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374、帝都中的两江会
    叶青羽静静地站在晨曦中。

    白远行的身体缓慢地舒展,每一个动作都很简单,却流露出一种韵意,犹如舞蹈一般美妙,这是【天盲道】的普通招式功法,这部功法以拳脚为用,讲究的是肉身近战之力,但却又不是依靠蛮力取胜,不是以纯粹的力量压制,而是以拳脚代替眼睛,讲究的是瞬间疾风骤雨一般的爆,和刺客之道有着极多的相似之处。

    此时白远行的表现,明显是他已经理解了这部功法的精髓。

    【天盲道】重炼体,却不仅仅是修炼力量,而是修炼身体的灵敏度,修炼身体的感知之力,通过身体姿势的变化,影响到周围的气流和能量气场,再通过气流和能量气场的变化,来确定外物的存在。

    按照青铜古书之中对于【天盲道】的介绍,这部功法,共分为十二层。

    前四层有成时,实力堪比灵泉巅峰,可以于疾风骤雨之中,听到一片花瓣落地的声音,这就已经可以如正常人一般,感知周围的一切,亦可以与人交手,不落下风。

    中间四层有成时,战力堪比登天之境,可以远隔千里感应到一只蜉蝣的振翅之声,亦可以辨别颜色、温度,可以感知到一粒尘埃在阳光下空气里翻滚时的轨迹弧度。

    后四层有成时,居于中央可观四方,遨游天地,洞察万物,上穷碧落下黄泉,见神明所能见之事,无所不能。

    这部功法,修炼到极深处,的确是高深莫测。

    也是叶青羽如今所能找到的最适合白远行的功法。

    在医治双目无效的前提下,只有通过修炼功法提神自己的境界,争取晋入登天之境的时候,逆天改命,再生肢体,以白远行的资质,修炼其他功法,绝不可能到这一步,【天盲道】则是唯一有可能的功法了。

    日后进展如何,只能看他自己了。

    这一天,白远行得到了全部的【天盲道】的心法和奥义内容。

    叶青羽又抽出时间传授指点金灵儿和李英李琦修炼武道,闲着没事的西门夜说偶尔也会指点一下几个小孩子,他的武道路数走的明显是古武流派,是昔年宗门时代的路子,但一字一言,却也都是真知灼见。

    傍晚时分,还未见医神和丹神两个人返回药庐。

    温晚一大早也端着一个面碗出去了,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到了帝都之后,他整个人就变得有点儿奇奇怪怪的。

    吴妈做好了晚餐,叶青羽和白远行等人一起吃完了饭,这才又林白衣送回军部大厦。

    回去的路上,林白衣隐隐透露了自己父亲——也就是林氏家族的现任族长想要和叶青羽见一面的意思,叶青羽笑着答应了,不过这几天因为军部之事还未尘埃落定,所以暂时无暇抽身,估计要等到军部对于自己等十八位少年强者的最终任命下来之后,才有时间。

    林白衣高兴万分地答应了。

    在军部大厦门口道别的时候,叶青羽告诉林白衣,如果明日医神和丹神两位老人家还未从皇宫里返回的话,那就不用来接自己了。

    回到五十五层训练营,少年强者们大部分都在。

    只是【流光】告诉了叶青羽一个并不太妙的消息——前去雷神军团雪京驻地送秋风寒的【雪崩】,到现在为止还未回来。

    叶青羽点头记下。

    只是这个时候,两位教官都不在大厦中,也没有办法去查。

    然后这个夜晚,叶青羽基本上就是在和少年强者们不断地切磋之中度过。

    第二日早上,林白衣并未前来接叶青羽。

    这说明医神和丹神两人,还未从皇宫之中返回。

    自从来到帝都之中,叶青羽心中一直都装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想办法进入皇室祭祀神殿,去寻找父亲临终前所说的那个秘密,但这件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叶青羽自然不能正面去问医神和丹神两人,侧面打听了一下,现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想要进入皇室祭祀神殿,基本上是不可能。

    皇室祭司神殿,也被称之为皇室宗祠,是如今的雪国皇室鱼姓一脉嫡亲成员的祖地,防卫森严,据说是只有皇室嫡亲成员才有资格进入,连外戚都不能靠近宗祠千米之内,如果说雪京之中有什么地方,是绝对禁忌的绝地的话,那皇室宗祠必定是其中之一,而且还能排前三甲。

    以叶青羽如今的身份,绝对无法进入宗祠神殿。

    而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潜入宗祠神殿,也几乎是不太可能。

    不过叶青羽还是不太死心。

    经过了之前的鹿鸣郡城之行之后,叶青羽对于父母身份越好奇,且心中隐隐有了一种猜测,现在越迫切地需要证明一下,所以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早上向军部登记报备之后,叶青羽离开了军部大厦。

    这一次,他并未去药庐。

    而是一个人离开,乘坐符文飞车,连续换了好几个路线,最终在江北区南殿街一个岗站下车,汇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整个上午就在看似毫无目的的闲逛之中结束。

