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74、当年的绝代双骄
    眼观在心明。? 八一?中 文? 网     w?w?w?.?8?1?z w?. com

    此时叶青羽将刘杀鸡的剑式和剑意看在眼中,虽然不能领悟理解,但在嗅入那淡淡的清香的时候,却依旧本能感受着四肢百骸中宛若涓涓流水一般的清凉感,体会着武道精意的纯粹和升华。

    隐约之中,叶青羽现自己似乎是触摸到了某种新的力量的门槛。

    此时感觉起来似是而非,但却又绝非虚无,只等日后机缘一到,就可以瞬间顿悟了。

    毕竟叶青羽的武技也以剑术见长,只是来到了清姜界之后,神魂被困,元气难以施展,所以才一直以强横的**战力与人交手,但他最得意的武道秘术,其实还是人王、神皇、苍生三大剑典,这三大剑典博大精深,最重要的是要见天下剑道秘典而升华,这些日子以来,叶青羽从未曾荒废过,尤其是在观战这一次风云论剑大会,清姜界各大强者交战,登台的最低也是苦海境巅峰的强者,对于叶青羽来说,绝对是一次饕餮盛宴。

    观尽天下武道,心中自然有法。

    可以说这一次风云论剑大会的观摩,对于叶青羽来说,甚至要比生死历练更加重要。

    他对于武道的理解和领悟,正在疯狂地提升着。

    而在叶青羽的一边,强盗头子胡不归显然也被震惊了一把。

    但在短暂错愕之后,他立刻爽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老.胡的眼光果然不错,居然捡到了这么厉害的一个兄弟,哇哈哈哈,杀鸡呀,再杀几只太一鸡,晚上好做下酒菜啊,哈哈,刘兄弟,我老.胡敬你一杯。”

    说完之后,他单手捏起面前的酒碗向风云台遥遥一敬,畅快豪饮。

    一边的南铁衣眼中也有抹不去的惊异之色,

    他自从初出山门认识了这几位快意恩仇,武道奇异的人,自己的内心也在潜移默化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

    看到胡不归的动作,他眼神犹豫了一下,似是有所挣扎,但最终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双手捧起面前的酒碗,也向风云台虚敬了一下,仰起头一饮而尽。

    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南铁衣喝完,缓缓放下酒碗,又自嘲一般轻轻摇头笑了一笑,一时之间被胡不归那个大盗影响,竟然做了如此外露心性的动作。

    不过,这样的酣畅淋漓,竟然是自己过去数十年不曾感受到的。

    是不是自己应该从此刻开始,好好斟酌一下究竟怎样才是对不灭神皇宗和自己更好的。

    在这个小浮峰的最显眼处,老鱼精嘴里还嚼着几片茶叶,眼睛微微眯着,却丝毫没有惊异之色。

    只是他看向刘杀鸡脚下徐徐转动的白色莲花的眼神,有点儿小惊讶,似乎在想什么,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下有点意思了。

    我记得秦明那个臭小子没成道之前,身边老是跟着一个翩翩书生,喜欢穿着白玉清莲长袍……

    ……

    风云台上。

    刘杀鸡眼角瞥见小浮峰上几个人的动作,一丝暖流自心田深处滑过。

    百年来的沉睡,

    百年里的磨砺,

    一切都是在等待今日。

    这其中无数日夜的孤独和悲愤,岂是常人所能体会。

    然而原本被仇恨包裹的人生,居然被几个或性情或机遇奇葩的人轻易走了进来。

    在复仇前认识这几个人形色各异却志趣相投同为性情中人的好友,却又是满身仇恨和背负先人骨血的他意外的收获。

    念及于此。

    刘杀鸡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

    此时站在七瓣虚影莲花上的他气势高涨,周身缠绕的元气之力鼓风而作,一头漆黑长猎猎生风,姿态潇洒至极。

    他手中的白莲仙剑似是感应到他心中的畅快一般出阵阵欢快的剑鸣。

    咻

    刘杀鸡手腕一抖,剑光爆寒,犀利无匹的剑气纵横虚空,虚空中立刻被剑锋撕裂了一道半圆弧型的口子。

    “老朋友,今日痛饮仇敌血,可还畅快?事业未尽成功,老朋友,你来再陪我畅快一战,可好?”

    他眼神中溢出的珍视和怜惜,仿佛在看着自己最为珍贵的至宝,又仿佛透过了仙剑,看到了自己故去的父母亲人,师兄弟们。

    剑鸣声突然高涨起来,原本薄如轻纱缠绕的光晕此刻出晶莹光泽。

    白莲仙剑出阵阵剑鸣之声,宛如悠扬的古曲剑歌一般,铮铮如铁,搅动了刘杀鸡的一腔热血。

    咻!

    仙剑在刘杀鸡手中划出,一道白色莹润流光拖尾相随。

    剑锋再指。

    这一次刘杀鸡所指正是掌教主峰方向。

    “风无痕,滚上来受死。”

    话音刚落。

    原本稍有消停的风云台周围大小浮峰上,突然被扔了一颗惊世炸弹一样轰然沸腾起来。

    风无痕,乃是太一门掌教太一真人的名字。

    刘杀鸡这一次挑战的人,竟然是太一门的掌门太一真人。

    “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他要挑战谁?”

