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73、一段陈年往事
    何居也死了?

    又死了一个太一门的峰主级强者?

    太一门两大掌教真人先后被同样的招式击败,瞬间化作漫天瑰丽诡异诡谲的花瓣?

    一时之间,看着风云台上那满天飘飞的白莲花花瓣,围观的众人无一不是面色愕然,嘴唇微张,仿佛想说点什么,却又如鲠在喉一般无法言语。八一中?  ?文  网  w?w?w?. 8?1 z?w .?c?om

    风云台四周一时间鸦雀无声,安静得似乎连微风吹起地面的落叶擦地移动的声音也变得异常清晰。

    远处

    掌教主峰上。

    太一门剩下的几大掌教紧紧握住手中的浮尘,关节爆出,青筋凸显,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异之色。

    怎么可能?

    不!

    这不可能!

    太一门两大仙阶境的强者,竟然……就这么近乎于无声无息之中,栽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身上?

    无数道目光,投射到了刘杀鸡的身上,也投射听到了刘杀鸡脚下那一朵巨大的白色莲花之上,花开九瓣,宛如一朵盛世白莲,弥漫着幽幽清香,每一朵花瓣都纤薄的像是纸片一样,在风中轻柔地飘荡着,这时九瓣花已经只剩下了七瓣,略带残缺,有一丝丝的遗憾之美,仿佛就要在秋日的寒霜之中凋零一样,但是谁又能够想到只不过是一片轻若无物的花瓣,竟然犹如死神的请帖一般,先后秒杀了两位太一门掌教?

    饶是心思再内敛深沉的人,此时也难以维持表面上的波澜不惊。

    对于太一门来说,这样的损失,简直就是血崩。

    因为相比之前死几个陈少华那种在太一门中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的传人弟子而言,现在接连战死的两大峰主,才是太一门真正的不可承受的损失。

    一个天才传人只不过花费几十年就可以栽培出来,而一个自身积蕴和心思谋略才能都堪称一流的一峰之主,却是几百年才难得磨砺而生。

    作为一方霸主叱咤清姜界千年的太一门,在自家门前举办的风云论剑大会上遭遇如此惨重逆转的局面,是所有人想都不曾想到的。

    轰!

    太一真人率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面色大怒,周身起风雷。

    他骤然起身,身下一阵恐怖的元力波动爆裂,宛如风雷随身,激起掌教浮峰上阵阵风声鹤唳,随即眼神中两道凌冽冷森的光束如寒光利箭一般直射风云台。

    风云台顿时如同突然被两道神箭冲击,刘杀鸡的衣摆被突击而至的疾风掀起翻飞不止。

    其他几大峰主接连反应过来,神色勃然。

    一时间,掌教主峰上雷霆炸裂,元气光耀暴走扩散。

    层层元气云雾从几位掌教和太一真人的周身散腾空,翻涌不休。

    排山倒海的气势来势汹汹,原本呆若木鸡的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气势气浪震慑心神,心头一紧。

    南宫世家浮峰上。

    南宫绝看着早已随风消散的尸骨粉尘的虚空,眼眸中震惊之色。

    何居也和刘学宗的实力清姜界中可谓是众所周知的,即便是他或者在座几大主要势力的掌教宗主出手,也不见得可以如此轻易便击杀。

    如今却被这个白莲剑派的传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让他们身毁神灭。

    这白莲剑派的剑招奥义,怎么会如此恐怖?

    此时他凝眸注视着刘杀鸡脚下幻化的七瓣莲花,陷入了一种别样的思绪之中。

    天妖宫浮峰浮峰上。

    宫主花无泪在何居也化作尘埃的时候过于震惊捏碎了手中的琉璃红玉酒盏。

    但他反应很快,手中握着酒盏的碎块,轻轻一揉,碎块便化作粉尘,微微张开手掌,一团粉末从指缝中悄然溜走,不见踪迹。

    清姜界鼎鼎大名的两大仙阶高手,在风云台上就宛如自己手中毫无还击之力的酒盏一般,瞬间被捏碎成飞灰。

    这深不可测的白莲仙剑和白莲剑典,被太一门抢夺到手一百年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勘破其中的奥义。

    如此一颗绝世明珠,太一门非但没有现其价值,竟然还被传给了陈少华这样一个不堪一击的传人手中,到死都不知道其真正的威力,真是沧海遗珠,对太一门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无情的讽刺。

    灭世魔宗浮峰浮峰上。

    宗主百里乘风原本古井无波的眼神中此时对那朵幻影莲花起了极大地兴趣。

    身为如今公认的清姜界第一强者,灭世魔宗尊主同样是以剑术卓绝著称,对于刘杀鸡的这种罕见的剑道攻伐秘典,他极为好奇,就连何居也这种程度的强者,以先制人的手段,竟然也却无法靠近莲花之中,而且太一门的高阶神器都防御不了那花瓣……

    白莲剑典,究竟是怎么样的剑典?