    中午随便进入一个小酒楼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闲逛。

    一直到走进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子,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叶青羽突然加快度,如闪电一般激射出去,瞬息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间,空气之中两个模糊的影子,如幽灵一般,微微一闪,然后急朝着叶青羽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片刻之后。

    一缕淡淡的白色雾气在小巷子里闪烁出现,化作了叶青羽的身形。

    “跟的真紧,却不知道是那一派系的人。”叶青羽摇摇头。

    今天从离开军部大厦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花费了一个上午,想要观察出一点儿端倪,谁知道这跟踪的人,实力不俗,追踪术也是个中高手,叶青羽小心应付了半天,未能观察出什么来,最后只好以【影流】之术,摆脱了追踪。

    “看起来.经过了与【紫眸】一战,我已经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了。”

    叶青羽心中早就有觉悟,所以也不以为异。

    摆脱了追踪,叶青羽收敛了气息,出了小巷子,到旁边一家茶馆喝茶,又坐了小半柱香时间,确定再无追踪自己的人,这才起身,进入了这家茶馆的后院。

    后院也是茶舍。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美貌煮茶少女走来,迎着叶青羽打了个招呼,将他引进了甲字号茶舍,绿竹茶舍看起来宛如天然生成一样,极具美感,如果单从临街的外面铺面看的话,绝难想到,里面曲径通幽,竟然还有这样雅致的去处。

    “先生,请。”美貌少女姿势优雅,浅笑软语。

    她的皮肤白皙如同牛奶一般,眉目极为精致,仿佛是画笔描绘出来的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郎忠竟然有这样一个精致如画的妹妹。

    这个白肤美貌少女,正是两江会会郎忠的妹妹,如今全权负责整个帝都之中两江会分舵的各种事宜,按照郎忠的评价,他这个妹妹,是一个手腕高明的厉害角色。

    两天之前收到消息,叶青羽今天终于能够抽出时间,来见郎勇。

    郎勇,就是这美貌少女的名字。

    一个极具男性化的名字。

    和她哥哥的名字,合起来便是忠勇二字。

    据说这个并不怎么好听的名字,却是她自己起的名字。

    郎忠的名字是当年叶母所起,那时郎勇年纪还小,不太懂事,只有一个乳名,后来长大了,叶父叶母罹难,还未来得及给这个小丫头起名字,为了表示对于叶父叶母的怀念,和铭记这份血海深仇,小丫头给自己起名字为郎勇,意思是要勇敢,去追查叶父叶母之死的原因,哪怕是遇到任何困难可怕,也绝对不会后退。

    当初叶青羽听了这些事情,也极为感动。

    今天是叶青羽第一次见到郎勇。

    也许是因为中间有父母这一层关系的原因,郎忠郎勇也算是当年父母的养子养女,所以叶青羽看到郎勇的时候,也如看到了自己的妹妹一样,神情里流露着一种特别的亲近。

    茶舍的门关上。

    郎勇跪倒在地拜见:“见过少主。”

    叶青羽一摆手,将少女扶起来,道:“不必客气,叫我小羽就好了,说起来,郎姐姐还要比我长一岁,说起来,应该是我先见过姐姐才是。”

    少女却还是很倔强地跪下拜了一拜:“尊卑之礼不可废,如今郎勇为公子做事,当然必须谨守礼制,不然两江会日后怕是会乱了规矩。”

    眉目如画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严肃。

    然后才恭恭敬敬开始献上文碟玉诀之类的文献,里面所分门别类地记载着的,都是郎勇亲自遴选甄别之后,帝都之中各大势力派系的信息,在她看来,这些资料信息对于叶青羽在帝都之中行事,都非常有作用。

    叶青羽谢了一声,仔细地看起来。

    郎勇在一边煮茶斟茶,动作熟练,但每一个举止之间,却依旧透露着一种很严肃的气息,叶青羽不由得想起了画圣刘雨卿身边的那个小书童杏儿,杏儿也是一个茶道高手,煮茶之时,动作浑然天成,有一种女子一般的优美典雅,和真正女儿身的郎勇的严肃严谨,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玉诀文碟之中,信息量极多。

    看得出来,两江会这些日子在帝都之中做了大量的事情。

    文碟之中的一些信息,是叶青羽在欧阳不平和独孤全提供的信息里未曾见到过的,而且大部分信息,都或多或少和叶青羽有关系,都是站在叶青羽的角度搜集和整理,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信息的确是对于叶青羽,有着极重大的意义。

    而且在最后一卷文碟之中,叶青羽看到了自己与【紫眸】杜衡一战之后,帝都之中各大势力的反应。

    这种轰动性的效果,似乎比叶青羽开始预料的更加狂暴。

    最直接的原因,就在那一根名为【白三千丈】的银丝头上。

    ----------

    上午检查一上午,下午输液一下午……

    明天还得抽血……

    不过应该可以两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