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白莲剑派传人
    "什么?竟然是……”

    在人群一片惊呼议论生之中,叶青羽也一脸的震惊。八一中文网  w?w w .?8?1zw.com

    因为登台夺剑的那个人,他也认识。

    竟然是刘杀鸡。

    风云台上此时那个手握白莲仙剑的身影,赫然正是一直都和自己,还有胡不归、南铁衣、老鱼精几个一起厮混的落魄浪荡年轻人刘杀鸡。

    此时的刘杀鸡,屹立于风云台,凌乱浓密的长无风飞舞,衣衫在长风之中猎猎作响,宛如一尊战神一般,气势凌厉。

    “怎么回事刘兄?”

    叶青羽扭头看向胡不归和南铁衣。

    这两个人此时也是面色中夹杂着些许惊讶和疑惑,与叶青羽交换目光,都轻轻地摇了摇头,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生。

    只有老鱼精端着一盏粗胚茶盏,悠闲自得喝着清茶,一副对外界生什么都浑不在意的悠闲模样。

    “难道……”

    一道灵光自叶青羽的脑海之中闪过。

    在这几日的接触中,刘杀鸡给人的印象,始终是一个儒雅中略带些许放.荡不羁的隐世高手。

    他表面上虽然像个无门无派的流浪者,但武道中人,身后无一不是有所背负的。

    叶青羽偶尔瞥见他眉宇间的愁思和心不在焉的样子,也并没有开口追问。

    当日山脚下饮酒的意气相投,在茶园中他不顾及其他宗门的势力站在自己身边……

    这几日与刘杀鸡接触之中所生的点点滴滴如走马灯一样在叶青羽脑海中回转。

    虽然才短短几日,对于刘杀鸡的为人他早已有了自己的判断。

    ……

    风云台上。

    白莲仙剑依旧在爆着生机勃勃的气息和光焰。

    而握着仙剑的刘杀鸡,此时却面色有些奇怪。

    仙剑中爆扩散的气浪将刘杀鸡长袍衣摆吹得翻飞飘起,衣摆上的朵朵银线白莲此时在风中摇曳,仿佛在晨曦之中河畔清风下翩然起舞的白玉莲花。

    刘杀鸡神色悲凉,剑眉微皱。

    他微微低头,目光灼灼看着手中的白莲仙剑。

    “老伙计,你是不是也等这一天瞪了很久了呢?”

    他眼神中蔓延出的宛如青藤一般的交织情感,将白莲仙剑层层包裹,仿佛一眼之间,就将白莲仙剑看进了心田之中。

    很快他的眼眸变得有些空洞,神色略微凝固,仿佛忘却了周围的一切,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

    一时之间,四周的云卷云舒,耳畔的徐风拂过,远处的灵兽仙鹤交相嘶鸣,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与他时空隔绝。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抹难以自禁的笑意浮上嘴角。

    到底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会让他此时此刻已经站在决战生死的风云台上,还能露出幸福欣然的笑意。

    下一瞬间,这种幸福的笑意,却瞬间化作了不可抑止的悲恸。

    原本面容祥和微微笑着的刘杀鸡突然神色悲痛,仿佛脑海中回忆起了什么惊天变故一般,让他眼角眉间满满都是悲怆不已的哀恸。

    “阁下……”

    对面刘学宗面色冷静下来,开口道。

    但这两个字,反而像是一块掉在洞门口的石头一样,虽然是轻微的声音,却像是惊醒了一头沉睡的剑齿巨虎一般,刘杀鸡身体微微一颤,然后脸上所有的神色都消失一空,他缓缓地抬起头来。

    当他的头完全抬起时,双目突然变成了红光闪烁的赤红色,周身暴涨的元气杀机狂暴如烈焰燃烧。

    此时的他就像自修罗炼狱中走出来的黑暗使者。

    对面。

    刘学宗微微一怔,眼中一丝惊讶之色一闪而过。

    眼前的年轻人实力不俗,能够从自己的手中,抢走白莲仙剑,又能爆出如此强势血腥的气息,实力绝对不低于太一门八峰的传人,但是为什么,在自己知道的清姜界后起之秀的名单之中,中却从未有他的信息。

    他究竟是何人?

    他与白莲仙剑究竟有何关系?

    他此时站上风云台究竟有何目的?

    刘学宗心念一转,面色缓和下来。

    看了看对面的白莲仙剑,再抬头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刘学宗缓缓开口道:“阁下上风云台,可是要挑战谁?还是先将我太一门的白莲仙剑还回来,再向仇敌邀战吧。”

    言语之中,气势威严不容拒绝。

    但是——

    “你们的仙剑?”

    刘杀鸡原本愤怒的脸上,瞬间不可遏止地浮现出一抹古怪的嘲讽之色。

    “哈哈哈哈哈,你们的仙剑?”