    要多快的度才能在捏出剑诀之前破势攻入?

    要多快的防御才能在莲花花瓣近身之前安然躲闪?

    百里乘风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种战意。

    这种战意并非是对刘杀鸡而,毕竟刘杀鸡乃是后辈,而是针对白莲剑典,有一种想要印证剑道的冲动,他看向风云台的眼神中一丝激动之色如金芒闪烁。

    灭世魔宗传人也感应到了师尊的情绪棉花。

    沉默之中,他在震惊之余,对风云台上的刘杀鸡反而有了一丝钦佩之情。

    清姜界中能让这位早已看淡世事的师尊燃起这般兴趣的,只怕数百年来,也就仅此一人了。

    天欲魔宗浮峰上。

    几个为的男男女女显然也被狠狠地震惊了。

    他们此时看着风云台上意气风,姿态潇洒的刘杀鸡,也不敢再有丝毫的小觑之色,也不再轻易外露急待汲取的**之色,反而一个个正襟危坐着,密语传音悄声商议着什么,毕竟面对一个可以如此如杀鸡割草一样斩杀仙阶境强者的存在,天欲魔宗还是要小心一点,以免触怒对方,天欲魔宗和太一门这等级势力还是有差距的,宗中的最强者也不过是两位仙阶境的存在,要是惹怒了刘杀鸡,随手斩掉,那天欲魔宗也要灭亡了。

    ……

    其他浮峰上。

    逐渐心神平复的众人,终于回过神来,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难以置信。”

    “威震清姜界的两大武道巨擘就这样陨落了,太恐怖了。”

    “这绝对是震撼整个清姜界的一战,连续陨落了刘学宗和何居也,太一门顿失左膀右臂,损失惨重。”

    “是啊,说起来也真是打脸啊,两位浮峰掌教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宗门传人给击败了。”

    “就是就是,清姜界中,什么时候看见过太一门这么颓然倒势过。”

    “同样是白莲仙剑,在陈少华手里也就不过如此,还抵不过雷电宗传人的拳头……”

    “太一门当年攻灭白莲剑派,侵占其武藏宝库,夺走白莲仙剑,结果把仙剑当作了切菜刀了,哈哈哈!”

    “同样是用白莲仙剑,这白莲剑派的传人用起来,气势毁天灭地,顷刻之间两大仙阶高手就尸骨无存了,看来还是自家东西用起来顺手啊。”

    “我看也是,老靠强抢豪夺,却不能物尽其用,最终也不过是被人算账到头上了。”

    “要说起来,仙阶境强者这样接连败落,神魂都被击散成烟,在清姜界中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生过了……”

    “对对对,尤其是太一门高层势力,这百年间一直稳如山岳,无人可以撼动。我记得上一次太一门中有仙阶境强者接连伤亡,正是太一门攻灭白莲剑派的时候。”

    “是,我也记得,太一门虽然灭了白莲剑派的满门,攻破了山门,但那一战,据说也是相当的惨烈,无数白莲剑派的弟子宁死不屈,不惜自爆同归于尽,以至于太一门在那一战之中,也死了四位仙阶境高手,其中三个是掌教级别的存在。”

    “嘘,小声点,别说话,以免被听到……不过话说回来,这死了两个掌教了,太一门该沉不住气了吧。”

    “哈哈,也不知道风云台上那小子还要不要继续复仇下去。”

    “我看不见得,接连杀了两个掌教了,难不成他想杀光太一门所有掌教?这也太疯狂了吧。”

    “这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实力啊……”

    “我看这小子是捅了马蜂窝了,接下来太一门得有大动作把他挫骨扬灰了吧。”

    越来越多的喧嚣之声噪杂不休。

    太一门在风云论剑大会上的损失改变着整个清姜界的局势和宗门之间的势力分化。

    很多变化正在悄然生。

    ……

    小浮峰上。

    叶青羽眼神中震惊之色久久难以平息。

    他嘴角向上划起一丝弧度,定睛看着风云台方向。

    刘杀鸡脚下的那朵巨大的白色莲花,简直就像是死神的请帖一样,贴到谁谁死,不管实力有多强,那小小的花瓣之中,其中蕴含的威力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到现在连叶青羽也看不出来丝毫的端倪,真是无法想象,剑意化作花瓣,竟然可以瞬杀仙阶境强者,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身上,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

    叶青羽眉宇之间充满了疑惑。

    他深深吸了一口,飘散弥漫在四周的白莲花瓣幽香如鼻,进入体内,顿时有一种奇异的清凉舒畅之感。

    实际上这种感觉在他观看刘杀鸡使用莲华九斩的时候就已经悄然灌输到他的身体之中了,那是一种玄奥绝妙的奥义精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第一更。

    风云论剑大会,很快就结束了,小叶子要踏上新的征程,崛起之路,并不漫漫。

    还有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