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86、再遇故人
    刘杀鸡叹了口气道:“清姜界人族势力内斗不止,人心不齐,虽然同为人族,却只考虑个人的利益,真是可悲、可气!”

    “如今清姜界人族与魔族大战在即,他们的心思却都还放在我和杏儿身上,各方势力把主意打在天荒界,真是可笑。八一中文网  w?w?w?.?8?1 z?w?.?c?o?m”叶青羽也是一阵气恼。

    老鱼精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

    气氛顿时沉重了下来。

    胡不归等人心中也是愤然。

    片刻后,刘杀鸡突然打破了沉默,说道:“对了,两日前我们无意中遇到了魔狼族的一个只有三名登天境修为的魔族小队,我们隐匿气息一路跟踪,听说魔蛛族请来了鬼谷的神算子,算出了天荒余孽在太一山脉之中,所以派出了数量众多的小队道太一山脉中来寻找你的踪迹!”

    “鬼谷?神算子?”叶青羽此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疑惑的看着刘杀鸡。

    刘杀鸡接着说道:“是的,鬼谷神算子,听闻鬼谷之人精通于玄黄之术,有占卜未来之力,只要以一些特定的媒介和付出相应的代价,就能找到你的位置。魔狼族知道你在太一山脉,虽然不知道你的具体方向和位置,但是也能说明,这鬼谷神算子所言非虚,而魔蛛族,只怕对你的位置掌握的更加精确!”

    “如此说来,我们现在的处境真的是更加危险了。”叶青羽眉头微皱,心中思量着什么。

    “哼,兄弟别怕,有我们几个跟你一起,咱们兄弟齐心,肯定能想办法闯出去!”胡不归拍了拍叶青羽的肩膀掷地有声的说道。

    刘杀鸡、南铁衣也对叶青羽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

    叶青羽心中一震,胡不归三人与他相识并没有多久,却能如此侠肝义胆,他的心头涌出了一股暖流。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我和杏儿,若是你们与我们分头逃的话,你们逃出去的几率会大很多。”叶青羽压下心头的暖意,淡淡的说道。

    胡不归闻言大怒,拍着大腿跳起来骂道:“呸!你把我老.胡当什么人!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我胡不归岂是这种贪生怕死之辈!”

    刘杀鸡站到了胡不归身旁,直视叶青羽的双眼道:“是啊,我们几人能相识也是缘分,怎会因为眼前的一点危机就扔下你们逃生!当日你为了救我对抗太一门,今日我岂能离你而去。”

    南铁衣没有说什么,但脸上的神色,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叶青羽心中感动,看着三人的表现,心中的暖意更甚。

    “谢啦,兄弟们。”叶青羽淡淡地道。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彼此的真诚和无所畏惧。

    胡不归拍了拍叶青羽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哈哈,来来来,不说这些了。好兄弟别见外,你那私藏的美酒多拿些出来,这些日子被一路追杀,没得片刻安宁,更别提喝酒了,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众人闻言皆失一笑,叶青羽也不吝啬,从云顶铜炉中拿出他从天荒界带来的冰龙美酒,与众人分享。

    虽然有美酒相伴,但是如今身在困境,几人的心头还是有些沉重。

    一边喝着酒,又开始了交谈。

    胡不归痛饮一番,打了个饱嗝,直接用手臂蹭掉嘴角残留的酒水说道:“如今人族与魔族对峙,大战在即,对清姜界来说也是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自从当年不死神皇宗式微退隐,清姜界就被一股浊流控制,天道不昌,人心不古。只愿此次战火之后,清姜界能迎来新生,不复今日之乱世!”

    闻言,众人心中一肃。

    胡不归此时却是一副少有的郑重之色,一股豪迈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出来。

    “是啊,若能借此机会消除人族势力的弊病,也是好事一桩。”刘杀鸡说道。

    “只怕是又要生灵涂炭了。”南铁衣感慨道,似是已经看到了那血流成河,末日降临般的场景。

    老鱼精冷笑一声,不屑道:“呵呵,妇人之仁!想来大治之世,都是以白骨和鲜血铸就,不经历阵痛何来朗朗乾坤?当年雷电皇帝如修罗一般杀尽这世间的祸端,付出了无数高手陨落的代价,你以为他不需要武力便能让所有人臣服?任何时候,只有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以杀止杀!否则当年何来人族的安稳?”

