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61、云顶铜炉的价值
    自月精轮之中爆出来的气息,犹如混沌飓浪翻滚,即便是又风云台的结界隔绝,但四周浮峰上的众人,还是感觉到了那种力量的可怕,绝非是陈少华所能拥有,风云台下,各浮峰上被这一幕惊呆。八一中文网  w?w?w .?8?1?z?w?.?com

    “这是……仙阶境的力量!”

    “月精轮之中,竟然蕴含着仙阶境强者的气息……这根本就不是陈少华在催动月精轮。”

    “不错,那分明是……是太华峰峰主的气息!他竟将自己的力量封印于月精轮中,用来对抗一个小辈!”

    “太华峰峰主步入仙阶境已有数百年,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但他作为一个前辈,竟然用这种方式……”

    “堂堂太一门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小辈,实在令人不齿!”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太一门的走狗,一些宗门强者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低声议论骂了起来。

    然后立刻就有人低声地提醒——

    “小声点,不要被太一门听见了。”

    “怎么?难道还不许我说一两句实话了,难道太一门真的要遮天不成?”

    “还是不要太冲动啊。”

    一座浮峰上,有几个人争吵了起来。

    这时,一直在这座浮峰上维持秩序的一位太一门长老,淡淡一笑:“诸位,还是好好看风云台上的比武吧,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要乱说话,不然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祸事,落在你们身上……呵呵,这个世界,可天天都在死人!”

    语气之中,威胁之意森严。

    那几个争吵开骂的人,毕竟是一些小宗门中人,心中虽然怒极,但却也不敢再出声。

    近些年以来,太一门淫威甚嚣尘上,很多宗门和强者都是敢怒不敢言。

    而这样的一幕幕,同时也生在了许多其他的浮峰上。

    无数武者都是敢怒不敢言。

    ......

    百灵宗浮峰。

    “太一门竟然如此下作!天荒他.....”百灵门大师姐沈梦华,看到风云台上这一幕,下意识地霍然起身,脱口而出骂道。

    她心中不齿太一门所为,美眸中尽是担忧的神色。

    “师姐……”柳如心连忙示意她坐下。

    毕竟这时,还有一位太一门的外门长老在这浮峰上呢,名义上是侍奉,其实和监视没有什么区别。

    沈梦华还想要说什么。

    “梦华,坐下。”百灵宗一位长老打断了沈梦华的话。

    沈梦华面色数变,最终在心里低低地叹息了一声,然后默默地摇了摇头。

    .....

    小浮峰上。

    “他娘的,这太一门真是卑鄙,竟然下此狠手,天荒兄弟怕是扛不住!”胡不归在看到月精轮中的力量爆之后,霍然起身。

    有一股极为隐晦的元气波动从他的身体里运转了起来

    他身旁的刘杀鸡、南铁衣等人也是面露愤然之色。

    太一门把事情,实在是做的太过分了。

    几个人都有了出手救援的准备,一旦天荒真的……那哪怕是打破了风云台的规矩,他们也会出手。

    ……

    风云台上。

    叶青羽如临大敌。

    “竟然不能动!”

    他微微皱眉。

    这月精轮的气机太过强大,且以仙阶境的力量催动,若是被击中,不死也会重伤!

    他心里瞬间做出了判断。

    当然,叶青羽并不害怕。

    因为他还有很多底牌没有施展出来。

    对面。

    陈少华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所有的自尊,彻底堕落。

    他狞笑着,表情丑陋而又狰狞,宛如一头恶魔一样。

    “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吗?呵呵,你看,我说过的,你今天死定了。”陈少华狞笑着。

    他模仿之前叶青羽出拳横推的那种气势,让月精轮缓缓地靠近叶青羽,让月精轮之中的力量慢慢地碾压叶青羽,就是为了在杀死对手的最后时间里,给叶青羽更多的折磨和恐惧,他也想在叶青羽的脸上,看到自己之前频死时那种疯狂挣扎和失态癫狂。

    但陈少华失望了。

    叶青羽只是微微皱眉而已。

    “难道要用青铜古书中的闪现符文?不行,那是我用来营救小杏的底牌之一,现在用了,接下来怎么营救杏儿。”

    叶青羽否定了自己这个念头。

    对面,月精轮已经正对着他碾压而来。

    正当叶青羽深感掣肘之时,准备用另外的底牌时,意料之外的异变出现了。

    丹田之中,一道暖流缓缓浮现,宛如火焰灼烧。

    他顿时一愣。

    下一瞬间,那沉寂在他丹田内的云顶铜炉突然一震,竟然在没有叶青羽催动的情况之下,自动运转。

    叶青羽隐约觉得云鼎铜炉震动着似要脱离控制,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释放出以前未曾出现过的气息,下一瞬间,果真就化作流光,从丹田之中幻化而出,嗡嗡嗡震动着,一开始只有拳头般大小,周身闪烁着奇异的符文光束,原本暗黄色的炉壁,竟然也绽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辉,宛如黄金一样,瞬间化作一只五六人才能合抱的巨大三足铜炉,宛如一口巨鼎一样,自动悬浮在了叶青羽的头顶。

    铜炉嗡嗡,似是天地法则流转一样。

    有玄黄色的雾气从这云鼎之中流溢出来,仿佛是绦绦垂柳一样,又似是水晶垂帘,玄黄色的光雾垂下来,正好将叶青羽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这样的变化,完全让叶青羽震惊莫名。

    然后——

    “轰!!!”

