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399、机会来的太突然了吧
    叶青羽双手化作龙爪,握住了那柄黑色的奇异弯刀。

    小楼的身形像是僵硬了一样,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略略一动,刺激到了叶青羽,让他真的力拔开黑刀。

    气氛有点儿诡异。

    周围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叶青羽的身上。

    每个人都看到了小楼脸上露出来的又惊又怒的表情,也都看到了叶青羽那银炎弥漫缭绕着的泛着银色龙鳞的双手,一种诡异的情愫,在所有人的心中弥漫而过。

    包括鱼非言和杏儿。

    很显然,战斗进行到这种程度,即便是白痴也都看得出来,代号为【战神】的年轻人赢了,赢得无比彻底,赢得无比干脆。

    小楼最后一瞬间挥出的那墨色掌印,正是在此之前他无数次击败帝都之中那些成名苦海境强者时候的掌法,是小楼的最强一招,也是令无数成名顶级强者都看不透、不敢接的一招。

    但叶青羽却正面硬接了下来。

    不但接了下来。

    还摧毁了这一掌。

    小楼吐血,受伤。

    这一掌,这一口血,等于是一个武道小神话的破灭。

    而那一爪,那银色龙鳞的手掌,又等于是另一个武道小神话的开始。

    至于那柄黑刀……

    每个人都从小楼那种前所未有的可以称之为是惊恐的表情之中,读取到了一种微妙的信息,很显然这把刀,对于小楼来说,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他的防身利器或者是重宝之类的原因,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意义。

    而小楼明显极度担心叶青羽真的把弯刀拔出来。

    拔刀出鞘,会生什么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青羽的身上。

    叶青羽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平静中带着一丝丝的好奇,在漆黑如同墨染一般的刀鞘上一寸一寸地看过来,似是陷入了某种沉思,又似是在犹豫着什么。

    在这柄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黑色弯刀之中,明显地传出了一种磅礴的力量,即便是透过黑色刀鞘,都让叶青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悸,但是很显然,因为刀鞘的原因,其内的力量并不能真的爆出来,叶青羽有一种错觉,如果自己这一瞬间,拔刀出鞘的话,那其中恐怖如同滔天洪水一般的力量,就可以瞬间倾泻而出。

    他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抓住刀鞘,双臂猛然力。

    “住手,快住手,会大祸临头的,千万不要拔……”小楼已经惊恐地大喊了起来,因为在那一瞬间,他分明看到,刀柄和刀鞘之间的缝隙,猛然间微微裂开了一点点。

    他真的可以拔出这柄刀。

    这怎么可能?

    小楼一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已经无法去思考为什么这个人竟然真的有将弯刀拔出鞘的能力,巨大的震惊,让他惊慌失措地大喊了起来。

    但是下一瞬间,他却呆在了原地。

    因为叶青羽却并没有真的将长刀拔出来,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握着刀柄的手已经放开,恶作剧一般地哈哈哈一笑,随手一丢,将黑色弯刀重新丢了过来。

    小楼下意识地接住弯刀。

    “小楼一夜听春雨……不管你来到帝都为了什么,宗门时代都绝对不能再回来……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我不希望你的故事,和我的坚持抵触碰撞,刀还你,下次等你能拔出这柄刀,我们再战。”

    叶青羽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演武场。

    仔细地触摸和感应了黑色弯刀的力量之后,叶青羽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个小楼一定是宗门时代某个上古大宗的传人,这样的人,出现在了鱼非言的身边,意味着什么呢?

    看起来帝都比想象之中的更加水深呢。

    叶青羽来到了杏儿的身边,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而在远处,小楼的身躯微微颤抖着,脸上出现了难以遏制的愤怒,他紧紧地握着黑色弯刀,手指的骨节白凸出,整个人仿佛是一座瞬间就要爆的活火山一样……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再出招。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叶青羽的脸,仿佛是要将这张脸铭记在灵魂深处一样,然后缓缓地转身,怀中抱着黑色弯刀,一步一步地离开了演武场,身形没入了远处的战舰腹仓之中。

    罡风如刀,吹拂着战将旌旗猎猎作响。

    旌旗迎风招展的声音,让这艘战舰显得越寂静。

    当叶青羽走到身边之后,杏儿一张精巧美丽的脸蛋上,满都是明媚的笑意,她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但那飞扬的眼角眉梢,却将她心中的心情暴露无遗。

    鱼非言笑着站起来。

    他的目光在叶青羽和杏儿的身上来回看着,真的就像是家长在看女儿女婿一样,越打量越是满意,最终打趣地道:“哈哈,小情郎击败了小楼,你这丫头啊,嘴巴都快乐的裂开了……怎么样,皇叔我送你的这个小礼物不错吧,你的小男友想要在帝都之中一飞冲天,就得这样一步一步地打出威名来,这一战,就算是皇叔我送给你们的第一份小礼物。”