    南铁衣闻言,心中震荡。

    老鱼精此番言论令他心中触动。

    他默默的将不死神皇宗的戒律与老鱼精的话相比较,不知不觉间,他心中对于宗门的戒律已经有了明显的动摇。

    可以说,自从他认识叶青羽、老鱼精、胡不归和刘杀鸡几人之后,他的内心已经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只是他不自知。

    现在,老鱼精的话无异于当头棒喝,将他整个人从沉睡者唤醒一般,令他心中激荡不止。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认同了老鱼精的话!

    南铁衣不再多言,将手中的酒坛递到嘴边,扬起脖子一番痛饮。

    如此豪迈放纵之姿也是是众人认识南铁衣以来第一次见到,叶青羽几人心中一动,隐约觉得南铁衣身上已经生了某种变化。

    ……

    ……

    接下来的几日里。

    几乎每过半日叶青羽等人便会被各种奇怪诡异的途径现他们的踪迹,随即遭到各方顶级宗门和势力的围堵截杀。

    一场场的恶战,在所难免。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不架群狼,叶青羽几个人,虽然都是修为卓绝的天才人物,但面对源源不绝的敌人,还是不都被落荒而逃。

    一段时间下来,几个人除了鱼小杏之外,几乎个个都是身上带伤。

    连呆狗小九的左后腿,也有点儿瘸,那是因为在一次战斗中,被圣器之力扫中的后果。

    一些清姜界中蛰伏多年,归隐山林不再轻易入世的宗主高手,百千年前在清姜界中大杀四方老怪物,原本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死了,但此时也都纷纷前仆后继投入太一山脉万千结界中,只为最先找到叶青羽这个活坐标。

    ……

    虚空结界光球之中。

    “呸呸呸,这些老不死的,不是早就不问世事了吗?怎么这会儿全部跟饿急了眼的臭苍蝇似的一波接着一波扑上来啊!”

    胡不归蜷在一个灰色混沌光球之中。

    这是他身上那块灰色瓦片被注入元气之后所幻化的隐匿光球。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这清姜界十八大盗的头头,从来都是追杀别人,却也有今天这么狼狈的时候。”

    刘杀鸡站在老鱼精神魂之力所布的五芒天星符阵之中,一脸戏虐。

    他一身青衣不染尘埃,姿态从容,倒是丝毫没露出被四面埋伏,八面夹击的窘迫。

    旁边南铁衣并掌将肩头袖口的灰尘轻轻拂去,嘴角也露出一丝难掩的笑意。

    “别人都是怀璧其罪,我们带两个大活人,也成了罪过了。”老鱼精斜睨一眼站在五芒阵中的叶青羽,一脸不怀好意的坏笑。

    叶青羽这时候倒是露出略微不好意思的笑意。

    他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刚想说点什么。

    呆狗小九突然怒目炸毛,瞪着西南方向的白桦林,牙齿在嘴里摩擦咯咯响。

    “有情况!”

    几个人立刻神经紧绷,一脸戒备。

    西南方向的元气被人刻意隐匿的非常细微,就像一缕轻雾一般,若不是呆狗小九,只怕他们还得等那高手走进防御范围了,才能察觉出来。

    “逃吧。”

    叶青羽道。

    下一瞬间。

    几个人极为默契,纷纷将自己的气息隐匿到最为极致。

    老鱼精的五芒阵突然像花朵的花瓣收拢一般朝着中央汇聚,将他和胡不归、南铁衣卷入花苞中央,瞬息闪离原地。

    花瓣收拢的顷刻之间,呆狗小九已经悄无声息驮着叶青羽和杏儿离弦飞奔数百米之外。

    “哎……你们倒是等我啊!这肥狗,逃起命来还真不是盖的。”

    胡不归看着只剩下一缕白色光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手指轻捏,灰色混沌犹如受到撞击的球一般飞驰而去。

    ……

    傍晚。

    一处幽林山谷之中。

    几个人一路相互配合,默契十足,又向东南山脉深处逃了几百里之后,才稍稍停下脚步。

    “这里应该暂时安全了。”