    仙阶之力催动着的月精轮,斩在了玄黄色的光雾绦绦之上。

    玄黄色光雾荡起涟漪。

    犹如春风吹拂池面水纹一样轻微柔和。

    但那恐怖到了极点的月精轮,却似是撞击在了神魔天幕上一样,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之声,恐怖的力量爆炸爆裂了开来,宛如天怒一样,风云台上的空间都被这爆烈的力量撕碎,形成一道道空间裂缝,磅礴的元气力量倾泻而出,形成的元气之刃席卷整个风云台,叶青羽已经被湮没。

    整个风云台,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仿佛下一瞬间就会坍塌坠落一样。

    风云台下。

    各大浮峰上。

    “那是什么?”

    “天荒召唤出了什么兵器?好像是……一口鼎?”

    “那鼎,能挡住月精轮吗?”

    惊呼声一片。

    大小浮峰上的强者们,紧盯着风云台的方向,神色各不相同,有人一脸得意,有人面露忧色,也有人一脸愤然.....

    此时的老鱼精却是放下心来,翘着二郎腿吹起了小曲。

    胡不归南铁衣等人,实力高深,原本在那一瞬间要出手救援,但看到云鼎出现之后,他们三个人都略略迟疑了一瞬。

    太一门浮峰上。

    太一真人面色淡然,仿佛风云台上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他的身后太华峰峰主眉头微微蹙起,眼中一缕杀意掠过。

    南宫世家、天妖宫、灭世魔宗的几大巨头,此时也都认真地看向了风云台,对风云台上的争斗有了兴趣。

    风云台上。

    元气之刃逐渐消散。

    恐怖的力量乱流也逐渐消弭。

    烟尘散去。

    尘埃落定。

    无数目光的注视之下,一道人影安然落地。

    是叶青羽。

    他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气息淡定从容。

    他的头顶,三足古鼎静静的漂浮着。

    古鼎上垂下的如轻纱般的光幕随着微风吹动竟也微微的飘动,光幕上丝丝缕缕的纹路如画卷般蜿蜒。

    毫无伤。

    云鼎完全抵挡住了月精轮的力量。

    隐约之中,四周浮峰上低低地爆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对面。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陈少华张口惊呼,面色震惊,如同见了鬼一样。

    月精轮中的力量何其庞大,仙阶境高手只怕都是无法安然接下,怎能不让他愕然!

    那鼎……难道也是神器不成?

    不对,不对,就算是神器,也需要由仙阶境的强者催动,才能抵挡刚才月精轮的必杀一击,可天荒根本未达到仙阶境,却依靠这鼎,挡住了月精轮的力量。

    “难道这口鼎,竟然是……圣器不成?”

    陈少华瞠目结舌。

    他的目光落在叶青羽头顶的古鼎之上。

    这口看似古朴无华的黄铜古鼎,高约一丈,宽相同,宛如薄金,沾沾光辉,在阳光照射下如纯金打造一样,周身刻画着各种远古异兽的图案,异兽形象生动仿佛活物一般。古鼎的三足之上的流云纹路,勾勒出一种前所未见得符文。古鼎的四周光幕垂下,薄雾般的光幕宛如轻纱一样灵动,散着月华一般的淡淡光晕将叶青羽笼罩在其中。

    在巨鼎的玄黄光雾笼罩之下,叶青羽黑飞舞,衣衫猎猎,宛如魔神临尘一样。

    陈少华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

    ……

    此时的叶青羽,心中是又惊又喜。

    他万万没有想到,云顶铜炉竟然会生这样的异变,主动护主。

    一直以来,叶青羽都将这铜炉当做是一个器具,一个工具,从未将它的功能,朝着攻防的武器方向拓展过,也从未想过,它竟然有这样的威力。

    一瞬间的福至心灵,让叶青羽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可能太小看云顶铜炉了。

    毕竟它是可以和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在自己丹田之中割据一方对抗的神物,只怕是它的来历,远自己之前的猜测。

    当初刘元昌得到这件宝物,却只是将它当做是普通丹炉,叶青羽还曾一次次腹诽云顶铜炉落在刘元昌的手中,实在是明珠暗投,谁曾想到,他自己得到云顶铜炉之后,也没有真正意识到这铜炉的珍贵,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它,自己和刘元昌又有什么区别呢?

    叶青羽在心里腹诽自己。

    ----------

    第一更。

    因为昨天一更,有些兄弟觉得刀子又食言了……我想想,好像真的是很对不起大家

    所以今天会三更。

    还有两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