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56、血雨风云(2)
    哐!

    长枪倒地。?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枪身撞击地面,出巨响,仿佛出了苍凉而落寞的悲鸣。

    涪陵天面无表情,看也不看地面上的血雨尸体一眼,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风云台。

    “这一战,霹雳堂胜。”

    刘学宗毫无情绪的声音自半空飘来,仿佛眼前一切都激不起他丝毫波澜。

    叶青羽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上官积云为父报仇,卧薪尝胆多年,可惜力有未逮,最终落得个惨死当场。

    气氛悲惨,令人扼腕。

    这世间终究不是所有人都能复仇成功,不是所有的挑战都可以得偿所愿,风云台上的鲜血,也并非都是恶人所流,许多复仇者也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性命,复仇不成反而丢掉了性命,也不知道后人还能不能为他们伸张正义。

    这就是武道世界的残酷。

    强者的鲜血流淌在风云台上,血迹未干。

    血淋淋的画面,让人观之变色。

    然而,这只是残酷屠戮刚刚开始而已。

    就在许多人还在为上官积云的死感慨的时候,还未反应过来时,风云台上,又有人登台邀战了。

    “轮到我了!”

    原本还气氛略显冷场,突然一道清丽如百灵的声音打破冷僵的局面。

    众人侧头闻声看去。

    东北方向浮峰之上,一位御剑而来容貌秀雅的女子落在了风云台上。

    她身穿白绿相间,绣着银线芍药的长裙,月白长靴上勾勒着银丝图腾,容貌秀丽,身姿优雅,宛如月中仙子一样美丽。

    “妾身月仙宫第一百六十一代宫主林月萍,今日挑战善觉寺僧人绝嗔。”

    林月萍的声音甜糯温婉。

    她反手拔剑,三尺青锋落在纤纤掌间,右手一挥,一阵划风而起的剑鸣回荡不绝。

    她手中那柄三尺有余,剑身薄如蝉翼,晶莹如琉璃,名曰【月神剑】,也算是清姜界有名的神兵之一。

    月神剑在她的掌心中出一剑寒光,剑刃震颤,剑锋指向几百里开外的一处浮峰之上。

    空气中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低沉叹息。

    半空之中云气汇聚凝结,架起了一座如铁索一般的云桥。

    随后剑光所指的浮峰上,一个身披月白袈裟,头戴竹编网笠的僧人颔徐步而来。

    ……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风云论剑大会上,一定会有他们!”

    星宿天宫的弟子率先声。

    随后数十处浮峰上传来阵阵窃窃私语。

    “想不到月萍她今天还是来了……”

    百灵宗众人之中,一个中年美妇自言自语。

    叶青羽看着一步一缓,不时拨动一颗手中握着的菩提念珠的僧人,不免心生好奇,这僧人竟然和红尘中人扯上了关系。

    胡不归倒是听过一些传闻,只是听说林月萍与这个僧人指腹为婚,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极好,但是不知道为了什么,新郎官却在成婚当日,剃度出家,之后几十年来林月萍每年在他们成婚那日,便会去善觉寺门前静坐一天,不吃不喝,不言不语。

    这件事,一度成为清姜界茶余饭后的一大笑话。

    ……

    绝嗔刚踏入风云台上。

    林月萍便右手一挥,剑气凝结,原本就晶莹剔透的剑身此时闪烁着五彩流光。

    “施主,你这是何苦。风云台上,不死不休。你我之间,何须用生死解决。”

    绝嗔仍旧没有抬头看向林月萍,声音平缓而空灵。

    “绝嗔,我们之间的恩怨太久了,久到月亮圆过数千回,我怕再不解决,我就把你给忘了。”

    蛾眉微皱声音轻颤的林月萍,眼神之中透着无限的悲凉。

    “哎,施主,前尘往事只是过眼云烟,放下心中执念,才能获得解脱。”

    绝嗔停下拨动手中念珠,终于抬头看向林月萍,只是眼眸如汪洋深沉,波澜不惊。

    “就当是我的执念吧,今日无论我俩谁生谁死,我都无怨无悔。”

    林月萍玄之欲泣,却在下一刻挥剑而去。

    风云台上两道月色身影行云流水,潇洒至极。

    前几息招式之中,绝嗔一味退让,只是用念珠之力抵挡剑气,将其化解推开至结界之壁上。

    这僧人周身上下,不见分毫杀气。

    反倒是林月萍全力相击,不留情面。

    ……

    “想不到,女人起狠来,也挺狠的啊。”

    “可不是,让月仙宫宫主平白无故被世人笑话了几十年,这深仇大恨可不比夺走神器来的小啊。”

    “放着美人在怀不要,反倒要做个青灯古佛的和尚,也不知这绝嗔是怎么想的。”

    “我倒是听说,绝嗔自打生下来口中含玉,玉面之上就篆刻着一段佛经,说不定人家天生就是做和尚的料。”

    “哈哈哈哈,那早知如此,还不如把这月仙宫宫主让给我呢。”

    “这女人生起气来几十年追着不放,没想到你还喜欢这种母老虎。”

