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96、流光城内的血
    叶青羽心中默然。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如今飘香平原的气候变化,与风云论剑大会之后人魔大战有关系,也与当日圣器级别的战斗脱不开关系,更与他当日引爆太一山脉地下灵脉少不了关系。

    强者之间的战斗动辄山本地裂,虚空破碎,即使收敛力量,战斗的余波也会造成生灵涂炭,哀魂遍野的局面。

    传闻当年魔、神两族的力量何其强大,堪称是天地之间的主宰,最终却因为无休止的战斗,毁灭了家园,最终走向了末路。

    眼前清姜界中生的一切,还只是仙阶境强者和圣器级别的战斗造成的,若是传说中的武道皇帝和帝兵级别的战斗呢?

    想到此处,叶青羽心中一紧。

    他明白,那种级别的战斗余波就足以毁灭整个清姜界!

    叶青羽心中顿时感慨万千。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初他在天荒界的时候,才展露出登天境的力量便遭到天降神罚,五雷轰顶。

    天荒界这样一个年轻的界域,很难承受强大的力量,第一时间便降下天罚,这是界域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和自然反应。

    像清姜界这样已经成熟的界域,在遭遇仙阶境高手和圣器级别的战斗之后,也已经造成了这样极端的天气变化,而且这恐怕还只是表面上最直接的变化。整个清姜界的灵气和气运都已经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这些变化在未来很久的时间内才会被人察觉。

    叶青羽第一次感觉到了武者对于世界的破坏性。

    他收敛思绪,震落肩头的红色雪花,与胡不归对视一眼,继续向流光城的方向奔去。

    ……

    三日之后。

    流光城城门外。

    叶青羽胡不归两个人千里迢迢而来,看着远处的城池,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夕阳之中,他们遥遥站在这座巨石壁垒,气势恢宏的城壁之下,渭然轻叹。

    昔日流光城,高楼万丈,楼宇栉比,宛如神国。

    如今再看时,却已经城墙坍塌,硝烟弥漫,血腥笼罩,宛如一片死域。

    曾经固若金汤守护流光城数千年的堡垒城壁,此时变得黯淡无光。

    破壁残垣的缝隙中穿狭而过的风声,似乎在低声哭诉着如今破败惨淡的悲凉。

    在城门口,他们看到了魔蛛族的军士来回穿梭,也有稀稀拉拉的人影。

    “嗯?魔蛛族占领了流光城,居然没有屠城?”胡不归远远地看着,微微一愣,道:“魔蛛族是出了名的残暴,以往数次人魔大战,只要攻占人类城市,都会屠城,将人类当做是他们的血食,这一次看起来,他们竟然是存了统治流光城的打算吗?”

    叶青羽看着远处的流光城,听到他这么说,心中微微一松。

    没有屠城,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至少说明眼前的流光城,还没有化作一片尸山血海。

    “也不知道魔蛛族这次搞得什么鬼?”胡不归脸上有一些疑惑。

    叶青羽舒了一口气,道:“不管这么多了,既然他们没有屠城,那我们装作是流民,进去看看,见机行事。”

