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325、要活的还是死的?
    本来就是窝着一肚子气来的,现在郑管家又被当着自己的面,当着这么多军士和高手的面,就这么被人家像是砍瓜切菜一样给宰了,吴溪的怒火,简直快要从嘴巴眼睛里冒出来了。

    他这一话,四面房顶和通道中守着的江湖高手们,立刻脸色就变了。

    吴府之所以花大价钱养着他们,不就是为了守家护院保人的吗?

    现在倒好了,当着自己等人的面,郑管家被杀了,自己等人却没有来得及出手。

    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地打他们的脸啊。

    “吴公子,您说吧,要死的,还是要活的?”为一名江湖高手,一张马脸,满脸的狠戾,阴着脸开口问道。

    其他十几个江湖高手,也都狠了心,就等着吴公子话了。

    都是在江湖中行走的人,见过血,杀过人,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或许今天出手的这几个年轻人,有点儿背.景和来历,毕竟刚才那三个军士,出手不凡,但那又怎么样,天塌下来有吴公子这样权势地位的人顶着,怕什么?

    “要什么活的?”吴溪气的快疯:“宰了他们,全部都宰了……对了,那个婊子,”他指着廖翠,一脸阴狠地道:“不是不愿意跟我吗?赏给你们了,我要你们当着她父母的面,给我玩死她。”

    语气恶毒到了极点。

    “公子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马脸江湖高手冷哼道:“动手,给我一刀一刀活刮了这几个杂碎,别让他们死的太痛快。”

    其他人都狞笑了起来。

    刀剑出鞘,缓缓逼近。

    无形的压力,顿时碾压一般逼近了过来。

    廖雄义一家三口瞬间面色惨白如雪,巨大的恐惧,让他们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吴府豢养的这些江湖凶人,在整个渭城之中,极为有名,都有杀人放火的魔头,这些年来,造孽不少,也不知道有多少无辜之人死在他们的手里,也有不少的江湖侠客和正义武士,被他们残杀,还悬挂尸体在城头暴晒,恣意凌辱。

    落在这些人的手中,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廖雄义脑海之中一片空白,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求饶,一只手掌却是缓缓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叶青羽。

    “放心,廖伯父,这点儿货色,我应付得来。”叶青羽的眼神,有一种让廖雄义突然安稳下来的神秘力量。

    “侯爷,如何应对?”一名幽燕军士请命。

    叶青羽淡淡地道:“既然他们要死的,那我们也要死的吧。”

    三名幽燕军士点点头:“遵命。”

    锵锵锵!

    长刀出鞘。

    刀是幽燕军前锋营的制式战刀,百炼精钢打造,其中加入了一丝神料,坚韧无比,削铁如泥,是出了名的斩妖刀,瞬间寒芒如秋水般游走不定,一股血腥的杀意,犹如实质,在三名幽燕军士的身上,弥散了出来。

    “杀!”

    一声断喝。

    三名幽燕军士主动出击。

    刀光如匹练一般划破虚空。

    战斗,瞬间爆。

    为的马脸江湖高手只觉得一道寒意匹练迎面劈来,他心中大骇,手中长剑横在胸前,下意识地封闭。

    轰!

    元气爆,其音如雷。

    马脸手中的长剑瞬间炸裂,碎片翩飞如乱蝶。

    他整个人已经被震得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旁边一间茅草屋里,草屋坍塌,将他埋在了其中。

    同一时间,血光已经飞迸了起来。

    三名幽燕军士,如同虎踏羊群一样,直接是摧枯拉朽般击杀了其他围过来的江湖高手。

    他们三人,本就是从前锋营之中挑选出来的百战精锐,每一个都是二十灵泉以上的高手,又无数次从尸山血海一般的战场之中走出来,不论是三人配合,还是单人战斗,都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远同样境界的武者,别的不说,单单是那种从千军万马厮杀中锻炼培养出来的杀气煞意,一个眼神过去,都足以让一般的对手瞬间胆寒,斗志冰消瓦解。

    而被吴溪豢养的这些江湖高手,或许曾经真的披肝沥胆行走过江湖,杀过人见过血,但如同宠物一样被养了这么长的时间,斗志早就消退,实力也因为沉浸于享乐而不知不觉地退化。

    他们对于普通高手强者来说,或许是很可怕的存在。

    但是对于这三名幽燕军士来说,却如羔羊一般。

    刀光闪烁。

    鲜血飚飞。

    “啊……”

    “不……”