    这段战斗不比先前两场拼死厮杀,众人看得不免乏味,偶有几座浮峰开始闲聊了起来。

    距离风云台最近的几座浮峰上,天妖宫的宫主手握琉璃酒杯饶有兴趣看着风云台上一追一挡的二人。

    天欲魔宗中几个身份显赫书生模样的男子对月仙宫年轻貌美的宫主也起了兴致。

    ……

    砰

    突然,风云台上爆的出一道震响。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引起所有人凝神注视。

    林月萍的月仙剑斩在绝嗔手持念珠上,将千年菩提斩出一道半指深的缺口。

    此时的林月萍已经是元气紊乱,气力耗尽大半。

    绝嗔看了看念珠,再看了看面色苍白,额间一层冷汗的林月萍,微微张开,欲言又止。

    他还没来得及张口说什么。

    林月萍突然提起真元举剑而来,凌空之中一个跨步飞驰,一剑夺魄,刺向绝嗔僧人。

    千钧一之际,绝嗔抬继续以念珠相抵。

    他却万万不曾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林月萍眼含绝望之色,一滴清泪顺颊而下,随即娇叱,月神剑的剑锋回转指向自己。

    月仙剑爆五彩玄光,长驱直入刺进了林月萍胸口上。

    “月萍……”

    绝嗔犹如苦海的眼眸终于出现了慌乱之色。

    他闪身而过双手接住了倒下的林月萍。

    林月萍气息薄弱,眼神光源渐弱,却嘴角含笑,仿佛终于了却心中所想。

    “我岂会不知你心意,只是我救不了,我自己……”

    说完之后,气绝力散,举在半空想要抚摸绝嗔面庞的手颓然倒下。

    风云台上的绝嗔,月白袈裟上林月萍留下的斑驳血迹如冬日绽放的红梅。

    无声,长久的无声。

    只有半空之中簌簌而过的风声和云卷翻涌的气浪声。

    没有人打扰此生已经生死相隔的二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绝嗔身上的血迹早已干透,他抱起身体略显僵硬的林月萍,面无表情,只是眼神之中透露着万念俱灰的凄凉。

    绝嗔临空一步,抱着林月萍绝尘而去,只留下身后几个稍顿之后才醒悟过来御剑追去的月仙宫弟子和善觉寺弟子的身影。

    风云台上,生死决战,不死不休。

    百年来,多少恩怨,冤冤相报,而在这风云台上,又究竟留下过多少性命?

    这一幕,也只不过是风云台上千千万万恩怨情仇之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叶青羽看着那绝嗔僧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心中也唯有叹息。

    自从风云台开启,直到此刻,刚刚过去的那一场绝对,对于叶青羽的影响和触动最大,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也不知道林月萍终究是死是活,她与绝嗔僧人之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

    风云台上。

    杀戮,依旧在继续。

    夕阳西落,旭日东升。

    在接下来不分昼夜的两日里,风云台上未曾有片刻停歇。

    从最初的杀戮开始,那鲜血和白骨仿佛是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让原本平静的人,也都变得疯狂起来。

    不断有人战死。

    不断有人上台。

    百年的恩怨,不管是宗门之间,还是个人之间,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地爆了开来。

    接二连三站上各宗各派的复仇者与被挑战者,浴血厮杀,最后总会留下一捧白骨,一滩鲜血,一缕清魂。

    流逝的时间里,渐渐染上了愈加浓厚的血腥之气,耳畔轻拂的风中,不时传来了如泣如诉的挽歌低鸣。

    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和强者定义,仿佛如缩影一般在风云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直叩人心。

    叶青羽这两日在浮峰之上,除了盘坐调息,也一直都在观看比武。

    他有过目不忘之能,看过对决,看过清姜界强者们施展过的招式功法,几乎都能记住,尤其是这种生死搏杀状态之下,各方强者施展的都是生平绝学,丝毫不保留,刀来剑往,极尽武者本能,这种对决战斗,对于叶青羽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机缘和机会。

    他自出道以来,虽然说也是历经艰险,但真正与顶级强者搏杀的机会并不多,观看风云台上的比武,对于叶青羽这种变态记忆力的人来说,犹如自己亲自战斗一般。

    一边看,一边在脑海之中演武,叶青羽收获巨大。

    尤其是他修炼的剑道秘典【人王剑典】、【神皇剑典】和【苍生剑典】,都讲究以意出招,需要融会贯通天底下所有的武道招式,越是明悟,剑典招意越大,这些清姜界的顶级强者们在这里搏杀,所有招式全部都烙印在了叶青羽的脑海之中了。

    他对于武道的理解,就在这样漫长的观战之中,疯狂地提升着。

    叶青羽觉得自己整个人的武道精意都升华了。

    除此之外,每天红日褪尽星辰浮现的时候,他便利用几息时间默默调息内视,迅检视云顶铜炉中铸炼的饮血剑和禁锢神魂的铜壁松动的程度。

    胡不归和刘杀鸡似乎在清姜界中见多识广,甚至不需要叶青羽提出疑问,他们就能一言一和把所知八卦尽数说来。

    叶青羽通过眼前所见和胡不归他们言语之中的大致描述,心里有了一番定论。

    若是清姜界大举进攻天荒界,以目前所见风云台上所展示的实力而言,只怕即便集齐天荒界所有力量对抗此劫,也是凶多吉少。

    随着战斗的进行,不断有人被挑战,一些老一辈的强者,也难免登台一战。

    在这两日多时间里,虚华门传人,星宿天宫宫主,燃灯寺方丈,玄武宗宗主等等这些曾经名声在望、叱咤清姜界绝世高手,终究难逃一劫,如流星一般陨落。

    日月更替之间,这些数百上千年的名门望宗,生着翻天覆地的变故。

    整个风云台四周相比较风云论剑大会刚刚开始的时候,此时的战虐之意,渐渐变少,随即而生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悲戚和凝重。

    ----------------

    第一更。

    还有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