    “也好。”胡不归点点头。

    两人一路从太一山脉之中走来,本来就一扇破烂,此时也不用再装扮,稍稍收敛元气波动,看起来就像是两个难民一样,一路走过去,穿过城门,进入了流光城内。

    守城的魔蛛族军士,只是看了一两眼,并未说什么。

    “那是……”入城不久,过了瓮城之后,真正进入了主城之内,胡不归突然抬头看着右边,瞪大了眼睛。

    叶青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也是僵在了原地。

    远处,一片旗柱木林,大大小小数百个数十米高的圆木旗柱,矗立在哪里。

    上次来流光城的时候,叶青羽看见过这片旗柱木林,当时每一根旗柱上,都缠绕着流光城之中大大小小的人族势力的旗帜,在风中如同一道道长龙一般飞舞,煞是壮观。

    但是现在,旗柱上挂着的,不再是旌旗。

    而是头颅。

    一颗颗被活生生地斩下来的死不瞑目的人族头颅。

    叶青羽抬头看着原本是城旗旗柱的原木圆柱,原本黝黑的旗杆,却已被鲜血浸染,颜色早已变成了触目惊心的暗红色。

    围绕着圆柱顶端密密麻麻挂满人族平民的人头,其中不乏一些老人、妇人和幼.童。

    叶青羽眼中一丝难以抑制的杀机一闪而过。

    还是死了人。

    魔蛛族还是展开了屠戮。

    身为人族,叶青羽看到这样一幕,心中怎能不愤慨不愤怒。

    一边的胡不归,眼中也是怒火燃烧。

    不过两人还是暂时压制住了心中出手的冲动,决定再看看,先打听打听消息。

    一路顺着主道往前走去。

    原本流光城中最为繁华热闹的主街道,此时早已不复昔日盛景。

    在魔蛛族如此残暴荒诞的统治之下,挨家挨户皆是闭门不出,街上也没有任何摊贩兜售物品。

    城中行走的为数不多的人族几乎都是战战兢兢,猫身弯腰,不敢抬头走路。

    胡不归对流光城地形熟悉,他一路领着叶青羽熟门熟路穿街走巷。

    眼前所见,皆是让两人心绪复杂,一时无话。

    映入眼帘的皆是荒凉破败,许多金字招牌的典当行、酒楼食肆、茶庄客栈……此时都门厅破败,招牌和门框被打斗余波震碎,随处散落。

    “这家的流香陈酿,称得上是流光城一绝……”胡不归负手抬头看着匾牌只剩下一半的【柳巷酒楼】。

    他眼中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如一团朦雾缠绕,让人辨不清他此时的情绪。

    叶青羽看着背影略显落寞的胡不归,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毕竟他是天荒界的天外来客,而对于胡不归来说,这确是生养他的家乡,强盗头子四处为家,这流光城之中,他不知道来了多少次,有他朋友和回忆。

    家乡遭受重创,外族入侵,鸠占鹊巢,人族也几近凋零,如此灭世遭难,只怕胡不归此时内心酸楚岂是言语可以形容。

    叶青羽眼神一暗,喉咙里卡着半个音,刚想说一点安慰这个强盗头子的话。

    就在这时——

    “柳巷老板的小女儿柳盈盈,那姿色气质可算是流光城十大绝色之一啊。”胡不归突然转头,眼神中一丝异样色彩滑过,眉头微微挑动,朝着叶青羽古怪一笑。

    叶青羽怔住。

    哑!

    哑!

    仿佛时空突然静止。

    叶青羽一瞬间只能听到头顶妖兽乌鹊和秃鹫的厉声嘶叫。

    他极力抑制住想把眼前这个人掀翻在地的冲动,面色一沉,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强盗头子这种没心没肺的坑货,哪里需要自己安慰。

    胡不归看着叶青羽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只剩下“柳巷”二字的牌匾,随即追了上去。

    ……

    穿过两条街后。

    “这位公子,看看吧……”

    干涩苍老似是乞求般的声音传来。

    叶青羽闻声望去。

    一个耄耋老翁穿着沾满尘土,满是破洞的布衣,蹲坐在街边的石阶上。

    他身旁一块棕色长布上零零碎碎放着一些女红什物。

    “老伯,现在魔蛛族攻陷主城,你不回家避难,怎么还出来摆摊了。”胡不归走了过去,蹲下来小声问道。

    叶青羽也走近蹲下,将散落在布面上的玩物一个一个拿起端看,倒是十分认真。。

    巴掌大的古铜镜,野鸡毛编的毽子,和红绳编的手串一类,都是一些用料粗糙,做工简易的小玩意。

    “哎……家里余粮早就光了,城外的田地也被毁了,成了一片焦土……儿子儿媳也被魔蛛族抓走,下落不明……就剩下刚刚出生,还嗷嗷待哺的小孙子和我那老婆子……我俩老骨头老皮了不吃不喝也罢,可怜我那刚满月的孙儿……已经两日连一口米汤都没喝上了……”

    老伯似是叫卖一天,终于被人搭话一般,迫不及待哽咽着倒出一腔苦水。

    叶青羽和胡不归面面相觑,城门失火,百姓遭殃。

    若不是深入民众,他们倒真是没有感受到,毁天灭地的战事和外族攻陷,让百姓已经疾苦落魄到此番田地了。

    “好在我老婆子还会一些女工手作,我白天就在这摆摊叫卖,即便换不来钱币,换点米粮面粉也是好的……”老伯见面前二人陷入沉默,以为他们也不打算买自己的东西,便赶紧开口,想要尽最后的努力,争取一下。

    叶青羽看着面前的老伯,潦倒至此,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力换来一口粮食,这样骨子里透着不卑不亢的弱者,让他心中生出几分敬意。

    可惜他的身上,似乎并没有什么吃的东西。

    他看了一眼胡不归。

    后者从丹田百宝囊中掏出一袋面粉……

    一袋面粉?!

    叶青羽微微一呆。

    这个叱咤清姜界鼎鼎大名的十八大盗头目,百宝囊里装了一袋面粉?!

    “嘿嘿嘿……”胡不归看懂了叶青羽的眼神,咧嘴一笑:“我这种行侠仗义的绝世大侠,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住酒楼客栈的,也有被仇家追杀,住到荒郊野外的时候,这是不时之需……不时之需……哈哈”

    他挤眉弄眼,五官扭结,朝着叶青羽抛了几个贱兮兮的眼神。

    叶青羽也只能无语。

    不过这样也好,这种时候,即便给老伯钱币源晶,只怕也换不来粮食,说不定还会遭到魔蛛族武士的强取豪夺,为钱杀人。

    心思一转,他倒是对眼前这个看似粗枝大叶,粗鲁莽撞,实则心思细腻,谨小慎微的强盗头子另眼相看了。

    送走这个千恩万谢的老伯之后,他们又沿着城中主线走了一圈。

    城中无一不是破坏严重,平日里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如今几乎只有凉风卷秋叶刮过。

    对于流光城的人族而言,这一切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

    今天三更。

    这是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