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342、有没有天理了
    廖雄义一家三口此时已经彻底呆滞了。

    事情和他们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

    叶青羽如此强势的姿态,让精明的廖雄义立刻意识到,也许二儿子的这位朋友,不像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可是二儿子,怎么会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呢?

    不过吴府的势力,也不小啊。

    府主吴博雄是渭城城主的亲弟弟,除此之外,更是和如今帝国权势显赫的右相大人有亲密的关系,眼前这几个年轻人,来历再大,能够和帝国右相相比?

    廖雄义心里百转千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身边他的妻子,则是连连感谢着。

    廖翠暗中偷偷地大量着叶青羽,手中握着的银簪也松了一些。

    她不像是父亲想那么多,叶青羽的出现,仿佛是一缕光,将她黑暗的世界照亮,只要是可以不去吴府以身饲虎,对于廖翠来说,简直就像是重生一般。

    她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叶青羽的身上。

    而这个时候,茅草屋周围也出现了不少人,都隔着老远好奇惊讶地打量着,驴尾巴胡同里很少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过他们又不敢靠近,看着叶青羽等人的目光,都带着敬畏之色。

    一位幽燕军士在廖家的门口,插了一炷香。

    这是叶青羽定下的期限。

    计时开始。

    廖家的茅草屋,已经被之前高守和那壮汉的战斗余波震塌,进不去人了。

    叶青羽让人从废墟里搬出来凳子之类的东西,扶着廖雄义夫妇坐下,又让军士帮助其他茅屋倒塌的人,将茅屋重新搭建起来。

    毕竟这几户人是因为高守出手的原因,才遭了无妄之灾,一开始叶青羽是想要给这几乎贫民银子的,但后来想到之前在巷子里被那群壮汉拦住的画面,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真的给了他们银子,只怕是反而害了他们。

    幽燕军士修为精深,力大无穷,重铸茅屋,自然是很快。

    等到五六间小茅屋重新搭建好,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

    叶青羽在一边面色平静地和廖雄义聊天,内容都是关于哨兵乙的事情,当叶青羽把当日哨兵乙战死的过程,面带愧色地说了一遍之后,廖家三口已经是泪水涟涟。

    “我儿没有玷污帝国军人的荣耀,死得其所,这才是一个军人该做的事情,”廖雄义忍痛道:“他从小就喜侠好武,好凶斗狠,四岁那年,说要习武,我便送他去城中的武馆……十八岁那年,死活要去参军入伍……”

    叶青羽静静地听着。

    转眼之间,一炷香已经快燃到了底部。

    这个时候,远处巷子的尽头,终于有了动静传来。

    一阵慌乱的惊呼声,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鸡飞狗跳之中,远处围观的人都四散逃开,破烂的房屋顶上,有数十个人影闪烁,元气波动传来,都是不弱的武道高手,如闪电一般,朝着廖家的方位逼近。

    接着还有战马奔腾的声音传来。

    一队铠甲森严的军士,出现在小巷子尽头,宛如一团黑色的洪流,轰隆隆地开了进来。

    鸡飞狗跳之中,所有的贫民都躲了起来。

    原本那些在四面看热闹的人,也都像是受了惊的老鼠兔子一样,瞬间就消失无踪,枯叶茅草在空气中乱飞,整个驴尾巴胡同突然变得无比安静,像是一个无人区一样。

    除了那些气势汹汹而来的军队和高手。

    在那黑色洪流一般的队伍最前列,一黑两白三匹战马在最前面,两匹白色战马上,坐着身穿黑色战甲的将军,而在中间那批黑色战马上,却骑着一位身穿白色战袍,额头冠玉,金束金簪,白色披风的年轻人,看起来倒也算是俊秀,只是面色有些苍白,有一种纵欲过度的不健康的阴沉气息。

    踩踏着房顶而来的江湖高手们,从四面围过来,将廖家三口以及叶青羽等人围在中间。

    杀气弥漫。

    廖雄义三人都面色惨变。

    这种人数和气势上的狂暴,让三人心中狂跳了起来,恐惧如潮水,覆盖了他们的心。

    咯噔咯噔咯噔!

