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460、你的麻烦就是我的麻烦
    百年之前,宗门时代,血月魔宗是一个很可怕的宗门,以活人之血,祭献血月,从而获得天地之间游散的很可怕的邪恶力量,其门徒行走天下,动辄杀戮,血染大地,甚至以活人的白骨和血肉为食,所过之处,近乎于寸草不生,是出了名的邪魔宗派,凶名显赫,人人闻之而变色。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雪国崛起之时,征伐天下,尤其是对于这种无恶不作的邪魔宗门,绝不手软。

    可笑那时的血月魔宗骄纵惯了,面对雪国光明殿甲士营的征讨,非但不惧,反而集中了举宗之力,又纠集了其他数百个大大小小以赋予他们的宗门,妄图正面击溃光明殿甲士营,击溃雪国大军,取而代之。

    结果却在正面交战的第一瞬间,被光明殿的甲士营瞬间教做人。

    当时指挥那一战的人,正是传说之中五大神将麾下的第四徵神将。

    那时的徵神将,和其他四位神将一样,都是不败和无敌的象征,一对血斧,一身血甲,击杀了不知道多少威名赫赫的宗门巨擘和邪道老祖,只是他同样将全身都笼罩在铠甲内,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那一战,血月魔宗灰飞烟灭。

    只一日之间,山门就被攻破,护山阵法凋谢,门中血月弟子几乎被斩杀干净,宗门武库被席卷,掌教血魔战魔被第四徵神将血斧斩为肉泥,门中长老数千人,近乎于无一人逃脱,而第四徵神将在这一战之后,更是名动天下,被看成是不可思议的人物。

    【欺心战魔】这个人,是血月魔宗的太上长老,当年也被斩杀。

    血月魔宗的镇宗至宝【血月魔甲】却在战火中消失。

    只是没有想到,今日血月魔甲再度现世,而且魔甲之中的那种**气息,正是当年欺心战魔修炼的【**血藤】功法的特制,作为当年那一战的主导者,温晚瞬间就认出来了这个全身裹在血月魔甲中的人是谁。

    看来当年欺心战魔并没有战死,反而是携带着宗门至宝【血月魔甲】逃生了。?★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温晚是当年血月魔宗覆灭的主导之一,而欺心战魔是血月魔宗的太上长老。

    这两个人凌空相对,目光都能擦出火花。

    对于欺心战魔来说,可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新仇旧恨累积在一起,恨不得将温晚活生生地杀一千一万遍。

    “很好,想不到第四徵神将,原来是这一幅面孔,我记住你了,我以血月魔宗列祖列宗和万千战死弟子的英魂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必杀你!”欺心战魔的声音激荡,其中的仇恨仿佛是鲜血一样都能够从话语里涌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温晚笑了笑。

    “血月魔宗那些死的成灰的老鬼,还有那些爪牙,不知道杀戮折磨过多少人族生灵,早就该下地狱了,还英魂?我呸,这种恶贯满盈的宗门,老子见一个灭一个,见一万个灭一万个,”血斧在手中微微上扬,斧柄和掌心之间,有红芒如血液一般涌动。

    温晚的功法看起来倒是与血月魔宗的法门有些相似,但却没有丝毫邪恶之气,反而是热血沸腾光明正大,不屑地道:“一百年前算你名气好,逃得一命,今天你既然站出来找死,那正好,我就斩了你这个漏网之鱼,让血雨魔宗彻底断子绝孙。”

    “桀桀……”欺心战魔怪笑了起来:“为了复仇,我已经抛弃肉躯,与【血月魔甲】彻底合二为一,突破了血月魔宗自古以来的极限,如今杀你,易如反掌,哈哈,你可敢与我九重天之巅战场中一战?”

    说完,这尊血色魔甲冲天而起,化作一道血芒,消失在了天空更高处。

    温晚身形一闪,如急电一般跟了上去。

    这种境界的强者,一旦开打,必然是日月无光,惊天动地,爆出来的可怕力量,可以瞬间夷灭城池,毁灭大地,让生机之地化作一片荒漠,甚至打碎方圆数千里之内也极有可能,必须去到九重天之巅战场中,才能真正放开手脚。

    天空之中,再度没有了人影。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叶青羽站在光明神殿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温晚的身份既然是第四徵神将,那他为何一直都跟在自己的身边?

