是一个始终都温和娴静的女子,虽然有武功,只是在武道馆中授徒时才略略显露,并不是很强,虽然不久之前,温晚和孔空亲口承认,母亲当年实力不比他们弱,但叶青羽也没有太过深想。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