    钉着金属马掌的马蹄,在泥泞的碎石地面上踩过,出清脆的声音,就像是踩在人的心脏上一样,让周围所有明里暗里的人的心,都凝滞了起来,仿佛是要失去跳动的能力。

    铠甲森严,高举着长枪的军士,盾牌兵在最前面,宛如一堵两米多高的墙一样,一点一点地推过来,挤压压缩着周围的空间,令人窒息。

    看到廖家三口紧张的面孔,叶青羽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廖雄义的肩膀,示意不要紧张。

    “啊啊……共治(公子)……里(你)来了……”之前如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郑管家,这个时候突然活过来了,挣扎着冲到了那黑马白衣的年轻人面前,大声地哭诉,可惜一口牙齿都被打掉,说话漏风,断断续续地将生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都知道了。”那黑马白衣的年轻人,正是所谓的【渭州第一公子】吴溪。

    他无所谓地笑了笑,用手中的折扇,轻轻地拍了拍郑管家那张鼻青脸肿的脸,道:“来人啊,把郑管家扶下去养伤吧。”

    盾牌后面,有军士出来,扶着哀嚎诉苦的郑管家,将他扶走。

    “公子……千万不要放过那几个杂碎啊……一个都不要放过。”被扶着的郑管家,还一脸怨恨阴毒地回头,大声地喊着,显然是对叶青羽等人,恨到了极点。

    这边。

    剩下的三名幽燕军士,却是立刻变色。

    竟敢辱骂侯爷?

    杀!

    三人几乎不用眼神交汇,立刻就做出了反应。

    三道人影,如长鹰破空一样,腾跃而起,朝着郑管家飞射过去。

    “大胆!”

    “拦下来!”

    白马上的将军怒喝,同时腾空而起,腰间长剑寒光闪烁,进行拦截。

    叮叮叮叮!

    刀剑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撞击交鸣,犹如疾风骤雨一般,一簇簇火星疯狂地闪烁,人影不断地变换着位置,这两名黑甲将军,实力倒也不弱。

    但幽燕军士,却有三人。

    两个将军分别拦住两人,另一名幽燕军士掠空而过,如苍鹰一般俯冲而下,掠过黑马白衣吴溪的头顶,朝着郑管家袭杀而去。

    “止!”

    军阵之中,有人大呼。

    瞬间长枪如林,齐刷刷朝天刺去,寒芒闪烁,隔断了这名幽燕军士的去路。

    “哼!”

    冷哼之中,长刀划破虚空。

    五米之内,所有钢铁长枪的枪头,宛如镰刀之下的小麦一样,瞬间齐刷刷地被斩掉,幽燕军士如鬼魅一般落在了郑管家的身边,璀璨如银的刀光,倒映出了郑管家那张惊恐万状的脸。

    “辱骂侯爷,罪该万死!”

    幽燕军士话音落下,刀光一旋。

    “不……饶命……”郑管家这是后悔万分,吓得屎尿齐流,一股臭味从他裆部传出来,惨声高呼地求饶,但话还没有说完,一颗大好头颅就飞上了半天空,他看到了自己无头的身躯,在原地颤抖着,鲜血如喷泉般从胸腔里喷出来。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而旁边两个扶着他的士兵,等到反应过来,却只看到手中扶着的郑管家,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

    幽燕军士身形一闪,瞬间回到了叶青羽的身边。

    一起回去的,还有其他两名拦截将军的幽燕军士。

    整个过程,于兔起鹘落电光石火之间完成,快到了极点,等到周围所有人反应过来,原本已经算是处于安全位置的郑管家,就这样被幽燕军士轻轻松松斩杀。

    落回马背上的两名将军,脸色无比难堪。

    更加难堪的是黑马白衣的吴溪。

    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吴府最为得力的管家,自己最为信任的狗腿子,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被斩杀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在打他的脸啊。

    他脸上浮现出毫不掩饰的怒色,看着周围房顶上的江湖高手们,怒吼道:“一个个都是死人吗?为什么刚才不拦下来,我带你们来,难道是来看戏的吗?”

    吴溪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今天上午,他正在刚抢来的姑娘身上泄完,心里正惦记着廖家的那丫头,却接到了麾下来报,说是有高手打伤了郑管家等人,还要让他在一炷香时间之内,驾车过去接廖家人,不然就要他的命……

    呵呵!

    他吴溪在渭城中,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打伤郑管家,不是在打他吴溪的脸吗?

    这样的事情,在渭城中有多长时间没有生过了?

    竟然还真的有人,敢在渭城里挑衅自己?

    吴溪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很坏。

    不过听那属下说,对方是罕见的高手,他倒也没有大意,不但带上了府中豢养的一群江湖高手,还命人请了渭城巡防营的两支大队出来,将声势摆的足够大,这才气势汹汹地赶往驴尾巴胡同。

    这一次,他就是要让整个渭城都知道,惹怒了自己的人,要是什么下场。

    没想到带了这么多人,气势摆的这么足,结果非但没有讨回场子,对方一点儿都不害怕,还斩了自己的人?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