    从进入白鹿学院之后,温晚就一直对自己另眼相待,后来温晚先入幽燕关从军,当时看起来似乎是被幽燕关征召入伍,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又另有玄机。

    因为温晚进入幽燕关之后不久,就给自己写了信,邀请自己到幽燕关之中锻炼武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温晚就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带路人一样,一步步地引导着叶青羽的脚步,让叶青羽不知不觉之中,走上了一条似乎是早就被规划好的道路,并且在这条道路上,一直在为叶青羽保驾护航。

    温晚为什么会出现在白鹿学院?

    还有那个一剑惊仙的女剑仙王剑如。

    这么多艳艳绝尘的人物,为什么会偏偏隐身在白鹿学院之中?

    现在回头想想,在幽燕关的那些日子,叶青羽的胆大妄为,震惊了很多人。

    但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

    这应该就是温晚在背后做了一些事情的。

    虽然叶青羽每走一步,实际上都算到了各方的反应,努力寻求着一种平衡,但其实每一步都险到了极点,都是在钢丝上跳舞,可最后都有惊无险,甚至连前锋营统帅柳随风、关主府的刘先生等人,都对叶青羽颇为照顾,到最后是6朝歌……

    叶青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隐约之中,觉得自己身上生的一切事情,开始变得不那么简单了。

    身为五大神将之中徵神将,隐姓埋名去到一个小城市,或许是为了蛰伏等待着什么,也许会一时兴起,随手帮助一个像是叶青羽这样有点儿潜力的后辈,但绝对不应该像是温晚这样,花费了这么多的力气在叶青羽的身上。

    而且……

    “为什么偏偏是我,最后成为了光明殿的殿主?还可以走进这光明神殿之中?”

    既然温晚是第四徵神将,那他应该和臭猴子早就认识,毕竟一个是昔年那位战神麾下的最得力助手,而另一个则是那位战神的战宠……

    叶青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所以说,那个臭猴子忽悠自己出手搅乱风云的事情,温晚很可能早就知道。

    所以说,今日这光明神殿一战,各方牛鬼蛇神们都先后出现,或许也在臭猴子和温晚等人的计划预料之中?

    叶青羽有一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

    太多太多的迷雾,飘在他的脑海之中。

    很多问题,仔细一想觉得匪夷所思,似乎有很多很多的可能,但每一种可能都叫人瞠目结舌。

    太多的问题,叶青羽现在都无法确定。

    而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光明殿之战,进行到这个时候,并没有结束。

    甚至可能恰恰相反,只是一个开始。

    很有可能还有更多的老怪物们出现。

    而叶青羽的直觉,果真没有错误。

    漫漫飞雪之中,天空的虚空涟漪再一次荡漾了开来,又一个可怕的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这是一个浑身都缭绕在毒雾之中的身形,看不清楚真身,也无法辨别到底是人族还是异族,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存在也是一个了不得的狠角色,而且对光明殿显然并没有什么善意。

    恐怖的毒雷在他的手中聚集,形成一个涌动着巨大绿色毒雾的光团,然后猛然朝着【流银光明阵】轰击了下来。

    面对这种境界的攻击,叶青羽无法抵挡。

    好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狠人。

    正在逗鸟的西门夜说,再一次被打扰,愤怒的他,反手在虚空之中一探,海蓝色三叉战戟握在手中,对着虚空之中那宛如陨星降落一般轰下来的毒雷遥遥一刺。

    轰!

    毒雷爆裂,弥散在了虚空之中。

    绿色的余波冲击在【流银光明阵】上,激的流银涟漪荡漾,但最终还是承受了下来。

    “我说兄弟,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到底干了什么啊,怎么好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这么多的狠人找你麻烦?”西门夜说用一种像是看祸胎一样的眼神,看着叶青羽。

    叶青羽耸肩苦笑。

    “好吧。”西门夜说也有点儿无奈,道:“虽然你的麻烦多了一点,但我说过,我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你的麻烦,就是我的麻烦,我帮你扛了……不过,你也帮我一下,照顾好我的鸟。”

    他将那只五彩鹦鹉递给叶青羽,刚要转身,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万分戒备地看了一眼一边的呆狗小九,郑重其事地道:“兄弟,不是开玩笑,千万照顾好【彩云】,别被你那只连屎都吃的小肥狗给吃掉了。”

    “汪……”呆狗小九在一边很不满意地叫了一声:“黑脸的,你什么意思,有话直接说,不要在一边指桑骂槐。”

    “老子当面明说,哪里指桑骂槐了?”西门夜说哼哼了一声,手握战戟,冲天而起。

    轰轰轰!

    战斗瞬间开启。

    西门夜说爆了他真正的战力。

    -------------

    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