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55、血雨风云(1)
    风云台左侧浮峰之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八峰掌教传人之一的雪莲峰传人刘学宗凌空一步,眨眼之间飞身而至风云台。

    雪莲峰主修雪莲之气,所修炼之人皆是银胜雪,周身寒气围绕。

    刘学宗的外貌极为诡异,这是因为常年修炼雪莲之气,面色苍白如纸,连眉毛都泛着幽幽白光,感觉整个人像是从万年冰山之中走来。

    “本座刘学宗,雪莲峰第十八代传人。今日受命于掌教师兄和各大宗门所托,主持本届风云论剑大会,若是有不周到之处,还望诸位海涵。”

    每一次的风云论剑大会,都会推举出一位身份地位得当人,来担任主持人。

    以太一真人的身份地位,当然不会屈尊。

    而太一门也绝对不会将主持人这样重要的角色,让给外宗之人来做。

    所以雪莲峰刘学宗,便是这一次风云论剑大会的主持人。

    刘学宗成名及早,威望卓著,在清姜界中也是极为显赫的大人物,不论势力还是地位,都是一时之选,又是太一门八大峰主掌教之一,所以他当这届大会的主持人,外人倒也说不出什么。

    “诸位,历代先贤的传统,就是在风云台上,决战生死,不死不休,任何人都可以挑战仇家,报仇雪恨,只是有一点,一朝了恩怨,他日不寻仇,所以今日一战,日后不可私下寻仇,否则不管他是什么人,什么地位,什么身份,太一门必将为此主持公道在,追杀万里!诸位可有谁有意见?”

    刘学宗的实力高深,话音如同滚雷一般,蕴含难以形容的威严,在周围震动。

    一时之间,众人莫敢有反对之声。

    刘学宗连问三声,无人反对。

    “那好,大会正式开始,谁要上台?”

    刘学宗环视四周。

    风云台四周的浮峰上出现了一阵短暂而诡秘地沉寂。

    千里之外鸟兽仙鹤的低鸣,和浮峰之中风穿树叶草地的簌簌声变得异常清晰。

    “天风山岳子峰,今日第一个登台。”

    突然划破宁静长空的一道浑厚声音引得众人侧目。

    只见风云台数十里开外的一座浮峰之上,纵身飞出一位圆头大耳的强者。

    此人身材魁梧,气壮如牛,脸上还有一道从右眼垂直劈下至嘴角的刀疤,手中掂着两柄玄铁重锤,也不知道有多重。

    话音未落。

    他已经化作流光,落在了风云台上。

    这是今日登上风云台的第一人。

    叶青羽凝目看去。

    这个岳子峰双手抱拳,天生异象,双手过膝,手指关节粗大异常。

    他手中的两柄玄铁重锤重如山岳一般,一看就不是凡品,重锤与手柄之间浑然一体,毫无缝隙。玄铁之上雕刻着奇异的符文图腾,图腾之上缠绕着隐约可现的青色光芒。

    “虚华门门主,李元庆,你还要做缩头乌龟吗!”

    岳子峰扬起长锤,指向远处。

    台下一阵哗然。

    “这天风山的传人是不是疯了,竟然挑战清姜界之中排在前五百之内的虚华门门主李元庆。”

    “就是啊,天风山宗主论资排辈也已在千名开外,他岳子峰未免太自不量力了。”

    “是仇早晚都要了解,听说二十年前虚华门门主李元庆为了抢夺天风山镇宗之宝天玄沉铁夜袭天风山,一夜之间天风山弟子死伤过百,宗主及夫人也当场丧命。我还以为这天风山被灭门了呢,没想到竟然还有弟子存活下来。”

    “是啊,我还以为天风山就此没落,要从此在清姜界之中消失殆尽了。”

    “不管怎样,看来今日这岳子峰终究是难逃一死了……”

    “哎……”

    ……

    风云台上。

    众人议论不休之际,远处天空之中一道青光拖尾划过。

    虚华门门主李元庆手提天玄剑凌空而至。

    天玄剑上幽幽玄光源源不绝从剑身之中渗出四散,剑锋之处加注的符文泛着金色光芒。

    台上的岳子峰突然看见李元庆手中握着的天玄剑,双目之中,尽是仇恨愤怒之色。

    “这剑……这是天玄沉铁所铸。”

