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341、今天要讨一个公道
    吴府在渭城中来头极大,除了吴家家主吴博雄是渭城城主的亲弟弟之外,还在于吴博雄的大儿子吴岩是如今帝国右相的麾下的十三义子之一,十三义子合称为冷血十三鹰,而吴岩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被称之为【诡鹰】,在帝都雪京之中,也颇有名气。

    吴府的二公子吴溪,就是之前郑管家口中的吴公子,据说在城主府中挂着一个闲职,每个月领着帝国俸禄,但从未见他去城主府任职,倒是在自家的府中,豢养了一批江湖武者,在整个渭城之中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又有其他贵族家族的一群公子哥捧着,号称是【渭城第一公子】。

    而四海商会原本与这位【渭城第一公子】并没有什么仇怨,只可惜商会之主廖雄义的小女儿廖翠,被那吴溪一次偶然遇到,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了,非要将廖翠娶到府中当小妾,还要廖雄义自己乖乖将女儿送到吴府中去。

    可这个【渭城第一公子】吴溪,喜好凌虐女色,是整个渭城都出了名的。

    除了早年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娶的正室之外,其他所谓的被娶进府的小妾们,大多数都下场凄惨,基本上都是被玩死玩残,往吴府后门一扔,死活不论,单单是这一年以来,已经有十六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死在吴府的后门了。

    所以四海商会的廖雄义就算是有心攀龙附凤,与城中贵族有一些关系,但怎么舍得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活生生地推到火坑里。

    违逆了【渭城第一公子】的意思,那接踵而来的自然就是雷霆一般的打击和报复。

    廖家落得如此下场,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以上这些消息,就是幽燕军士高守在短短不到几个时辰里,探听得来的消息。

    叶青羽阴沉着脸,走到指路老丈——也就是哨兵乙的父亲面前,满怀愧疚地深深鞠了一个躬,道:“廖伯父,我是廖天兄弟的朋友,从幽燕关来,这次路过渭城,特意来看看您老人家,对不起,是我来迟了,让您和伯母、小妹受委屈了。”

    浑身伤痕的廖雄义呆住。

    廖天是他的二儿子,从小就捣蛋调皮,性子好动,而且十分喜欢练武,而且也算是武道有成,十年之前突破进入灵泉境,响应帝国征兆,入伍参军,后被分配进入了幽燕军,远赴苦寒边关,廖雄义在欣慰骄傲之余,日日都担心儿子的安危,日日都在期盼着儿子服役归来,与家人团聚。

    可惜噩耗终于降临。

    去年的时候,军部传来邸报,儿子在哨所牺牲,廖雄义一家闻讯陷入了巨大的悲恸。

    廖雄义为此大病了一场,将四海商会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了大儿子廖日掌管。

    好在大儿子也算是勤恳聪慧,四海商会在他的手中,蒸蒸日上。

    可谁知道祸事降临,一朝一夕之间,廖家的一切,都飘散如烟。

    要说廖雄义心中不恨不怒,那怎么可能,听闻到叶青羽自称是来自于幽燕关,是二儿子的朋友,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但也只是一瞬而已,旋即这光芒迅暗淡下去。

    他知道自己儿子在幽燕军中的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哨兵而已。

    一个哨兵,能够接触到什么了不得的朋友?

    眼前这个人,又是这么年轻,穿着打扮也是普通,估计也是普通小兵吧?

    “谢谢你了,孩子,你这份心意,我老头子领了,只是……家里现在不便招待客人,你看到了我们一家,就赶紧走吧。”廖雄义苦笑着,使了个眼色,示意叶青羽等人不要管闲事,赶紧抽身离开。

    既然是儿子的朋友,又肯来看自己,想必也是热血汉子,廖雄义也不想他们卷入到这样的事情里,徒遭祸殃。

    但是——

    “走?我看你们那个走得了?”

    郑管家眼中闪着阴厉之色,冷笑着道:“原来你们几个是一伙人的啊,从幽燕关来的?呵呵,几个边塞兵蛮子,也敢管我吴府的事情,谁都别想走……”

    廖雄义闻言,大急。

    他身后那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女孩,一脸的悲伤彷徨,一脸的凄苦自责,一步步地走出来,道:“郑管家,我……我答应你,去和你见吴公子,一切都听你们的……求求你,放了我哥哥,饶了我爹爹和娘亲吧。”

    她的掌心里,紧紧地攥着一根银钗。

    这是她最后的武器。

    如果以自己的身体为交换条件,能够救下家人和二哥的朋友的话,那也不枉此生了,一切都是自己引来的,就让自己结束一切吧,不能选择命运的过程,至少可以选择命运的结束,就让那人面兽心的吴公子夺去了贞操又如何,起码这把银钗,可以帮助自己解脱。

    “翠儿……”老妇人惊呼。

    “我不同意。”廖雄义咬牙。

    “哈哈哈哈,好一幕感人的父女情,母女情啊,”郑管家冷笑了起来,一脸的洗虐,他身边的那群家丁护卫们,也都嘻嘻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叶青羽摇摇头。