    叶青羽微眯着眼睛,环顾一圈。

    四周都是有利于隐藏身形的密林巨石,堆积半腿之高的落叶也证明这地方还无人踏足过。

    几个人各据一方,又侦查了几息时间。

    确定周围百米范围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元气波动,才敢放下心来,稍作休息。

    “汪……累死汪了……主人你最近是不是伙食太好了……居然……变得这么重,都快驼不动你了。”

    早已累瘫的小九此时四仰八叉躺在五芒结界中,歪着头吐出大半截舌头哈赤哈赤喘气。

    “噗嗤……”

    杏儿和胡不归先没忍住笑了起来。

    叶青羽看着瘫软在地的呆狗,一脸无奈笑了笑,忍不住蹲下来摸了摸它袒露无疑的粉红肚皮。

    距离上次使用闪现不过十七日,现在自己还没办法做到轻易逃开剿杀,每次遇到敌情都是靠呆狗驮着他和杏儿,这大半个月时间确实把呆狗累瘦了不少。

    “唔……汪好舒服,这,还有这,汪……主人再挠挠……”

    呆狗闭着眼一脸享受意淫的样子,好像刚刚狼狈不堪,摔倒在地的完全不是它似的。

    “前辈,你还记得通往地下月宫的那条暗河吗?”

    叶青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朝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

    老鱼精蹲在地上,也没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捡了根树枝在捣鼓地上被五芒阵困住的一群蚂蚁。

    “地下月宫?”一边的刘杀鸡和南铁衣异口同声地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嗯,是通往山脉另一边的一个地下暗合的石穴,具体的来龙去脉日后再向你们解释,但我想,那应该算是整个太一山脉里目前来说最为安全的避难之处了。”

    叶青羽看着一个方向,心里好像有了决定。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想,想来想去,也只有那里才是最为安全的地方,应该可以避开无数的追杀。

    老鱼精一听,顿时苦着脸,无奈地道:“你这个小混蛋还能能挑地方啊……哎,想不到刚出来那个牢笼,现在又得回去……也罢,也罢,那等小白回来,咱们就动身吧。”

    老鱼精依旧低垂着头,特别有耐心似的把每一只蚂蚁都掀翻过来,看着它们四脚翻天再奋力翻身。

    叶青羽看着眼前这个临危不乱,似乎事不关己一般的老顽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又等了一个时辰。

    呆狗才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跑了回来。

    “呃……好吃好吃……汪吃的好饱哦,哈哈哈哈……汪好困……”

    小九在地上打了个滚,特别顺其自然似的一个翻身靠到了杏儿身边,把头枕在杏儿腿上。

    “不许睡!”

    叶青羽斜睨一眼。

    “汪!汪就知道你喜欢这个太子小妞!汪睡一下你老婆……的腿,怎么啦!”

    呆狗突然咋呼起来,一脸我就是要无赖到底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

    “别胡闹了,我们该……”

    出两个字还卡在喉咙里,叶青羽猛然回头朝着半空之中看过去。

    其他几个人也是面色一凛,元气开始全力而作。

    ……

    东北方向天空中。

    几声兵戈相交的声音传来。

    随后几道元气微弱,颜色极浅的流光自空中坠落,旋即显露出四五个女子的身影。

    “白师叔,你没事吧。”

    一个熟悉的女声。

    是沈梦华!

    远处的叶青羽立刻听出来声音的主人。

    他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将气息和元气隐匿起来。

    老鱼精此时已经由蹲着变成盘坐了起来,大概是玩的困了,眼睛微微眯着,竟然仿佛老僧入定一般打起盹来。

    贱狗此时倒是不敢再妄自出声,但还是一个翻身,将头埋在靠着树干调息休整的杏儿的裙摆之中,大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倒是胡不归、刘杀鸡和南铁衣从各自所守的方位轻轻挪步过来,几个人一起关注这树林另一边的动静。

    经过这一段被人追杀的像是狗一样逃命的日子,几个人已经非常默契——尤其是在逃命方面的默契,简直就是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远处。

    接连几个流光坠落之后,几个面色苍白,丝凌乱的女子纷纷摔倒在地。

    其中两个正是沈梦华和柳如心。

    ----------

    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