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72、消失了的剑歌
    何居也存了心思要抢先手,不等刘杀鸡出莲华斩必杀技,抢先将他压制。八一中文网  w?w w?.?8?1?z?w?. c?o?m?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强者征伐,很多时候胜负只在一线。

    他是老牌仙阶境的强者,就是要欺负刘杀鸡战斗经验不足,根基浅薄。

    对面。

    面对破风袭来的金玄利箭,刘杀鸡面色无悲无喜,神色肃穆。

    他深呼吸,剑诀引动,白莲仙剑急震颤,自剑柄分化,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万化无数,层层叠叠,剑影重重,虚空之中如孔雀开屏一般,在刘杀鸡身前开出了一朵白莲仙剑幻化而成的屏障,屏障四周幽幽白光如轻纱曼舞。

    阳光穿透白光轻纱,倏然之间,剑阵屏障上闪烁着无数斑驳金光,耀眼异常。

    刘杀鸡只是防守,并未出招攻击。

    这让台下凝眸注视的众人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

    难道他的绝杀只能用一次?

    又或者将刘学宗一击击杀的招式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还或者其实这时的刘杀鸡已经身负重伤,再难施展绝招?

    还是何居也突然迅猛而来的攻势让他没办法施展白莲仙剑最大的威力?

    叶青羽目不转睛盯着风云台。

    他一边感受金玄刺天决的奥义自双眼进入大脑心田之中,引全身不停滋生游走的玄妙润泽,一边看着面色沉稳毫不畏惧的刘杀鸡。

    他究竟在等什么?

    风云台上。

    元光爆溢,劲光横流。

    刘杀鸡不动如山。

    金玄利箭攻势虽迅猛无比,但白莲仙剑幻化而成的剑阵屏障仿佛一扇坚不可摧的山石巨门一般将所有利箭挡在剑阵之外。

    何居也眼神中一丝错愕一闪而过,旋即内心已然抑制不住暴走的怒火,元气浪潮吹翻他的衣摆和头,丝紊乱,双目赤红,似乎已经入魔了般狂虐。

    他不断催动金玄刺天决,所有利箭上的金红色光芒越来越闪耀,箭身上骤然浮现一串串金色游龙形态的符文。

    “金玄刺天决,游龙杀。”

    何居也宛如脚踏虚空浮云的仙人,居高临下低垂眼眸看着脚下的刘杀鸡。

    杀气弥漫,整个风云台结界开始疯狂的颤动。

    就在这时——

    “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吗?老狗,你当年屠戮我白莲剑派的弟子时,何等嚣张,看来这些年,你真的是白活了!”

    刘杀鸡突然开口。

    他略微抬,面色波澜不惊,一双如墨深沉的双眸看向半空,锁定了元气暴涨如神魔临世般的何居也。

    砰!

    砰!

    砰!

    金色游龙符文利箭虽然攻势暴涨,但仍旧没有攻破白莲剑阵屏障,只是在利箭的箭头接触到剑阵时出振耳聩的碰撞声。

    刺耳的碰撞声将围绕风云台四周的众人刺得耳膜胀痛,一些武道修为稍低的弟子耳鼓嗡嗡作响,不禁捂耳哀嚎,双耳之中留下一缕缕鲜血。

    怎么可能?

    何居也看着如暴雨一般密密麻麻的金玄利箭一一被剑阵挡开,眼神中流露出几丝震惊之色。

    “既然如此,接下来,该我送你去见你的宝贝徒弟了。”

    刘杀鸡看着脚下逐渐恢复实质的八瓣莲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时机已到,受死吧。

    他手握白莲仙剑本体,嘴唇轻启,吟诵咒文。

    仙剑白色光华犹如轻薄的纱衣将白莲仙剑的剑身层层包裹,轻柔顺滑。

    一道道银色的剑芒自剑身中央迸而出,穿过柔纱四射而出。

    刘杀鸡脚下的八瓣莲花再度开始缓缓旋转,光晕缠绕延绵,空气中再次弥漫圣洁高雅的白莲清香气息。

    眼前的金玄利箭已然近在咫尺,却在接触到白色莲花所散的光晕时纷纷猝然停止攻势,仿佛在虚空中有一只大手将它们拉住,突然停顿下来。

    叮!

    叮!

    叮!

    金玄利箭纷纷像抽离了生命力般颓然摔倒在风云台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仅仅是白莲光晕,就可以让灌输仙阶强者元气的金玄利箭纷纷停顿失效。

    台下之人,无一不面色骤变,心生震惊。

    “何居也这样几百年前已经跨入仙阶境的强者,全力一击竟然近不了那个白莲剑派传人的身,这也太可怕了。”

    “就是啊,何居也可是比刘学宗还要强上数十倍的莲花八峰掌教,这个刘杀鸡,未免太厉害了。”

    “刚刚一直不见他有动作,还以为他脚下的莲花花瓣已经没用了。”

    “你们看,看他脚下的莲花,刚刚九瓣,现在只剩八瓣……”

    ……

    风云台上

    刘杀鸡身姿傲然孤立,眼中不含一丝波澜。

    他看着何居也的方向,天地之间再度响起了那曾经震荡天地的剑歌之声——

    白莲色皎皎,

    银锋剑不老。

    纵横荡魔邪,

    一剑斩群妖。

    曾几何时,这剑歌震撼清姜界,那一群负剑行侠的剑者,穿梭于天地之间,主持正义,纵横云间,高唱着这样一歌。

    数百年以来,这歌,终于再现江湖。

    “莲华九斩……第二斩。”

    宛如审判一般的声音,从刘杀鸡的口中喝出。

    话音刚落。

    只见一片花瓣微微颤动了几下,从刘杀鸡脚下的莲花花托上脱离飞去。

    飘飘然然,仿佛三月徐风中纷飞的花瓣一般,轻柔温和,不带一丝杀厉之气。

    一时间,虚空中微微游走的风似乎成为小河溪流中的水流,轻轻悠悠将花瓣送往何居也所在的方向。

    何居也内心一震。

    他瞬间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不好!