    杏儿原本明媚的眸子里,因为这句话猛然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态。

    她晃着脚,然后从椅子上跳起来,拍了拍手,道:“三皇叔这份礼物,送的让人有点儿担惊受怕呢,以后您要是一直都这样送礼物,那杏儿只怕收受不起呢。”

    这话明显就是嘲讽多于感谢了。

    甚至不仅仅是嘲讽。

    还有一丝丝的敌意。

    整个帝都,不知道多少生灵居住其中,但敢用这种口吻对金顶亲王说话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若是换做旁人,只怕早就变成一个死人了。

    但鱼非言却对杏儿话语之中的讥诮之意毫不理会,脸色依旧慈祥和蔼,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静静地看着杏儿,对视着少女的目光,亲王的眼睑中终究是流荡着温柔之色,前所未有地安静,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这一生叹息,也不知道是什么意蕴。

    但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到这一生叹息的人,心头都猛地一沉一郁,连这原本艳阳烈烈的天空,仿佛都黯然了一瞬。

    杏儿怔了怔。

    她微微低下头,似乎是也意识到了一点什么,手指上缠绕了一缕自己黑色的长,绕了几个圈,突然有点儿意兴阑珊,咬了咬嘴唇,道:“三皇叔既然已经见过我们了,我还有事,我要走了……”

    鱼非言点了点头。

    “丫头,鱼族的儿女,有什么受不起的?你这个丫头,离开帝都太长时间了,不晓得如今的帝都是什么样子,回来就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对皇叔我有隔阂了,这我不怪你,路遥知马力,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谁才是真正对你好。”

    他大有深意地道。

    杏儿没有说话。

    在鱼非言的注视下,她深处纤纤玉手,牵住叶青羽宽厚的大手掌,走了几步,身形一闪,两个人化作流光,就消失在了原地。

    鱼非言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剑眉微微一掀,没有再说什么。

    他就这样静静地站了好大一会儿。

    那些门客们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金顶亲王。

    今天的王爷和其他时候比起来,差别很大,这并不符合那个杀伐果断、威严果决的帝国亲王的形象,倒像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有些蹩脚的长辈。

    对于那位刁蛮任性还带着一丝丝敌意的杏儿公主,王爷似乎特别地偏爱,这种偏爱近乎于宠溺,就算是王府的小王爷,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王爷,王爷……”一位谋士模样的清癯中年文士缓缓地靠近,小声地提醒。

    “啊……哦,什么事情?”鱼非言有点儿心不在焉。

    “今日那少年和小楼的这一战,我们要不要……”谋士很谨慎地措辞着。

    鱼非言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清明之色。

    几乎是在这一瞬间,他整个人立时恢复了之前那种虎视鹰盼的雄主神态,那种令无数人都为之敬畏惧怕的气息气质,重新出现在这个人的身上。

    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鱼非言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不用隐瞒,还要把这件消息放出去,本王说了,要送杏儿这份礼,当然就要送到位,至于小楼……让他自己慢慢去想吧,没有不败的人,要是想通了,他日后可以再去找那小子把失去的赢回来。”

    ……

    ……

    玄舸以流光般的度,在天穹之上风驰电掣。

    杏儿早就松开了叶青羽的手。

    天空很蓝。

    风很大。

    自从回到玄舸之上后,她就显得很沉默。

    过去的一盏茶时间里,她一直都坐在玄舸最前面的甲板上,双腿伸在空中,轻轻地摇晃着,轻轻地哼着一段很好听的小曲儿……

    罡风掀动这少女的黑,宛如黑色的火焰一般长长地拖出去闪烁着,有着说不出的惊人美丽。

    “我们这是去哪儿?”

    叶青羽终于忍不住问道。

    “噗嗤!”杏儿笑出声来,回头白了叶青羽一眼,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都沉浸在战胜小楼的洋洋得意之中,都顾不上问这句话呢。”

    叶青羽脸就有点黑:“那有什么得意的……”

    “嘻嘻,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的战绩,要是传出去,你立刻就成为帝都江湖道上的风云人物了,绝对出名了。”

    “我现在还不够出名吗?”

    “呃……这倒也是。”杏儿一想叶青羽之前做的事情,也不得不承认,他这几日还真的有点儿搅动帝都风云的意思,笑了笑,道:“看来你已经觉悟了……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你肯定想不到,是帝国皇室宗祠。”

    叶青羽随口哦了一声,然后猛然之间愣住了:“什么什么?你说什么?皇室宗祠?祭司神殿?”

    杏儿瞪大了眼睛看着叶青羽,哼道:“是啊,怎么?不可以吗?你震惊无比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儿奇怪呀……”

    叶青羽没有说话。

    不过他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在心里悄悄的对自己说,机会来的未免也太突然了一点吧?

    -------------------

    今儿还有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