    相传由天风山世代守护的天玄沉铁重达一百万斤,是清姜界中不可多得的兵器原胚。仅仅作为一块沉铁,任何灵兵宝器刀剑石斧都难以伤它分毫。

    “呵呵,不错,正是你天风山的神铁所铸造的神剑,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报仇吗?可惜你太太弱了,今日就用这柄神剑,送你去和家人团员。”

    李元庆呵呵一笑,一脸洗虐之意。

    他催动元气抬起右手虚空一挥,空气之中突然如水波涟漪极扩散的剑气横扫,气势霸道,剑气激荡游走到了风云台结界之壁,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一般,被结界之壁吸收吞噬。

    岳子峰看着眼前这个盗取镇宗之宝,害得师父家破人亡,残杀同门师兄弟,摧毁天风山一门的罪恶之,心中战气翻飞,怒火攀升。

    他一声大喝,便抡起手中金芒暴涨的双锤,看似笨重,却以极飞旋的姿态咆哮而下,其势其力犹如瞬间可将山岳捏碎成泥。

    “哈哈,不错不错,你比你师父倒是强了不少,可惜还不是我的对手。”

    李元庆疾步闪身,度之快,肉眼难辨,只留下一道虚影和略带轻蔑的评价。

    远处。

    叶青羽看着风云台上战甲寒光,暴虐之气如金芒爆射的岳子峰,眼神之中反倒生出一丝敬佩之意。

    “明知实力犹如天悬地隔,却不畏生死,敢于挑战,这个岳子峰也算是一个汉子。”

    叶青羽点头,旋即面现惋惜之意。

    可惜这样的挑战,也只是送死而已。

    风云台上,战斗已经开始。

    两重青金光芒如两团火焰一般在风云台上蹿动相撞,一时之间,竟然难分高下。

    砰

    岳子峰的重锤生生砸在天玄剑上,天玄剑一阵颤动嘶鸣。

    天玄剑反馈之力回击在重锤之上,岳子峰握着锤柄的虎口瞬间撕裂,白骨立现,鲜血直流,却在滴落到风云台上时,被风云台吸收干净。

    锵

    砰

    李元庆眼疾手快,注入元气,举起金芒四射的天玄剑飞身刺去。

    岳子峰不避不闪,竟然迎着天玄剑冲去。

    就在众人讶然之际,岳子峰长剑入体,贯穿全身,肌肉竟是瞬间锁住了剑身,他也藉此来到李元庆面前,左手重锤一挥以回旋之力砸向李元庆。

    噗

    李元庆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被重锤余波气浪震倒在地,顷刻之间后背胸口犹如撞在山峦之上,心肺俱损。

    “我说过,昔日的血仇,有朝一日,一定要你!”

    岳子峰胸口鲜血如柱,顺衣而下,以俯瞰之姿看着遭受重击倒地不起的李元庆。

    他单手抡起重锤,一锤一锤毫不留情朝着正当他试图满脸愕然与惊恐,眼神中含着恐惧慌乱的神色几欲开口求饶的李元庆砸去,直到把李元庆砸成一滩血肉烂泥,模糊难辨。

    等到那李元庆化作肉酱之后,岳子峰也到了油尽灯枯之时,被长剑贯穿心脏,他体内的脏器元气,实际上也早就被震碎消耗,活不成了。

    不过他用他的死,换取了仇人的性命。

    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

    周围浮峰之上。

    “嘶……”

    “两败俱伤了。”

    “想不到这二十年来,天风山集齐全宗之力,将岳子峰送上风云台,倒是彻底复仇成功了。”

    “这下不单单是复仇了,还让虚华门脸面尽失。”

    “是啊,被这样一个排名百名开外还隐退二十年的宗门斩杀门主,虚华门这下也算是地位不保了。”

    “倒是这岳子峰,可惜了,若是他不死,以其胆色和毅力,说不定还可以要带着这天风山,重新崛起了。”

    胡不归等人看着风云台上的一切,不免感慨:“这岳子峰的性子,老子喜欢。”

    “对于夺走镇宗之宝,残害师父和师兄弟的仇人,这样的报复才是快意。”刘杀鸡言语之中难以抑制的兴奋,眼神之中闪烁不定的仇恨火焰盯着一个方向。

    ……

    风云台上

    虚华门传人及两名弟子将李元庆尸身锦袍覆盖,像太一门掌教主峰抱拳行礼致意之后,带着李元庆和其他一众弟子退出风云论剑大会,飞身而去。

    雪莲峰传人刘学宗脚踏浮云站在风云台右侧半空之中。

    “风云台战,天风山胜。接下来可还有人再登台?”