    “我靠,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他是不是战得走火入魔了?”

    “他居然要挑战太一真人?他是不是知道太一门现在要收拾他了,索性抢先一步,先制人。”

    “不管怎样,挑战清姜界第一宗门的掌门,纯粹是死路一条。”

    “说不定横竖都是死,他在风云台上战死,还能痛快一点,要是落在太一门手里,秋后算帐,还不知道怎么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

    掌教浮峰上。

    太一真人勃然大怒,眼生怒光,气焰喷薄欲出。

    顷刻之间他神魂暴怒迸,气势骇人,四周千米之内风云翻腾,气象突变。

    “小辈,真当我太一门奈何不了你吗?”

    其声如惊天滚雷轰隆而来,响彻云霄,振耳聩,许多人听得眼冒金星,耳蜗生疼,心神混乱。

    他爆的元气底蕴和神魂之力如同虎啸龙吟般,瞬间让风云台周围的人心中被压住一座泰山一般,气息紊乱,元气不受控制四散暴溢。

    “竟想以一人之力,对抗我太一门?你到底是谁?当年一战,本座也曾参与,当年白莲剑派中,根本没有你这样一个所谓的传人……”

    太一真人面色虽然怒气不减,但眼神中一丝狐疑之色一闪而过,开口质问道。

    刘杀鸡闻言,突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激荡之中,他似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般。

    “风无痕,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刘杀鸡笑罢,面色骤然一凛,脸上再无丝毫的笑意,眼含怒色,神色前所未有的凌厉,宛如寒冰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远处的太一真人。

    “呵,当年我小的时候,还曾尊你一声风伯伯……”他似是嘲讽地道。

    “什么?”太一真人闻言,身躯微微一震,眉尾轻轻颤动,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他仔细观察着刘杀鸡,似是想起了什么,神色惊疑不定。

    “你……你是……”太一真人面色开始变化了。

    刘杀鸡看向虚空无尽之处,似是在回忆着什么,开口一字一句地道:“白莲山前白鹭飞,烟色流水燕鱼肥……”突然他再度看向太一真人,眼神中迸出的杀意和仇恨简直想要将面前的人捏碎一般,一字一句地道:“呵呵,当年风伯伯你,还曾教我写诗作画,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太一真人闻言,顿时明白了什么。

    他身躯猛地一震,微微颤抖,竟似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样,嘴唇轻颤,声音断断续续有点儿语无伦次地道:“你……你是姬长……长贤侄,你……”

    对面。

    刘杀鸡一脸讥诮。

    他显然很享受一般看着太一真人如预料之中的面色大变目瞪口呆的表情。

    “呵,亏你还记得我,可是这一声长贤侄,我可不敢当。”

    刘杀鸡缓缓放下手臂,微微低头。

    白莲仙剑此时静默无声,静静陪伴在他身侧,只有柔和的荧光幽幽闪耀。

    刘杀鸡再度抬头时,眼睛里竟然有一丝丝晶莹泪水,道“这数百年以来,我一直都没有忘记,是谁当年利用我爹爹对他的信任,以一派掌门传人之尊,受邀参加我白莲剑派祭祖观礼盛典,在这个过程之中,竟然将加了【莲芯劫】的茶水送到我爹爹面前,然后里应外合,灭我白莲剑派……风无痕,当年的诡计,你可还记得?”

    太一真人听到刘杀鸡的质问后,竟然微微垂下眼帘,并未开口辩驳。

    他面色变幻不停,时而好像陷入沉思,时而进入很久远的回忆之中,时而面色痴嗔,时而眼含愧疚,时而眼含坚毅,时而杀机迸……

    刘杀鸡冷眼看着面色古怪,陷入自我思绪中的太一真人,心底出一声冷哼:“怎么?心虚了?呵呵,数百年之前,当年清姜界有两个人被称作是清姜界双壁,两人都被视为当时清姜界中举世无双的天才,这其中,一个就是你风无痕,一个就是我白莲剑派的姬灵山。”说到此处,刘杀鸡眼中一丝对回忆的留恋之情一闪而过:“我爹爹与你志趣相投,年龄相仿,索性结拜为异姓兄弟,待你如亲兄弟一般照拂关心。谁知道你竟然利用我爹爹对你的信任,暗中勾结白莲剑派的叛徒,带领太一门弟子攻入白莲剑派,将我爹爹娘亲,叔父婶娘,师兄弟姐妹一百七十二口人一举杀死。”

    刘杀鸡说到悲愤之处,心中突然爆一阵难以抑制的悲伤。

    他近乎于咆哮,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悲凉,绝望和仇恨。

    就连他周身围绕的气旋白芒之中,也突然夹杂了许多金色星芒。

    “来吧,风无痕,登上风云台,为你的尊严和地位而战,今天,我要剥开你假仁假义皮肉之内早已漆黑入毒的心肠给大家看看,让大家真正认识一下他们所敬奉崇拜的太一真人,究竟是个怎样阴狠毒辣的小人!”刘杀鸡胸中气愤难平,手指紧握白莲仙剑,原本沉静的白莲仙剑此时白芒四射,星光熠熠,剑吟之声凄厉刺耳,让人心头为之一触。

    这个时候,众人才知道,原来当年白莲剑派被灭,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