    惨叫声此起彼伏。

    三名幽燕军士宛如死神一般的身影,不断地闪烁,不断地收割生命,所过之处,近乎于没有一合之敌,那些所谓的江湖高手,被连人带兵器,都斩为两截。

    廖雄义瞪大了眼睛,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而他身后的夫人和女儿,则是已经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根本不敢看这样的杀戮一幕。

    叶青羽面无表情。

    这些被豢养的江湖高手,一个个手中都沾满了无辜之人的鲜血,太长时间为虎作伥,让他们根本没有了武者的荣耀,这样的货色,死不足惜。

    不过是十息的时间。

    刀光落定。

    滴答滴答。

    血水从幽燕斩妖刀的血槽中一点一点地滑落。

    三名幽燕军士,动作整齐划一地用衣摆长衣襟擦拭去刀身沾染的血迹,长刀归鞘,一语不地返回,站到了叶青羽的身后,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眼前的画面,却比说千万句都更加令人震撼。

    吴溪牙齿咯噔噔地颤,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而他身边那两个巡防营的将领,面色也骤然变得惊疑不定了起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身为军人,他们在做出的震惊之后,立刻就隐约看出来,那三名幽燕军士施展的,分明就是军中武道,进退之间,整齐划一,分明是只有千锤百炼的精锐,才能具备的素质。

    而且他们三人,刚才称呼那个白衣冠玉的年轻人为什么来着?

    侯爷?

    天,那少年是个军侯?

    这下子两个巡防营的将领,顿时觉得事情不妙。

    如果这事儿真的卷入一个军侯进来,那就不是他们两个小小的巡防营裨将所能承担的起的了。

    当喊杀声终于落定,廖雄义一直都颤抖着的身躯,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在他身后,廖翠鼓起勇气睁开眼睛,看到的画面,既让她惊恐万分,又让她兴奋无比,从后面看着叶青羽宽阔的肩膀和背影,这个美丽的女子突然觉得,什么都不用害怕了。

    “二哥,你在天有灵,看到了吗?你的朋友,来帮我们了,哥哥……”

    廖翠禁不住流淌下了眼泪。

    场面有些寂静。

    一时间,没有什么人敢说话。

    只有那三匹战马,打着响鼻。

    突然——

    咻!

    一道寒光,从旁边的茅草屋中爆射而起,分开草石,射向了一直静坐着的叶青羽。

    之前被震飞的马脸高手,一脸的狰狞,手中握着一柄闪烁毫光的匕,人如飞鱼,弹射而至,度快到了极点,出手偷袭。

    这个意外变化,谁都没有想到。

    三名幽燕军士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啊啊啊,死吧。”马脸高手狞笑。

    既然打不过那三名幽燕军士,不如斩杀了这个带头的年轻人,定然也能博得吴公子的赏识,在他的眼中,这个白衣冠玉的年轻人,如此年轻,身上又没有丝毫的元气波动,定然是不会武功。

    但是——

    他手中的匕,还未侵入那白衣冠玉少年身前五米,一股无形的沛然之力涌出,肉眼可见锋锐匕瞬间化作了粉末,而他整个人就被震得倒飞出去,再度狠狠地撞击在茅草屋中。

    “呃……噗……你?”马脸高手挣扎着站起来,口中吐出的血液,夹杂着内脏碎块。

    他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狂吼道:“你……你……这到底是什么修为……高手……真正的高手……我服了……你……你到底是谁?”

    是啊,他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想要这么问了。

    不只是吴溪、巡防营的军官,那几百名巡防营的军士,其实就连廖雄义一家三口,也都想要问一声。

    不是蠢蛋的话,都能够看出来,局面渐渐地开始逆转了。

    吴溪一方,根本就不占优势了。

    而叶青羽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

    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哪里,宛如一座太古神山一样,不可撼动,不能逼视,只能仰视。

    “你……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报上个名来吧,我是吴府的吴溪,我叔叔是渭城城主,我爹是主簿府主簿,我哥哥吴岩乃是右相府帐下【冷血十三鹰】中的【诡鹰】,”吴溪咬着牙,道:“本公子也不是怕事的人,既然今日撞上了,那阁下不妨划下个道儿来,我们好好亲近亲近。”

    吴溪这样的姿态,可要比刚来的时候,软了许多。

    可叶青羽却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与我家侯爷亲近?”三名幽燕军士之中,名为高俅的军士,冷笑一声,不屑地道:“我家侯爷早就话了,让你滚过来,驾车把廖老爹一家,请到沁春街,你的车呢?”——

    第三更。

    这个月的月票好凶残,求大家支援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