    他丝毫不敢再留手,将之前准备好的神器,祭炼了出来。

    何居也右手手指自下而上在虚空中画出一个大圆,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面水纹幻影。

    幻影之中一道道晶莹透明的水波中央徐徐升起一面凌空八宝华镜。

    镜面上光洁如华,不染尘埃,镜框上八颗不同颜色的宝石镶嵌其中,闪烁不同色泽的光华。

    镜框上两道银色游龙刻画得栩栩如生,此时正在镜框周边缓慢游走,仿佛如活物一般。

    何居也手持凌空八宝华镜,镜面对着白色花瓣飘来的方向。

    镜面之上生了奇异的变化。

    一道。

    两道。

    三道。

    一道道五彩华光自镜面中直射而出。

    一共十道不同色泽的光线倾洒而出,将整个风云台笼罩其中。

    风雨台原本漆黑无光的台面突然变得如琉璃一般闪着五彩光耀。

    “极品神器!”

    叶青羽心中一震。

    看着何居也手中的镜子,他第一时间就明白,这镜子里所射的光辉不仅仅是光线这么简单。

    仔细看去,每道光线层面中覆盖着一层不同古文的符文印记,不同的符文印记散着不同的光彩。

    这是比日月精轮中的日精轮更为高一品阶的防护神器。

    叶青羽看着何居也,又看了看太一门其他人。

    想不到最后关头,何居也留的保命底牌竟然又是一个神器。

    由此可见,太一门这千年来搜集了多少多寻常门派求之不得的顶级神器。

    由此可知,这些年太一门暗中血洗了多少清姜宗门,杀戮和摧残了多少无辜弟子。

    这一件件神级武器的背后,莫不是无数宗门弟子的白骨和冤魂。

    此时台上白色和五彩的光芒已经耀眼难辨,一些低阶的强者早已眼前一片混沌,光芒遮眼,只能闭目躲开。

    只有一些高阶的强者运足元气抵挡光耀,以元气之力重开双目,才能看清台上生的一切。

    四周围已经有不少宗门掌教认出了这面凌空八宝华镜。

    这枚何居也留以保命的高阶神器,究竟能不能在最后一刻护住何居也,一时之间台下众人各怀心思,暗生揣度。

    ……

    风云台上

    轻飘飘随风游走的白色花瓣已经到达凌空八宝华镜的光线前。

    “哼。”

    一丝毫不可闻的讥诮笑声,自刘杀鸡嘴角溢出。

    只见白色花瓣轻柔舒缓的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五彩光线,丝毫没有停顿和受损。

    众人还来不及骇然失色,花瓣已经濒近何居也一丈之内。

    何居也面色大惊。

    “这……怎么可能?竟然挡不住……”

    他的手指不可抑止的轻颤起来,手持凌空八宝华镜,急欲爆全身的元气之力灌输进去,以作抵抗。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无数人的注视之下,一种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了——

    何居也仿佛被禁锢住四肢头颅一般,眼神迅转动,四肢头颅却完全动不了分毫,体内蹿动的元气完全得不到释放。

    他以一种古怪的姿势僵持在半空中,手中的八宝华镜镜中的光华逐渐变弱,镜框上的游龙也停歇了下来。

    犹如溪流中悠闲游走的扁舟一般的白色花瓣翩翩而至,已经轻轻落在了何居也的头顶。

    何居也瞳孔放大,面色如土。

    他眼眸中充满着恐惧和惊诧,僵硬的身躯上经脉浮起,血液暴走蹿动。

    又是白莲幽香。

    更为浓烈的香味一阵阵袭来,传向风云台四周及更远的地方。

    浓郁的芬芳让人的神经阵阵酥麻,心神却又得到片刻的舒缓。

    远处的百灵猛兽的叫声也变得温顺轻柔起来。

    仿佛在这一瞬间,世间的一切都变得安静,徐缓。

    诡异的气氛。

    静默的空间。

    众人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一般,眼神空洞,静静地看着风云台上。

    咔嚓

    仿佛什么东西被敲碎了一般。

    远处何居也还僵持在半空中的身躯突然出现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嘭

    半空中还握在何居也手中的凌空八宝华镜突然坠落,狠狠砸在风云台面上,一声巨响将众人心神震颤苏醒。

    众人恍若大梦初醒一般眼神一亮。

    此时风云台上静止在半空中突然犹如冰块一般震碎散落的的何居也,瞬间在众人眼前化作一团残碎的花瓣,仿佛他本来是花瓣组合而成,此时破碎解体了开来。

    下一刻,花瓣残渣犹如三月春风中漫天纷飞的柳絮随风而逝,再无踪迹可寻。

    风云台四周围绕的清姜界高手们,已经彻底呆滞。

    又……又又又一尊仙阶境强者陨落了?

    天啊。

    何居也这种境界的强者,威震清姜界数百年,算得上是一代武道霸主,登擂之前也可算是准备充足,谁知道依然落得如此下场,竟然依旧不能抵挡这白莲花花瓣?

    -------

    第二更

    这个月想要冲一冲,多更新一些。

    今天两章字数都很满,我会继续努力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