    刚刚不过几息功夫,风光数百年的虚华门门主便化作了一滩血肉模糊的肉泥。

    一时之间,其他浮峰上的众人,都一语不,徘徊踟蹰了起来。

    一旦登台,便是生死难料。

    “我来应战!”

    正当众人颔失神之时,一声大喝之下,一位面如冠玉,额间佩一枚火焰血玉,身穿红色战甲,手握三米长枪的男子纵身飞入风云台。

    “霹雳堂堂主涪陵天,还不快来受死!”

    长枪男子登台,枪锋遥遥指向一处。

    “唉……”

    一声叹息。

    被挑战者涪陵天现身。

    他年过古稀,老态龙钟,但身姿硬朗,身形敦厚,气势伟岸,霹雳火云铠甲雷电缠绕,火云图腾刻画其中。手中握着一柄刀身宽一米,长两米,棍身两米的雷电关刀,关刀注入雷电符文,雷电蓝光自刀身而出,霹雳乍现。

    ……

    “想不到霹雳堂堂主也会被人指名应战,他可是清姜界有名的侠肝义胆之人啊。”

    “炽焰烈火门的掌门传人上官积云,我记得炽焰烈火门掌门上官螯和涪陵天一百年前可是拜把子的关系啊。”

    周围一片一轮之声。

    “这涪陵天,别人不知道,我倒是知道,伪君子一个,一副假仁假义的面孔,让人恶心……呸,今天可算是有人撕了他这假仁假义的面具了。”

    胡不归一脸鄙夷看着风云台上的涪陵天说道。……

    风云台上

    涪陵天拂了拂自己半米有余的银色胡须,一脸慈祥看着上官积云。

    “上官贤侄,转眼咱们叔侄已经百年不见了。若是叙旧,又何必来这风云台上?”

    上官积云周身火云缠绕,气势凌人,额间的火云图腾佩玉此时红光大作。

    “呸,老狗,收起你这幅丑恶嘴脸,我看了就恶心,这六十年以来,你虚伪面孔瞒过了天下人,今天风云台上,我要让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你敢不敢当着清姜界名门宗派众人的面告诉大家,你身上的雷电火云铠甲从何而来!”

    “自然是你父亲上官螯念我俩兄弟情深,将此宝器送给了我。”涪陵天处变不惊,依旧拂着胡须含笑而道。只是眼神中一丝难以察觉的精芒转瞬而逝。

    “呸,满口胡言,当年我父亲耗尽毕生所学与你共同铸炼这雷电火云铠甲,你却趁铠甲成形之时,在我父亲饮用的茶水中下毒,使我父亲终身瘫痪。我父亲还以为自己元气大耗身体受损,无福消受这雷电火云铠甲,才将它交付于你。要不是后来被一位熟知你霹雳堂独门秘术毒药的巫医识破,我们还要被你瞒骗多少年。这就是你的兄弟情谊,这就是你的侠义之道吗?”

    砰

    上官积云说到愤恨难平,长枪一顿,风云台面被叩击出一声清晰巨响。

    “贤侄,你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这其中恐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涪陵天依旧气定神闲,面不改色。

    “若不是事过境迁,我们一直苦无对症。你以为你还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废话少说,看招!”

    上官积云长枪出击,霎时之间风云台上只见两道红光虚影撞击厮杀。结界之中只有兵刃相交的声音不时传出。

    ……

    叶青羽静观擂台上的战斗。

    身披雷电护甲的涪陵天挥舞霹雳关刀,表面上虽然是在抵御上官积云的进攻,似是不忍伤及上官积云,但实则刀刀之中,杀机四溢,布置陷阱,暗地里不留半分余地,其狠辣心思,招式之间,一览无余。

    “涪陵天被揭穿虚伪面具之后,只怕迫不及待要斩草除根了!”

    叶青羽若有所思。

    果然,战斗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啊……”

    上官积云出一声悲壮与不甘的仰天长吼,被关刀斩中,突然全身爆裂炸飞,身异处,化作血泥。

    -------

    第三更。

    明日两更保底,有力气写出来的话,就三更

    最近一段时间,更新量会提上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