    “伯父伯母,小妹,这里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都交给我吧。”

    说完这句话,他微微回头,低声道:“这群人,都给我拿下,一个不许跑,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包括高守在内的四名百战幽燕精锐大声地应命。

    说实话,他们四人早就快要按耐不住了。

    他们虽然未曾见过廖天,但却知道,这位牺牲的哨兵,也是幽燕军的一份子,是自己的袍泽,是英魂不散的幽燕英烈,幽燕军荣辱与共,每一个袍泽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看到廖家被如此欺辱压迫,他们恨不得立刻就挥刀斩了眼前这群杂碎,若不是叶青羽未曾下令,他们早就动手了。

    “你们……你们干什么?”郑管家面色一变,旋即狞笑了起来:“格杀勿论?哈,真是疯子,在老子面前摆这种架子,你以为你是……”

    说话之间——

    场中已经有人动手。

    之前与高守交过手的那个皮钉护腕的铁塔壮汉,哈哈大笑着,浑身涌动着元气波动,想要阻拦幽燕军士。

    咻。

    刀芒闪过。

    高守面无表情地手刀。

    血光迸射之中,铁塔壮汉的一颗头颅冲天而起,血箭如喷泉般喷射,头颅落地,咕噜噜地滚到了郑管家等人的脚底,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嘴巴无力地开合,死不瞑目。

    他无法相信,之前还被自己压制的高守,为什么一瞬间,会变得这么可怕?

    自己竟然连对方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而郑管家等人,却已经被吓傻了。

    “啊啊啊啊啊……”郑管家像是一只受伤的母鹅一样尖叫着。

    他身边的那些家丁护院们,也一个个体如筛糠,面色煞白。

    砰砰砰!

    闷响声之中,这群人被幽燕军士一个个踢到,惨叫着滚在地上,有人想跑,直接被踢飞了回来,还有几个挥舞着武器想要反抗,直接被当场斩杀,没有丝毫的侥幸。

    “啊啊啊,你们死定了,你们竟敢杀我吴府的人,你们这群暴徒,我敢肯定,你们会死的很惨很惨……”郑管家觉得自己的膝盖都被踢碎了,他尖叫着,关在地上,不断地大声威胁诅咒。

    高守走过去,对着这个郑管家的嘴,就是一脚。

    “噗!”郑管家的颌骨都快被踢碎了,一口牙全部都踢烂,张口喷出一团含着碎齿的血,疼的惨叫,但却再也不敢骂什么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叶青羽这群人实力可怕,手段狠辣,根本不忌惮什么吴府。

    “找一个还能走路的,让他去那个什么吴府带句话,”叶青羽面色平静,淡淡地道:“让那个什么狗屁【渭州第一公子】在一炷香时间里滚过来,我要他驾车牵马,亲自把廖伯父一家人接出驴尾巴巷,若是敢迟一息时间,我要他的命。”

    这样的话,听得周围的人,都心惊肉跳。

    高守等人,却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自家侯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最清楚了。

    连辎重部的部张三,还有三宗三派的李秋水、赵山河等人,都敢往死里得罪,一旦被触及到侯爷的逆鳞,那就等着倒霉吧,一个区区渭城中的小恶霸公子,弄死他还不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高守在那群滚地葫芦般的家丁里,挑了一个伤势较轻的,一把拎起来,问道:“我家侯爷的话,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吓傻了的家丁点头如小鸡啄米。

    “滚去带话。”高守将他丢出去。

    那家丁连爬带滚地跑了。

    叶青羽想了想,又对高守道:“你再去渭城牢狱一趟,给我暗中查查廖日大哥关在哪里,保护好他,别让吴府的人,再做什么手脚,如果一旦有变化,事急从权,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廖日大哥。”

    “属下遵命。”高守兴奋地应命。

    跟在叶侯爷这样的人手下做事,这才叫一个痛快,不用顾忌那么多,只要占着理,根本无需妥协,这才是厮杀惯了的幽燕军士们所期待的状态。

    高守身形化作闪电,迅离去。

    叶青羽这才转过身来,面色变得温和起来,看着廖家三人,笑道:“伯父伯母不要担心,既然我来了,这件事情,就不能这么容易算完,廖天兄弟当年是为了保护我而死,我曾誓,要照顾好他的家人,我一定会给你们讨一个公道。”——

    汗,解释一下吧,关于水的问题。

    其实如果任何爽的情节,粗暴直接的堆出来的,你都会觉得无趣,有一些情节,是为了后文的需要,必须去写的,有铺垫才有高潮,比如说之前写救灾那章,有兄弟抱怨说写个救灾,写个小军官,还用整整一章,那是因为小军官是后面的主要角色,需要铺垫和刻画的……

    相同的文字和章节,连在一起顺畅看下去,会很爽,但如果是追更,就会觉得迫不及待,这也许就是网文的魅力之一。

    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我会加快更新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