    他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突然抑制不住一般仰头疯狂大笑了起来。

    浑厚笑声激荡着元气,声波如铙钹相击,回荡在风云台四周连绵不绝。

    原本厚重的风云台结界,此时因为这笑声波动,竟然变得如狂风骤雨中的骇浪一般疯狂澎湃荡漾,根本来不及吸收源源不绝暴戾释放的元气而导致结界多处出现异常扭曲和异形变化。

    犹如实质的气浪,仿佛一圈圈水波涟漪来回扩散激荡。

    半空中的风云激烈翻腾,不断被震碎吹散的云层被来回翻搅摩擦,云层之中的雷电缠绕绵延而出。

    一时间天空之中异象频生。

    这声音宛如神魔之怒,一瞬间激荡天地,其中蕴含着可怕的力量,风云台四周一些实力相对低阶的武者宗派弟子如临山岳压顶,此时已经眼冒金星,面色苍白,心中骇然不止,而一些宗派掌教和仙阶高手此时也感受到逼迫之势,面色冷凝,目光中都带着疑惑和惊骇。

    ……

    远处

    “又是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

    天妖宫宫主看着风云台的变化,眼神中浮上意味深长的神色。

    南宫绝看着风云台上气焰狂暴的年轻人和他手里的白莲仙剑,若有所思,随后好像回想起了什么,眼神中一丝精芒闪过,又再度看向风云台上。

    灭世魔宗的浮峰上。

    带着古怪笑容面具的灭世魔宗宗主眼中一丝略带赏识的意味一闪而过。

    “师父,这个人不简单。”

    带着表情极度严肃面具的灭世魔宗传人开口道。

    天欲魔宗浮峰上。

    几位为年轻皮囊高手强者,都对台上的刘杀鸡和远处叶青羽所在的浮峰上的其他人有了浓厚的兴趣,只不过他们眼神灼灼中透露的不是结交相好的兴趣,而是一种**裸的渴求的**。以天欲魔宗一贯的行事作风,只怕今日在众人面前展露出实力的顶级高手,等到风云大会之后,都会成为天欲魔宗逐一围剿的“猎物”。

    太一门掌教浮峰上的太一真人和其他几位掌教真人此时虽然依旧稳坐莲花座团之上,神色之间,似乎是也意识到了什么,却再也不复以往淡定从容。

    ……

    风云台上

    刘学宗面色微变,眼神中闪过愠怒的神色。

    刘杀鸡先是夺剑,然后有如此嘲讽大笑,已经是犯了大忌,刘学宗的心中,不免起了杀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风云台上捣乱?”

    作为太一门八大峰的掌教峰主之一,刘学宗大喝,元力激荡,声音宛如天魔焚城一样,激荡在天地之间,立刻就打断了刘杀鸡的狂笑之声。

    他身为风云大会主持人的威仪,绝不容亵渎,目光凌厉如刀剑一般,说话之时,掌心之间,已经是冰焰闪烁,暗暗寒冰之意翻滚,有了出手的趋势。

    对面。

    刘杀鸡笑声猛然一敛。

    他落拓不羁的脸上,又浮现一丝冷笑之意。

    “你刚刚,不是问我要挑战谁吗?”

    刘杀鸡神色古怪地笑着,手中的白莲仙剑剑锋自下而上在空中划出一道拖尾白莲精芒。

    剑锋直指对面的刘学宗。

    “你听好了,我挑战的人,就是你。”

    他一字一句地道。

    我挑战你!

    这四个字,一字一顿,如四座山岳巨石砸向风云台四周。

    各大浮峰上的人心中如洪钟震鸣。

    一息诡异的沉寂之后,突然像沸水如油锅似的喧嚷了起来。

    “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他竟然……要挑战雪莲峰掌教?”

    “这人是不是失心疯了?”

    “是啊,就算他实力卓绝,但毕竟年龄在那里呢,想挑战雪莲峰峰主这样仙阶境强者,也未免有点不自量力了。”

    “我看他登台之后,半疯半癫,呓语痴迷,说不定修为虽高,却误入魔道了……”

    风云台上。

    刘学宗闻言,心中微微一惊之后,便是巨大的愤怒,然后便是怒极反笑,不屑地问道:“挑战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刘杀鸡冷哼一声,面露一丝嘲讽:“怎么?难不成你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风云台上虽然一贯以来的传统都是登台之后可以随意指名挑战,但若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挑战本座,本座岂不是要忙死了。”刘学宗脸上的不屑之色更加明显了。他左手手指微屈虚掸衣襟,眼神如刀,似是两道寒冰利箭射向刘杀鸡,冷笑着道:“况且,贸然站上风云台挑战仙阶境强者,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为何挑战本座,也要给众人一个交代不是吗?”

    说完,他微微抬,手掌微合自虚空轻轻划过,貌似不经意看向了四周众人。

    刘学宗到底是一峰之主。

    他这样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口之言,轻易就将台下看热闹的人带入了进来。

    这话一出,当即引起了一些趋炎附势的小宗门派纷纷而起的叫嚣声。

    “就是就是,你必须给我们这些宗门一个交代。”

    “对,不然你就自己识相一点,交出白莲仙剑,从风云台滚下来。”

    “正是,把白莲仙剑还给太一门,跪地求饶,说不定刘掌教还能饶你不死。”

    一片哄闹喧嚣之声。

    刘杀鸡却根本看都没有看周围那些人一眼,眼中爆的熊熊红光丝毫未减,此时的他就像从炽焰烈火中走来,浴火而生的斗士,一字一句地道:“不就是想要套问我的来历吗?呵呵,告诉你又何方,睁大眼睛看好了,我到底是什么人。”

    话音未落。

    刘杀鸡手腕轻轻一抬。

    嗡嗡。

    白莲仙剑剑锋微微颤动。

    九朵寒芒,在虚空之中绽放出来。

    那是剑尖高刺过虚空的留下的幻象。

    他口中默念起奥义晦涩的符文剑诀。

    这九朵寒星经久不息,组合在一起,仔细看的话,却分明是一朵凌寒傲然盛开的白莲花焰。

    “白莲色皎皎,银锋剑不老。纵横荡魔邪,一剑斩群妖。”刘杀鸡神色肃穆,朗声咏念而出四句短诗,长剑横在当胸,一字一句地问道:“白莲剑派传人刘杀鸡,有资格挑战你吗?”

    ------

    第一更。

    还有第二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